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聽眾,指聽講演、音樂或廣播的人。

 

 

1 聽眾 -只有一個聽眾的佈道

 


有一次,牧師布魯內博士答應替英格蘭的一位鄉村牧師佈道。禮拜天那天,天氣很冷,又刮暴風下大雪,令人很不舒服。正是三九寒天,雪高高地堆在路邊,每走一步都很困難。但牧師還是催著他的馬,闖過飛揚的風雪。在棚子里把馬栓好后,他走進教堂,教堂里空無一人。牧師往四周看了看,在講壇后坐好。不久,門開了,一個人沿著過道走進來,也往四周看了看,找了個座位坐下了。

崇拜的時間到了,還是只有一個聽眾。牧師不知該不該向這麼少的聽眾佈道。他轉念一想,佈道是他的責任,他沒有權力因為只有一個人在聽,就不履行職責。所以他還是對著唯一的聽眾,主持了整個崇拜:禱告,唱詩,佈道,祝福。禮拜結束后,他走下講壇,準備與他的聽眾談談。可那人已經走了。偶爾有人會談起這件不尋常的事情。牧師呢,則在二十年以後回憶起這次經歷。事情是這樣的:牧師有次出去旅行,在一個美麗的小村莊里,下了馬車。

聽眾聽眾
迎面走來一個紳士,向他打招呼:「早上好,布魯內博士。」

牧師說:「我記不起你是誰。」

「我想也是。」陌生人說,「但我們在一場暴風雪中,在一個教堂里共渡過兩個小時。」

「先生,我記不起有這麼回事。」老人說,「請告訴我是什麼時候。」

「您還記得二十年前,在某個地方,向唯一的聽眾佈道嗎?」

牧師眼睛一亮,一把抓住他的手,「對了,對了!我想起來了。你就是那個人嗎?我一直希望能再見你呢。」

「我就是那個人,先生。神使用那次佈道拯救了我。我已經成為一個傳揚福音的牧師,那邊就是我的教會。先生,因為那次佈道悔改歸正的人,可不止一個呢!」

 

2 聽眾 -從黑暗到光明

 


聽眾聽眾
「你是不是我小叔的女兒,我才不在乎呢!」

吉姆芭跪在她圓草屋前一小堆火旁,嚷嚷著,「你全身都是邪靈!」

「可它們正試著從我身上出來呢,它們會的。」瑪芭爭辯道,「你看。」

她指著右腿上一隻醜陋發紅的口子。瑪芭是全非洲最邪惡的女孩之一。而且她喜愛邪惡,至少她自得其樂。

但有一天,兩個白色的"靈"來到他們村子。他們來時,瑪芭和村裡其他的孩子以為他們是從靈界來的,嚇得躲了起來。她現在總算知道他們其實是跨洋過海而來的一對白人夫婦。這兩個傳教士說的話又美妙,又令人難以忘懷。瑪芭和其他孩子逐個兒從藏身之處爬出來聽他們。

白人講的故事,據他說,是來自一本天上傳下來的書,是真實的。這故事講的是一位新的神,一位瑪芭聞所未聞,但在世界上的其他地方已世世代代耳熟能詳的古老的神。傳教士說祂是永遠活著的。傳教士還告訴他們,這位神愛那些敬拜祂的人。因為愛甚至將祂的獨生兒子賜給他們,為他們受死。他們說瑪芭必須悔改,求這位神看在祂兒子耶穌的面上饒恕她的許多罪。那些認罪悔改,相信祂的名的人將與祂同在一個叫做天國的美麗的地方永遠活著。祂兒子耶穌基督的血能洗凈一切的罪。沒有什麼人是壞到不可救藥的。

瑪芭聽到這些,暗自思忖道:他們可不知道我有多壞!這位大有能力的神能不能把我變好呢?一種要屬於這位偉大的神的熱望充滿了她心中。但隨後她窺見了傳教士太太有一隻紅色的錢包,她將它偷了過來。

自那以後,傳教士夫婦再來他們的村子傳道,瑪芭就躲在一個安全的藏身之處聽他們講,再不敢在他們面前露面。她聽得越多,就越發現自己是怎樣的罪大惡極。如果傳教士夫婦見了她,他們肯定會看見她的罪過的。但她能躲過神嗎?傳教士說祂總是能看見她,即便是她作壞事時也能。這位神甚至能看透她的心,祂洞悉她裡面的每一個意念。瑪芭想著傳教士夫婦和他們講的故事,出神了,忘記旁邊還有一個吉姆芭。可當她惱怒的嬸嬸嚷嚷說:「薩瓦拿告訴我你懶得要命,今天一點活兒也沒幹。他說你躺在花生地旁的深草里望著天空發獃。」

她不由跳了起來,辯解道:「我不是懶。我的腿疼啊!」

「他還說你揪住馬特默的小妹,打她,還偷了她的虎齒項鏈。對這樣一個又懶又惡的孩子我能怎麼辦?從我面前滾出去!今晚這兒沒有你呆的地方!」吉姆眼睛里都冒出火來。

對瑪芭來說,這樣被迫整夜呆在外面並不是第一次;她也不是第一次空著肚子離開。每次都是薩瓦拿先吃,而他是個貪吃的傢伙。許多次她的晚餐只是一點殘羹冷炙。瑪芭從吉姆芭的草屋裡出來時頭揚得高高的,彷彿她是酋長的女兒。

事實上,她只是一個小孤兒,沒人疼沒人要。她可以去多波家。多波兩口子也聽傳教士講道。他們的草屋很乾凈,他們會與她共享晚餐。他們的草屋沒有多餘的地方給她,但他們會給她一隻墊子讓她睡在屋外。她還可以去看看他們的嬰兒,多波的妻子說不定會教她一支從傳教士太太那裡學會的搖籃曲。多波說他們自己的歌聽上去全都哀哀切切的,因為他們的心裡沒有希望。

但傳教士的歌子里卻充滿希望,宣告了在耶穌里,今生和來世的希望。夜幕降臨時,瑪芭在多波屋外的硬地上睡下了。但她遲遲不能入睡。她的腿疼得厲害。她靜靜地躺著,回想起三年以前她初次來到這個村子里的情形。她的叔叔並不想要她,但看在他死去的兄弟,她的父親的份上,他覺得自己必須收留她。嬸嬸吉姆芭呢,一直恨她,覺得她只是一張嗷嗷待哺的大嘴。他們的兒子薩瓦拿對她總是兇巴巴的。瑪芭覺得好孤獨。整個世界沒有一個人愛她,她是死是活沒有一個人關心。沒有人撫養她,關懷她。她整天被人踢來踢去,挨打受罵。瑪芭聽說人人身上都充滿邪靈。這些邪靈試圖傷害每一個人和每一隻動物。它們甚至住在石頭中,樹叢里。一個人得非常勇敢才敢睡在露天,因為在露天里邪靈可能傷害到你。所以瑪芭壓根兒欣賞不了美麗的月光和星光,還有那天空下棕櫚樹的剪影。她相信邪靈潛伏在周圍,時刻準備襲擊她!腿又癢又痛,她想:「邪靈今晚一定在使勁兒,要從我身上出去。」

一個星期以前,巫醫派人來找吉姆芭。她去了,看見他坐在黑暗、骯髒的草屋裡,四周堆滿了物神、符咒和藥品。他說:「瑪芭有邪靈附身。我會把它們趕出來,但你必須給我一隻雞。」

吉姆芭猶豫了片刻:瑪芭可不值一隻雞。可這巫醫看來十分刻毒,吉姆芭怕自己如果不給他雞的話,他會念一道符咒罩住她。因此她答應了。那天晚上,瑪芭睡著后,巫醫爬進了吉姆芭的草屋。他用怪裡怪氣的聲音嘟噥著怪裡怪氣的詞句,又舞出希奇古怪的動作。吉姆芭和薩瓦拿在旁邊瞠目結舌地看著。接著他切開瑪芭右腿上的皮膚,好讓邪靈從那裡出去。瑪芭痛醒了,嚇得不得了。但吉姆芭告訴她邪靈這會兒能從她身上走了,瑪芭也相信了。那是一個星期以前的事。從那以後她的腿痛得越來越厲害。它現在成了個呲牙咧嘴的傷口了。瑪芭躺在地上,凝視著沉沉的夜幕。傳教士曾要他們向在天上的偉大的神祈禱,只有祂能將他們從所有傷害和邪惡中救出來。祂甚至能給她一顆新心,然後她就能愛祂,事奉祂。可她的心實在太壞了,她敢向一位如此良善和聖潔的神祈禱嗎?夜的黑暗似乎要合攏來,瑪芭感到令人絕望的失落。她用力緊閉雙眼,結結巴巴地作她生平第一次祈禱:

「噢,傳教士的神哪,把我從黑暗裡救出來吧,把我心裡的黑暗拿走。求求你救我。」

夜很深了,瑪芭總算睡著了。可她睡得很不安。次日清晨,她躺在多波屋外的地上,發起了高燒。她說著胡話,呻吟著,不知自己身在何處。她腿上的感染已曼延到了全身。瑪芭病得很厲害。在去花生地的途中,多波到吉姆芭的草屋,告訴她瑪芭病了。吉姆芭答應說她會派薩瓦拿去把她背回來。吉姆芭疾步去到薩瓦拿睡覺的墊子前將他搖醒,「兒子,快醒來。有件事你得快點兒去作。」

薩瓦拿一骨碌坐了起來。他母親在他耳邊低語道:「你還記得班谷的兒子快死時,巫醫要班谷殺了他們唯一的一隻山羊,把血灑向天空的事兒嗎?瑪芭病了,可能快死了,她可不值一隻山羊。那個沒有用的傢伙已經讓我賠了一隻雞了。快去,到多波家背上她,讓人相信你是背她回家來。但把她背到叢林邊。我們就說是她自己迷迷糊糊地走到那兒的。」

薩瓦拿是個冷血的男孩,他照母親的吩咐去作了。瑪芭病得昏昏沉沉。她不知什麼時候薩瓦拿帶走了她,不知他們什麼時候離開了村莊,也不知什麼時候她被拋棄在叢林邊上。那裡毒蛇到處遊動,野獸四處尋找著獵物。瑪芭沒有聽見虎爪輕輕著地的聲音,也沒有看見一雙黃色的發光的眼睛正看著她,一隻虎老蹲伏著準備向她撲來。但神在天上看見了這一切。一分鐘不早,一分鐘不遲,祂派祂的僕人到了那個地方。這天正好是傳教士和他妻子探訪瑪芭村莊的日子。他們必須靠近叢林走一段才能到那裡。白人敏銳的眼睛瞥見了那隻大貓正蓄勢待發,準備捕殺地上的某樣獵物。白人動作很快,閃電一般,他將他的槍架在肘彎,瞄準,摳動扳機,老虎應聲倒下,打了個滾兒,死了。

傳教士將瑪芭帶到幾里以外的宣道營地。消息傳來,吉姆芭和薩瓦拿十分高興。在那裡,瑪芭被洗得乾乾淨淨,她的黑皮膚甚至閃閃地發出了光。然後她被放在了一架有乾淨床墊的床上,生平第一次,她穿上了一件乾淨的白色睡袍。許多禱告為這個病女孩獻上。他們不斷的照顧和關懷得到大大的祝福,她復原得很快。她的身體是如此的飢餓,以致於她覺得自己永遠喝不夠那美味的湯;她的心靈是如此的飢餓,以致於她覺得自己永遠得不夠愛。在那宣道營地里他們把兩樣都豐富地給了她。他們特別提到了神的安排是怎樣將她從虎口裡救出,並治癒了她的疾病和感染。神用這些話滋潤了她年輕的心靈。她學會了讀《聖經》,聖靈將救恩的真理澆灌在她的靈魂里。瑪芭親身經歷了神恩典的奇妙,祂的恩典甚至拯救像她這樣邪惡的人。瑪芭經常回自己的村子,跟她的同胞們講述傳教士的神和祂的兒子耶穌。吉姆芭和薩瓦拿驚奇地看著她:她看起來又健康又乾淨。當她為他們讀她的書時,薩瓦拿說:

「瑪芭學會了白人的魔法。她讓這些小小的符號說話。」

他們現在知道了她的書叫《聖經》。瑪芭每天都為他們祈禱,求神也將他們從迷信中解救出來,讓他們知道自己對主耶穌基督的需要。

 

3 聽眾 -巴克船長遇試煉

 


許多年以前,吉姆·巴克當上了一艘捕鯨船的船長。他率領他的船隊航海多年,遠近聞名。沒有比他更不敬神的

聽眾聽眾
人了:他發的每一道指令都非加上一句賭咒不可。這回巴克船長要去太平洋作另一次捕鯨的長途旅行了。出發的前一夜,他在家鄉聽了一次講道。這次講道給這個大大咧咧的船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主在他的心中大大地動工了。船如期出發了。沒過多久,船員們就注意到他們的船長有了某種變化。他不再賭咒,反而似乎有種敬虔的態度。他們還經常看見他的嘴唇蠕動著,那是他在祈禱。船隊在海上漂了好幾個星期。船員們在無邊無底的海里搜尋著,但連鯨魚的影子也看不見。好不容易在一個禮拜天的傍晚,太陽正下沉時,一名船員嚷道:「看那邊!那邊有一條!」

一眨眼間每個人都各就各位了。巴克船長起先也很興奮。隨即,「要記念安息日,守它為聖日"的經文在他心中響了起來。船員們都已準備好,要放下小船去追那條鯨魚。可巴克船長突然叫道:「夥計們,等等!我們今天不捕鯨!」

「開什麼玩笑?」一個船員不耐煩地說,「我們已經在海上漂了好幾個星期了,這可是我們見到的第一條鯨哪。」

「如果放過這條鯨,誰養活我的老婆孩子?」另一個人說。

但巴克船長態度很堅決。「我將賠償你們由此造成的一切損失。」

他靜靜地說。他這樣一說,大部分人安靜下來,但大副司托凡不太服氣。而且,職位僅次於船長的他,也想藉機顯示自己的權威。

「那彼得斯先生,我們船主怎麼辦?」他挑釁道,「你認為他會對這損失感到高興嗎?」

他眼角一閃,瞥見有幾個人臉上閃過一絲笑意,便繼續說:「我們要你簽一份聲明,就說這只是你的主意,我們可沒同意你。」

船長馬上意識到,如果他這樣作的話,再不會有船主願意雇傭他。但他還是平靜地回答道:「在禮拜天簽署一份這樣的文件也是不合法的。但我明天會照你說的辦。」

大副司托凡作了又一次努力:「船長,我得養活老婆和五個孩子。如果神安排在禮拜天給我們送來一條鯨,我相信我們必須捕捉它!」

船長巴克似乎沒聽見大副的話。他跌坐在一條板凳上,走神了。口裡一遍又一遍地念著:「願禰的旨意成就。」

突然間,司托凡撲上來,用力搖著船長的肩喊道:「船長,快看氣壓計下降得多快!暴風雨馬上就要來了!好在我們沒有任何夥計出船。」

半個小時以內,所有的船員都各就各位,與一場猛烈的颶風展開了搏鬥。整個晚上惡風濁浪都在撲擊著捕鯨船,但勇敢的船員們不懈地奮力抗爭。許多人開始祈禱,求神把他們從這可怕的風暴中拯救出來。神聽了他們的禱告,沒讓他們受任何傷害。三天以後風暴終於過去了。但船員們發現他們已順著另一個方向被帶出了好幾百海里。他們現在航行的海面是眾所周知魚最稀少的區域。船員們在暴風雨中恐懼萬分,現在則滿心絕望。但,當海面更加平靜時,他們的絕望轉成了滿心歡喜:他們的船周圍全是大群大群的鯨魚!巴克船長伏下頭來,又驚奇又感激。他想起了主耶穌說過的話:「你們把網撒在右邊,就必得著。」

他們現在收穫的,是怎樣出乎意料的祝福啊!短短的時間內船隊就成功地捕獲了兩條鯨魚。接下來的日子他們忙個不停,很快船就滿了。感恩戴德的船長和船員們得以比平時早幾個月返回家園。彼得斯先生看到他的船隊出海之後這麼快就又駛進了港口,驚奇不已。巴克船長和他的船隊一邊上岸一邊向他揮手致意。船長向彼得斯先生講述了所發生的一切,整個船隊都圍在旁邊聽著。「神將我們救出了風暴。祂還為我們遵守祂的誡命,守安息日為聖,大大地祝福了我們。」

巴克船長是這樣結束他的故事的。「你們所得的拯救真是奇妙,所得的祝福真是豐富!」

彼得斯先生宣告道,「以後禮拜天放不放船捕鯨,完全由你決定。」

靠神的恩典,巴克船長繼續順服他的主。好些年他們都比任何其他船要捕得多。

神的道奧妙。祂廣行奇迹。祂立足在海面,駕風御浪。

 


 

上一篇[高音]    下一篇 [剛玉]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