評論(0

美國金融危機

標籤: 暫無標籤

早在2007年4月,美國第二大次級房貸公司——新世紀金融公司的破產就暴露了次級抵押債券的風險;從2007年8月開始,美聯儲作出反應,向金融體系注入流動性以增加市場信心,美國股市也得以在高位維持,形勢看來似乎不是很壞。然而,2008年8月,美國房貸兩大巨頭——房利美和房地美股價暴跌,持有「兩房」債券的金融機構大面積虧損。美國財政部和美聯儲被迫接管「兩房」,以表明政府應對危機的決心。

1根源啟示

雷曼兄弟申請破產保護、美林「委身」美銀、AIG告急等一系列突如其來的「變故」使得世界各國都為美國金融危機而震驚。華爾街對金融衍生產品的「濫用」和對次貸危機的估計不足終釀苦果。
但接踵而來的是:總資產高達1.5萬億美元的世界兩大頂級投行雷曼兄弟和美林相繼爆出問題,前者被迫申請破產保護,後者被美國銀行收購;總資產高達1萬億美元的全球最大保險商美國國際集團(AIG)也難以為繼美國政府在選擇接管AIG以穩定市場的同時卻對其他金融機構「愛莫能助」。
如果說上述種種現象只是矛盾的集中爆發,那麼問題的根源則在於以下三個方面:
第一、美國政府不當的房地產金融政策為危機埋下了伏筆。居者有其屋曾是美國夢的一部分。在上世紀30年代的大蕭條時期,美國內需萎靡不振,羅斯福新政的決策之一就是設立房利美,為國民提供住房融資,幫助民眾購買房屋,刺激內需。1970年,美國又設立了房地美,規模與房利美相當。「兩房」雖是私人持股的企業,但卻享有政府隱性擔保的特權,因而其發行的債券與美國國債有同樣的評級。從上世紀末期開始,在貨幣政策寬鬆、資產證券化和金融衍生產品創新速度加快的情況下,「兩房」的隱性擔保規模迅速膨脹,其直接持有和擔保的按揭貸款和以按揭貸款作抵押的證券由1990年的7400億美元爆炸式地增長到2007年底的4.9萬億美元。在迅速發展業務的過程中,「兩房」忽視了資產質量,這就成為次貸危機爆發的「溫床」。
第二、金融衍生品的「濫用」,拉長了金融交易鏈條,助長了投機。「兩房」通過購買商業銀行和房貸公司流動性差的貸款,通過資產證券化將其轉換成債券在市場上發售,吸引投資銀行等金融機構來購買,而投資銀行利用「精湛」的金融工程技術,再將其進行分割、打包、組合併出售。在這個過程中,最初一元錢的貸款可以被放大為幾元、甚至十幾元的金融衍生產品,從而加長了金融交易的鏈條,最終以至於沒有人再去關心這些金融產品真正的基礎價值,這就進一步助長了短期投機行為的發生。但投機只是表象,貪婪才是本質。以雷曼兄弟為例,它的研究能力與金融創新能力堪稱世界一流,沒有人比他們更懂風險的含義,然而自身卻最終難逃轟然崩塌的厄運,其原因就在於雷曼兄弟管理層和員工持有公司大約1/3的股票,並且只知道瘋狂地去投機賺錢,而較少地考慮其他股東的利益。
第三、美國貨幣政策推波助瀾。為了應對2000年前後的網路泡沫破滅,2001年1月至2003年6月,美聯儲連續13次下調聯邦基金利率,該利率從6.5%降至1%的歷史最低水平,而且在1%的水平停留了一年之久。低利率促使美國民眾將儲蓄拿去投資資產、銀行過多發放貸款,這直接促成了美國房地產泡沫的持續膨脹。而且美聯儲的貨幣政策還「誘使」市場形成一種預期:只要市場低迷,政府一定會救市,因而整個華爾街瀰漫著投機氣息。然而,當貨幣政策連續收緊時,房地產泡沫開始破滅,低信用階層的違約率首先上升,由此引發的違約狂潮開始席捲一切賺錢心切、雄心勃勃的金融機構。
所幸的是,由於中國參與全球化的步伐較為謹慎,因此較大程度地避免了美國金融危機的直接衝擊;但不幸的是,中國也同樣也存在若干美國金融危機爆發的「病因」,這值得我們去深刻反思。
首先,雖然中國國有大型金融機構的改革取得了很大進展,但鑒於中國特殊國情,我們也許無法解決政府對大型金融機構的隱性擔保問題,但一定要繼續加強國有金融機構運作的透明化程度,切實防止金融機構的過激行為,如過度放寬信貸標準和涉水國際投機活動等。
第二,金融衍生產品是把雙刃劍,它能夠發揮活躍交易、轉移風險的功能,也能憑藉槓桿效應掀起金融波瀾。因此,金融衍生品一定要在監管能力的範圍之內適時推出,切莫使其淪為投機客興風作浪的工具。
第三,貨幣政策要兼顧資產價格波動。在宏觀調控過程中,央行往往為了穩定預期而表示堅決執行某項政策,如反通脹等,但是貨幣政策的「偏執」不可避免地會導致股市和房市價格的劇烈波動。上世紀末的日本經濟危機、亞洲金融危機以及當下的美國金融危機,都是資產價格泡沫急劇破裂惹的禍。因此,貨幣政策應兼顧資產價格波動,政府更要多管齊下消除不穩定產生的制度根源。[1-2]

2爆發過程

科索沃戰爭
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讓全世界目睹了美國金融霸權和美元霸權的強大蠻橫。歐洲坐不住了。
1998年5月2日歐盟宣布了德國、比利時、奧地利、荷蘭、法國、義大利、西班牙、葡萄牙、盧森堡、愛爾蘭和芬蘭等11囯成為歐元創始國。歐元從1999年1月1日起在歐元區11個國家正式流通。這對歐洲有很大的好處是:一是歐洲各國之間貿易往來,節省交易成本;二是聯手對抗美元。美元作為世界貨幣的霸權地位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阻止歐元崛起就成了美國的一個難題。
1998年10月13日歐洲境內的前南斯拉夫科索沃危機爆發。1991年南斯拉夫科索沃中90%是信奉伊斯蘭教的阿爾巴尼亞族。阿族於1991年單方面宣布成立「科索沃共和國」,後來組建「科索沃解放軍」,試圖以武力實現民族獨立。1998年2月28日阿族武裝分子與塞族警察發生流血衝突。從此,阿塞兩族矛盾升級,武裝衝突不斷。1998年8月份,科索沃難民20萬人無家可歸,聯合國做出決議要求衝突雙方立即停火。後來迫於北約壓力,南聯盟宣布全面履行安理會決議,南聯盟從科索沃撤軍,由國際派員監督,並儘早與科索沃阿族人就自治問題開展談判。1998年10月27日北約宣布暫緩對南聯盟發動空襲。
1999年1月1日歐元誕生。開盤價為1歐元兌1.17美元。全世界看好歐元。美元坐不住了。
1999年3月24日,科索沃危機再起,以美國為首的北約空軍開始轟炸塞爾維亞,科索沃戰爭正式爆發。經過73天的激戰,南聯盟被迫接受聯合國的調解方案,同意維和部隊進駐科索沃,並最終讓聯合國託管科索沃。一打仗,還不到一年,歐元一路下跌,最低跌到0.82。科索沃把戰爭把歐洲變成了一個不安全的地區,資金不得不加速從歐洲和歐元區撤離,歐元一路暴跌是必然的。
這裡還有一個小的插曲:柯林頓是智商很高,比共和黨更大意義代表了民眾的利益,但不太了解華盛頓和紐約上層政治結構,即美國政治經濟軍事從來都是由美國資本集團來支配的,柯林頓政府不代表美國資本集團的利益,結果這些資本集團就搞出了「裙子事件」,實際上就是沒有「裙子事件」,也會找出其它他們事件。最後向柯林頓提出兩個條件:要麼下台,要麼滿足資本利益集團的條件。柯林頓答應后一個條件。美國資本集團主要是石油、軍工、金融等,後來就發生了科索沃戰爭。
亞洲剛剛經歷了金融危機,歐洲打來打去,還是美國安全、美元穩定,資金如願瘋狂地流向了美國和美元。
伊拉克戰爭
當納斯達克泡沫破滅之後,美國資本市場便失去了對資金的吸引力。亞洲經濟卻在此在逐漸復甦,歐洲已經恢復科索沃后的平靜,資金又開始向亞洲和歐洲迴流,流入美國的資金越來越少。1999年流入美國的資金是7000億美元,2000年是3000億美元,2001年是1000億美元。
2001年9月11日以本。拉登為首的基地組織恐怖分子挾持四架民航客機,其中兩架撞塌世界貿易中心雙子大廈,一架撞塌華盛頓五角大樓一角,另一架在撞向國會大廈途中因乘客奮起反抗而提前墜毀。恐怖組織襲擊了美國本土。打破了美國最安全的神話。國際資金開始大量投向了歐元。
這時禍不單行,「9.11」事件后,資金的加速撤離終於逼迫美國公司的欺詐行為陸續浮出水面。安然、安達信、施樂、朗訊科技、世通這些大跨國公司都在做假帳,最後都紛紛倒下。美國面臨著資金大規模外逃,美國經濟神話破滅。
「9.11」事件已經嚴重打擊了美國人的信心,財務醜聞又使美國大公司的神話在全世界破滅。在這種情況下,美國不得不千方百計轉移全世界的視線。
由於「9.11」事件讓美國人對恐怖主義深惡痛絕,而伊拉克成為最大的恐怖主義來源之一,再加上歷史的積怨。美國要打伊拉克,但聯合國堅決不準,多數國家強烈反對,美國卻一意孤行非打不可。2003年3月20日伊拉克戰爭爆發。美國使用最先進的武器:B2隱形轟炸機、海上發射的巡般導彈、M1主戰坦克等等,讓全世界的輿論焦點立刻轉向了伊拉克。
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一箭多雕:一是及時轉移了全世界對美國財務醜聞的注意力。二是啟動了戰爭,拉動了軍火需求。三是石油飛漲、黃金飛漲,刺激了對美元的需求。四是控制了伊拉克這個油庫,掌握了歐佩克組織,掌握了石油美元的權力。五是展示了美國在世界上的政治軍事霸權地位。
由此可見為了保衛美元的世界霸權地位,美國資本集團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例如,美國人為什麼要那麼痛恨他們自己扶植起來的薩達姆,僅僅是因為他是一個獨裁者?非要發動一場戰爭之死地而後快?為什麼美國中央情報局要搞政變把查韋斯幹掉?雖然後來政變過程中發生意外,讓查韋斯僥倖逃過一劫。就是因為因為他們兩個帶頭改變國際石油以美元為結算貨幣的歷史,而改變為以歐元為結算貨幣。因為伊拉克和委內瑞拉是石油輸出國組織的重要成員國,如果這兩個國家帶頭把國際石油的結算貨幣美元改為歐元,就可能造成多米諾骨牌效應,很多資本市場和金融市場就會效仿,就會推倒美元的世界貨幣的霸主地位,美國資本集團控制世界經濟的手段,就失去了最重要的工具。問題是2000年11月薩達姆政府已經通過決定伊拉克要把石油美元結算改為歐元結算,直到2003年伊拉克戰爭結束后才改為按美元結算。這才是伊拉克戰爭的真正由來。
各國力保實體經濟
11月份公布的數據表明,繼日本承認其經濟經過連續兩個季度下滑陷入衰退後,歐元區已進入其誕生以來的首個衰退期,而美國多項經濟指標的惡化程度創30年之最,也正在衰退的邊緣,新興市場經濟增長放慢已成事實。
從北美到歐洲、再到亞太地區,最近一個月里,為應對金融危機,全球一系列刺激經濟措施相繼出台。這些救市措施是繼拯救虛擬經濟后,各國針對實體經濟採取的又一輪的救助措施。
10月30日,日本政府公布一攬子總額26.9萬億日元(約合2730億美元)的經濟刺激方案,以防全球金融危機對日本經濟造成進一步負面衝擊;11月25日,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宣布投入8000億美元,用於解凍消費信貸市場、住房抵押信貸以及小企業信貸市場……
「從11月份全球的救助措施看,當前各國對危機的救治已從注入流動性、改善金融機構償付能力等階段,進入到刺激經濟的第三個階段。」中金公司金融專家黃海洲認為,第三階段的救治措施,都是從鼓勵投資消費、拉動就業等刺激經濟的層面出發,以防止實體經濟崩盤。
「在危機爆發之初各國針對金融市場採取的救助措施只能『救急』和『治標』,但不能『治本』。」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孫傑說,「在目前國際金融危機對實體經濟的影響程度難以估計,各國經濟增長面臨諸多不確定性的情況下,各國政府出台更具體的推動實體經濟增長的措施可以說是應時之舉。」
全球共度時艱
各國領導者意識到,全球性的危機需要全球共同應對。在各大經濟體相繼出台措施刺激經濟、穩定市場的同時,全球加強了合作,共同抵禦國際金融危機已逐漸成為各國共識,一系列為應對危機,尋求對話和合作的會議相繼召開:
11月8日,20國集團財政部長和中央銀行行長2008年年會在巴西聖保羅開幕;11月15日,20國集團領導人金融市場和世界經濟峰會在華盛頓召開;11月22日至23日,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第十六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在秘魯首都利馬召開。
20國集團金融峰會在宣言中再次強調了「與會國家決心加強合作,努力恢復全球增長」的重要性。會議的最重要的成果就是與會各方就下一步應對金融危機行動達成了協議,20國集團領導人承諾將共同行動,運用貨幣和財政政策,應對全球宏觀經濟挑戰。
APEC會議針對金融危機專門發表一份聯合聲明,承諾密切合作,進一步採取全面、協調的行動應對當前的金融危機。表示將採取一切必要的經濟及金融行動,力求在18個月內戰勝金融危機。
「這些會議均強調,全球要加強合作、共同抵禦金融危機。」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專家張明認為,在全球化的今天,危機對經濟的打擊是全球性的,而救治危機也需要全球的手段。
口紅效應
在經濟危機中,土豆這種生活必需品漲價了,這很好理解。但美國在20世紀二三十年代經濟危機和這次經濟危機中口紅的銷量上升,價格也上漲了。這種「口紅效應」是另一種有趣的經濟現象。口紅並不是生活必需品?它的悖律作何解釋呢?
原因在於,在經濟旺盛時期,就業率高,整個社會都處於忙碌時期,男女約會的機會少了,女士使用口紅減少;而當經濟蕭條,失業率(特別是女性失業率)增加了,男女約會的次數反而增多了。特別是在這個時期,女孩子對男人的依戀和表現欲增加了,必然更注重打扮,對口紅的需求必然增加。在美國,「口紅效應」意外地促進了好萊塢的發展。因為電影一直是「口紅效應」的受益者。20世紀二三十年代經濟危機時期正是好萊塢的騰飛期,近期的經濟衰退也都伴隨著電影的熱賣。過去經濟危機的「口紅效應」主要表現在美國,而這次經濟危機也波及到了亞洲各國。在中國舞台上(如春晚、元宵夜)口紅美女美姿翩翩,導演個個笑逐顏開,就是明證。

3經濟復甦

美聯儲24日結束為期兩天的決策會議,一如預期的並未祭出新的措施,僅重申美國經濟溫和成長,並將維持目前的低利率政策至2015年中。這是美聯儲在11月總統大選前的最後一次決策會議。
聯邦公開市場操作委員會24日公布聲明稿指出,美國經濟仍持續溫和成長,其中家庭消費開支的增速略微加快,但企業的固定投資成長卻開始減速。「全球金融市場緊張帶來顯著的下行風險,最近通脹微幅上升,主要反映油價攀漲,但長期的通脹預期仍持穩」。
美聯儲在9月的會議中決定,推出每月收購400億元房貸擔保證券的計劃,直到就業市場明顯改善為止,並將維持短期利率幾近於零的政策,直到至少2015年中。24日的聲明稿中強調,「若撤除現有的寬鬆政策,經濟成長的力道恐不足以支撐就業市場繼續改善」。
24日委員會中有11名成員投票贊同繼續實施原政策,僅里奇蒙聯邦準備銀行總裁萊克(Jeffrey M. Lacker)一人投票反對。萊克認為,美聯儲的寬鬆措施成效不彰,並且有推高通脹的風險。共
富國證券首席經濟學家賽維亞(John Silvia)指出,美聯儲目前傾向於維持原定政策,「他們下的賭注是低通脹將維持夠長的一段時間,使寬鬆的貨幣政策有空間發揮功效,最終達到刺激經濟成長與降低失業率的雙重目標」。
紐約聯邦準備銀行總裁杜德利(William Dudley)即於本月一場演講中表示,美聯儲在支撐經濟復甦方面做的還不夠多,「從后見之明判斷,我們應該採取更為大膽的寬鬆貨幣政策」。
美聯儲下次決策會議的日期為12月11與12日,市場預期官員們將評估政策實施成效,並判斷是否繼續實施以短債換長債的「扭轉操作」,該項操作預定於12月底結束。
上一篇[信心指數]    下一篇 [進料加工貿易]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