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耶律曷魯字控溫,又字洪穩,是遼太祖耶律阿保機的族兄弟,在阿保機的功臣中位列第一,被尊稱為「心」。他和阿保機同歲,兩人自幼便形影不離,交情極好,是為數很少的摯友。耶律曷魯的父親偶思臨死前將耶律曷魯叫到床邊,說:「阿保機有天賜的神勇大略,你要帶領眾兄弟好好跟他做事。」等阿保機來看望耶律曷魯的父親時,他拉住阿保機的手說:「你是蓋世奇才,我的兒子耶律曷魯,都交給你了,他還算是個人才,日後如果能跟從你建功立業,我也就含笑九泉了。」阿保機含淚答應了。

1功勛卓著

外交成就
此外,耶律曷魯還善於外交辭令。在公元901年,阿保機當時是迭剌部的夷離堇(一種高級官職),領兵征討奚部,久攻不下,阿保機很是著急,於是派耶律曷魯帶箭前去勸降對方。到了之後卻被抓了起來,耶律曷魯毫不畏懼,對首領勸道:「契丹和你們奚人的語言相同,實際如同一個國家,我們對你們怎麼會有凌辱欺侮之心呢?漢人殺了你們的首領,我們的首領夷離堇也很痛恨漢人,日夜不忘為你們復仇。但又擔心勢力單薄,無法取勝,這才派我來你們這裡求援,怕你們不信,才讓我帶箭來。我們的夷離堇受命於天,以恩德領導百姓,所以能有今天的強大勢力。如果你們今天殺了我,便違背了天意,那將有大禍臨頭了。刀兵相向,戰火連綿,對你們又有什麼好處呢?」
奚部首領聽了,相信了耶律曷魯的話,率眾歸順了阿保機。

2個人生平

阿保機的衛隊長
阿保機做了可汗,又開始向帝制邁進。這個過程中,耶律曷魯又起了決定性的作用。在阿保機的勢力擴大、部落逐漸強盛時,阿保機為了加強自己心腹力量,組織了屬於他個人私有的軍隊,即腹心部,共有兩千人,腹心部的統帥便是他極為信任的耶律曷魯。從911年到913年,阿保機的兄弟們為了權位,和他之間發生了幾次戰爭。耶律曷魯和其他人一道竭盡全力來支持阿保機,為阿保機戰勝兄弟們立下了汗馬功勞。
阿魯敦于越
到了916年的時候,耶律曷魯認為阿保機稱帝的時機已經完全成熟了,於是,聯合其他人勸說阿保機稱帝建國。阿保機稱帝后,封給耶律曷魯于越之職,尊號「阿魯敦于越」,即盛名的于越,有這種稱號的只有他一個人。
因病逝世
在阿保機四處征戰和稱帝建國的過程中,耶律曷魯的作用是很難有其他人可以代替的,他是阿保機的重臣和忠臣,但在阿保機建成都城宴請群臣時,四十七歲的他卻不幸病故。
阿保機聽到噩耗,傷心地說:「他如果能再輔佐我三五年,我還能有更大的建樹。」
耶律曷魯下葬后,阿保機又給他的墓賜名「宴答」,意思是盟友,或者義兄弟。

3遼史記載

《遼史》對整個遼代的功臣做過統計和比較,說得到于越這種極高榮譽的只有三人,即耶律曷魯、耶律屋質和耶律仁先,而耶律曷魯是第一個。
耶律曷魯,字控溫,一字洪隱,迭剌部人。祖匣馬葛,簡憲皇帝兄。父偶思,遙輦時為本部夷離堇,曷魯其長子也。性質厚。在髫鬌,與太祖游,從父釋魯奇之曰:「興我家者,必二兒也。」太祖既長,相與易裘馬為好,然曷魯事太祖彌謹。會滑哥弒其父釋魯,太祖顧曷魯曰:「滑哥弒父,料我必不能容,將反噬我。今彼歸罪台哂為解,我姑與之。是賊吾不忘也!」自是曷魯常佩刀從太祖,以備不虞。居久之,曷魯父偶思病,召曷魯曰:「阿保機神略天授,汝率諸弟赤心事之。」已而太祖來問疾,偶思執其手曰:「爾命世奇才。吾兒曷魯者,他日可委以事,吾已諭之矣。」既而以諸子屬之。
太祖為撻馬狘沙里,參預部族事,曷魯領數騎召小黃室韋來附。太祖素有大志,而知曷魯賢,軍國事非曷魯議不行。會討越兀與烏古部,曷魯為前鋒,戰有功。及太祖為迭剌部夷離堇,討奚部,其長術里逼險而壘,攻莫能下,命曷魯持一笴往諭之。既入,為所執。乃說奚曰:「契丹與奚言語相通,實一國也。我夷離堇於奚豈有輘轢之心哉?漢人殺我祖奚首,夷離堇怨次骨,日夜思報漢人。顧力單弱,使我求援於奚,傳矢以示信耳。夷離堇受命於天,撫下以德,故能有此眾也。今奚殺我,違天背德,不祥莫大焉。且兵連禍結,當自此始,豈爾國之利乎!」術里感其言,乃降。太祖為于越,秉國政,欲命曷魯為迭剌部夷離堇。辭曰:「賊在君側,未敢遠去。」太祖討黑車子室韋,幽州劉仁恭遣養子趙霸率眾來救。曷魯伏兵桃山,俟霸眾過半而要之;與太祖合擊,斬獲甚眾,遂降室韋。太祖會李克用於雲州,時曷魯侍,克用顧而壯之曰:「偉男子為誰?」太祖曰:「吾族曷魯也。」
會遙輦痕德堇可汗歿,群臣奉遺命請立太祖。太祖辭曰:「昔吾祖夷離堇雅里嘗以不當立而辭,今若等復為是言,何歟?」曷魯進曰:「曩吾祖之辭,遺命弗及,符瑞未見,第為國人所推戴耳。今先君言猶在耳,天人所與,若合符契。天不可逆,人不可拂,而君命不可違也。」太祖曰:「遺命固然,汝焉知天道?」曷魯曰:「聞于越之生也,神光屬天,異香盈幄,夢受神誨,龍錫金佩。天道無私,必應有德。中國削弱,齮齕於鄰部日久,以故生聖人以興起之。可汗知天意,故有是命。且遙輦九營棋布,非無可立者;小大臣民屬心於越,天也。昔者于越伯父釋魯嘗曰:『吾猶蛇,兒猶龍也。』天時人事,幾不可失。」太祖猶未許。是夜,獨召曷魯責曰:「眾以遺命迫我。汝不明吾心,而亦俯隨耶?」曷魯曰:「在昔夷離堇雅里雖推戴者眾,辭之而立阻午為可汗。相傳十餘世,君臣之分亂,紀綱之統隳。委質他國,若綴斿然。羽檄蜂午,民疲奔命。興王之運,實在今日。應天順人,以答顧命,不可失也。」太祖乃許。明日,即皇帝位,命曷魯總軍國事。時制度未講,國用未充,扈從未備,而諸弟剌葛等往往覬非望。太祖宮行營始置腹心部,選諸部豪健二千餘充之,以曷魯及蕭敵魯總焉。已而諸弟之亂作,太祖命曷魯總領軍事,討平之,以功為迭剌部夷離堇。時民更兵焚剽,日以抏敝,曷魯撫輯有方,畜牧益滋,民用富庶。乃討烏古部,破之。自是震懾,不敢復叛。乃請制朝儀、建元,率百官上尊號。太祖既備禮受冊,拜曷魯為阿魯敦于越。「阿魯敦」者,遼言盛名也。
后太祖伐西南諸夷,數為前鋒。神冊二年,從逼幽州,與唐節度使周德威拒戰可汗州西,敗其軍,遂圍幽州,未下。太祖以時暑班師,留曷魯與盧國用守之。俄而救兵繼至,曷魯等以軍少無援,退。
三年七月,皇都既成,燕群臣以落之。曷魯是月得疾薨,年四十七。既葬,賜名其阡宴答,山曰于越峪,詔立石紀功。清寧間,命立祠上京。初,曷魯病革,太祖臨視,問所欲言。曷魯曰:」陛下聖德寬仁,群生咸遂,帝業隆興。臣既蒙寵遇,雖瞑目無憾。惟析迭剌部議未決,願亟行之。」及薨,太祖流涕曰:「斯人若登三五載,吾謀蔑不濟矣!」后太祖二十一功臣,各有所擬,以曷魯為心雲。子惕剌、撒剌,俱不仕。
論曰:曷魯以肺腑之親,任帷幄之寄,言如蓍龜,謀成戰勝,可謂算無遺策矣。其君臣相得之誠,庶吳漢之於光武歟?夫信其所可信,智也,太祖有焉。故曰:惟聖知聖,惟賢知賢,斯近之矣。
上一篇[德魯茲派]    下一篇 [耶律孟簡]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