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遠古東方部落稱為夷,后統一用來借指史前中國生活於今山東,淮河地區,活動在今泰山周圍的被稱為夷的眾多部落;而古代泛稱西、北方的各族為胡。胡夷,偏指胡族,胡夷並稱亦泛指外族或外族人。 又日本作家山田風太郎《甲賀忍法帖》中甲賀十人眾如月左衛門的妹妹名。

1動漫里的胡夷

死亡地點
伊賀鹽倉
性格
胡夷的確是個小孩子,並不堅強卻無比快樂的小孩子。如果其他女忍者可以被稱作女人,朧可以被稱作少女的話,胡夷就是絕對的孩子。即使她有著妖艷的外表,並把其作為武器,她仍是個沒太多心機的孩子。胡夷的妖艷對於自己,彷彿就只是一件可以用來炫耀的武器,和小孩的一把小刀又有著什麼不同呢?
她冰雪聰明反應極快,但這只是一個孩子的伶俐,和其他忍者的城府機智有著絕對的不同。她其實並不能算堅強,卻勇敢,很單純很單純的勇敢,連面對危險都沒有太多深思熟慮,行動,對著兄長和天空笑笑,對著自己笑笑。
然而時代是冷酷的,明亮的星斗終會成為流星,明朗的孩子不會被深沉的忍者世界接受。這個世界充滿了世界和力量,甚至容不下一點星一樣的光芒,容不下一點天真的溫暖。
不幸地,還舒爽地喝著清冽泉水的胡夷背伊賀的五人圍住,沒有勝算。
勇敢的孩子不忘記斬殺敵人,更在猙獰的敵人面前開著孩童無謂的玩笑「你的大腦袋裡有什麼,告訴我吧。」甚至用上了自己所炫耀的武器。當她成功時露出了笑,彷彿贏了一個遊戲的笑,仍然發自內心,甚至不會想想即使殺死再多眼前的敵人,被關在敵人內部的自己根本沒有活著出去的可能。
臨死前她還是看到了兄長,哪怕此時的兄長已經經歷了完美無缺得連被易容者的戀人都看不出的易容,哪怕兄長因為大局根本沒有輕輕地對將死的她說一句話。她已經神志不清,卻用盡全力拉著兄長的手,聲音微弱無比,逐漸斷裂。
胡夷沒有悲哀,沒有怨恨,一個明朗勇敢的孩子死去了,彷彿逝落的流星一樣。
胡夷的死不是讓人由悲生憐,甚至不是那麼傷感。然而心中彷彿真的被她險利的短刀划傷,貫徹心扉的痛。
她是個可愛的孩子,在這個不可愛的世界上。

結局

如果在我痴痴的願望中,不需再有那樣一個陰暗的世界襯托她的可愛。可愛的小胡夷天天活在陽光照射的甲賀谷中,抓到魚兒和兄長一起來烤著吃,吃飽了便可以躺在地上睡一大覺,睡醒了披著午後暖和的陽光在山林中奔跑,頭埋在小河裡痛飲。她仍會練這一身忍術,腰上掛著鋒利短險的短刀,不一定用忍術維持所謂的大局和正義,卻一定用來保護甲賀的同伴……
阿胡夷似乎是所有這些女忍中唯一一個不曾體會愛情滋味的女孩.然而真正感人的卻是她與兄長如月左衛門之間難以割捨的兄妹之情.胡夷的象徵是曇花,雖然綻放的美麗十分短暫,但是留有的余香卻使人難以忘懷.的確,這就是胡夷的真實寫照.這個天真可愛的女孩幾乎連戰鬥都未曾參與過,出場的戲份也不多, 可她的死卻是女忍中最為慘烈的.當胡夷被獨自一人關押在伊賀的鹽倉中時,內心的恐懼卻並未使她自亂陣腳. 她用習得的忍法*人肌地獄(使用這種忍法的人死後必會墜入血池地獄,永不超生)漂亮地吸幹了伊賀忍者小豆臘齊的血,並以自己豐滿的身體來誘殺敵人.可惜,她至死也沒有想到竟會有人可以破解她的忍法.當如月左為門趕到時,眼前的情景會讓任何一人為之震顫:胡夷鮮血淋漓地躺在地上不停抽搐(她的身體被蓑念鬼的數百根尖針般的毛髮刺穿).是啊,原本短暫的分別轉瞬間成為永久的別離.兄妹之情被宿命無情地撕裂,那最後一聲聲的呢喃是胡夷對兄長最後的依戀,伴隨屋外陰雨,胡夷的生命戛然而止.懂得隱藏自身情感對忍者來說是必須的,即使是兄妹之情被命運的車輪無情地輾碎也決不可有所動搖.胡夷的血被抹在了左衛門的唇上,這是兄長最後能為妹妹所做的事,帶著她的魂一起見證甲賀的最後勝利.
上一篇[饒衍]    下一篇 [官屬]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