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關西鎮的徐老四,汶龍鎮的蔡老八,楊村鎮的賴福之是龍南民間傳說較廣的古代「知名人士」。這與他們創建的客家屋圍有密切的關係。

  汶龍鎮有十多座圍屋,有的建在洞上,有的築在坑裡,有的偉宏,有的小巧,其中較聞名的要算羅壩杉樹坳「老八圍」。

  蔡老八的發財史算不上極艱辛,他靠善良、靠智慧發財,建造圍屋、保衛祖國……

  「老八圍」位於龍南縣汶龍鎮羅壩村,距縣城17公里。

  沿龍定公路繞過羅壩崬盤旋彎道,直下崬腳下羅溪口的「羅壩候車亭」,亭對面有條新修的水泥路,沿山行走1.2公里,便見一座小巧玲瓏的客家圍屋----老八圍。

  圍屋呈長方形,坐北朝南。佔地面積750平方米。長30米,寬25米,高7.5米,牆厚0.45米,為磚石結構,磚角疊檐,下縮上伸。圍屋有四座炮角,但有一座不是建在「角」上, 而是建在大門內側,看似炮角不是保護大門,而是大門保護炮角。圍內四邊建有房屋30間,每邊各設廊廈1間,圍內中央建有廳堂1進,雕樑畫棟,金碧輝煌。圍屋有2座門;北面后牆右邊角1座小門,為鐵質門。南面有道大門不是開在中央,也不是開在兩炮角之間,而是開在右炮角右側的大門樓,有人稱這座門為「風水門」----這是與眾圍屋迥異之處,別具一格,獨領風騷。

  圍屋後面緊靠一座小山包,呈長條形,與周邊山嶺不相連,獨立而居,因其形狀像棺材又像螞蚊,故自古人稱「棺材嶺」和「螞蟻嶺」。當蔡老八打算在此處建圍時,都紛紛勸說:「此處不吉利,棺材裝死人,螞蟻是毒蟲。」而老八卻說:「棺材好,即出官,又發財。螞蟻也好,好繁殖,好團結,好勤勞。」於是老八選定了此處築圍。建圍一百多年的歷史印證了他的預言。

  圍屋的右側有口大塘,叫大澎塘,人稱「貴富塘」,此地名由此而得名。這口塘,面積廣大,水深莫測,淤泥無底,實則是一片湖澤田。老八說,大澎塘是護圍塘,把圍四周挖開溝渠,連接大澎塘,圍屋則安然無恙。

  圍屋四面環山,呈葫蘆狀。峰巒疊嶂,霧崗繚繞。圍屋建在葫蘆頸口,棺材山如葫蘆之藤莖。東面半山腰上建有一座蔡家老祠及屋場(老屋仔分居戶),南面是座「筆架山」,系雷公寨山脈(海拔560米)之保障山嶂上,半山腰有座古庵----保障山庵,筆架山下有兩個屋場:新屋下和坳上。老八圍與新屋下之間中段左右兩座山凸夾,猶如葫蘆之「瓶頸」。四面群山中,松杉竹木,樹林茂密,故此村地名為杉樹村。南面筆架山三座山峰,峰潦如戟,滿山毛竹,枝枝如劍,生機勃勃。整個貴富塘,地形如葫蘆。走進杉樹村貴富塘,如入葫蘆仙境,天只有葫蘆那麼大,地也像葫蘆那麼狹小,除了能見到電線杆以外,一切都如原始時代。進了杉樹村貴富塘,就像一到了另一個世界,令人陶醉,留連忘返。

  圍屋的創建人叫蔡盛新,字煥文,號盛智,生於清道光丙午年(1846年),他一生節儉,建圍置業,歿於1919年,壽73歲。他有兄弟11人,盛新排名第八,故眾人都尊稱他為「蔡老八先生」。

  據《蔡氏族譜》記載,老八起初以販牛為業。他見市場上的瘦牛就買,買回後放野筆架山嶂上,此處水草豐茂,是天然牧場,待養得肥壯以後,再牽到牛市上去賣,頭頭得利。一日,在市上意外地見有一匹瘦馬出賣,便按市價買下。買回以後,精心飼養,數月以後,膘肥體壯,好一匹駿騎,便牽到定南縣城去賣。適逢一清軍旗兵長官到牛市相馬,一眼看中,便操北方口音問蔡老八:「老伯,賣馬?」

  蔡老八一愣,這長官咋知道我叫老八(龍南方言「伯」與「八」同音),他左看右瞧都不認識這位長官,不開言,只點頭。

  「市價多少?」長官問。

  老八不語,只伸出一掌拇食指叉開,表示「八」字。

  「八塊大洋?」官又問價。

  老八仍不語,也不點頭。

  「八十塊!怎麼樣?」

  老八震驚了,八塊都嫌高了,還八十,他不好開口了。

  長官見他不言語,不點頭,意想嫌價低,便出口說:「八百,定了,我買下了。」軍官一錘定音,就這樣買定了。

  長官叫老八跟著去軍營取錢,老八心想,八百光洋,挑不動,又危險,一遇盜匪,光洋搶去,性命難保。長官看見老八臉有難色,猜出其顧慮,便說:「老伯,我派兩兵護送你回家,放心。」

  老八一聽,一塊石頭落了地,飄飄然地跟著去軍營。到了營房,長官叫兵抬出兩箱光洋,打開一看,白花花的耀眼,老八自出生以來沒見過這麼多銀元,如今好像人在夢中,忽聽長官說:「老伯,點數。」老八隨便說了句:「相信長官,不點了。」軍官派了兩騎,一馱銀元,一馱老作,向龍南汶龍飛馳而去。

  定南到汶龍羅壩杉樹村只30多里路,不到一個時辰,兩騎便來到了貴富塘寨足下。因上寨有石階,馬不能上,只留在寨下。兩兵抬著箱子走到寨上,老八熱情招待了一番。臨別時,老八抓了兩把光洋塞給兩兵。他們點頭哈腰,連連稱謝,高興而去。

  不久,清軍開拔,離營定南。不知咋的,「駿馬識途」,竟擅自跑回老八家來了。老八好心,立刻騎馬急奔定南,決意將馬交回。可是到軍營一看,人去營空,不知去向。老八隻得返回汶龍,在牛市又以馬換回幾頭牛。就這樣,老八買瘦牛,賣壯牛,數年以後,積累厚豐,廣置田土,在杉樹坳、犁坑、羅壩、鄧公等地逐年購進田土合計150多畝,將田租給佃農耕種,每畝交租谷一杳,一年租谷1500多杳,折谷500多擔。由此老八成為汶龍巨富。

  老八田產多了,錢也多了,人口也多了。光緒二十年(1894年)時48歲,想到要開基做屋,便在銃坑彤華山庵下造屋一棟。他自覺銃坑離出生地寨上遠了點,過了五年,於光緒二十五年(1899年)返回杉樹坳貴富塘寨上,選擇在大澎塘面上建築「鼎盛圍」。很快他子孫繁多,小圍容居不下,老八於民國六年(1971年)在羅壩山下段再開基造屋,原打算再築一座大圍,只做了一隻炮角,就改建三進廳的大屋場。老八賣牛馬起家,到廣置田產,三建廣廈,業績卓著,名聲大噪。

  蔡老八發了大財,名聲遠揚,傳到了在太平的大盜馬賊賴亞海,他決意去汶龍杉樹坳貴富塘搶動一下蔡老八,於是便派探子去偵看。探子在山上往下一看,小小的坑裡小小的圍,搶動何難,便馬上回報。一日,賴亞海率領一幫匪賊,持槍徒步而至,白天躲在山上密林中,待午夜時分,便蜂擁下山包圍老八圍,大叫:「老八,快開門,保你狗命,不然送你歸西!」氣焰囂張,非常瘋狂!」

  圍內老八一聽,盜賊來了,鎮定自若,慢步走上炮角樓,拿起一面銅鑼,緊急錘敲「當、當、當……」

  貴富塘四面八方,山上山下,寨上、杉樹坳等屋場的人,男女老少,點上火把(解放前農村少有煤油燈,都自做竹片火燭),層層包抄而來,一齊吶喊:「捉賊抓匪,莫讓逃跑!」

  賴亞海眾匪徒一看情勢不妙,在攻不進、退無路之時,一個個縱身往大澎塘里跳,但他們跳下去卻上不來,在塘里掙扎,越陷越深,個個都喊「救命」。老八見眾匪徒陷在湖澤塘里可能會一個個死掉,便命眾人拿竹篙伸過去,將他們一個個救上來。匪徒們被救上來后,滿身污泥,凍得直打哆嗦。老八命家人拿出薯片等乾糧給他們吃,還每人發一套衣服,換過衣服之後,叫他們回家安心務農,走上正道。賴亞海感動不已,連連稱謝,發誓再也不敢來貴富塘動圍了。自此之後,老八圍再也未遭遇過匪盜。

  鼎盛圍屋解難,除自然環境特殊之外,還得益於民眾團結一心。老八雖是巨富、大地主,但他一生克勤克儉,與人為善,施捨濟貧,深得民心。他吃的是薯絲粉,穿的是補丁衫。他每逢圩日上圩,手提布鞋,赤足走路,走到圩壠仔,下到水圳洗凈腳,穿上鞋,再進圩。他對自己、家人,嚴謹治家,勤儉節約,施捨卻從不吝嗇,見人有病,出錢診醫,見人無妻,出錢討親,特別是貴富塘人一遇荒期,老八便開倉濟貧,不要借條不要還。所以老八有難,群眾自發自願組織捍衛之,理所當然。

  蔡老八對子孫要求嚴格,讀書求學,不求功名,不得欺民。

  老八之長子蔡日光,繼承父業,增置田產50畝。自管產業,不請賬房先生,不派人催租,也得民心,成為蔡氏族紳,在汶龍享有盛名。蔡日光長子蔡永濂,曾任北京內務部秘書,龍南縣政府秘書、定南縣政府代縣長兼理司法。六子蔡永池,娶妻國民二十三軍軍長、贛南師管區司令,後任台灣省師管區司令、中將劉仲荻之長女,蔡日光與劉仲荻結為姻親,當蔡氏六修族譜時,劉仲荻為蔡日光題寫讚詞。

  老八派下,今有鴻丁一百多人,加之女性,計有三四百人,聚居在貴富塘,山下段及羅壩。
上一篇[致仕]    下一篇 [敦煌國際大酒店]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