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西尾維新《物語系列》小說中的主要角色,被貓魅惑的少女。阿良良木歷的班長,品行端正、成績優秀、性格認真,是「班長中的班長。」被忍野咩咩稱作「班長妹」,口頭禪是「我不是無所不知,只是剛好知道而已」。文化祭后將此前的兩條三股麻花辮剪掉成為短髮,《貓物語 白》末尾頭髮則變成黑白相間的類似虎皮花紋的發色。

1 羽川翼 -動漫人物

  
《化物語》人設圖

  羽川 翼(はねかわ つばさ)
  Hanekawa Tsubasa
  備註:西尾維新輕小說《物語系列》中主要人物
  聲優:堀江由衣
  性別:女
  年齡:17歲
  學校:私立直江津高等學校
  
《偽物語》人設圖
班級:3年1班
  鞋碼:23號半

2 羽川翼 -角色簡介

  《翼魅貓》、《翼家族》、《翼苛虎》等章的女主角,被貓迷惑的少女,在冷淡家庭中長大的女孩。性格容姿

 阿良良木歷的班長,品行端正、性格認真、成績優秀,被歷看作是「班長中的班長」、「不是被班上同學而是被神選上的班長」,被忍野咩咩稱作「班長妹(委員長ちゃん)」。口頭禪是「我不是無所不知,只是剛好知道而已」。唯一的心愿是「當個平凡的女孩」。
  心地善良,對任何人都同樣溫柔以對。基本上溫柔的表情居多,但在生氣的時候會表現出一種非常堅決的態度。
  行事認真,一板一眼,重視規律與準則,嚴格到異質的程度。因為在特殊的家庭環境下成長,不想被當成踏入歧途的人,基於這份小小的賭氣,造成她遵守戒律的個性。然而羽川最了不起的地方,在於她的意志非常堅強。但是在她的心靈深處,一直有著一種不為人知的感情。當無法再壓制住那種感情的時候,她的另一種人格就會出現。
  擁有敏銳的洞察力。處於任何狀況,都能做出正確的判斷,亦被忍野咩咩看做是非常棘手的存在。
  隱性巨乳,和貓耳異常相配,彷彿就是為了戴貓耳而出生的女性。戴著眼鏡、綁著兩條三編麻花辮(春假前是一條麻花辮)、剪齊的劉海。但在文化祭后則因為「失戀了」而剪成了短髮,劉海也改成羽毛剪造型,眼鏡則換成隱形眼鏡。為此據說還導致級任導師昏倒、學年主任住院,連校長都寫好辭呈以示負責。在短篇作品《翼與歌》中則透露,羽川的麻花辮實際上是她拜託歷剪去的。在「翼苛虎」事件后,頭髮則變成黑白相間的類似虎皮花紋的發色,所以每天早上都將頭髮要染黑。生活習慣

  
羽川翼

  成績總是維持學年第一,而且從一年級開始就沒有把第一名的寶座讓出來過。不只是在校內,就連在全國模擬考也拿過第一名。但是本人卻即不打算讀大學也不打算就職的樣子,打算在畢業後到世界各地旅行。10、11月間,提交了休學申請書,打算花一個月的時間環遊世界一周。
  擁有豐富的知識,圖書館的藏書在羽川15歲的時候已經通讀一遍了。
  私底下有隻穿制服的習慣,令歷有「那個傢伙……有便服嗎?」的疑惑。
  堅持「打電話的時候,要讓打過去的人先掛才是禮貌」的電話禮儀。
  非常喜歡小孩子。人際關係

  與阿良良木歷在一、二年級不同班。在春假,衝擊性地遇見了超常的同學,因而感覺到命運的存在,曾讓變成吸血鬼的歷放棄自殺的念頭而被歷當做救命恩人。三年級的時候與歷分在了同一個班級,並以「認定歷是不良少年,想要讓歷改過自新」這樣的理由,力排眾議地委任歷為副班長。由於被歷的溫柔所吸引而喜歡歷,愛情一點一滴地累積,在黃金周自己被歷所救轉而確信了自己心中的愛。在《翼苛虎》中鼓起勇氣向歷表白,但意料之中地被拒絕了。
  雖然戰場原黑儀是歷的女朋友,但是羽川從未嫉妒過戰場原,而是把戰場原看做是重要的朋友而喜歡她,甚至自己與他人一起洗澡的初體驗也被戰場原奪走了。
  《傷物語》卷中,由於裙子被風颳起而內褲被歷看到為契機,與歷搭話,並告訴了歷小鎮晚上有吸血鬼出現的傳聞。目擊了變成吸血鬼的歷與德拉曼茲路基的戰鬥,在得知歷變成吸血鬼的事情后給予歷幫助並成為朋友。在歷與艾比所特的戰鬥中被艾比所特重傷,而歷在其提示下擊敗艾比所特並用吸血鬼的血液使羽川復原。在歷與奇洛金卡達的戰鬥中則被奇洛金卡達當做人質。當歷想要親手結束自己不死的生命之際,羽川的出現讓歷醒悟過來,並向歷透露只要歷打倒主人姬絲秀忒就可以變回人類的信息。而當歷與姬絲秀忒戰鬥中,羽川則看透了姬絲秀忒為讓歷變回人類而打算犧牲自己的生命的意圖。家庭背景

  羽川翼與她現在的雙親完全沒有血緣關係。親生母親在十七歲時生下了她,卻又不知道男方是誰,為了養育孩子和金錢選擇了結婚。但是在婚後不久,羽川的生母便在她的嬰兒床前上吊自殺了,幼小的羽川便由沒有血緣關係的」第一個爸爸「收養。為了養育子女,羽川的」第一個爸爸「再度結婚。然後,這位爸爸因為工作過度,最後過勞死,留下來的媽媽是」第二個媽媽「,也就是現在的媽媽,現在的爸爸則是她的再婚對象,羽川翼的姓氏也終於改成了「羽川」。而這一連串的事情結束時,羽川還未滿三歲。真相本應愛隱瞞,但是羽川的父母心直口快,在羽川上小學之前就將真相已經告訴了她。
  羽川翼與她現在的父母關係冷淡,而父母之間也是同樣。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父母之間就沒有了愛情,但是他們卻仍然要維持那種的關係,直到羽川成年為止。
  明明是家人,彼此卻不說話,因為不想待在這樣的家裡,所以對於羽川來說」假日就是散步的日子「。而羽川會有過度認真的性格,也正是因為有一個複雜家庭的緣故。她決定二十歲時就要自己獨立,放棄讀大學並進行世界旅行。
  羽川在家中沒有屬於自己的房間,而是睡在走廊里。在自宅被苛虎燒毀后,在暫租的房子中終於有了屬於自己的房間。

3 羽川翼 -怪異

障貓

  障貓,沒有尾巴銀白色的貓,藉由人類的良心和同情心乘虛而入、恩將仇報類型的的低等級怪異。障貓會在路上裝作被車碾壓死掉,吸引基於同情心前來將它埋葬的人類並且附身,使當事人的性格突然變化,是替換型的妖怪,強佔身體的怪異。而且會像窮神一樣,讓當事人墜落不幸的深淵。
  障貓擁有「能量吸取」的技能,被那種怪異觸碰到的人類,體力和精力會被完全吸干,甚至可以導致死亡。障貓的「能量吸取」是直接碰觸型的常駐能力,和貓本身的意志無關,所以被稱為「障貓」(日語中「障礙」與「觸碰」同音)。黑羽川

  
  黑羽川(ブラック羽川),障貓與羽川的精神壓力相結合而誕生的新種怪異,由忍野咩咩命名。 
  黑羽川與羽川的知識是共有的,因此本來是低級的怪異,由於共享了羽川的等同於(怪異)專家的專門知識,竟成為了強力的怪異。但是共享的只有知識,記憶卻只有和精神壓力有關的事情。智商則是和貓一樣,數數只能數到一,無法理解三行以上的對話,也不會說謊。說話以「喵(にゃ)」字作語尾,並將「な」的發音全部替換成「喵(にゃ)」(中文譯文中則表現為會將「不」、「沒」等否定詞都發成「喵」音)。
  與通常的障貓的恩將仇報不同,黑羽川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她的「主人」羽川翼。
  這是因為羽川將障貓埋葬並不是出於同情心,而是平等對待。附身羽川的障貓為報恩,借了她一貓之力,化身「黑羽川」來幫助「主人」紓解壓力。
  在《翼苛虎》章中,羽川翼將「黑羽川」稱呼為自己的「妹妹」。但實際上,在路上被車軋死的障貓是只雄貓,不過對於怪異來說性別概念十分模糊。
  黑羽川是羽川精神壓力的化身,是為了消除羽川的精神壓力而出現的里人格,按照現實的說法就是多重人格障礙,而黑羽川就是羽川的黑暗面。只要解決壓力的根源,黑羽川就會消失,然而只要精神壓力累積起來,黑羽川就會再次出現。
  黃金周期間,羽川將壓抑十七年間一直壓抑的精神壓力爆發出來,化身「黑羽川」,在夜深人靜的城鎮當中大肆妄為,盡其暴虐之能。由於這次的壓力源是複雜的家庭情況,在黑羽川用能量吸取把羽川的雙親送進醫院之後,羽川因為壓力得到大幅紓解而曾短暫地恢復意識。不過羽川經年累積的壓力並沒有因此而抒發完,最後又馬上變回了黑羽川。原本要花上一年來紓解的壓力,最後由忍野忍的能量吸取消除,羽川也完全喪失了和怪異相關的記憶。
 《翼魅貓》章中,由於從春假開始就喜歡上了歷,但是卻因戰場原黑儀電光火石般的告白而晚了一步,羽川的戀愛也就就此結束了。對於羽川來說,是無法做出橫刀奪愛這種事情的,只能把這段感情隱藏起來,並且還要做出對歷和戰場原支持的樣子。於是,羽川的精神壓力不停累積,數個月累積而成的戀愛煩惱,甚至達到可以和數十年累積下來的家庭痛苦匹敵的程度,於是再次化身黑羽川。根據黑羽川的提議,在不倚靠忍野忍的能量吸取的情況下,有兩個方法可以將羽川的精神壓力消除:其一是歷與羽川交往,但是歷親口說出對黑儀的感情,所以他不能和羽川交往;其二,就是只要讓身為壓力源的歷消失就可以了,於是黑羽川襲擊了歷,最後被躲在歷影子里的忍野忍的能量吸取消除。然而黑羽川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她的主人——羽川翼,正如歷所言「她把討厭的工作,推給了障貓。」為了幫助主人消除精神壓力,黑羽川在被忍野忍吸取能量的時候完全不打算和忍戰鬥。另外,黑羽川為了讓歷的影子在黑暗中也能清楚地孤立出來,在把歷誘導到路燈下方,然後斷然使出了能量吸取——她的意圖十分明顯,就是要把忍引出來吸收「障貓」的力量。但這次事件和黃金周不同,羽川的記憶不會消失。
  《翼苛虎》章中,會在羽川睡覺的時候出現。受羽川拜託,拼盡全力阻止由羽川嫉妒所化身的怪異——苛虎,最後同苛虎一起與羽川的內心融合,消失了。鈴鐺

  忍野咩咩為了能夠早期發現障貓的出現,為羽川事先給她掛上「鈴鐺。」而所謂的「鈴鐺」就是頭痛。苛虎

  苛虎,身軀巨大的老虎形態卻會說話的怪異,是由羽川創造出的新種怪異,羽川嫉妒的具現化。由於是由羽川從自己的心靈完全分離出來的怪異,苛虎擁有自律意識,而沒有為「主人」行動的意識,即不與羽川共有記憶,也不和羽川共有感情。名稱出自《禮記》中「苛政猛於虎」這個典故。
  苛虎是擁有火屬性的怪異,身體是火的化身,會將羽川所嫉妒的人的住所·家完全燒盡。
  羽川嫉妒著父母的複合(卻又將自己排除在外),如同燃燒著的火焰一般的嫉妒,在遇到真宵后,就創造出了苛虎。忍野忍認為苛虎是羽川以火車(佛教中,火車是將屍體送往地獄的怪異)為基礎創造出的怪異,而羽川則認為以蝸牛(據說在古代,曾經有過把牛和虎混為一談的時代)作為基礎創造出的,所以在遇到真宵后便創造出苛虎。
  而羽川所嫉妒的、羨慕的不是人,而是能夠成為港灣場所——家。由於對雙親的嫉妒,苛虎燒毀了羽川家;由於對被歷求助的神原駿河(歷約她到叡考塾)的嫉妒,苛虎燒毀了叡考塾;由於對戰場原父女關係的嫉妒,苛虎又打算燒毀戰場原家,但在黑羽川的拚命拖延下被趕來的歷阻止,最後由羽川將其吸收回體內。
上一篇[克魯伊夫]    下一篇 [赤木剛憲]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