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蓋亞冥想曲》的主要人物,被稱之為「時之守望者」!掌管時間和空進的鑰匙!是奧丁選中的人!
  姓名:耶爾庫
耶爾庫

  年齡:500歲
  轉世:夏翔天
  興趣:觀察和記述他所見到的人和事
  愛人:歐若拉
  主要特徵及簡要介紹:
  被人們稱為「時之守望者」或「水之旅人」,諸神黃昏一役中奧丁神的戰友,是奧丁神欽定的英靈,身宿水之徽章而不老不死,在漫長的歲月中,他變得無比睿智,做出的決定無懈可擊。有時也會以自己的道德觀和價值觀為準而做出影響歷史發展的事情。一頭金色短髮、臉上總是掛著無邪笑容的他手持代表最高神權的如諾尹槍,擁有與徽章一同選擇宿主的權利。「最接近神的人,擁有足以顛覆世界的魔力」、「看到他就等於看到了希望」、「吞噬歷史的漆黑之鶴」、他被金鱗龍王稱為:「那個距離吾等生父,古神奧丁最近的男人,那個可以駕馭八腳馬神的男人,偉大神魔戰士」,都是對他的頌揚。 他的外表看似平常無奇,但他卻擁有永遠不老不死的少年之軀、擁有穿梭時空的力量。從而見證了這整個世界上的愛與恨、生與死、全與缺。在這漫長的時光之中,他是唯一見證了歷史的人。
  但是,他並不是故事的主人公,他只是故事的講述者。故事裡真正的主人公,是一群少年。
  那群少年們或許曾經與他並肩作戰也或許曾經與他擦肩而過。
  又或許,根本與他素昧平生。
  但他們,卻無一例外地與一種強大的力量結下了不解之緣。那種力量的名字,被蓋亞空間的人們稱為「徽章」。
  時間的守望者耶爾庫靜靜地記述下了這一切,記下了那群曾被徽章選中的少年們記憶里的點點滴滴、他們的開始和結束。
  因為耶爾庫的命運,早己和蓋亞緊密相聯。
  作為歷史的觀望者,擁有巨大力量的他,在這個世界中的地位,暫時還不清楚。但他卻無疑是在《蓋亞冥想曲》系列整個編年史中最為深邃和神秘的人物。
  《真宰辭書》—耶爾庫
  落下的星星化為塵埃,
  世界樹的光華歸於虛無。
  睡神仰首,無限戰場的空寂之淚。
  人們仰首,寂靜之森的無限輪迴。
  萬世萬物在夜的羽翼下沉默,
  小小的戰士在夢中悄然哭泣。
  時光啊,永遠不會老去。
  歲月啊,卻在眉宇間漸行漸遠。
  古神奧丁收起暴怒的容顏,
  女武神祭起忘卻之杯,牽著少年英靈的手,走向泉邊。
  她用冰涼的清泉撫去少年臉上的淚水和血漬。
  她用輕柔的話語勸慰少年心中的猶豫與彷徨。
  喝下去吧,你會忘掉所有的失落與不安。女武神如此言語,忘卻之水溢出了杯壁。
  但少年卻舉起手,推翻了將會把記憶抹滅的瓊漿。
  無論如何,我都不想失去,就算肉體己經壞滅,我的靈魂卻永遠不會因此而忘記。少年說著,擦去血痕合上雙眼。
  殘破的羽毛覆蓋了他新生的羽翼。
  忘卻之泉的深處傳來了伊爾米混厚的言語。
  從今以後你將不老不死,
  從今以後你將守望時光,化為水之旅人保守記憶。
  從今以後,這個星球的所有點點滴滴,都將成為你的漫漫夢境。 ――真宰辭書·第五百一十三章·第二節
  《蓋亞冥想曲-時之守望者》序章《七彩的歐若拉》
  

  這個故事要從一個傳說講起。
  奧丁,古老北歐的神王,他是雷電風雨的化身。奧丁用雲和霧以及光芒創造了他的瓦爾基里(女武神們)。某一天,女武神們被預感到「諸神黃昏」即將降臨的奧丁派往人間,她們此行的目的,是為了代奧丁尋找被允許在諸神黃昏時參戰的英靈們。英靈,乃是在戰場上英勇戰死的人們的亡魂。被女武神選中的英靈可以升往天界阿斯加爾的英靈殿,成為神明的戰士,為奧丁效力。瓦爾
耶爾庫
基里們遵從奧丁的命令,到人間界阿倫尋找擁有資格的英靈。瓦爾基里中最小的極光之神「歐若拉」,來到人間后,卻被形形色色的人們所吸引,於是常常脫離女武神的隊伍,私自到人間四處玩耍。一天,當她化身為七色極光,劃過天際的時候,卻猛地看到一個少年正在大地上追逐她的身影,即使累的氣喘吁吁也不止步。純真的少年注視極光的眼神打動了歐若拉,歐若拉好奇的化為人形,接近少年。而漸漸地,原本身為極光的歐若拉卻擁有了人類的情感,她愛上了擁有著純真眼神的少年。少年是個戰士,常常要踏上戰場,歐若拉生怕他在戰場上失去生命,因為她深知冥界尼夫爾海是怎樣的混沌荒涼,也深知諸神之黃昏將會是怎樣慘烈和悲傷,而此刻的她,無法容許少年離她而去。於是歐若拉悄悄在少年身上施下咒語,賜予了少年不死的生命。但是在一次戰鬥中,少年卻被弓箭射穿胸膛,由於歐若拉的咒語,他痛苦地終日呻吟,卻不死去。歐若拉感到事與願違,驚慌無比。慌忙中,她去求神王奧丁,希望奧丁治好少年身上無法癒合的重傷。奧丁知道此事,大為震驚,他大聲說著:「你不該給予凡人這樣的生命,違背因果循環,你的愛人不死,便是對你的懲罰!!陪伴著你的愛人吧,你若真的愛他,你的愛定能治癒他身上的傷痕!!」歐若拉這才知道自己釀成大錯,只得終日陪在重傷的少年身邊,少年痛苦地生存著,一開始,歐若拉還對少年關愛有加,漸漸的,卻失去了耐性,對看膩了的人間風景越來越厭倦。終於有一天,在夜幕降臨之時,歐若拉偷偷把少年變成了蟋蟀,想要棄他而去。忽然,蟋蟀悲傷的振翅聲響起,震耳欲聾。化為蟋蟀的少年希望歐若拉回心轉意,不要離開自己。但歐若拉去意已決,正在她披上七色斗篷化身極光之時,一道金色的閃電撕裂了她的斗篷,歐若拉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拉回到了地上。困惑的她抬起頭,卻看見神王奧丁屹立在自己面前。奧丁的容顏因為震怒而扭曲,他用如諾尹長槍撕破了歐若拉的斗篷,大聲斥責道:「你怎能如此對待你的愛人?!這就是你心中的愛嗎?!」歐若拉卻不以為然,她反駁道:「歲月逝去,年華易老,他就是永遠不死,也一無是處,我錯誤的愛上了人類,現在我將他變成蟋蟀,他已經不再是人,我的責任也從此結束!!」奧丁怒吼,大聲斥責歐若拉的自私和無情,天地色變,他手中的如諾尹槍化為閃電 ,直刺歐若拉。而在這時,少年變成的蟋蟀卻擋在了歐若拉面前,閃電洞穿了蟋蟀的身體,蟋蟀的軀殼瞬間破碎。奧丁全身顫抖,頭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為了人類流下眼淚 ,少年的靈魂出現在了歐若拉和奧丁的面前。即使經過了無數歲月,少年的眼眸卻仍然閃亮而純真。他懇求奧丁原諒歐若拉的任性妄為。「求您不要奪去她的生命,因為在我的靈魂深處,曾經是那樣愛她,與她共度的歲月,我永遠不會忘卻。」「歐若拉因自私而讓你飽受痛苦,你不恨她?」少年悲哀的笑道:「我的心中,只記得天空中極光的美麗幻影。」歐若拉聽到這裡,無地自容掩面而泣,奧丁仰天長嘆,感慨萬千。他微微點頭,准許了少年的懇求,奧丁賜予少年水之徽章,甚至將如諾尹槍傳授於他,少年變為唯一由奧丁點選的亡者,成為了最接近神的英靈,時間的守望者。歐若拉被奧丁貶為凡人,從此生生世世墮落於人間,承受與人類一樣的輪迴之苦,而她最恐懼的,則是奧丁最後留下的言語:「你將生生世世愛上時之守望者的轉世,生生世世為愛追求,生生世世因愛而痛苦,為愛而付出一切,生生世世在靈魂深處記得你的自私和任性,永遠無法擺脫輪迴,除非鮭魚在大街上跳舞、中國與非洲相連、世界屋脊變成海面、直到你真正學會去愛的那天。」風雨交加,奧丁將歐若拉的七色斗篷撒向天空,斗篷在空中化為極光,奧丁和少年消失在了天際之中,只留下痛哭的歐若拉,在地上求乞少年的原諒。歐若拉的哭聲化為風雪中的呼嘯聲,撕心裂肺,寒徹心骨。這,就是極光女神歐若拉的故事,同時,也是時之守望者的故事,這一切,都已經化為風雪中的傳說。直到今天,歐若拉仍然在風中,追求著那名叫「愛」的情感。
上一篇[盤龍湖]    下一篇 [宮崎星音]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