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角色介紹

男:聶赫留朵夫

  男:聶赫留朵夫

聶赫留朵夫是小說《復活》的男主人公,是「懺悔貴族」的典型。他既是貴族地主階級罪惡的體現者,同時又是本階級罪惡的批判者。聶赫留朵夫突破了貴族傳統的道德觀念,放棄了貴族特權的地位,最後跟貴族階級決裂。他否定了土地所有制,提出了解決農民與地主的矛盾必須把土地交給農民的看法。他對一切都表現出深厚的人性,對勞動人民充滿同情和愛護之心;對革命者充滿敬意;對貪官污吏深惡痛絕;對貴族非常的厭惡;他有追求自由和平等的高尚理想,聶赫留朵夫性格發展的過程就是深刻認識社會和背叛貴族階級的過程。所以,聶赫留朵夫這個形象在那個時代具有典型意義的,托爾斯泰正是通過這一思想感情的載體揭露和批判了貴族社會。

2性格特點

信仰改變
聶赫留朵夫大學時期是一個純潔、熱誠、朝氣勃勃,有美好追求的青年,進入軍隊和上流社會後,過起花天酒地,醉生夢死的生活。這時「獸性的人」統治了他,精神的人被壓制了,沉睡了。他第二次見到瑪絲洛娃以及後來的七、八年,便是獸性的人統治著他的時期。正是在這一時期他誘姦了瑪絲洛娃並將她拋棄,從而使她淪落到後來的悲劇地步。直到在法庭上巧遇瑪絲洛娃,他回想當年,撫今追昔,才良心發現。精神的人終於戰勝獸性的人。精神的人一旦復活,聶赫留朵夫就用全新的觀點觀察起社會、社會制度、法律和宗教。
第一部
1、卡秋莎的身世及其悲慘遭遇(孤兒、養女、初戀、遭棄、妓女)
2、純潔的愛情(捉人遊戲,一吻定情)聶赫留朵夫與卡秋莎的初次見面是在他讀大三的夏天,他住到姑姑家起草論文。一開始他並沒有留意卡秋莎。直到有一次,玩「捉人」遊戲,他不小心摔到溝里,手被刺破了,卡秋莎含笑迎上前來,眼睛照直瞧著他。他們互相握緊手表示勝利,他卻情不自禁地吻了她。從此他們之間形成了純潔的愛戀。(最後,聶赫留朵夫離開姑姑家,卡秋莎滿含熱淚,聶赫留朵夫也意識到自己正失去最純真的感情) 姑媽家有個女鄰居帶著孩子們來作客,其中包括兩個小姐、一個中學生和一個寄住在她家的農民出身的青年畫家。吃過茶點以後,大家在屋前修剪平坦的草地上玩「捉人」遊戲。他們叫卡秋莎也參加。玩了一陣,輪到聶赫留朵夫同卡秋莎一起跑。聶赫留朵夫看到卡秋莎,總是很高興,但他從沒想到他同她會有什麼特殊關係。他們拍了三次手。卡秋莎忍不住格格地笑著,敏捷地同聶赫留朵夫交換著位子。她用粗糙有力的小手握了握他的大手,向左邊跑去,她那漿過的裙子發出窸窸窣窣的響聲。聶赫留朵夫跑得很快。他不願讓畫家捉到,就一個勁兒地飛跑。他回頭一看,瞧見畫家在追卡秋莎,但卡秋莎那兩條年輕的富有彈性的腿靈活地飛跑著,不讓他追上,向左邊跑去。前面是一個丁香花壇,沒有一個人跑到那裡去,但卡秋莎回過頭來看了聶赫留朵夫一眼,點頭示意,要他也到花壇後面去。聶赫留朵夫領會她的意思,就往丁香花壇後面跑去。誰知花叢前面有一道小溝,溝里長滿蕁麻,聶赫留朵夫不知道,一腳踏空,掉到溝里去。他的雙手被蕁麻刺破,還沾滿了晚露。但他立刻對自己的魯莽感到好笑,爬了起來,跑到一塊乾淨的地方。卡秋莎那雙水靈靈的烏梅子般的眼睛也閃耀著笑意,她飛也似地迎著他跑來。他們跑到一塊兒,握住手。「我看,您準是刺破手了,」卡秋莎說。她用那隻空著的手理理鬆開的辮子,一面不住地喘氣,一面笑眯眯地從腳到頭打量著他。 「我不知道這裡有一道溝,」聶赫留朵夫也笑著說,沒有放掉她的手。她向他靠近些,他自己也不知道怎麼搞的,竟向她湊過臉去。她沒有躲避,他更緊地握住她的手,吻了吻她的嘴唇。「你這是幹什麼!」卡秋莎說。她慌忙抽出被他握著的手,從他身邊跑開去。卡秋莎跑到丁香花旁,摘下兩支已經凋謝的白丁香,拿它們打打她那熱辣辣的臉,回過頭來向他望望,就使勁擺動兩臂,向做遊戲的人們那裡走去。從那時起,聶赫留朵夫同卡秋莎之間的關係就變了,那是一個純潔無邪的青年同一個純潔無邪的少女相互吸引的特殊關係。
3、墮落,誘姦、100盧布
4、秋夜追火車、胎動馬絲洛娃打聽到涅赫留朵夫要經過莊園附近的車站。由於天氣漆黑,她迷失了方向,趕到車站時,火車就要開動了。她看到涅赫留朵夫坐在頭等車廂里,可是涅赫留朵夫沒有看到她。馬絲洛娃來不及和他說一句話,火車開動了。馬絲洛娃本想自殺,可懷裡的孩子使她平靜下來走回家去。
5、妓女生活,「毒害」商人一個商人到妓院尋歡作樂。妓院的茶房和使女,見商人有錢便想謀財害命。他們把一包藥粉交給卡秋莎,要她放到商人茶杯里,騙她說是安眠藥。卡秋莎不想被商人糾纏,便照樣做了。結果商人被葯死了。案發生后,茶房和使女賄賂律師,把罪責全栽在卡秋莎的身上。
6、法庭眾生相(情景的描繪)法院開庭審判卡秋莎的案件。聶赫留朵夫作為貴族代表參加陪審。一位法官因和妻子剛剛吵過架,心情不佳、愁容滿面。他擔心當他審完案子回家后,妻子給不給他飯吃。另一位法官叫瑪特維伊,老是遲到。他關心的是自己的疾病。他想,從門邊走到他座位那兒,如果走的步數能用三除盡,他患的胃粘膜炎就會好。這段距離走二十六步就可走完,於是他趕緊加了一小步,湊成二十七步。副檢察官卜列維喝了一夜酒,根本還沒有從酒宴中清醒過來,便開始宣讀起對卡秋莎的審判案件來。法庭庭長為了要在六點鐘之前趕去和一個紅頭髮的瑞士姑娘約會,他希望審判早點結束。
7、誤判:西伯利亞服苦役四年法院要給卡秋莎定罪了。副檢察官以犯罪的遺傳學來判定卡秋莎有罪。最後,由陪審員們對卡秋莎寫定罪意見。他們認為卡秋莎沒有搶劫、偷錢的意思,可是忘了加上「沒有謀害性命的意思」,聶赫留朵夫也一時疏忽了。這樣卡秋莎必須判罪了。本來,庭長不同意這意見,但他怕耽誤和紅頭髮姑娘的約會,便匆忙結案。宣判卡秋莎押赴西伯利亞服苦役四年。
8、聶赫留朵夫第一次探監聶赫留道夫到監獄探望卡秋莎,向她問起他們的孩子,她開始感到震驚,被喚醒的往事使她痛苦萬分。但她只簡單對答幾句,把聶赫留道夫當作可利用的男人,給了他一個媚笑,向他要十盧布的煙酒錢以麻醉自己。聶赫留道夫對卡秋莎的變化感到又驚又怕。
9、聶赫留朵夫第二次探監在獄中,聶赫留朵夫見到了卡秋莎,他兩次虔誠地請她原諒,要向她贖罪,並聲明要跟她結婚。但卡秋莎不能饒恕他的過去。她氣憤地嚷著:「你走開!……我討厭你,討厭你那副眼鏡,你那骯髒的胖臉!」聶赫留朵夫懷著責任感繼續為她的冤案奔走。
10、聶赫留朵夫第三次探監聶赫留朵夫先把卡秋莎疏通到監獄的醫院工作,並和她見了面。她向他道歉,答應到監獄的醫院去當看護,並保證以後再也不喝酒了。聶赫留朵夫高興地想:她簡直換了一個人了。他相信愛的力量是所向無敵的。但卡秋莎仍然不答應與他結婚。
第三部
16、卡秋莎與西蒙松的愛情經過聶赫留朵夫的疏通,卡秋莎被調到政治犯當中,遇到了西蒙松。西蒙松愛上了她,這使她受到極大震動。她覺得他認為自己具有特殊的高尚品德,她努力做個好人。他們感到彼此休戚相關,兩顆心開始更加接近。為了聶赫留朵夫的幸福,她最終選擇了純粹愛她的西蒙松。
17、聶赫留朵夫與卡秋莎的最後一次見面
19、卡秋莎的復活聶赫留朵夫的第一次探監,使卡秋莎回想起過去,精神開始蘇醒。之後,每次見到聶赫留朵夫,她都要求他為別人的事奔走,而自己卻什麼也沒有要過。她重新愛上聶赫留朵夫,但為了他的幸福,不同意跟他結婚,而嫁給政治犯西蒙松。
20、聶赫留朵夫的復活聶赫留多夫在姑媽家誘姦了卡秋莎,被趕走後淪為妓女。後來,她被誣告謀財害命,聶赫留多夫作為陪審員參與此案審理。為了贖罪,他打算和她結婚,同時為她奔走伸冤,敗訴后一同前往西伯利亞。被其精神感召,她改掉惡習,但為了不連累他,拒絕了愛。為此,兩人都實現了精神、道德的新生與「復活」。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