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聖母子與聖安娜

標籤: 暫無標籤

達·芬奇擅長於以炭筆和色粉兩種工具交換使用來繪畫。他的素描往往形象飽滿,光線柔和,立體感極強。畫面上好像被蒙上一層薄霧,聖母女兩人就在這種霧一般的環境中相對地微笑著。加上畫家選用的是青灰色畫紙,因而炭筆所形成的朦朧感,又有一種月光下的大氣感。

1 聖母子與聖安娜 -基本信息

  名稱:《聖安娜與聖母子》
  作者:達·芬奇(Leonardo Di Ser Piero Da Vinci,1452~1519)義大利
  時間:1499~1501年(素描);1510年左右(油畫)
  規格:139×101厘米(素描);168×130厘米(油畫)
  材質:紙、木炭(素描);板、油彩(油畫)
  現藏地:倫敦國立畫廊(素描);巴黎盧浮宮(油畫)

2 聖母子與聖安娜 -作者和作品

作者

  列奧納多·達·芬奇 (1452-1519) da Vinci,Leonardo 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最負盛名的美術家、雕塑家、建築家、工程師、科學家、科學巨匠、文藝理論家、大哲學家、詩人、音樂家、和發明家。他生於佛羅倫薩郊區的芬奇鎮,卒於法國。其父為律師兼公證人,母為農婦,他15歲來到佛羅倫薩,學藝於韋羅基奧的作坊, 1472年入畫家行會,70年代中期個人風格已趨成熟。1482--1499年間一直作畫於米蘭,主要為米蘭公爵服務,進行了廣泛的藝術和科學活動。 作品布局過程

  1506年(一說1512年左右),達·芬奇回到米蘭以後的兩年,他又畫了同名的一幅油畫。這幅畫在板上的油畫與當年那幅素描雖屬於同一構思(油畫現藏於巴黎盧浮美術宮,尺寸為168×130厘米),但比較起來顯然不如素描來得親切和詩意盎然些。這主要是人物的安排過分受限於構圖,形式感考慮得多了些。在這裡,畫家讓聖母馬利亞坐在她母親的膝上,外祖母聖安娜雖然也很年輕,但仍感到聖母的身軀太大些,她難以承受如此重量。可是聖安娜臉上展現的笑容,是對著眼前那個頑皮的小外孫——耶穌(耶穌正從母親的手中掙脫下來,想要騎在羔羊身上。)而發出的,馬利亞倒象坐在安樂椅上那樣,毫不介意地伸手要去抱耶穌。這種情緒傳遞是不很協調的,人物儘管處理得緊湊,卻並不顯得自然生動。聖家族這一類聖經題材,在宗教壁畫中是最常用的,因人而異,畫家們各有自己的表現特色。達·芬奇在這一幅油畫上的重點是放在聖安娜這一形象上,尤其是精心刻繪她的臉部表情。儘管這裡再一次暴露出他的女性的微笑公式,但作為達·芬奇的現實主義的美學最高理想,他幾乎象對待自然界一切未知之謎一樣地去追求它。他曾說過:自然是那麼博人歡心,那麼多形形色色,取之不盡,即便是同一品種的樹,也決不會遇到這一棵與那一棵完全相似,……人也不會碰到這一個與另一個絲毫不差的模樣。達·芬奇要求畫家作自然的兒子。在他看來,科學與藝術,同屬於認識世界的過程。這也是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繪畫的價值所在。作品出彩之處

  聖安娜與聖母子》繪畫的傳神,如果仔細觀察,達芬奇的聖安娜與聖母子,三個人的眼神是各不相同,聖安娜是慈祥,聖母是摒棄感情的聖潔,而聖子則是超越年齡和活動的慈愛和堅毅。這種細緻的刻畫,將這一幅與其他家庭場景區分開來,看到他的人會第一時間感到它的與眾不同,亦是不可言喻的神聖和光輝充滿畫面。作品創作背景

  歐洲文藝復興時期,以達芬奇為代表,將神還原為人,籍著歌頌為名,賦予神凡心、俗軀,以極精緻、極深刻、極細微的表現描繪,以致不朽。
  1499年,法軍入侵米蘭,達·芬奇為躲避戰亂,移居威尼斯。滯留數月後,又於翌年到達曼圖亞,為當地的伯爵夫人,一位酷嗜文藝並廣泛收羅藝術珍品的鑒賞家畫了幾幅肖像,其中有一張素描頗象他後來那一幅《蒙娜麗莎》的側面像。1500年4月,達·芬奇再次回到故鄉佛羅倫薩。得知蘭則塔大教堂的主祭壇需要一幅祭壇畫,他表示願意完成此任務。僧侶們興奮地把達·芬奇的全家請進了教堂,予以十分殷勤的款待,但達·芬奇久久沒有動筆。
  最後,他完成了一幅素描,就是《聖母子與聖安娜》。這幅素描是以尋求人物的明暗調子為準繩來描繪的。畫家把聖安娜、馬利亞、基督和施洗約翰四人,作為一個融洽歡聚的家庭成員加以集中表現。群像中以聖安娜與聖母的對話形式為主題,表達了一種人間家庭的天倫之情(此畫作於1499~1501年間,是在茶色紙上用木炭,淡彩畫成的素描,有139×101厘米,現藏倫敦國立畫廊)。由於人物感情細膩,相互交疊的身軀也給人以親密無間的美好氣氛。

3 聖母子與聖安娜 -藝術鑒賞

  達·芬奇擅長於以炭筆和色粉兩種工具交換使用來繪畫。他的素描往往形象飽滿,光線柔和,立體感極強。畫面上好像被蒙上一層薄霧,聖母女兩人就在這種霧一般的環境中相對地微笑著。加上畫家選用的是青灰色畫紙,因而炭筆所形成的朦朧感,又有一種月光下的大氣感。
  1506年(一說1512年左右),達·芬奇回到米蘭以後的兩年,他又畫了同名的一幅油畫。這幅畫在板上的油畫與當年那幅素描雖屬於同一構思(油畫現藏於巴黎盧浮美術宮,尺寸為168×130厘米),但比較起來顯然不如素描來得親切和詩意盎然些。這主要是人物的安排過分受限於構圖,形式感考慮得多了些。在這裡,畫家讓聖母馬利亞坐在她母親的膝上,外祖母聖安娜雖然也很年輕,但仍感到聖母的身軀太大些,她難以承受如此重量。可是聖安娜臉上展現的笑容,是對著眼前那個頑皮的小外孫——耶穌(耶穌正從母親的手中掙脫下來,想要騎在羔羊身上。)而發出的,馬利亞倒象坐在安樂椅上那樣,毫不介意地伸手要去抱耶穌。這種情緒傳遞是不很協調的,人物儘管處理得緊湊,卻並不顯得自然生動。聖家族這一類聖經題材,在宗教壁畫中是最常用的,因人而異,畫家們各有自己的表現特色。達·芬奇在這一幅油畫上的重點是放在聖安娜這一形象上,尤其是精心刻繪她的臉部表情。儘管這裡再一次暴露出他的女性的微笑公式,但作為達·芬奇的現實主義的美學最高理想,他幾乎象對待自然界一切未知之謎一樣地去追求它。他曾說過:自然是那麼博人歡心,那麼多形形色色,取之不盡,即便是同一品種的樹,也決不會遇到這一棵與那一棵完全相似,……人也不會碰到這一個與另一個絲毫不差的模樣。達·芬奇要求畫家作自然的兒子。在他看來,科學與藝術,同屬於認識世界的過程。這也是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繪畫的價值所在。
  《聖安娜與聖母子》繪畫的傳神,如果仔細觀察,達芬奇的聖安娜與聖母子,三個人的眼神是各不相同,聖安娜是慈祥,聖母是摒棄感情的聖潔,而聖子則是超越年齡和活動的慈愛和堅毅。這種細緻的刻畫,將這一幅與其他家庭場景區分開來,看到他的人會第一時間感到它的與眾不同,亦是不可言喻的神聖和光輝充滿畫面。
下一篇[7月10日]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