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聖杯戰爭講述Fate Stay Night的故事結構是非常有趣的。三個故事內在的邏輯上是順序的,但是實際時間上是三個平行的故事。

聖杯戰爭聖杯戰爭

1 聖杯戰爭 -劇情全介紹

(來自遊戲和小說)

Fate Stay Night的故事結構是非常有趣的。三個故事內在的邏輯上是順序的,但是實際時間上是三個平行的故事。其展現的是一個開端所可能導致的三個結果。所以你可以看到有些在故事二里很厲害的傢伙在故事三一開頭就掛了,有些在故事一里很惡劣的敵人在故事二中成了真誠的友軍……但是,正是這種對比,才愈發的顯現出故事本身的魅力,以及作者駕馭情節的能力,不是么?

集合七位魔法師的力量才能召喚出聖杯,但是聖杯只能實現一個人的願望。因此立

下不成文的盟約,由七位最強的魔法師,帶領著各自召喚的英靈,進行一次為了聖杯的所有權而爆發的戰鬥。最終活下來的勝利者將取得聖杯的所有權。
六十年一次的聖杯戰爭即將來臨。只懂得基本的強化魔術的主角衛宮士朗對此一無所知。戰爭在夜幕中悄然開始,幕後的參賽者開始排除各種競爭的障礙,包括只會一點點魔術的局外人。英靈·Lancer追蹤士朗至其家中,可是就在他正要將其擊殺之時,在一些偶然的因素下,士朗喚醒了英靈·Saber,將Lancer擊退。
——自此,契約正式成立。士朗成為Saber的主人,被捲入充滿了死亡的聖杯戰爭之
因為士朗無心的命令而僥倖從Saber的劍下存活的遠坂凜為了償還這筆人情,決定逐一的將魔力的相關知識解釋給不入流的菜鳥魔術師衛宮士朗。讀者也能藉此而了解整個遊戲所依賴而建立的基礎設定。全篇以劍騎士Saber(女版阿瑟王……)為中心人物,講述了一段熱血的故事,也安排了一個關於Saber的凄美的愛情故事。在故事的尾聲,遠坂凜和Archer為了掩護士朗和Saber逃走被Berserker擊殺。最後士朗在『愛情』和『熱血』的召喚下投影出了阿瑟王的黃金劍,打敗最終BOSS。而Saber的靈魂則回到過去,這一切只是她死前的一場大夢而已……


在確立了遊戲的世界觀之後,作者開始將筆觸放在各個英靈身上。狂戰士Berserker(海格力斯)、魔法師Caster、暗殺者Assassin(佐佐木小次郎)、槍騎士Lancer(瑟坦特)、弓騎士Archer各英靈的性格得到了最充分的描寫……這是一個最帥氣的舞台,每個英靈的身上都有能引起玩家共鳴的背景故事。
——令本人印象最為深刻的是,Caster死前唯一一次摘下擋住大半個臉的帽子,對葛木宗一郎留下她的遺言:『我的願望已經實現了……』……在所有的英靈和所有的魔術師中,她的願望是最渺小的,那就是和相愛的人在一起直到死亡……(題外話,相信所有的玩家在前兩天發售的Fate Hollow Ataraxia中再次遇到Caster的時候,都會默默的祝福她和宗一郎先生能夠幸福吧?)

2 聖杯戰爭 -本人以前整理的資料



在故事的尾聲,弓騎士Archer坦白了自己的身份,他就是在十幾年後英靈化的衛宮士朗。在往後的命運中,他為了理想而失去了身邊一切值得關心的人,痛苦的他決定順應魔術師的召喚回到過去殺死自己,避免走上成為英靈的命運。然而歷史自有其迴避的措施,在決鬥中衛宮士朗最終刺穿了未來的自己……在魂魄回歸英靈王座之前,Archer警告道:『如果你還想要貫徹自己那種可笑的正義,就永遠也救不了她……』
在生死邊緣徘徊的戰鬥讓衛宮士朗有了新的覺悟。最終他在物質面造出了劍鞘,投影出弓騎士Archer的『無限劍制』,將最終BOSS的『王之財寶』粉碎,貫穿了人類最古老的國王……

經過了前兩次路線的鋪墊之後,故事主筆奈須終於露出了善良外表下的尖牙……急轉直下的瘋狂劇情幾乎讓所有的玩家都措手不及的被鬱悶了很久……壓抑,對……雖然名字是『宛若天堂』,可是無比灰暗的劇情簡直就是進入了壓抑的里世界……

事件的開端可以從數百年前說起。遠坂家族所控制的土地中,有一塊名曰『冬木鎮』的地脈連通著巨大到可以稱之為無盡的魔力之源。而為了使用到這些魔力,除了地表這塊巨大的魔法陣以外還需要兩個必要的條件:將魔法陣打開的鑰匙,以及將魔力導出的流管。論及具體的實現,即是集合七個英靈所包含的魔力,以此作為啟動魔法陣的鑰匙,再將魔力經由聖杯導出。最終,另外的兩大魔術師家族也參與到這個計劃中來:遠坂一族提供地脈;Einzbern一族製作聖杯;間桐一族開發能夠強制命令英靈的令咒系統。(從某種意義上我認為可以看作,遠坂一族負責構建水庫,Einzbern一族負責製造水龍頭,間桐一族研發製作可以命令工人打開水龍頭的雇傭體制……)

也就是說,對聖杯戰爭而言,只有英靈是必要的,而魔術師只不過是為了讓召喚出來的英靈得以附身的道具而已。就算魔術師在接下來的戰鬥中死掉,只要擁有了英靈的強力的魂魄,計劃也能夠正常實施。只要戰鬥發生在冬木鎮這個天然的魔法陣之內,那麼,敗北的英靈就會被聖杯自動回收,被其存儲以作為啟動連接的能源。
第一次的聖杯召喚儀式以『合作召喚』的形式開始。然而在聖杯打開了與魔力源泉的接連之後,事態卻演變成遠坂和Einzbern、間桐家族相互爭奪獨佔的權力,結果立刻以失敗告終。從此三大家族組成聖杯盟約,立下沿用至今的規則,叫來其他的魔術師,然後讓他們以聖杯為目的相互殘殺——除了自己以外,能夠召喚出英靈的魔術師全部都是妨礙者,讓他們在戰鬥中死去就行了——如果一開始抱有的是這樣的想法的話,整個運作過程的效率也會更好;而以三大家族的立場來看,能夠合法的收拾掉自己以外

時間推移至第三次聖杯戰爭。第一次和第二次都以失敗結束戰鬥的Einzbern家族為了獲得勝利,召喚出了『第八種』英靈,復仇者·Avenger——反英雄,即『最純粹的惡魔』。可是因為種種的原因,在戰鬥的初始,Avenger即被擊敗,從而被回收至聖杯內部。但是,這次戰爭的勝利者間桐家族的掌門者間桐臟硯有著自己的打算。不願死去,而渴望永生的間桐臟硯對聖杯連接的魔力源許下了他的願望:讓『最純粹的惡魔』在六十年後的第四次召喚中,通過將產生的第四次聖杯降臨人間。屆時他將通過靈魂轉移的『魔術』,擁有這具完美、永恆和強大的軀體。
又一個六十年過去了。第四次聖杯戰爭終於開始。不甘心再次失敗的Einzbern一族為了獲得勝利的契機,雇傭了一位名為衛宮切嗣的魔術師。以魔術師的單純實力而言,切嗣並非是最好的人選,但是,他卻有著冷靜到冷血的頭腦,以及為了個人的正義能夠犧牲其他一切的利益的決心——這就意味著他為了達到長遠的『正義』完全不在乎犧牲眼前的『生命』。為了成為第四次聖杯的勝利者,他用盡了一切正當的以及不人道的手短(比如在魔術戰爭用使用遠距離的狙擊步槍暗殺;甚至以對手的親人和戀人作為人質要挾,即使在對手投降之後也毫不留情的結束對方的性命),最終完結了聖杯戰爭。就在聖杯召喚儀式開始的時刻,衛宮切嗣發覺到即將誕生於世間的惡魔在聖杯中的胎動,那正是應間桐臟硯在六十年前的召喚而來的『純粹之惡』。就在降生即將完成的前刻,衛宮切嗣用令咒強制命令他的從屬英靈——劍騎士·Saber——將已經被污染的聖杯毀壞。巨大的魔力頃刻間泄露,失去了來到現實物質界的通道——聖杯——的復仇者·Avenger再次回歸到孕育它的魔力源之中,等待冬木鎮下一次積累滿魔力的時刻。那個時刻到來之時,也將是第五次聖杯戰爭開始之刻。
——因為聖杯破碎后魔力的泄漏,僅僅過去了十年,魔力就已經回歸併充滿了冬木鎮的地脈。衛宮切嗣早已因為承受了被破壞的聖杯的巨大詛咒而緩慢而痛苦的死去。但是他收養的一個孤兒如今已經長大,成為一個渴望成為和養父一樣堅定的貫徹自己的信念而活下去的少年——衛宮士朗。
Einzbern家族以『黃金聖女』為基準,製造了一個純魔法迴路組成的少女人偶型態的聖杯,這樣戰鬥即使失敗,卻仍然能夠在接下來的活動中將魔力連通的通道(聖杯)控制在己掌握之下;同時為了最大限度的爭取最終的勝利,為其召喚來強大的狂戰士之英靈作為保護。這具銀髮的少女人偶被命名為——Illyasviel von Einzbern。
——在十年前的第四次聖杯戰爭中,遠坂一族陣亡的魔術師的女兒至今一刻也沒有忘記過抱有『獲得勝利』的執念,成為遠坂一族中唯一繼承了家族的姓氏的傳人——遠坂凜。
而第五次聖杯戰爭中最關鍵的人物——遠坂凜的孿生妹妹,為了『確立』和『證明』間桐一族和遠坂一族的『盟友關係』,於十年前被抹去了在遠坂一族中的身份,『移交』予間桐家族,成為間桐家族中名義上的『女兒』。然而實際上,出於和Einzbern一樣的考慮,間桐臟硯為了即將通過聖杯而誕生的惡魔軀體,更需要將聖杯掌握在手中——最簡單的辦法就是,由自己製造一個偽聖杯來收集戰敗英靈的魂魄。於是,遠坂凜的妹妹被間桐臟硯植入了數百的刻印蟲,強行破壞了原有的肉體,被改造成內部具有魔術迴路的偽聖杯——由於機能的缺失和技術的缺陷,她不得不忍受從肉體到精神上的巨大痛苦。在間桐一族不成器的、失敗的長子,間桐慎二眼中看來,遠坂凜的妹妹則只是他發泄怒火和慾望的工具而已。——由於強行的改造,從內部侵蝕的結果,遠坂凜的妹妹的發色已經完全不同,因此而獲得了第二個身份——同時也是將伴隨其之一生的正式身份——間桐櫻。

事實上,當交代完了錯綜複雜的人物背景之後,『宛若天堂』真正壓抑的情節才剛剛展開。對間桐櫻所隱瞞的狀況一無所知的衛宮士朗和間桐櫻終於確定了戀愛的關係,然而間桐櫻卻依然要忍受來自間桐臟硯植入的刻印蟲造成的體內不斷的腐蝕以及間桐慎二愈發變本加厲的性虐待;另一方面,沒有公開過血緣關係,態度異常苛刻的遠坂凜卻在時刻展現著她過於優秀而自己永遠不可能企及的方方面面,甚至遠坂凜對衛宮士朗的態度也開始逐漸有些曖昧——
間桐櫻的自卑與痛苦終於變成了仇恨,孕育在魔力源之中的惡魔瞬間就控制了她的內心——最為糟糕的是,這一切發展都在間桐臟硯的計劃之中。暴走的暗之間桐櫻在瞬間就將間桐慎二肢解,為了繼續彙集令惡魔誕生的力量間桐櫻每夜都在無意識中出外獵取普通民眾的生命。當然,就連英靈也不可能抵抗來自連通的無窮無盡的魔力源的聖杯——即便是偽聖杯所釋放的黑暗力量。Caster、Lancer、Assassin,甚至是Saber都一一被間桐櫻的陰影所吞噬。
暗之間桐櫻的下一個目標移向了位於森林深處的真正聖杯Illyasviel。在偽聖杯的面前,狂戰士Berserker也被吸入陰影之中。而前去阻擋的遠坂凜和衛宮士朗則遇到了最糟糕的敵人:受到偽聖杯的控制,自污濁之魔力源而生的英靈——暗之Saber。在來自陰影的巨大衝擊中,遠坂凜的從者英靈Archer擋下了面對衛宮士朗的致命一擊。這次戰鬥的結果是士朗失去了一隻完整的手臂,而Archer除了一隻手臂的殘肢外被偽聖杯吞噬得一乾二淨。為了暫時的延續衛宮士朗的生命,他的軀體被迫和Archer的手臂進行了迴路的連通。避免了因失血過多而死的衛宮士朗卻從此必須時刻防備人類的脆弱軀體被強大的英靈殘肢反噬。
雖然接下來的大決戰可以說是幾乎有名字的角色都被作者寫死,可是本人倒覺得這樣的發展反而是相當理想化的處理。衛宮士朗捨棄了原先那種幼稚的思想,但是擁有了即使成為全人類的敵人,即使有可能將世界帶入地獄也要守護間桐櫻的決心——和Archer完全相反的決定。對他來說,最重要的人能夠活下去才是最值得以性命作為代價而戰鬥的目標。(其實,畢竟在前兩個故事裡士朗身邊有數個強大的朋友,能夠在這樣的支持下完成那種奇怪的理想而不需要經受太大的考驗;在第三個故事裡,本人倒認為他是以一個平凡的普通人的立場,面對著前所未有的壓力卻作出了最難的抉擇。) 在冬木鎮地脈的最中心,地下的大空洞中,間桐臟硯終於被無法控制的暗之間桐櫻撕得粉碎。被暗之Saber阻攔的衛宮士朗以自己的身體為劍鞘做出了『無限劍制』,自體內而生的無數刀刃終於破壞了Saber的軀體。暗之Saber也許終於回復了原先的記憶,沒有任何掙扎,也沒有對眼前的士朗說一句話,只是睜著眼睛默默的消失在物質界……遠坂凜仿製出了搭載第二大魔法的寶石劍,以自身軀體的崩潰為代價破壞了間桐櫻周圍的污濁魔術,然而就在寶石劍要斬下間桐櫻的頭顱的時候,遠坂凜卻任由間桐櫻絕望的反擊貫穿了自身。最後時刻的遠坂凜終於抱住了震驚的間桐櫻,承認自己無論如何也下不了決心結束自己妹妹的生命…… 瀎褟寂?
最後的時刻終於來臨了……『世間最純粹之惡』終於脫離了間桐櫻,開始在物質界形成新的軀體。衛宮士朗讓英靈Rider帶著垂死的遠坂凜和昏迷的間桐櫻脫離了大空洞,準備留下來讓Archer的手臂反噬自身,以此來製造足夠大規模的『無限劍制』而與誕生的惡魔的同歸於盡。就在此時,突然出現的Illyasviel廢除了士朗最後的行動力,隨後以屬於她自身的意識的分解為代價啟動了作為真正聖杯的機能,將『時間最純粹之惡』的魔力重新逆轉,發動了第三大魔法『天之杯』,提取了肉體已經完全崩壞的衛宮士朗的靈魂,重塑了物質化的身體…………
遠坂凜在世界魔術師協會的資助下以在英國『留學』的名義接受魔術師協會委任的300人調查團的調查、彈劾與審判。各部門皆以『私自發動第二大魔法』為契機和借口試圖爭奪遠坂家族名下所有財產和地脈的所有權。但是遠坂凜卻出人意料的被第二大魔法真正的掌握者和使用者——能夠在平行世界中旅行的年邁魔術師,寶石翁——收納為徒,同時強硬的擔保其無罪被協會赦免。
間桐櫻接手了間桐家族和遠坂家族名目下的所有業務,堅強的生存下來。由於刻印蟲的自主融合,其軀體仍具有偽聖杯的技能。不管自願與否,都仍然能夠和巨大的魔力源相連通。但也正依賴於源源不斷的魔力的支持,間桐櫻仍然能夠保持其生命的延續,同時維持Rider物質化的形體。之後間桐櫻將間桐家族名目下所有的藏書變賣給魔術師協會,得以私下購入了自中古流傳下來的空白人偶,以此承載從地下大空洞撿回的衛宮士朗的物質化靈魂體。
衛宮士朗僥倖的被Rider撿回,存活於空白的人偶軀體之中。發生在冬木鎮的關乎世界的命運的大事已經結束了,屬於他與間桐櫻的人生才剛剛開始……

3 聖杯戰爭 -接下來的是原作(遊戲)介紹



Fate/stay night,原作是日本Type moon公司出品的一款文字AVG遊戲。Type moon想必大家有所耳聞,在2000年,在他們還只是個同人社團的時候,他們發售了一個同人遊戲:《月姬》。(此處的同人指的並非是原作的衍生物,而是「非正式商業性的」之意)這款文字AVG,以其懸念重重的故事,細膩獨特的世界觀,傷感卻又有著救贖的結局,使人忽略了那製作的粗糙。(其實就同人作品的水準來說,不低了……)而2003年由JC.STAFF將其改編為動畫《真月譚月姬》,雖然由於製作成本的問題,導致動作場面處理簡單化,更由於監督對劇情的刪改,幾乎完全沒有表現出月姬那獨特的世界觀,因此遭受了很多非議。但縱然如此,已讓月姬更加地廣為人知,看過動畫之後去玩原著遊戲的人也是大有人在。

而Type moon轉成商業公司后,就在2004年1月30日發售了他們的第一款商業遊戲《Fate/stay night》(以下簡稱Fate),劇本依然是由月姬的劇作家——奈須きのこ負責。(奈須きのこ這名字最後的KO音會讓人誤會是日本女性才會有的「子」字,讓人以為奈須是女性,但是其實きのこ的意思是日文漢字里的「茸」字,意思就是蘑菇,這點從奈須從來都是以一個蘑菇頭當自己的自畫像上就可以看出)風格也與月姬有了不同,可以說,Fate是圍繞著「信念」展開的故事,不同的人對「正義」這個信念不同卻又相同的理解,各種各樣的信念的碰撞組成了Fate。在Fate里,男主角不是個廢人或者「草」瓶,雖然有分了三條路線,但是,可以說在遊戲的時候,你並沒有那種「我要去追誰」的實感,而是在漸漸地知曉了她的一切,了解了她的想法,直到後來發誓要成為對方的支撐,顯得水到渠成,理所當然。而幾個Servant身為傳說中的英雄人物,其獨特的性格也很是引人入勝。而在其身份被揭露之前,猜測其是傳說或者神話里的哪個人物,更是各位喜歡神話傳說的朋友的興趣所在。

除此之外,Fate對戰鬥的描寫也是極盡華麗與熱血之能事,遊戲引擎以動畫的方式處理分鏡,再加上音效,BGM的配合,使得每個戰鬥場面都可以稱得上一場視聽的盛宴,其中更是有幾場更是讓人大呼過癮拍案叫絕。直至現在筆者一聽到OST中的那幾首BGM都會不自覺地熱血沸騰起來。

因此,這次的改編動畫,對製作方的壓力是很大的。由於其打鬥場景占的比重,如果簡單化處理,肯定會引起觀眾的不滿。而更有龍之子為Fate製作的兩個精美到極至的片頭動畫在前,雖然大部分觀眾也都明白,兩個一分半鐘的片頭動畫,其製作難度和成本與十幾話二十幾話的TV動畫是無法同日而語的,但是被人拿來做比較可以說是免不了的了。

不過,有了真月譚的失敗在前,Type moon這次更是直接參与到了動畫製作當中。而11月23日發售的TV動畫先行預告的質量還是很高的,相信在2006年1月,我們會看到一部不會讓我們失望的作

最後的是原劇本作者的介紹(轉貼)

提起《Fate/stay night》,不得提到遊戲的製作公司Type-Moon和劇本作者奈須きのこ,在2000年12月日本的冬COMIKET中,由當時還是同人團體的Type-Moon所製作的《月姫~完全版~》開始販售。TM社的兩大靈魂人物劇本作家奈須きのこ和原畫的武內崇奠定了Type-Moon日後的風格。採用電子小說形式的《月姬》遊戲,巧妙文字編排以及故事設定都讓人對這個同人團體刮目相看,直到2003年,由JC.STAFF改編的動畫《真月譚月姬》,Type-Moon開始廣為人知,儘管動畫本身對原作的刪改極大,可以說是一部粗製濫造的作品,不過動畫卻對《月姬》的推廣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2004年,Type-Moon成功轉型成為商業公司,他們的第一部商業作品也就在這個時候問世,這部震撼人心的遊戲就是——《Fate/stay night》(中文譯名:《命運/待夜臨》)。「遵從您的召喚而來,從此,我的劍與您生死與共,我的命運與您休戚相關,至此,契約達成」。2004年1月,《Fate/stay night》的橫空出世,立刻登上了當年上半年Galgame銷量排行榜的首位,直到2005年的銷量依然位居AMAZON第三,05年10月的續作《Fate/hollow ataraxia》同樣在短短一個多月榮登日本AMAZON年度銷量第一。

謎樣男子奈須氏:

奈須大神本人的資料不多,屬於謎樣人物,他的出生年月不詳,流傳生日為1973年11月28日,男性,曾經因其本人只自稱「雄」,惹來不少性別上的猜測。他向來以獨特而隱晦的文筆撰寫小說、劇本,每一部作品背後都架設有龐大的世界觀(有機會的話,同學們務必要拜讀一下奈須的神作《空之境界》),所以後來也出現不少研究TM作品的團體。他在Type-Moon社負責劇本的寫作,和他的國中好友、原畫師武內崇兩人都是Type-Moon的核心人物。

不得不區分的「魔術」與「魔法」:

在奈須所營造的這個魔術師與使魔的世界中,「魔術」與「魔法」是必須區分的兩個名詞。奈須世界里的「魔術」指的是我們通常意義上的魔法,而「魔法」則是奇迹的代名詞,靠魔法的力量無法達到的才能稱之為「魔法」,所以,遠坂凜等人該稱之為「魔術師」而不是「魔法師」。

關於《Fate/stay night》的譯名,我求你們了:

之所以用stay night作副標題,是因為《Fate》的故事大多發生在晚上,因此有人戲稱為Fate其實是《命運/熬夜》。說回正題,像《Fate/stay night》這種學過英語都看得懂的單詞,小人懇求字幕組的翻譯大大們手下留情,任何中文譯名都不能重現英文原名的神韻,至於像《命運守護夜》這樣的白痴翻法,只能讓人哭去

上一篇[天秤星座]    下一篇 [木庫蓮]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