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肯尼斯·艾爾梅洛伊·阿其波盧德

標籤:fate型月魔術

肯尼斯·艾爾梅洛伊·阿其波盧德(日文假名:ケイネス·エルメロイ·アーチボルト),出自TYPE-MOON原作,虛淵玄著作的小說,及其改編的同名動漫Fate/Zero,是「第四次聖杯戰爭」的參戰方之一。作為「創始御三家」之外的勢力被「大聖杯」選中,Lancer的御主(Master)。

1人物介紹

資料
肯尼斯(小說插圖)

  肯尼斯(小說插圖)

姓名:肯尼斯·艾爾梅洛伊·阿其波盧德(聲優:山崎巧)
性別:男
身高:181cm
體重:62kg
血型:B
未婚妻:索拉·娜澤萊·索非亞莉(ソラウ·ヌアダレ·ソフィアリ)

2魔術介紹

「月靈髓液」(1080P截圖)

「月靈髓液」(1080P截圖)
作為魔術名門——阿其波盧德家的九代家主,肯尼斯同時具有風與水二種屬性!同時,他還精通降靈術、召喚術與鍊金術。第四次聖杯戰爭中,他正是通過自己卓越才能,對聖杯的召喚系統作出改造,使自己得到令咒的同時,將供應維持從者現界的魔力的功能轉移到他的未婚妻索拉身上,使得自己有更充足的魔力應對其他參戰者。
屬於他的魔術禮裝為「月靈髓液」,利用魔術化的水銀進行防禦、攻擊、搜索三項合一的禮裝。攻擊是利用水銀凝聚成鞭狀打擊目標,具有比擬刀刃的攻擊;防禦是把水銀變化成薄膜抵擋攻擊,由於利用流體力學的原理因此無法防禦劇烈變化的攻擊。月靈髓液通過魔術師本人的魔術刻印操作,第四次聖杯戰爭期間,肯尼斯藉此與衛宮切嗣對抗。但被切嗣識破其破綻后,被切嗣的魔術禮裝——「起源彈」擊破。

3活動據點

冬木市最高的建築凱悅酒店,三十二層的建築中,被肯尼斯結界覆蓋的就有二十四層,連下水道都沒有遺漏,走廊也被其空間異界化,這裡有三台肯尼斯專用的魔術爐以及代替獵犬而召喚來的數十隻惡靈和魍魎。即使是Assassin也很難在不被注意的情況下進入這個可以稱之為魔術堡壘的「魔法工房」。
在凱悅酒店被衛宮切嗣炸毀后,據點轉移到了郊外的廢棄工廠中。

4人物經歷

肯尼斯少年時期,不管什麼問題,都沒人能比他更加完美的解決,而他的努力也沒有超出常規的目的意識,只是單純的認為自己的研究成果會在某時某處比別人做的更好而已。因此他便接受了被人們看做「天才」這一事實。誰也沒有對這個稱號懷疑過,甚至沒有出現威脅其的存在,所以他既不需要驕傲也不需要自大,只是理所當然的享受著這個「天才」這一稱謂。 
那時候他的世界他就是一切的主宰,沒有碰壁沒有為極限煩惱過,天資聰穎,名門嫡子,不僅繼承了代代相傳的魔術成果的刻印,自身也擁有與之相稱的世間少見的才華。 
后就職於時鐘塔,在數目繁多、成績顯著的研究成果之中,以破竹之勢位列前茅,一直集他人羨慕與嫉妒與一身的肯尼斯卻沒有一點滿足感和成就感,這對他來說只是人生的「必然結果罷了。 
過去是這樣,未來也一定是這樣,這是神聖而不可侵犯的」人生約定「,對於肯尼斯是毋容置疑的。 
因此,如果出現非常少見、且幾乎不可能發生的」意外「的話,是他絕對不能容忍的混沌,是對神的秩序的一種侮辱和褻瀆。 
被恩師——降靈科長索菲亞莉學部長看重,並把自己的女兒索拉·娜澤萊·索非亞莉許配給他。 
在第四次聖杯戰爭中,肯尼斯始終無法理解和相信自己的從者Lancer參加聖杯戰爭的目的只是達成生前能好好侍奉一位君主的遺願,對聖杯本身沒有追求這一點。而他以Master的身份命令Lancer做出違背騎士精神的事,也令Lancer倍感羞辱、痛苦萬分。這種衝突使得二人始終不能完美地配合作戰。 
另一方面,肯尼斯深愛著未婚妻索拉,索拉卻愛上了Lancer。致使肯尼斯對Lancer始終懷有嫉恨、猜疑之心。在肯尼斯偷襲衛宮切嗣失敗,反而失去全身的魔力迴路、再也無法使用魔術之後,索拉甚至不惜從肯尼斯手上強奪令咒,代替肯尼斯成為Lancer的Master。 
在Lancer前往剿滅Caster的間隙,久宇舞彌綁架了索拉,衛宮切嗣以立下自我強制證文「針對衛宮家第五代繼承者、矩賢之子切嗣,以肯尼斯·艾爾梅洛伊·阿其波盧德以及索拉·娜澤萊·索非亞莉兩人為對象,永遠禁止殺害、傷害之意圖及行為。」為交換條件,要求肯尼斯「用光所有令咒,讓Servant自我了結」,以致Lancer被自家Master令咒所迫,死在自己的寶具之下。但在Lancer死後,卻因為自我強制證文只對衛宮切嗣一人有效,肯尼斯與索拉仍被久宇舞彌槍殺。 
也許毫無痛苦就斃命於槍下的索拉還比較幸運。肯尼斯在被打成蜂窩從輪椅上摔下來之後,仍悲慘地尚未停止呼吸。他全身受到多處致命傷,已經沒有生還的希望。可就算是剩下數秒的生命,如果要默默忍受死亡的痛苦來度過的話,那也應該是漫長得殘酷的時間吧。因為Saber不忍心再看下去,用劍斬下肯尼斯的首級,結束了他的痛苦。
上一篇[悲壯的頌歌]    下一篇 [喬納森·里斯]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