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耆舊續文 -原文

  朱司農載上嘗分教黃岡,時東坡謫居黃,未識司農公,客有誦公之詩云:官 閑無一事,蝴蝶飛上階。東坡愕然曰:「何人所作?」客以公對,東坡稱賞再三, 

  以為深得幽雅之趣。異日公往見,遂為知己,自此時獲登門。偶一日謁至,典謁 

  已通名,而東坡移時不出,欲留則伺候頗倦,欲去則業已達姓名,如是者久之, 

  東坡始出,愧謝久候之意,且云:「適了些日課,失於探知。」坐定他語畢,公 

  請曰:「適來先生所謂日課者何?」對云:「抄《漢書》。」公曰:「以先生天 

  才,開卷一覽可終身不忘,何用手鈔邪?」東坡曰:「不然。某讀《漢書》,至 

  此凡三經手鈔矣。初則一段事鈔三字為題,次則兩字,今則一字。」公離席復請: 

  「則不知先生所鈔之書肯幸教否?」東坡乃命老兵就書几上取一冊至,公視之, 

  皆不解其義。東坡云:「足下試舉題一字。」公如其言,東坡應聲輒誦數百言, 

  無一字差缺,凡數挑皆然,公降嘆良久,曰:「先生真謫仙才也。」他日以語其 

  子新仲曰:「東坡尚如此,中人之性豈可不勤讀書邪?」新仲嘗以是誨其子輅。

2 耆舊續文 -作者

  陳鵠 四庫提要子部五十一 小說家類二

  耆舊續聞 十卷

  浙江鮑士恭家藏本

  案此書世有二本。一本題曰南陽陳鵠錄正。似乎舊有此書。鵠特繕寫校勘之。一本題曰陳鵠西塘撰。則又為鵠所自作。疑不能明。然諸書援引。竝稱陳鵠耆舊續聞。或題鵠撰者近之歟。鵠始末無考。書中載陸遊辛棄疾諸人遺事。又自記嘗與知辰州陸子逸游。則開禧以後人也。所錄自汴京故事。及南渡後名人言行。捃拾頗多。間或於條下夾注書名。及所說人名字。蓋亦雜采而成。其間如政和三年。與外弟趙承國論學數條。乃出呂好問手帖。而雜置諸條之中。無所辨別。竟似承國為鵠之外弟。又稱朱翌為待制公。陸軫為太傅公。沿用其家傳舊文。不復追改。亦類於不去葛龔。然所據皆南渡以後故家遺老之舊聞。故所載多元祐諸人緒論。於詩文宗旨。具有淵源。又如駁苕溪漁隱叢話。議東坡卜運算元詞之非。據宋祁奏議。摘歐陽修撰薛參政墓誌之誤。亦頗有考據。雖叢談瑣語。間傷猥雜。其可采者要不少也。

3 耆舊續文 -譯文

  朱載上曾經在黃岡擔任學官,當時,蘇東坡被貶在黃岡做團練副使,不認識朱載 上。一天,有位客人朗誦朱載上的詩道:「官閑無一事,蝴蝶飛上階。」東坡吃驚地問:「這

  是什麼人寫的詩?』客人回答是朱載上,東坡再三稱讚,認為這詩深得幽深、雅緻的情趣。

  某一天,朱載上去拜見蘇東坡,於是兩人成為知心朋友。從此以後,朱載上經常獲准到蘇東坡府上去。一天,他突然去見蘇東坡,掌管會見賓客的人已經通報了姓名,但東坡很長時間沒有出來。朱載上想留下,等候得很疲倦;想離去,又已經通報了姓名。他像這樣猶豫了很久。東坡才出來,對他等了很久表示歉意。並且說:「我才做完每天的功課,對你的探訪失禮了。」兩人坐定,說完了其他的話,朱載上請問道:「剛才先生說的『每天的功課』

  是什麼?」東坡說:「抄《漢書》。」朱載上說:「憑你的天才,看一遍就可以終身不忘,為什麼還要用手抄呢?」東坡說:「不是這樣的。我讀《漢書》到現在一共用手抄了三次。開始是一段事抄三個字為題,後來抄兩個字,現在是一個字。」朱載上離開座位,又請求說:

  「不知道能不能把你抄的書給我看一看。」東坡就要身邊的老兵從書案上拿過一冊。朱載上一看,一點都不明白他的意思。東坡說:「請你試著說標題上的一個字。」朱載上就說了一 個字,東坡應聲就朗誦了幾百個字。沒有一點差錯。朱載上又挑了幾處,都是這樣。隨後, 他感嘆了很久,說道「先生真有李白那樣的才學。」

  另一天,朱載上把這件事告訴了兒子朱新仲,說道:「蘇東坡尚且是這樣,天資一般的人難道能夠不勤奮讀書嗎?」朱新仲曾經以這來教育兒子朱輅。

上一篇[彼德堡]    下一篇 [嘻哈四重奏]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