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職業勾引人,是一種在日本新興的職業,當有人跟配偶過不下去又不容易離婚時,就會雇傭他們來勾引配偶。

職業勾引人職業勾引人

職業勾引人,是一種在日本新興的職業,當有人跟配偶過不下去又不容易離婚時,就會雇傭他們來勾引配偶。而這些「勾引人」也會十分敬業,為了達到目的什麼事情都會去做。他們過著雙重生活,外表看上去像是秘書,而實際上卻是最新潮的日本「職業勾引人」的一員。

1 職業勾引人 -產生背景

職業勾引人職業勾引人

日本人家庭觀念重,離婚率在發達國家中算低的。厚生勞動省(日本負責醫療衛生和社會保障的部門)的網站說,2007年日本離婚數為25.5萬對,相當於每1000對夫婦中2.02對散夥,前幾年更低。日本離婚率低,有傳統觀念原因,也有經濟原因。

日本人說,離婚是人生的失敗,是在人生試卷上做錯題。離婚男人,在職場也難呆下去,「家庭處理不好,工作能力也會差」。

日本傳統社會裡,講究女人對男人的順從。男人再怎麼過分,妻子都不會和他離婚,因為社會不允許,漸漸地忍耐成為習慣。日本男人家庭觀念也重,一般不會和妻子離婚。

2 職業勾引人 -服務機構

在以前,日本的妻子們在遇到丈夫不忠或暴力時,通常都會選擇容忍。而離了婚的女人也很不受待見,很少人能再結婚。可是現在,「大家都想過快樂的生活,」日本專業離婚公司負責人富谷說。這種心理也使得日本的離婚率大增,也促成了富谷的公司GNC的誕生。

富谷在16年前建立了專業離婚公司,其分公司遍布日本各地。他的員工可以提供各種服務,包括跟蹤變心的配偶,調查一樁婚姻甚至求職者的背景,或者趕走盯梢者,處理家庭暴力,甚至還幫人應付電腦黑客。不過,其公司的主營業務還是解決夫妻關係問題。僅在去年一年,他就接了2000多宗生意。

3 職業勾引人 -實行手段

 

職業勾引人職業勾引人

連鎖「專業公司」 拆散夫妻很有招

像京子忽悠A君並最終讓他離婚的事一般要花兩到四個月的時間,收費是每月大約48萬日元,外加各種費用。

第一步是調查:儘可能多地掌握要接近目標的生活習慣和喜好等。僱主通常會告訴他們目標最喜歡什麼:比如A君最喜歡年輕的女孩子。

第二步就是安排「勾引人」和目標的一系列偶然性的見面,讓他們熟悉起來。

第三步就是對目標展開誘惑和勾引。

富谷的檔案中收羅了可迎合各種口味的女性,有端莊秘書型,良家婦女型,還有像京子一樣的火辣妖艷型。富谷說京子是一流的「特工」。不過他也說,最重要的還不是長相,而是講話的技巧。

京子三年前從學校畢業,在電視上看到有些女孩子可以做「誘鉺」去勾引男人,覺得自己也很適合做這個工作,於是就在網上找到了富谷和他的公司。在過去的三年裡,她已經接了50到60個單。她每次都是同時針對4到5個目標展開工作。

4 職業勾引人 -案例解析

偵探暗中收集證據 暴力丈夫進退兩難    
東京街頭,下午三點。A君在一間銀行外邊等著他的「心上人」到來。看到她從街對面蹦蹦跳跳地跑了過來,臉上不禁露出了笑容。20歲的京子只有他的年齡一半大,黑黑的頭髮、大大的眼睛,她動聽的笑聲每次都讓A君心曠神怡。A君則是一個40多歲的禿頂生意人,一身灰色制服皺皺巴巴的,還戴著眼鏡。

兩人的相識很「偶然」,第一次京子向他問路;第二次又「很巧」地撞在一起。一來二去,兩個人就熟悉起來,互相發一些肉麻的簡訊。這一次,A君帶著「紅粉知己」來到一個便宜的地下餐館吃義大利粉,還給她買了些化妝品。京子拿到東西后羞答答地問,「下次給我個戒指吧?」

很快,四點半時,他們已經到了外邊的一個典當行,選起了戒指。兩個人一直手拉著手,肩並著肩。然後又去了東京西邊的池袋。

A君不知道的是,有一個私家偵探小組一直盯著他,他剛才的每一個行動都被詳細記錄在案。在他和京子見面的時候,行動的幕後老闆富谷就躲在街道對面的燈柱後邊拍照呢。富谷的工具包括一包香煙和一支鋼筆,其實都是攝像機。另一名「偵探」清水則帶著一個黑色的包,裡邊是攝像機,透過包上的一個孔把A君的行動一點不落地拍攝了下來。還有另外一個負責「放風」。三個人一直跟著京子和A君,並精心保持著距離,既不能讓A君發覺,又要能清楚地錄像。

A君已經結婚20年了,有個19歲的兒子在讀大學。他很有暴力傾向,打妻子是家常便飯。妻子忍不住向一男性朋友訴苦,並最終愛上了那個人。可是,當她向A君提出離婚時,卻遭到了更暴力的毆打。她非常絕望,最後抱著一絲希望到網上求助,於是就找到了富谷的公司GNC。

京子當然也不是真名,她也不是偶然碰到A君的,也不是像她和A君說的那樣在設計公司工作。她是個「職業勾引人」,專門過來勾引他的,而且會得到不菲的報酬。她要定期給「組織」發簡訊彙報情況,身上帶了好幾個GPS定位設備給其他人指引方向。清水也是她的保鏢,一旦出現意外情況負責保護她的安全。整個「勾引」行動都由A君的妻子買單。京子每次與A君相會,也都會給她一個詳細的報告。他們的目的就是讓A君死心塌地地愛上京子並想跟她結婚,這樣他就會跟老婆提出離婚。如果他不離婚,妻子就可以拿著充足的證據告他偷情與不忠。

同時接到多個個案 月收入超67萬日元

在東京另一處地方,晚上9點,B夫人在等她的「相好」。她在銀座工作,醫務工作者。也被安排在這裡見面。她29歲,穿著藍色短袖運動衫,漂亮的裙子。她的丈夫出差不在家。其實,她和丈夫的感情並不好,丈夫提出離婚,可是她不同意。雖然如此,她見「相好」的心情仍很急切。

之前,一個叫隆志的年輕人手燒傷了,找她包紮。第二次見面時,隆志問她要了手機號。雖然來往簡訊很正經,可是她發現每次發簡訊過去,隆志都會立刻回復。隆志到了,急切地從車上跳下來,熱情地邀她上車。那部車比她丈夫的寶馬還要豪華。他很友善、體貼人,很紳士很幽默,這些都是她很喜歡的。

9點45分,他們進了一間很有品位的豪華餐廳,每人都要兩萬日元。吃完飯,她一邊吃著甜點,一邊向隆志又靠近了些。而他則顯得有點害羞。她甚至覺得自己很幸運。隆志不時地玩弄手機,其實是把兩個人的親熱鏡頭都拍了下來。整個過程也是根據她的喜愛精心安排的。這一切的費用最終都要由她丈夫買單。

和京子一樣,隆志也在一間類似的公司工作。1997年由一個叫三島的人建立。這間公司的主要業務是提供問題婚姻諮詢。他一年就幫6000對夫婦解決問題。視僱主的要求,要麼讓他們離婚,也可以讓離婚的複合。「我很同情B夫人,」三島說,「可是想想她煩了丈夫這麼多年,也就平衡了。」

「引誘男人遠比女人容易,」他說,「女性一般不會逢場作戲,要來就是認真的。」而男人對主動接近他的女孩子通常不會有什麼疑心的。

隆志做這份工已經五年,他的妻子不喜歡,「不過收入很高,所以她就不再抱怨了。」他同時接3到4個個案,月收入超過67萬日元。他五歲的兒子認為他是個抓壞蛋的秘密特工。

男人如果窮追不捨 就有匪徒上門威脅

「這很有趣。我喜歡看生活的另一面,」京子說,「報酬也很豐厚。我每天都接觸不同的目標。我對那些老的不太感冒,對年輕的會比較上心。」說到A君,她說,「他不算壞,只不過禿頂罷了。」

富谷說,京子並不是應召女郎,因為在工作的過程中沒有經濟因素。她每個月拿基本工資38萬到48萬日元,如果達成目標還有額外的獎金,而她接的業務通常都會成功。這樣,每個月可以賺到約96萬日元。她有自己的公寓,還有被蒙在鼓裡的男友。她沒有被客戶威脅過。在被問到是否會因為欺騙目標而感到內疚時,她說,「那是我的工作,我會把工作跟感情分開的。」

整個過程結束之後,「勾引人」們都會無聲地從目標的生活里消失。他永遠不會知道她是個「特工」。如果他還窮追不捨,那麼她就會說搬到很遠的城市去了。通過再發幾次簡訊后,男人都會把她忘掉。當然,如果有人真的很「長情」,富谷就會安排一個匪徒似的傢伙給他打電話或親自拜訪,警告他不要碰「他的女人」,事情也就結束了。當然,女特工還可以玩更狠的,把維繫兩人關係的手機停掉。

5 職業勾引人 -參考資料

[1]新華網 http://news.xinhuanet.com/legal/2008-09/03/content_9763598.htm

上一篇[上湯菜心]    下一篇 [上湯菌菇木耳菜]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