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安伯托·艾柯(Umberto Eco,1932- )是一位享譽世界的哲學家、符號學家、歷史學家、文學批評家和小說家。《劍橋義大利文學史》將翁貝托·艾柯(Umberto Eco, 1932- )譽為20世紀後半期最耀眼的義大利作家,並盛讚他那「貫穿於職業生涯的『調停者』和『綜合者』意識」 。艾柯的世界遼闊而多重,除了隨筆、雜文和小說,還有大量論文、論著和編著,研究者將其粗略分為8大類52種 ,包含中世紀神學研究、美學研究、文學研究、大眾文化研究、符號學研究和闡釋學研究等。

 

1 翁貝托·埃科 -個人簡介

  艾柯誕生於義大利西北部皮埃蒙蒂州的亞歷山大,這個小山城有著不同於義大利其它地區的文化氛圍,更接近於法國式的冷靜平淡而非義大利式的熱情漾溢。艾柯不止一次指出,正是這種環境塑造了他的氣質:「懷疑主義、對花言巧語的厭惡、從不過激、從不做誇大其詞的斷言」。 Eco這個名字據說原是一位「先知」給他祖父取的名字,是ex caelis oblatus 的首字母縮寫,意為「上天所賜」。艾柯的父親是一名會計師,祖母達觀幽默,從她那裡艾柯獲益良多。當時的義大利天主教氛圍濃郁,自20年代興起的新托馬斯運動方興未艾,以致於13歲的艾柯就參加了義大利天主教行動青年團,還在方濟各修會做過一段時間的修道士。正是這段經歷使他接觸了天主教的哲學核心——托馬斯主義。後來,艾柯進入都靈大學哲學系學習,在美學教授、存在主義哲學家路易斯·帕萊松(Luigi Pareyson)的指導下,於1954年完成了博士論文《聖托馬斯的美學問題》,經過修改的論文於1957年出版,更名為《托馬斯·阿奎那的美學問題》(The Aesthetics of Thomas Aquinas,1956),是為艾柯的第一部專著。這本著作加上數年後出版的另一部專著《中世紀的藝術與美》(Art and Beauty in the Middle Ages,1959),初步奠定了他作為「中世紀學者」(medieval scholar)的地位。  

2 翁貝托·埃科 -成名作

       艾柯的雜文作品起初與羅蘭·巴特的風格比較接近,但在研讀了巴特的著作之後,他深感「無地自容」,於是轉向更為綜合的風格,將前衛文化、大眾文化、語言學和符號學融為一體。在1962年,他發表了成名作:《開放的作品》(The Open Work,1962),憑藉此書成為義大利後現代主義思潮的主將。
  1962年9月,他與Renate Ramge結婚。Renate Ramge是一名德國藝術教師。
  除了嚴肅的學術著作外,著有大量的小說和雜文,長年給雜誌專欄撰寫以睿智、諷刺風格見長的小品文。最馳名的作品為小說《玫瑰之名》與他的雜文集。艾柯目前任教於博羅尼亞大學,居住在米蘭。

3 翁貝托·埃科 -學術觀點

埃可的學術作品強調中世紀美學理論與實踐的巨大差異。對於此,他如此說:「(中世紀美學)在理論上是一個由幾何與理性構架的有機體,然而在實踐中卻是一種完全不設框架的由形體與意象自然生成的藝術生命」。埃可於1959年發表了他的第二本書《中世紀美學的發展》(Sviluppo dell'estetico Medievale),一舉奠定了他在中世紀研究與文學界的地位。
埃可的哲學論著大多都與符號學,語言學,美學與倫理學有關。

4 翁貝托·埃科 -重要作品

他的學術性作品有《缺席的結構》(1968年)、《論一般符號學》(1975年)、《神話中的讀者》(1979年)、《關於鏡子》(1985年)、《闡釋的極限》(1990年),以及在各報紙雜誌發表的文章結集《來自帝國的邊沿》(1997年)。《開放的作品》(1962年)被公認為是他學術著作中最重要的一部。艾柯1980年出版第一部小說《玫瑰的名字》(獲1981年斯特雷加獎),1988年又出版了《福科擺》(獲1989年邦卡雷拉獎),1994年出版《昨日之島》。1963年出版《小記事》之後過了三十年才於1992年出版了《小記事第二集》。其他作品還有:《悠遊小說林》(1994年)、《康德和鴨嘴獸》(1997年)、《倫理作品五篇》(1997年)和《謊言和譏諷》(2000年)。

5 翁貝托·埃科 -生平與學術

1932年1月5日,艾柯誕生於義大利西北部皮埃蒙蒂州的亞歷山大,這個小山城有著不同於義大利其它地區的文化氛圍,更接近於法國式的冷靜平淡而非義大利式的熱情漾溢。艾柯不止一次指出,正是這種環境塑造了他的氣質:「懷疑主義、對花言巧語的厭惡、從不過激、從不做誇大其詞的斷言」。 Eco這個名字據說原是一位「先知」給他祖父取的名字,是ex caelis oblatus 的首字母縮寫,意為「上天所賜」。艾柯的父親是一名會計師,祖母達觀幽默,從她那裡艾柯獲益良多。當時的義大利天主教氛圍濃郁,自20年代興起的新托馬斯運動方興未艾,以致於13歲的艾柯就參加了義大利天主教行動青年團,還在方濟各修會做過一段時間的修道士。正是這段經歷使他接觸了天主教的哲學核心——托馬斯主義。後來,艾柯進入都靈大學哲學系學習,在美學教授、存在主義哲學家路易斯·帕萊松(Luigi Pareyson)的指導下,於1954年完成了博士論文《聖托馬斯的美學問題》,經過修改的論文於1956年出版,更名為《托馬斯·阿奎那的美學問題》(The Aesthetics of Thomas Aquinas,1956),是為艾柯的第一部專著。這本著作加上數年後出版的另一部專著《中世紀的藝術與美》(Art and Beauty in the Middle Ages,1959),初步奠定了他作為「中世紀學者」(medieval scholar)的地位。  就在大學畢業的那一年,由於一批左傾的青年學生與教皇發生矛盾,艾柯與天主教行動青年團決裂,研究的重點也從托馬斯·阿奎那轉向詹姆斯·喬伊斯。畢業后不久,艾柯進入了新聞傳媒界,在位於米蘭的義大利國營廣播公司找到一份工作,負責編輯電視文化節目。這份工作為他從傳媒角度觀察現代文化提供了平台。同時,他開始與一批前衛的作家、音樂家和畫家交往。5年之後,他離開電視台,到米蘭的一家期刊社當了非文學類欄目編輯,這份工作他做了16年之久。這期間,他也為另外幾份報刊撰稿、開設專欄,成為義大利先鋒運動團體「63集團」(Group 63)的中流砥柱。艾柯的這些雜文作品起初與羅蘭·巴特的風格比較接近,但在研讀了巴特的著作之後,他深感「無地自容」,於是轉向更為綜合的風格,將前衛文化、大眾文化、語言學和符號學融為一體。在1962年,他發表了成名作:《開放的作品》(The Open Work,1962),憑藉此書成為義大利後現代主義思潮的主將。
  1964年,羅蘭·巴特發表《符號學原理》,標誌著符號學進入新階段。同年,馬爾庫塞發表《單向度的人》、麥克盧漢發表《媒體論》,為學術界開闢了媒體符號研究的新領域。也是在這一年,艾柯發表了論著《啟示錄派與綜合派》(apocalyptic and Integrated Intellectuals: Mass Communications and Theories of Mass Culture,1964),自覺嘗試使用符號學方法研究媒體文化問題,這標誌著他已經站在了義大利學術界的前沿。此前,他已經在都靈、米蘭、佛羅倫薩等地的大學講授美學,從1964年開始,他成為米蘭大學建築系教授,講授「可視交往」(Visual Communication)理論,關注建築中的「符號」問題,也就是建築傳達特定社會與政治含義的方式。1965年,他的論文《詹姆斯·邦德——故事的結合方法》發表於法國符號學陣地《通訊》雜誌上,意味著他已經躋身於以羅蘭·巴特為核心的符號學陣營。同一時期他又將《開放的作品》中有關詹姆斯·喬伊斯的部分修改出版,是為《混沌詩學:喬伊斯的中世紀》(The Aesthetics of Chaosmos: The Middle Ages of James Joyce,1966)。這種將《007系列》與《芬尼根守靈夜》平等對待的態度,顯示出艾柯非同尋常的廣闊視野。  到1968年,《不存在的結構》(The Absent Structure)出版,這是他數年研究建築符號學的成就,也是他第一部純學術化的符號學著作,奠定了他在符號學領域內的重要地位。進入70年代,艾柯的成就進一步獲得了國際學術界的肯定。1971年,他在世界最古老的大學博洛尼亞大學創立了國際上第一個符號學講席;1974年他組織了第一屆國際符號學會議,擔任學會秘書長;1975年發表符號學權威論著《符號學原理》(A Theory of semiotics,1975,英文版本在1976年出版),並成為博洛尼亞大學符號學講座的終身教授;1979年用英文在美國出版了論文集《讀者的角色》(The Role of the Reader: Explorations in the Semiotics of Texts,1979)。此外,艾柯還在美國西北大學(1972)、耶魯大學(1977)、哥倫比亞大學(1978)等著名院校授課,以符號學家聲名遠揚。

6 翁貝托·埃科 -個人作品

《啟示錄派與綜合派》
  1964年,羅蘭·巴特發表《符號學原理》,標誌著符號學進入新階段。同年,馬爾庫塞發表《單向度的人》、麥克盧漢發表《媒體論》,為學術界開闢了媒體符號研究的新領域。也是在這一年,艾柯發表了論著《啟示錄派與綜合派》(Apocalyptic and Integrated Intellectuals: Mass Communications and Theories of Mass Culture,1964),自覺嘗試使用符號學方法研究媒體文化問題,這標誌著他已經站在了義大利學術界的前沿。此前,他已經在都靈、米蘭、佛羅倫薩等地的大學講授美學,從1964年開始,他成為米蘭大學建築系教授,講授「可視交往」(Visual Communication)理論,關注建築中的「符號」問題,也就是建築傳達特定社會與政治含義的方式。1965年,他的論文《詹姆斯·邦德——故事的結合方法》發表於法國符號學陣地《通訊》雜誌上,意味著他已經躋身於以羅蘭·巴特為核心的符號學陣營。同一時期他又將《開放的作品》中有關詹姆斯·喬伊斯的部分修改出版,是為《混沌詩學:喬伊斯的中世紀》(The Aesthetics of Chaosmos: The Middle Ages of James Joyce,1966)。這種將《007系列》與《芬尼根守靈夜》平等對待的態度,顯示出艾柯非同尋常的廣闊視野。
《不存在的結構》
  到1968年,《不存在的結構》(The Absent Structure)出版,這是他數年研究建築符號學的成就,也是他第一部純學術化的符號學著作,奠定了他在符號學領域內的重要地位。進入70年代,艾柯的成就進一步獲得了國際學術界的肯定。1971年,他在世界最古老的大學博洛尼亞大學創立了國際上第一個符號學講席;1974年他組織了第一屆國際符號學會議,擔任學會秘書長;1975年發表符號學權威論著《符號學原理》(A Theory of Semiotics,1975,英文版本在1976年出版),並成為博洛尼亞大學符號學講座的終身教授;1979年用英文在美國出版了論文集《讀者的角色》(The Role of the Reader: Explorations in the Semiotics of Texts,1979)。此外,艾柯還在美國西北大學(1972)、耶魯大學(1977)、哥倫比亞大學(1978)等著名院校授課,以符號學家聲名遠揚。  
《玫瑰之名》
  早在1952年,艾柯已經有意寫作一本名為《修道院謀殺案》的小說,但直到1978年3月他才正式動筆。他將小說背景放在自己非常熟悉的中世紀,並從一篇中世紀的散文作品中找到了合適的題目。1980年,長篇小說《玫瑰之名》(The Name of the Rose)出版,出版商原計劃印刷3萬冊,沒想到銷量很快達到200萬冊,迄今則已經翻譯成35種文字,銷售了1600萬冊。《玫瑰之名》的故事發生在14世紀,當時教權與王權、貴族與平民、信仰與理性正處於複雜的鬥爭狀態,博學而開明的威廉修士帶著見習僧阿德索來到一所著名的修道院,為即將召開的高層會議做準備。但就在他們抵達的前一天,修道院里發生了一起離奇的兇殺案,修道院院長委託擅長推理的威廉進行調查、找出元兇。而在以後的數天里,每天都有新的離奇血案,原本已經被異端和慾望搞得烏煙瘴氣的修道院,氣氛變得日漸陰森恐怖。威廉推測兇手可能是從《聖經·啟示錄》中得到殺人的靈感,他把注意力集中於修道院的圖書館——這是當時西方世界最大的圖書館之一。憑著對符號、象徵、代碼的深刻理解,憑著在哲學、文字學、版本學、自然科學等方面的深厚造詣,威廉發現了真兇,揭開了謎底。兇手是個博學而虔誠的、雙目失明的老修士,他的殺人動機非常別緻:他要保護一本禁書,不希望被他人閱讀,因為這本書可能會摧垮整個神聖的基督教世界,而這本書就是亞里士多德的《詩學》下卷。此書1986年被改編為同名電影,由拍攝過《熊》、《情人》的法國大導演讓-雅克·阿諾執導,影壇巨星肖恩·康納利主演,創下極佳票房紀錄,轟動全球,更一舉囊括英國影藝學會、法國愷撒獎、德國電影獎、義大利國家影評人獎等多項殊榮。  《玫瑰之名》使「安伯托·艾柯之名」蜚聲世界,躋身於第一流的後現代主義小說家之列。有意思的是,《玫瑰之名》一出,各種研究論文和專著源源不絕,特別是關於「玫瑰之名」的闡釋幾乎構成一場20世紀末期的「闡釋大戰」。由於艾柯此前就關注「開放的作品」、「讀者的角色」等等問題,對闡釋學頗有心得,加之一直關心研究者對自己作品的分析,所以他不斷站出來澄清、挑戰或是回應,於是有了《<玫瑰之名>備忘錄》(Reflections on the Name of the Rose,1984)、《詮釋的界限》(The Limits of Interpretation,1990)等專著。最著名的事件是,1990年劍橋大學丹納講座(Tanner Lectures)就闡釋學問題邀請艾柯和著名學者理查德·羅蒂(Richard Rotry)、喬納森·卡勒(Jonathan Culler)以及克利斯蒂娜·布魯克-羅斯(Christine Brooke-Rose)展開辯論,最後結集為《詮釋與過度詮釋》(Interpretation and Overinterpretation)在1992年出版,一時洛陽紙貴。
《傅科擺》
  作為小說家的艾柯繼《玫瑰之名》以後,又陸續發表了另外四部長篇小說:《傅科擺》(Foucault』s Pendulum,1988)、《昨日之島》(The Island of the Day Before,1994)和《波多里諾》(Baudolino,2001),部部暢銷,好評如潮。為此,當代文學史往往將艾柯視為與普里莫·萊維(Primo Levi)和伊達洛·卡爾維諾(Italo Calvino)齊名的、20世紀最優秀的義大利作家。艾柯最新小說《洛阿娜女王的神秘火焰》(La misteriosa flamma della regina Loana)
  《傅科擺》的主人公卡素朋是位治中世紀史的專家,他的朋友貝爾勃和狄歐塔列弗則是一家學術出版社的資深編輯,他們有一個共同的愛好:研究中世紀聖堂武士的傳說。根據掌握的一份神秘文件,他們發現了一個天大的秘密:每過120年,一代又一代分散在歐洲各地的36名聖堂武士將要重新聚首一次,拼合他們手上斷簡殘篇的信息,以便掌握一種可以控制世界、改造人類前途的巨大能量。據說西方歷史上的種種神秘社團,比如薔薇十字會、大白兄弟會、共濟會等等,一直在追求著這種比核武器還要恐怖的能量。據說莎士比亞、培根、馬克思乃至愛因斯坦等歷史名人,也都是聖堂武士的傳人。卡素朋的女友莉雅通過研究文件得出另外的結論:根本就沒有什麼聖堂武士的秘密,那份文件不過是個送貨-購物清單。但已經走火入魔的三人根本不相信她的解釋,同時,許多「要將秘密知識據為己有的人」開始關注此事。最後,狄歐塔列弗死了,貝爾勃因之喪生,卡素朋知道自己也難逃毒手——雖然所謂的秘密不過是他們三人自己的發明。  
《昨日之島》
  《昨日之島》的故事發生在1643年,一艘擔負著尋找180度經線任務的商船遇到海難,年輕人羅貝托成了惟一的倖存者,他被浪潮衝上了另一艘棄船達芙妮號。羅貝托患有疑心病、妄想症和畏光症,所以儘管不遠處有一個美麗的小島,但是羅貝托可望而不可及。他勉強依靠達芙妮號上殘存的東西維生,每天靠書寫打發時光。他寫情書,寫回憶、最後演變成寫小說、寫一切樣式和內容的小說,甚至還幻想出一個弟弟「費杭德」……真實與虛構漸漸分不出界限。到最後,他離開達芙妮號,奮力游向未知的結局。
《波多里諾》
  《波多里諾》的故事發生在1204年,十字軍東征中君士坦丁堡遭到劫掠,混亂中主人公鮑都里諾救了拜占庭史學家尼基塔,在隨後的避難途中,鮑都里諾向尼基塔講述了自己傳奇的經歷。他自稱是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弗雷德里克收養的義子,皇帝的舅舅奧圖是他的老師。在巴黎求學的時候,鮑都里諾和朋友們想像出一個「約翰大主教統治的遙遠的東方王國」,他還把親生父親的破木碗當成「聖杯」獻給養父,以說服皇帝讓他們去尋找那個構想出來的國度。一路上他們經歷了重重神話和傳奇里才有的奇境……最後,尼基塔相信鮑都里諾是個說謊者,他的經歷都是編造出來的,但畢竟,這是一個偉大的故事。
  由中年步入老年的艾柯視野愈加擴大,在學科與學科之間、歷史與現實之間、學院與社會之間遊刃有餘地縱橫穿梭。作為學者的艾柯一方面修改完善了自青年時代起就深為關注的中世紀研究;另一方面繼續完善其符號學-闡釋學理論,延伸或部分修正了昔日的觀點。他陸續發表了《符號論與語言哲學》(Semiotics and the Philosophy of Language,1984)、《完美語言的探索》(The Search for the Perfect Language,1993)等專著,編著了近20本書籍,並先後在哥倫比亞大學(1984)、劍橋大學(1990)、哈佛大學(1992-1993)、巴黎高等師範學校(1996)等一流名校講學,還獲得了全世界二十多個大學的名譽博士稱號。與此同時,作為公共知識分子的艾柯也極為活躍,先後發表了《帶著鮭魚去旅行》(How to Travel with a Salmon,1992)、《康德與鴨嘴獸》(Kant and the platypus,1997)、《五個道德斷片》(Five Moral Pieces,2001)等亦莊亦諧的雜文集,甚至為兒童寫了兩部作品。自1995年始,更是積極投身於電子百科辭典的編修工作,主持了《十七世紀》和《十八世紀》部分,並在各地發表題為《書的未來》的長篇演說。
學術論文與雜文
  《托馬斯·阿奎納斯的審美觀念》(1988年, Revised) (Il problema estetico in San Tommaso, 1956年)《中世紀藝術與美學》(1985年) ("Sviluppo dell'estetica medievale" in "Momenti e problemi di storia dell'estetica", 1959年)《開放的作品》 (1989年) (from the 1976 edition of Opera Aperta, 1962年, with other essays added).《誤讀》 (1993年) (Diario minimo,1963年)《世界末日的推遲》(1994年) (Apocalittici e integrati, 1964年; partial translation, with other texts added)《詹姆斯·喬伊斯的詩文》(AKA The Aesthetics of Chaosmos) (1989年) (Le poetiche di Joyce, 1965年)《超現實旅行》(AKA Faith in Fakes) (1986年) (Il costume di casa, 1973年, Dalla periferia dell'impero, 1977年, Sette Anni di desiderio, 1983年)《符號學理論》(1976年) (Original English version of Trattato di semiotica generale, 1975年)《讀者的作用》 (1979年)《〈玫瑰的名字〉後記》(1984年) (Postille al nome della rosa 1983年)《符號學與語言哲學》(1984年) (Semiotica e filosofia del linguaggio, 1984年)《翻譯的局限性》(Advances in Semiotics)" (1990年) (I limiti dell'interpretazione, 1990年)《帶著鮭魚去旅行》(1998年) (Partial translation of Il secondo diario minimo, 1994年)《翻譯與過度翻譯》(1992年)(with R. Rorty, J. Culler, C. Brooke-Rose; Edited by S.Collini)《尋找完美的語言》(The Making of Europe)" (1995年) (La ricerca della lingua perfetta nella cultura europea, 1993年) on auxiliary and philosophical languages.《悠遊小說林》"Six Walks in the Fictional Woods" (1994年)"Incontro - Encounter - Rencontre (1996年) (in Italian, English, French)《信或不信? 》(In cosa crede chi non crede? (with Carlo Maria Martini), 1996年).《論道德》 (Cinque scritti morali, 1997年)《康德與鴨嘴獸:論語言與認知 》(Kant e l』ornitorinco, 1997年)《不靳的語言》(Language and Lunacy" 1998年)《論翻譯》(2000年)《大鼠還是小鼠?》(Translation as negotiation" 2003年)《論美》(Storia della bellezza, 2004年; Edited by U.Eco, coauthored by Girolamo de Michele).《論文學》(Sulla letteratura, 2003年)


上一篇[《波多里諾》]    下一篇 [大島由加利]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