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耶柔米 (Jerome公元340-420年)(拉丁教會傑出的聖經學者)在拉丁教會中,說到學習與應變的天資,耶柔米凌駕眾人之上。耶氏博學多聞、著作甚豐,特別在翻譯聖經上他的才能最見施展。

1人物生平

耶氏生於義大利東北部:一個小鎮的基督教家庭中。正值拉丁神學發芽長穗之時。
他小時候在當地接受了傳統的教育。十二歲便離家,長而就學於羅馬,共八年之久。他酷愛希臘文、拉丁文、哲學及修辭學。據說他每逢周日都在地下墓地里翻譯碑文。
三六零年受洗之後,他離開羅馬,經過高盧時,受修道主義所感,加入該團體作修士。耶氏有志於博覽宗教群籍,遍游天下名勝。自三六六至三七零年,他游遍所有城市。三七四年抵安提阿時,他得了大病,病中見到一個意味深長的異夢。他夢見自己站在神的審判台前,有聲音問他說:「你是誰?」他回答:「我是個基督徒。」最高的審判者斥責說:「說謊!你是西塞羅(古文學家)的門徒,不是基督的門徒。因為你的財寶在哪裡,你的心也在那裡!」自此後耶柔米決心擺脫異教古籍的鑽研,和世俗情慾的捆綁。
他辭別安提阿的友人,到敘利亞東部的荒漠隱居苦修,專心研究聖經,學習希伯來文。十年後他追述那段苦修生活說:「皮膚黝黑,徹夜失眠,瘦骨嶙峋,與野獸蛇蠍為伍。」艱苦貧乏的生活,未能阻遏神的恩典同在。他寫了一封信給他的好友,信中顯出他對修道刻苦的生活的傾心。
三七九年他在安提阿受了長老之職,然後往君士坦丁堡,受業於拿先素斯貴鉤利門下。三八二年他在羅馬,大受教宗達馬蘇(Damasus)賞識,延聘他重譯當時的拉丁聖經譯本。他也利用此機會宣講修道生活的功德。不久,有許多人擁護他的主張,特別在羅馬的高貴婦女中;但反對他的人也不少。甚至在聖職階級中也有人與他分歧。而耶柔米本人舌鋒銳利,易於招怨。達馬蘇死後,他在羅馬的地位漸感不安,遂於三八五年退位於安提阿,在此成為獨身修道主義者之領袖,後於伯利恆的修道院中,充任院長,直至去世。

2個人作品

約於三八八年他譯完了新約。他譯舊約是在伯利恆城,得了些猶太朋友的幫助。他追溯到希伯來文舊約中去,此足以證明他學歷之健全,絲毫不苟。耶柔米這種苦心孤詣事業的結果,就是一部「武加大譯本」,又叫「拉丁通俗譯本」,直到今日這譯本仍為羅馬教會所用。這是他終生事業的紀念碑。另外他差不多把全卷聖經寫下註釋,加上其他神學著作,高可齊身,對歷代信徒很有幫助。
耶柔米也是個大有成就的歷史家。他續編了優西比烏(注)的「歷代志」,他自己又編輯一部「名人傳」記述一切基督教作家生平事略,連他自己也包括在內。此外他亦寫了許多論文和書翰,說明獨身與修道生活的優點。但從神學思想方面看,他極少創作且缺乏深度。

3社會評價

耶氏一生熱心於保守遺傳及西方教會的各種普通習俗。他生性好辯論;反對禁欲主義,批評聖物崇敬的人,他都一概嚴詞攻擊。誰與他意見不同,誰就被他視為人類中一位最卑賤的人,因為他深信自己是為神出口,故毫不留情地批評別人,以致使他的一些好友也離他遠去。在那些爭辯的論文中,可見耶柔米褊小的氣量,狹隘的心胸;後期的爭辯中更充滿仇恨嫉妒,標榜自己輕看他人。
單就其博學多聞而論,就其施展所學而論,他真不愧榮獲羅馬教會所授與的「博士」頭銜,又封立之為「聖徒」,就其學問之精銳說則有餘,若就其人格之偉大說則似嫌不足。
(注)優西比烏(公元260-340年)在歷史上之貢獻很大,著有教會歷史、年表等,史稱他為「教會歷史之父」。
上一篇[姚家園公園]    下一篇 [做愛]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