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聶夷中,字坦之,河東人,一說為河南人。咸通十二年(871)登第,官華陰尉。到任時,除琴書外,身無餘物。其詩語言樸實,辭淺意哀。不少詩作對封建統治階級對人民的殘酷剝削進行了深刻揭露,對廣大田家農戶的疾苦則寄予極為深切的同情。代表作有《詠田家》、《田家二首》、《短歌》、《早發鄴北經古城》、《雜怨》等,其中以《詠田家》和《田家二首》(其一)流傳最廣(《田家二首》(其二)後人多認定為李紳的作品,故不提)。

1人物簡介

聶夷中(837~?),唐代詩人。出身貧寒,備嘗艱辛。咸通十二年(871)中進士。由於時局動亂,他在長安滯留很久,才補得華陰尉。到任時,除琴書外,身無餘物。聶夷中的詩作,風格平易而內容深刻,在晚唐靡麗的詩風中獨樹一幟。如《公子行二首》、《公子家》諷刺貴族公子的驕奢淫逸,《田家》、《詠田家》譴責封建賦役對勞動人民的慘重剝削,《雜怨二首》表現連年戰亂造成人們家庭離散的痛苦,寫來都情真意切,感人肺腑。《唐才子傳》謂其「傷俗閔時」、「警省之辭,裨補政治」。詩人喜歡採用短篇五言古詩和樂府的形式,以質直的語言、白描的手法,寥寥幾筆,將觸目驚心的社會現象暴露在人們眼前,冷峭有力。像「醫得眼前瘡,剜卻心頭肉」(《詠田家》)這樣的詩句,已成為家喻戶曉的格言。

2主要詩集

短歌
八月木陰薄,十葉三墮枝。
人生過五十,亦已同此時。
朝出東郭門,嘉樹郁參差。
暮出西郭門,原草已離披。
南鄰好台榭,北鄰善歌吹。
榮華忽銷歇,四顧令人悲。
生死與榮辱,四者乃常期。
古人恥其名,沒世無人知。
無言鬢似霜,勿謂事如絲。
耆年無一善,何殊食乳兒。
雜怨
良人昨日去,明月又不圓。
別時各有淚,零落青樓前。
雜怨(一作孟郊詩,題雲征婦怨)
生在綺羅下,豈識漁陽道。
良人自戍來,夜夜夢中到。
漁陽萬里遠,近於中門限。
中門逾有時,漁陽常在眼。
君淚濡羅巾,妾淚滴路塵。
羅巾今在手,日得隨妾身。
路塵如因風,得上君車輪。
大垂手
金刀剪輕雲,盤用黃金縷。
裝束趙飛燕,教來掌上舞。
舞罷飛燕死,片片隨風去。
空城雀(一作孟郊詩)
一雀入官倉,所食能損幾。
所慮往複頻,官倉乃害爾。
魚網不在天,鳥網不在水。
飲啄要自然,何必空城裡。
燕台二首
其一
燕台累黃金,上欲招儒雅。貴得賢士來,更下於隗者。
自然樂毅徒,趨風走天下。何必馳鳳書,旁求向林野。
其二
燕台高百尺,燕滅台亦平。一種是亡國,猶得禮賢名。何似章華畔,空餘禾黍生。
勸酒二首
其一
白日無定影,清江無定波。人無百年壽,百年復如何。堂上陳美酒,堂下列笙歌。
與君入醉鄉,醉鄉樂天和。歲歲松柏茂,日日丘陵多。
其二
君看終南山,萬古青峨峨。灞上送行客,聽唱行客歌。適來橋下水,已作渭川波。
人間榮樂少,四海別離多。但恐別離淚,自成苦水河。勸爾一杯酒,所贈無餘多。
公子行二首
其一
漢代多豪族,恩深益驕逸。走馬踏殺人,街吏不敢詰。紅樓宴青春,數里望雲蔚。
金缸焰勝晝,不畏落暉疾。美人盡如月,南威莫能匹。芙蓉自天來,不向水中出。
飛瓊奏雲和,碧簫吹鳳質。唯恨魯陽死,無人駐白日。
其二
花樹出牆頭,花里誰家樓。一行書不讀,身封萬戶侯。美人樓上歌,不是古涼州。
住京寄同志
有京如在道,日日先雞起。
不離十二街,日行一百里。
役役大塊上,周朝復秦市。
貴賤與賢愚,古今同一軌。
白兔落天西,赤鴉飛海底。
一日復一日,日日無終始。
自嫌性如石,不達榮辱理。
試問九十翁,吾今尚如此。
訪嵩陽道士不遇
先生五嶽游,文焰滅金鼎。
日下鶴過時,人間空落影。
常言一粒葯,不隨死生境。
何當列禦寇,去問仙人請。
送友人歸江南
泉州五更鼓,月落西南維。
此時有行客,別我孤舟歸。
上國身無主,下第誠可悲。
哭劉駕博士
出門四顧望,此日何徘徊。
終南舊山色,夫子安在哉。
君詩如門戶,夕閉晝還開。
君名如四時,春盡夏復來。
原野多丘陵,累累如高台。
君墳須數尺,誰與夫子偕。
烏夜啼
眾鳥各歸枝,烏烏爾不棲。
還應知妾恨,故向綠窗啼。
古別離(一作孟郊詩)
欲別牽郎衣,問郎游何處。
不恨歸日遲,莫向臨邛去。
遊子行
萱草生堂階,遊子行天涯。
慈親倚門望,不見萱草花。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