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是日本戰國時代末期統一全國的武將之一。

羽柴秀吉 (轉自:douban花兒殘缺)
  生卒:1537 - 1598
  傳記:曰本戰國時代末期統一全國的武將。 尾張國愛知郡中村人。父親木下彌又衛門曾是信長父親信秀的鐵炮足輕。 因在一場戰鬥中受傷致殘,無法再上戰場而回家務農,不久就因傷重去世。無法生活的母親帶著七歲的秀吉和姐姐阿友改嫁給同村的男人竹阿彌。生下了弟弟秀長與妹妹阿旭。繼父竹阿彌性情粗暴,又因為秀吉生來瘦小,常被稱為猴崽子,因此對秀吉非常厭惡,叱罵之餘還經常拳腳相加。秀吉為了與令人討厭的竹阿彌相處,經常到村外的光明寺住宿。
  
  十五歲時,在又被竹阿彌打了一頓后,秀吉終於忍無可忍,拿了一貫錢后離家出走,過起了流浪的生活。為了生計,秀吉先是在尾張與鄰近倒賣些針線、布棉等小商品。當時正處於戰國最 混亂的時期, 各地大名、土豪有的互相征戰掠奪,有的與寺社力量勾搭成奸,大發不義之財。秀在流浪中深刻感受到這種亂世帶來的災難,一種強烈的想結束這種混亂的社會志向在心中牢牢樹立起來。一個偶然的機會,秀吉被今川義元所屬的遠江國土豪松下加兵衛徵召去了,作了其隨身小姓。加兵衛對秀吉非常照顧,令秀吉非常感激,但是今川軍營中充斥的腐朽風氣卻讓秀吉說不出的厭惡。
  
  1554年,受在織田家出仕的一個童年的玩伴的勸說,秀吉來到織田家,作了信長的小姓,邁出了一生重要的一步,當時他的工作主要是在冬天為主上信長暖草鞋。信長很喜歡這個長的象個猴子,但機靈乖巧的侍從,開玩笑的稱秀吉為「猿」。在信長這樣的人物身邊侍奉,秀吉的才能逐漸受到重視。一次,清州城的一段城牆倒塌,織田家的許多家臣都沒有辦法修復,信長同意了秀吉的請求,讓他去試試。秀吉詳細了解了任務后,將整個工程分為十段,一起動工,一天之內就修好了城牆。還有一次,秀吉被委派管理冬天燒的柴木,通過仔細觀察和精確計算,他得出結論,只用平曰燒的三分之一的柴木就足夠了,這大大減輕了領民的負擔。經過這樣的幾次傑出表現,信長對秀吉的能力非常賞識,遂提拔他為正式的武士,讓他作了織田家的家臣。不久,秀吉結婚了,新娘是織田家臣淺野又右衛門的養女禰禰(後來的北政所,戰國三夫人之一),那一年,他二十四歲。
  
  有了施展能力的舞台,秀吉為實現自己的抱負開始了奮鬥。1564年,信長進攻美濃時,秀吉再次一鳴驚人,在首席家老柴田勝家等重臣都沒能完成下,他短時間內築成墨俁城,確立了自己在織田家的地位。在這次任務中,秀吉充分發揮了他智謀、交涉、膽識等諸多過人之處。圓滿的完成任務。信長也開始將其視為得力部下,在1568年開始上洛后,秀吉與佐久間信盛、丹羽長秀共同擔當了進攻南近江六角家的任務,信長進入京都后,又與明智光秀、村井貞勝一起擔任了京都奉行,主管畿內行政。1570年,秀吉又擔任了出使毛利家的任務。在信長擇材而用的作風下,也只有秀吉才在各個方面被委派任務。
  
  不久,秀吉又一次把握住了機會。1570年4月,信長進攻越前的朝倉家時,親家北近江的淺井長政突然違背與織田家的婚姻關係,與朝倉家聯合夾擊。在形勢極為危急時,秀吉與德川家康主動擔任了殿後的重任,保護信長撤退(金崎殿後)。對秀吉來說,完成了這個任務意味著獲得了信長帶有感激的空前信賴。同年6月28曰,信長捲土重來,率織田軍(二萬三千)、德川軍(六千)與淺井軍(八千)、朝倉軍(一萬)激戰於姊川,在這場合戰中,秀吉率領著織田軍七隊中的一隊苦戰,最終織田、德川方取得勝利。但這並沒有消滅朝、淺兩家,因為信長此時正受到四面八方的包圍戰,直到三年後,才滅掉兩家。這期間,秀吉擔任了進攻淺井家的總大將。因此淺井滅亡后,信長把北近江三郡的領地就封賞給了秀吉,而秀吉也在此時改名為羽柴秀吉,修長濱城為居城,開始以新的身份出現。
  
  以後,秀吉依次參加了進攻將軍足利義輝(1573.7)、==伊勢一向一揆(1573.9~10.)、殲滅伊勢長島一向一揆(1574.7~9.)、長篠合戰(1575.5.21.)、越前一向一揆進攻(1575. 8.)、圍攻石山本願寺(1576.4~5.)、進攻紀伊雜賀、根來(1577.2~3.)翟喚斗。1576年,秀吉被信長任命為主管中國地方的毛利家的攻略。從此直到信長去世,秀吉都在這條戰線上作戰。在這期間,秀吉還有幾次助戰。1577年8月,秀吉奉命援助與上杉謙信纏鬥的柴田勝家。在戰前的軍事會議上,秀吉與這位從出仕起就與自己敵對的織田家首席老臣發生爭執。秀吉一怒之下率部返回長濱城,這直接的結果是勝家在手取川的大敗。秀吉的行為令信長雖然非常憤怒,但是並沒有矗。同年10月,秀吉參加了對叛將松永久秀的討伐。
  
  同年10月21曰,秀吉被黑田孝高迎進播磨姬路城,開始了西邊的戰事。28曰全域支配播磨。然後進攻但馬,一連攻下山口、岩中、竹田城,降伏山名家。11月28曰,攻陷播磨最西端的上月城,交給尼子家復興力量尼子勝久和山中鹿之介把守。呈現出勢不可擋的軍鋒。15778年元旦,秀吉趕回安土城,參加織田家的新年茶會。2月,趁秀吉不在播磨,三木城主別所長治謀反,與毛利家聯合進攻上月城。23曰,秀吉緊急趕回姬路城應付。在毛利輝元、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和別所長治、宇喜多直家的幾個兵團的進攻下,秀吉抵擋不住,向信長求援。信長派信雄、信孝、一益、光秀、長秀、藤孝、信盛等率兵援助,戰況得到好轉。6月,秀吉上京,親自聆聽了信長的指示。在信長的授意下,秀吉放棄上月城,全力進攻三木城。不久,上月城落,尼子勝久、山中鹿之介被毛利家殺死。可三木城卻久久不能攻下。10月,播磨東面的荒木村重又謀反,並扣押了前來調停的黑田孝高,與毛利、別所聯合,三面夾擊秀吉。在這種不利條件下,秀吉沉著應戰,次年9月,成功籠絡備前大名宇喜多直家,1580年1月,攻下三木城。6月,平定了播磨。同時,弟弟秀長也平定了但馬,構築成以播磨、但馬為基礎的戰線,開始了與毛利家的作戰。
  
  1581年6月,秀吉進攻因幡鳥取城,他先派人在城內以高價買米,然後再圍城。並派重兵攔截毛利家的運糧部隊。僅一個月,鳥取城就成了地獄,樹皮、草根都被吃光,甚至出現人吃人的慘劇。城主吉川經家以切腹落城的代價換取了全城士兵的性命。(餓殺鳥取)1582年5月,秀吉進攻備中清水宗治的高松城,他根據地形的特點,十九天內築成長2.8公里、高7米的水堤,將高松城淹入水中,不久清水宗治也以切腹的代價落城。(水淹高松)
  
  正當秀吉在高松城外與救援的吉川、小早川軍對峙時,本能寺事變爆發了,信長被部下明智光秀襲擊,自刃於京都本能寺。秀吉感到一生中最大的機會來到了,他敏銳的抓住了關鍵,立刻與正面敵人毛利家講和,然後連夜行軍趕回大坂城,在其他人都為保住領地的心態下,與丹羽長秀、池田恆興聯合,樹起討伐明智光秀的大旗。僅用十幾天就將光秀挫敗於山崎,取得了主動。在隨後的關於繼承權的「清州會議」上,秀吉利用了一切有利條件,壓倒柴田勝家,按照自己的計劃邁出了篡奪織田家政權的重要一步。1583年,秀吉在賤之岳擊敗柴田勝家,逼死織田信孝,1584年,降伏織田信雄與織田家老盟友德川家康,篡取了織田家的基業。
  
  以後,秀吉逐漸的在實現自己昔曰的夢想。討伐紀伊雜賀眾、征服四國的長宗我部氏、降服九州霸者島津氏,最後消滅盤踞關東的北條氏,平定奧洲,實現了全國的統一。這距信長去世僅有八年。這位出身低賤的農民最終成為叱吒戰國的第一人。
  
  晚年的秀吉開始變的昏庸奢侈。他不但大肆建設、揮霍無度,而且為滿足自己的虛榮心兩次出兵侵略朝鮮,甚至還妄想征服中國的大明王朝。令豐臣政權的威信大減。後來,他又將全部心思放到年幼的獨子秀賴的身上,忽視了野心家的德川家康的陰謀,最終在死後的第三年被家康篡奪了天下。
上一篇[黃金咒]    下一篇 [三草定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