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紅樓夢》第八十回,寫了一個賣假藥的老王道士,作者僅用了千把字便把這位「油嘴牛頭」形象維妙維肖地勾畫了出來,王道士是「天齊廟」的一個不務正業的道士。他泡製的假藥雖然治不好病,但也不至於像用工業酒精兌制的毒酒那樣,直接對人的生命和健康造成「立竿見影」的傷害。

1 老王道士 -簡介

王道士,《紅樓夢》人物。小說第八十回「美香菱屈受貪夫棒 王道士胡謅妒婦方」中的故事人物。王道士是「天齊廟」的一個不務正業的道士。他實際上是利用該廟的牌子「專在江湖賣葯,弄些海上方治病射利」。「廟外現掛著招牌,丸散膏藥,色色俱備」。而且他又善於搞「公關」,「在寧榮二府走動慣熟」。賈府的人也免不了幫他做做廣告,「給他起了個混號,喚他做『王一貼』:言他膏藥靈驗,一貼病除。」王道士賣假藥所以不會「翻車」,除了他具有耍嘴皮,拉關係的「強項」外,更關鍵的是:他泡製的假藥雖然治不好病,但也不至於直接對人的生命和健康造成「立竿見影」的傷害。

2 老王道士 -故事簡述

薛蟠娶了個「河東吼」的太太金桂,原來的小妾香菱因被金桂妒忌而慘遭薛蟠的「家庭暴力」,這使多情而善良的賈寶玉感到不平,又為自己對此無能為力而鬱悶。他偶到廟中見到王一貼,聽其吹噓自已的膏藥「其效如神」,「百病百災無不立效」,便天真地問道:「可有貼女人妒病的方子?」王一貼聽后拍手笑道:「聽也沒聽說過。」但旋即靈機一動便開出一劑「療妒湯」的方子來。它的成份由梨、冰糖、陳皮組成。他的「醫囑」是:「一劑不效,吃十劑;今日不效,明日再吃;今年不效,明年再吃。橫豎這三味葯都是潤肺開胃不傷人的,甜絲絲的,又止咳嗽,又好吃。吃過一百歲,人橫豎是要死的,死了還妒什麼?那時就見效了。」雖然,這所謂的「療妒湯」純系王道士信口胡謅出來的「玩笑方」,但確也暴露了王一貼的「制假原則」,那就是以不直接造成人身傷害為準。胡弄人,但不傷人。「謀財不害命」。他最後很「坦誠」地對賈寶玉說:「連膏藥也是假的。我有真葯,我還吃了做神仙呢!有真的跑到這裡來混?」

3 老王道士 -小說原文

第八十回
美香菱屈受貪夫棒 王道士胡謅妒婦方

次日一早,梳洗穿帶已畢,隨了兩三個老嬤嬤坐車出西城門外天齊廟來燒香還願。這廟裡已是昨日預備停妥的。寶玉天生性怯,不敢近猙獰神鬼之像。這天齊廟本系前朝所修,極其宏壯。如今年深歲久,又極其荒涼。裡面泥胎塑像皆極其兇惡,是以忙忙的焚過紙馬錢糧, 便退至道院歇息。一時吃過飯,眾嬤嬤和李貴等人圍隨寶玉到處散誕頑耍了一回。寶玉睏倦,復回至靜室安歇。眾嬤嬤生恐他睡著了,便請當家的老王道士來陪他說話兒。這老王道士專意在江湖上賣葯,弄些海上方治人射利,這廟外現掛著招牌,丸散膏丹,色色俱備,亦長在寧榮兩宅走動熟慣,都與他起了個渾號,喚他作「王一貼」,言他的膏藥靈驗,只一貼百病皆除之意。當下王一貼進來,寶玉正歪在炕上想睡,李貴等正說「哥兒別睡著了」,廝混著。看見王一貼進來,都笑道:「來的好,來的好。王師父,你極會說古記的,說一個與我們小爺聽聽。」王一貼笑道:「正是呢。哥兒別睡,仔細肚裡麵筋作怪。」說著,滿屋裡人都笑了。寶玉也笑著起身整衣。王一貼喝命徒弟們快泡好釅茶來。茗煙道:「我們爺不吃你的茶,連這屋裡坐著還嫌膏藥氣息呢。」王一貼笑道: 「沒當家花花的,膏藥從不拿進這屋裡來的。知道哥兒今日必來,頭三五天就拿香熏了又熏的。」寶玉道:「可是呢,天天只聽見你的膏藥好,到底治什麼病?」王一貼道:「哥兒若問我的膏藥,說來話長,其中細理,一言難盡。共葯一百二十味,君臣相際,賓客得宜,溫涼兼用,貴賤殊方。內則調元補氣,開胃口,養榮衛,寧神安志,去寒去暑,化食化痰;外則和血脈,舒筋絡,出死肌,生新肉,去風散毒。其效如神,貼過的便知。」寶玉道:「我不信一張膏藥就治這些病。我且問你,倒有一種病可也貼的好么?」王一貼道:「百病千災,無不立效。若不見效,哥兒只管揪著鬍子打我這老臉,拆我這廟何如?只說出病源來。」寶玉笑道:「你猜,若你猜的著,便貼的好了。」王一貼聽了,尋思一會,笑道:「這倒難猜,只怕膏藥有些不靈了。」寶玉命李貴等:「你們且出去散散。這屋裡人多,越發蒸臭了。」李貴等聽說,且都出去自便,只留下茗煙一人。這茗煙手內點著一枝夢甜香,寶玉命他坐在身旁,卻倚在他身上。王一貼心有所動,便笑嘻嘻走近前來,悄悄的說道: 「我可猜著了。想是哥兒如今有了房中的事情,要滋助的葯,可是不是?」話猶未完, 茗煙先喝道:「該死,打嘴!」寶玉猶未解,忙問:「他說什麼?」茗煙道:「信他胡說。」唬的王一貼不敢再問,只說:「哥兒明說了罷。」寶玉道:「我問你,可有貼女人的妒病方子沒有? 」王一貼聽說,拍手笑道:「這可罷了。不但說沒有方子,就是聽也沒有聽見過。」寶玉笑道:「這樣還算不得什麼。」王一貼又忙道:「貼妒的膏藥倒沒經過,倒有一種湯藥或者可醫,只是慢些兒,不能立竿見影的效驗。」寶玉道:「什麼湯藥,怎麼吃法?」王一貼道:「這叫做『療妒湯』:用極好的秋梨一個,二錢冰糖,一錢陳皮,水三碗,梨熟為度,每日清早吃這麼一個梨,吃來吃去就好了。」寶玉道:「這也不值什麼,只怕未必見效。 」王一貼道:「一劑不效吃十劑,今日不效明日再吃,今年不效吃到明年。橫豎這三味葯都是潤肺開胃不傷人的, 甜絲絲的,又止咳嗽,又好吃。吃過一百歲,人橫豎是要死的,死了還妒什麼!那時就見效了。」說著,寶玉茗煙都大笑不止,罵「油嘴的牛頭」。王一貼笑道:「不過是閑著解午盹罷了,有什麼關係。說笑了你們就值錢。實告你們說, 連膏藥也是假的。我有真葯,我還吃了作神仙呢。有真的,跑到這裡來混?」正說著,吉時已到,請寶玉出去焚化錢糧散福。功課完畢,方進城回家。 
 

上一篇[午盹]    下一篇 [三求四告]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