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耶律察割

1 耶律察割 -人物簡介

  耶律察割(?-951年),耶律安端的兒子,姓耶律,字歐辛。瞎了一隻眼,不為伯父耶律阿保機所喜。遼太宗死後,在耶律察割的建議下,耶律安端在耶律李胡和耶律阮的鬥爭中,支持耶律阮。天祿元年(947年),遼世宗耶律阮以耶律察割封泰寧王,寵信有嘉。耶律察割在951年弒殺遼世宗。在大臣耶律屋質的輔佐下,遼太宗的兒子耶律璟成為穆宗皇帝,討伐耶律察割。他們聽從林牙耶律敵獵之計,說耶律璟當上皇帝是察割的功勞,以誘出察割,由遼世宗的弟弟耶律婁國手刃察割。    

編輯本段

2 耶律察割 -耶律察割政變

 
  這是發生在遼前期宮廷內部爭奪皇權的軍事政變。應曆元年(951年),遼世宗耶律阮親統遼軍南下中原攻周。九月,遼世宗行至歸化州(今河北宣化)的祥古山駐蹕。擔任宿衛的耶律察割(遼太祖弟耶律安端之子)乘機發動政變,與耶律盆都等人攻入遼世宗大帳,殺死遼世宗,自立為帝。右皮室軍詳穩耶律屋質領兵殺耶律察割,擁立壽安王耶律(遼太宗子)即位,是為穆宗。參與政變的耶律盆都等人均被處死。在政變中被耶律察割所殺的還有太后、皇后等人。察割曾執百官家屬為人質,以脅迫百官從叛,不果。
編輯本段

3 耶律察割 -史籍記載

  察割,字歐辛,明王安端之子。善騎射。貌恭而心狡,人以為懦。太祖曰:「此凶頑,非懦也。」其父安端嘗使奏事,太祖謂近侍曰:「此子目若風駝,面有反相。朕若獨居,無令入門。」世宗即位於鎮陽,安端聞之,欲持兩端。察割曰:「太弟忌刻,若果立,豈容我輩!永康王寬厚,且與劉哥相善,宜往與計。」安端即與劉哥謀歸世宗。及和議成,以功封泰寧王。會安端為西南面大詳穩,察割佯為父惡,陰遣人白於帝,即召之。既至上前,泣訴不勝哀,帝憫之,使領女石烈軍。出入禁中,數被恩遇。帝每出獵,察割托手疾,不操弓矢,但執煉錘馳走。屢以家之細事聞於上,上以為誠。察割以諸族屬雜處,不克以逞,漸徙廬帳迫於行宮。右皮室詳穩耶律屋質察其姦邪,表列其狀。帝不信,以表示察割。察割稱屋質疾己,哽咽流涕。帝曰:「朕固知無此,何至泣耶!」察割時出怨言,屋質曰:「汝雖無是心,因我過疑汝,勿為非義可也。」他日屋質又請於帝,帝曰:「察割捨父事我,可保無他。」屋質曰:「察割於父既不孝,於君安能忠!」帝不納。   天祿五年七月,帝幸太液谷,留飲三日,察割謀亂不果。帝伐周,至詳古山,太后與帝祭文獻皇帝於行宮,群臣皆醉。察割歸見壽安王,邀與語,王弗從。察割以謀告耶律盆都,盆都從之。是夕,同率兵入弒太后及帝,因僣位號。百官不從者,執其家避。至夜,閱內府物,見碼瑙碗,曰:「此希世寶,今為我有!」詫於其妻。妻曰:「壽安王、屋質在,吾屬無噍類,此物何益!」察割曰:「壽安年幼,屋質不過引數奴,詰旦來朝,固不足憂。」其黨矧斯報壽安、屋質以兵圍於外,察割尋遣人弒皇後於柩前,倉惶出陣。壽安遣人諭曰:「汝等既行弒逆,復將若何?」有夷離堇划者委兵歸壽安王,餘眾望之,徐徐而往。察割知其不濟,乃系群官家屬,執弓矢脅曰:「無過殺此曹爾!」叱令速出。時林牙耶律敵獵亦在系中,進曰:「不有所廢,壽安王何以興?籍此為辭,猶可以免。」察割曰:「誠如公言,誰當使者?」敵獵請與罨撒葛同往說之,察割從其計。壽安王復令敵獵誘察割,臠殺之。諸子皆伏誅。

上一篇[三肉臛]    下一篇 [三石浸酒]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