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聖德太子(574.2.7—621.3.20,即敏達天皇3年1月1日—推古天皇30年2月22日),飛鳥時代的皇族、政治家,用明天皇第二子。母親是欽明天皇之女穴穗部間人皇女。

1 聖德太子 -概述

聖德太子(中)聖德太子(中)

見推古朝改革。

聖德太子的由來

蘇我氏的權柄,並未因推古女王的即位而更加穩如泰山,推古女王根本不買親舅舅蘇我馬子的帳。蘇我馬子曾經請求受賜葛城的領地,但是女王推託說:「我是蘇我家的女子,舅舅提出的要求,從來晚上提出的不會等到天亮,白天提出的不會拖到天黑,總會儘快辦理。但此次舅舅的請求太過分了,如果今天無故割取縣邑下賜,後代國王必會罵我是愚痴婦人君臨天下!」婉拒了蘇我馬子的無理要求。   

女王即位的第二年,冊封用明大王的遺子廄戶為東宮,同時授予他「攝政」的頭銜,用意大概是想分奪蘇我氏的權柄吧。廄戶素有賢名,既虔信佛教,也仰慕中國尊王大一統的思想,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的理想和蘇我馬子是殊途同歸的。然而馬子只知道擅權,廄戶卻希望從根本上改革舊制,建立全新的國家體系。後世尊稱廄戶為聖德太子。

聖德太子的家人

他的父親是用明天皇,母親是欽明天皇的女兒、穴穗部間人公主。聖德太子本名廄戶皇子,因為相傳他在馬房之前出生。別名為豐聰耳(據說他可以同時聽10個人說話而不會聽誤因而得名字)、上宮王。

豪族政爭

大和時代豪族政爭,用明二年蘇我馬子滅物部氏,崇峻五年崇峻天皇遭暗殺,蘇我氏外孫女豐御食炊屋姬即位為推古天皇,由廏戶皇子以皇太子之位輔政。聖德太子輔政后即大力進行改革,即推古改革,並遣使入隋、唐學習中國制度。后推行新政,制定冠位十二階、頒布律法十七條、採用曆法、編修國史、使用天皇名號、興隆佛教。   聖德太子的確實逝世日期傳疑。最普遍的說法是推古天皇30年(唐高祖武德四年)農曆二月廿二日,即公元621年3月20日。但亦有說法指應該為622年4月8日,或621年2月5日。

立太子

592年推古天皇即位,立外甥聖德太子為皇太子。翌年(593年)輔佐天皇攝行朝政。

拜師

596年(推古3年)太子向高句麗的僧慧慈拜師。   

其後根據當時國內外形勢,推行一系列改革。603年制定《冠位十二階》,604年制定《十七條憲法》,確立以天皇為中心的中央集權制,藉以抑制豪強。

建邦交

607年派遣隋使小野妹子及其他留學生來中國,建邦交,吸收先進文物制度。致力于振興佛教,建法隆寺、四天王寺,著述《三經義疏》,被尊為日本佛教始祖。採用曆法,編纂《國記》《天皇記》等史書,業績頗多。

法隆寺

由於聖德太子篤信佛教,加上受到慧慈法師的恩慧,他建立了法隆寺。

舊款日元一萬元上的人像

聖德太子是舊款日元一萬元上的人像。

2 聖德太子 -社會背景

聖德太子生活的時代,日本朝廷圍繞著信不信佛教問題,分為兩派爭吵不休。公元552年百濟國聖明王為了改善同日本的關係,派使節到日本,把佛教經典與佛像送給欽明天皇,信中大力推薦信佛教的種種好處。日本神道是沒偶像的信仰。日本朝廷對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佛像產生極大的興趣。當時日本正處於豪族聯合政權體制時期,天皇一苦於權力受制,二苦於信仰不統一,於是,想借對佛像的崇拜來提高對天皇的崇拜,同時還希望靠佛教來統一信仰。可是,欽明天皇又怕信佛教會衝擊日本人的神道信仰,引起社會的不穩定,再三考慮的結果,終於把信不信佛教問題提出來徵求朝臣們的意見,朝臣對這個問題展開了激烈的辯論。蘇我氏站在天皇一方表示同意,認為「西蕃諸國皆崇而敬之,吾等不宜背之」。物部氏為首的一派則以「改拜蕃神,恐致國神之怒為理由堅決反對。這場信仰上的爭論與權力之爭結合起來,從欽明天皇時期延續到用明天皇時期,歷時近40年之久。公元587年,即用明天皇死後不到兩個月,蘇我馬子利用自己是皇親國戚的有利條件,扶其外甥上台,稱崇峻天皇,然後假借皇命派兵消滅了物部氏一族,控制了朝政。聖德太子是蘇我馬子的女婿,又是蘇我馬子的外孫,在信仰之爭中他站在蘇我馬子一方,並參與了消滅物部氏一族的軍事行動。新上台的崇峻天皇看不慣蘇我馬子的飛揚跋扈,不願受其擺布而被殺。蘇我馬子接受這次教訓,不想再立皇子為天皇,改而立容易操縱的女子為天皇。

故敏達天皇的皇后(已故用明天皇妹)被選上,號稱推古天皇。蘇我馬子同時扶植其女婿聖德太子為攝政。當時日本朝廷盛行儒學,而日本社會又在宇宙觀等領域受道教的影響極深,所以,當時一般皇家子弟都程度不同地受儒學、道教的影響。聖德太子是其中最為突出的一個。他19歲任攝政后,胸中常懷大志,想大幹一番,旨在加強王權。開頭的8年,因初掌權,還不敢太放手行事,基本上執行蘇我馬子推行的興佛教、學儒學的政策。他先以推古天皇的名義發詔書鼓勵朝臣「興隆三寶」(佛教)。聖德太子率先蓋了法隆寺、四天王寺等7座寺廟。在他的帶動下,飛鳥之地出現了佛教文化興旺的局面,開創了飛鳥文化時代。   推古九年,即公元601年,聖德太子為了擺脫蘇我馬子的控制,搬遷到飛鳥宮西北之地,蓋了斑鳩宮(位於今法隆寺東院傳雲堂處),在此地開始對舊制度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他運用他對儒、道的造詣,參照儒學經典中的某些觀點和詞句,還用道教的宇宙觀並結合佛教經典,再參照大陸皇帝體制,對內製定了「憲法十七條」,並設「冠位十二等」,對外則改變過去的強硬外交路線,制定了睦鄰友好的外交政策。聖德太子想通過以上的內外改革,提高天皇在法權、人事權、政治權、外交權等方面的地位,逼蘇我氏退讓,改豪族聯合政權製為天皇專政制。   

「憲法十七條」最集中地反映了聖德太子的政治思想。「憲法十七條」重點放在「和為貴」、「崇君」、「公正」與「尊三寶」上。和為貴是為了緩和豪族之間、豪族與皇族之間的矛盾。「崇君」是為了樹立天皇的權威,要求大家服從天皇的意志。「公正」是為了讓官員服從天皇統治秩序。「尊三寶」是為了統一信仰,統一思想。   

憲法十七條廣泛地引用了大陸的儒學、法家、道家的典故或成語。冠位十二等同樣也是引用了儒學的五德來區分官階。十二等分別為大德、小德、大仁、小仁、大禮、小禮、大信、小信、大義、小義、大智、小智。冠服則以紫、淡紫、青、淡青、紅、淡紅、黃、淡黃、白、淡白、黑、灰等不同顏色及其濃淡來區分。那麼為什麼把憲法限定為十七條呢?這是因為按照陰陽五行學說的說法,陰的極數為八,陽的極數為九,十七乃陰陽之和、天地之道。官位十二等表示干支十二屬性,乃天地之循序。   

由此可見,聖德太子的政治思想是想借用儒學的道德觀念、陰陽五行學說的自然規律理論闡明王權、君主制度的合法性。   

對外政策則改變以往的強硬外交政策為睦鄰友好政策,聖德太子視大陸隋朝為「禮儀之邦」,乃派大使出使隋朝,與中國加強友好往來,同時藉機改變日本對大陸政權歷來的屈從關係,以平等的地位往來,藉此機會提高日本的國際地位,顯示天皇有能力。他在派小野妹子為首任使節時對他說:「我為什麼派你去隋朝。這是因為我想把日本建設成為以天皇為中心的君主國家。這就要君與臣、百姓要有清楚分明的界線。蘇我一族的專權跋扈,我已無法忍耐。這就要拿出東西來顯示天皇的實九。最好的辦法是通過與強大的鄰國建立平等的關係,來改變過去的屈辱地位,使天下人都心服。首先要讓蘇我馬子甘拜下風。你明白嗎?」。國書的前言中寫道:「東天皇敬白西天皇……」。小野妹子攜帶這份國書時,憂慮重重,深怕惹隋煬帝發怒,弄得不好生命難保。隋煬帝接到國書時,一時感到無法接受,又不便當場發火而退朝了事。他考慮到他當時的國內處境,只好默認了中日對等關係。聖德太子的目的達到了。他為日本建立了豐功偉績。   

此外,聖德太子的改革措施中有不少地方運用了道教思想。譬如:道教的主神是天皇。聖德太子為了樹立國君神聖不可侵犯的形象,把過去的大君改稱天皇。同時把鏡、玉、劍作為皇家的傳家寶,鏡象徵天皇的權威。玉表示天皇地位高貴。劍表示天皇的武威。然後把皇宮內殿改稱紫宸殿。此外還借道教辛酉年之說,編排了「皇紀」。推古九年正好是辛酉年,也是聖德太子在斑鳩宮推行改革的年份。辛酉年每60年出現一次,亦稱一輪。按道教的說法,每一輪辛酉年是發生變革之年。而第21輪的辛酉年則是發生徹底的大變革之年。於是,聖德太子以推古九年(601年)為起點再往上推第21輪的辛酉年為日本建國之年。規定該年的陰曆一月一日為神武天皇登極之日(陽曆為2月21日)。按照這種推演算法,公元1990年是皇紀2649年。結果把皇統向前多推算了大約一千年。在這一千年的空白中人為地安插了10位虛構的天皇。聖德太子按照這種邏輯編修了日本史。後人便加以延用至今。實際上公元前7世紀的日本社會尚處於原始社會前期。當時日本尚處於採集經濟階段,沒有階級,沒有部 落,焉有政權?   

儘管聖德太子做了種種努力還是未能擺脫蘇我馬子的控制。蘇我馬子對聖德太子的改革很不放心,怕他走得太遠而失控。他利用改葬皇太后(馬子之大妹,聖德太子之祖母)的機會向聖德太子敲警鐘,提醒他不要忘記自己的身份,不要做得太過火。聖德太子因改革受阻而心灰意懶。推古三十七年(622年)他臨死前給妻子留下遺書說,「世間虛假,唯佛是真」,表達他大志未成的凄涼心情。   

聖德太子的事業未成說明蘇我家族的存在是日本社會發展的攔路虎。不除此虎,日本社會將停滯不前。聖德太子死後皇族與蘇我氏之間展開的控制與反控制的鬥爭越演越烈,終於導致了飛鳥宮廷政變的發生,蘇我一族滅亡。日本政局轉入「大化改新」的新的歷史里程。聖德太子夢寐以求的理想,終於在公元701年以律令制的法律形式實現。


3 聖德太子 -歷史學界的聖德太子虛構說

虛構說

聖德太子的聖人化,在《日本書紀》中已經是既成事實,「聖德太子信仰」是後世的人們人為製造出來的。在8世紀,聖德太子被認為是「日本的釋迦牟尼」,被日本人所信仰。最晚至鎌倉時代,就有《聖德太子傳歷》等現存二十種以上的傳記和圖傳成書。   

近代的實證研究有久米邦武的《上宮太子實錄》。還有,十七條憲法並非聖德太子所作之說從江戶後期的考證學者(狩谷鍵齋等人)開始,津田左右吉在1930年的《日本上代史研究》中也主張十七條憲法並非聖德太子所作。結果,包括《日本上代史研究》在內的津田左右吉的四本著作被查禁,其本人也向早稻田大學辭職。(譯者註:津田左右吉是否認天皇神話說的歷史學家,二戰前被打壓,但在二戰後,軍國主義垮台,其學說成為日本歷史學界主流。)   

高野勉的《聖德太子暗殺論》(1985年)主張,聖德太子和廄戶皇子是不同的兩個人,蘇我馬子之子蘇我善德才是真正意義上的「聖德太子」,後來蘇我善德被中大兄皇子暗殺,為了掩蓋事實,虛構出一個人物形象,即蘇我入鹿。(譯者註:蘇我入鹿是日本歷史中有名的殘暴不仁的人物)。另外還有,石渡信一郎出版的《聖德太子並不存在——解開古代日本史之謎》(1992年),谷澤永一的《聖德太子並不存在》(2004年)。   

1999年,由吉川弘文館出版的大山誠一(中部大學教授)的《「聖德太子」的誕生》引起了巨大的反響。大山誠一主張:「廄戶王的事迹除了冠位十二階和遣隋使兩項以外,全部是虛構的」。即使是這兩項,雖然見於《隋書》的記載,但《隋書》沒有出現推古天皇和廄戶王。沒有任何當時的文獻記載了推古天皇的皇太子廄戶王(聖德太子),其存在過的痕迹只有斑鳩宮和斑鳩寺的遺址。還有,關於聖德太子的史料,如《日本書紀》的「十七條憲法」和法隆寺的「法隆寺藥師像光背銘文、法隆寺釋迦三尊像光背銘文、天壽國綉帳、三經義疏」等,都成書於比廄戶皇子晚得多的時代。   

大山誠一併沒有否定飛鳥時代居住於斑鳩宮、並修建了斑鳩寺的有力王族廄戶王的存在可能性。但是,作為推古天皇的皇太子攝政,並作出為人熟知的種種政績的聖德太子則是當時編纂《日本書紀》實權者藤原不比等等虛構出來的。《古代史之謎 越了解越清楚》(黛弘道(編)、實業之日本社、1997年)第三章「人為創造出來的太子信仰 聖德太子並不存在」以及《聖德太子與日本人》(風媒社、2001年)、《聖德太子的真實》(平凡社、2003年)等,是集大山誠一和贊同其學說的研究者們之大成的著作。學術論文《弘前大學國史研究》上發表。   

「大山說」在近年也成為了媒體的話題。《東亞的古代文化》102號製作了大山說的特集,在《東亞的古代文化》102號、103號、104號、106號等關於大山說的爭論彙編成了《聖德太子的實像和幻像》(大和書房2001年)一書。石田尚豐的公開演講《聖德太子是真實存在的嗎?》中,也提到了聖德太子虛構說和媒體的關係。《日本書紀》等古籍中的聖德太子形像多少包含了些誇張、潤色、添枝加葉的成分,是大多數研究者的共識。但其中的多數人對主張其形象並不真實存在的大山說持批判態度,也有認同大山說部分觀點的研究者。   

大山說的概要:有力的王族廄戶王是真實存在的。但沒有證明作為信仰對象的聖德太子的真實存在的史料,聖德太子是虛構的人物。《日本書紀》(養老4年、720年成立)中,第一次出現了聖德太子的人物形像。這個人物形像是藤原不比等、長屋王、僧道慈等人虛構出來的。十七條憲法是編纂《日本書紀》時創作的。大藤原不比等之死及長屋王之變以後,光明皇后等人又寫成了《三經義疏》、法隆寺藥師像光背銘文、法隆寺釋迦三尊像光背銘文、天壽國綉帳的銘文等法隆寺系史料,並創造出了以觀音菩薩為本尊的法隆寺夢殿為道場的聖德太子信仰。

對大山說的反駁

仁藤敦史(日本國立歷史民俗博物館研究部教授)認為:近年來關於「聖德太子形像」的變遷與考證的研究動向,可總括為否定作為虛構形象的「聖德太子」,對基於《日本書紀》(在戰後的日本史學界也沒有完全否定《日本書紀》的史料地位)的將聖德太子粉飾成「偉大的宗教家、政治家」的形象進行根本性的批判。但是,這種史料批判的方法也存在著問題。在奈良時代的前半期已經對上宮太子稱呼為「聖德」,這可以理解為是上宮太子死後的謚號。而且,在慶雲3(706)年以前已經有稱上宮太子為「聖德皇」的金石文存在。再加上《古事記》中關於上宮太子,有死後才有的「豐聰耳」的稱號,沒有「王」號,而是包含了表明是已即位的王子的「命」字的「上宮之廄戶豐聰耳命」的記載。表明最遲到《日本書紀》成書之前的天武朝,上宮太子就開始被偉人化。因此,從除了《日本書紀》和法隆寺系之外的史料中也確認了早期的太子信仰,所以只是完全否定法隆寺系史料是不行的。即使不否定推古朝的有力王子廄戶王(或廄戶王子)的存在,只將後世的「聖德太子」與廄戶王區別開,這種否定傳說與史實的連續性的觀點也是有問題的。(仁藤敦史「聖德太子是真實存在的嗎?」《初中歷史入門》帝國書院2005年9月號)。   

遠山美都男認為:《日本書紀》中的聖德太子形像多有粉飾,這在大山誠一以前的很多研究者已經指明。大山說的觀點在於,作為實際存在的人物廄戶皇子並沒有王位繼承資格,沒有參與內政、外交等國策的制定,只是作為一位有蘇我氏血統的王族而存在,居住在斑鳩宮、支配壬生部的廄戶皇子,是即沒有王位繼承資格,也沒有政治上發言權的無大的影響力的王族而已。《日本書紀》中的「聖德太子」也許確實是虛構的人物,但並不是像大山誠一所認為那樣,而是一位即真實存在,又有政治實力的王族。(遠山美都男《天皇與日本的起源》講談社2003年)   和田萃(京都教育大學名譽教授)認為:「聖德太子」在《日本書紀》的編纂階段被理想化是多數研究者的共識,應該將廄戶王與被粉飾了的「聖德太子」區分開,但是並不等同於認同「聖德太子虛構說」和「蘇我王權說」(日本經濟新聞2004年1月10日)。   反駁聖德太子虛構說的著作和論文有:遠山美都男 《為什麼聖德太子沒有成為天皇?》(2000年)、直木孝次郎「關於廄戶王的政治性地位」、上田正昭「從歷史看到的太子形像的虛實」(收錄入《聖德太子的實像與幻像》)(2001年)、上原和《世界史上的聖德太子 東洋的愛與智慧》(2002年)、田中英道《排斥聖德太子虛構說》(2004年)、森田悌《推古朝與聖德太子》(2005年)、曽根正人《聖德太子與飛鳥佛教》(2007年)。

4 聖德太子 -對虛構說的反駁及歷史資料

關於聖德太子的歷史資料有《日本書紀(卷22推古紀)》、「十七條憲法」、《古事記》、《三經義疏》、《上宮聖德法王帝說》、「天壽國綉帳(天壽國曼荼羅綉帳)」、「法隆寺藥師像光背銘文」、「法隆寺釋迦三尊像光背銘文」、「法隆寺釋迦三尊像台座內墨書」、「道后湯岡碑銘文(=伊予湯岡碑文、記錄於伊予國風土記逸文)」、「法起寺塔露盤銘」、《播磨國風土記》、《上宮記》等等。這些都成書於比廄戶皇子晚得多的時代,有說法認為都是在《日本書紀》成書後再製作的,對這種觀點的異說、反駁也存在著。   

關於日本書紀中的聖德太子形像,大山說是僧道慈(留學大唐17年後的718年回到日本)在藤原不比等和長屋王的授意下所作。但是,森博達(譯者註:京都產業大學教授,古日本語研究學者)指出:包含「推古紀」的日本書紀卷22並不是由中國音書寫的卷α群(遠渡日本的唐人所作),而是用日本音書寫的卷β群(日本在新羅的留學僧們所作)に屬するとする。「推古紀」是漢字寫成,而其關於漢字的意義和用法有很多錯誤,所以關於「推古紀」的作者是留學大唐17年的學問僧道慈的大山說受到批判。森博達認為β群的創作是從文武天皇朝(697年~707年)的文章博士山田史御方開始的。   

十七條憲法不是聖德太子所作的說法從江戸後期的考證學者那裡就開始有了。津田左右吉在1930年的《日本上代史研究》也說到了十七條憲法不是聖德太子所作。井上光貞、坂本太郎等人對津田說持反對意見。關於狩谷鍵齋、津田左右吉等人的偽作說,關晃認為「根據還不夠充分」。森博達則認為十七條憲法是後世在編纂《日本書紀》時才創作的。   

關於「勝鬘經義疏」,與敦煌出土的「勝鬘義疏本義」有七成相同的文字,藤枝晃認為是6世紀後半期由中國北朝所作,與聖德太子無關。關於「法華經義疏」卷首的題箋,大山說認為只是僧侶行信的一種「太子親撰」的炫耀性帖示,安本美典則根據題箋的撰號「此是大委國上宮王私集非海彼本」中的「是」、「非」等字的筆跡與正文一致而斷定題箋和正文是出自同一人物之手,否定了成書後僅僅是添加了「太子親撰」的說法。而且,從題箋中的「大委國」來看也否定了「法華經義疏」由日本之外的國家所作的說法。   

關於《上宮聖德法王帝說》卷首所記載的聖德太子的世系,家永三郎認為成書年代最遲不超過大寶(701~704)年間,是比《古事記》、《日本書紀》更古老的資料。

關於「天壽國綉帳」,大山說從天皇號、和風謚號等角度出發,認為不是製作於推古朝。金澤英之指出天壽國綉帳的銘文中出現的干支在日本是在持統4年(690年)才開始使用的儀鳳歷(麟德歷),「天壽國綉帳」的製作年代690年以後。另一方,大橋一章則根據天壽國綉帳」圖中的服制等等,認為是推古朝的產物。石田尚豐認為從「天壽國綉帳」中體現的技法等等來看,不可能製造於8世紀。

5 聖德太子 -著作

公元620年(推古28年),聖德太子與蘇我馬子商議編輯日本史書《天皇記》《國記》《臣連伴造國造百八十部及公民等本記》等,然皆亡佚,故無從得知其內容。  

篤信佛教的聖德太子於公元607年(推古15年)為《妙法蓮華經》《勝鬘經》《維摩經》三經作注,書名《三經義疏》。據說其中的《法華義疏》是聖德太子的真跡,是現存的日本早的書籍,在日本書法史上也是非常重要的筆跡

《四天王寺緣起》,據說是聖德太子的真跡,由四天王寺所收藏。也有說法認為是後世(平安時代中期)假託聖德太子之名的偽書。   

《十七條憲法》。最早見於《日本書紀》中(公元604年,推古天皇12年)的全文引用。據《上宮聖德法王帝說》記載,在乙丑年(公元605年,推古天皇13年)的七月,制定了「十七餘法」   

《先代舊事本紀》,在序文中說是聖德太子和蘇我馬子所著,實際上成書於平安時代初期。   

《未來記》。並不特指某一本書,是假託聖德太子所作,以「未來記」之名,在鎌倉時代大量出現的偽書群。

6 聖德太子 -紙幣的肖像

聖德太子的肖像畫自從1930年開始作為一百日元紙幣的肖像以後,也曾出現在一千日元、五千日元
C版一萬日元中的聖德太子C版一萬日元中的聖德太子
、一萬日元等面額的紙幣上,共被使用過7次(現已失效的1930年1月11日開始發行的乙版一百日元、現已失效的1944年3月20日開始發行的い版一百日元、現已失效的1945年8月17日開始發行的ろ版一百日元,1946年3月1日開始發行的A版一百日元、1950年1月7日開始發行的B版一千日元、1957年10月1日開始發行的C版五千日元、1958年12月1日開始發行的C版一萬日元),是歷史人物中在紙幣圖案中出現次數最多的。特別是在正值經濟高度成長期的1958年到1984年發行的「C版一萬日元」最為人所知。在日語中,「聖德太子」一詞也是高額紙幣的代名詞。這一版本的聖德太子肖像是採用最古老的唐本御影。

7 聖德太子 -史家評價

關晃(歷史學家、東北大學名譽教授):推古朝的政權基本上由蘇我氏把握,女帝推古天皇和聖德太子都對蘇我氏非常合作。因此儘管一般的觀點認為的:這個時期引進來自中國的文化、制度的新政策都是由聖德太子提出,特別是其中的冠位十二階的制定、十七條憲法的頒布、遣隋使的派遣、《天皇記》、《國記》等史書的編纂、否定蘇我氏的權力、意圖建立律令制國家等。這些實際上全部都是在聖德太子的協助下的蘇我氏的政治的一環。   

田村圓澄(佛教史學家、九州大學名譽教授):儘管有認為推古朝的政治是聖德太子與蘇我馬子的兩頭政治,或認為國政是由蘇我馬子為主導的種種說法,但是從公元572年(敏達天皇在位時期)任命蘇我馬子為大臣以來,並沒有實行過劃時代的新政改革,聖德太子在世時卻集中的進行了內政、外交的新政策。由此可以認為,推古朝的政治是由聖德太子所主導。   

內藤湖南(史學家、漢學家、京都帝國大學教授)根據《隋書-卷81-列傳第46》中東夷倭國部分的記載:倭王多利思北孤送來的國書中有「日出處天子致書日沒處天子無恙云云」的語句,而推斷國書是由聖德太子等人所作。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