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個人簡介

林茲是當今學界最系統研究民主化的著名學者之一。在數十年的從教生涯和學術探索中,林茲逐步形成了自己的民主化研究路徑和學術體系。林茲的研究主要涵蓋了對極權主義政體和權威主義政體內涵的界定和特徵的分析,對民主政體崩潰的過程和原因的探討,對民主的鞏固所需條件的概括,以及對總統制和議會制的比較。無論是學術成就還是學術影響,林茲都堪與鼎鼎大名的薩繆爾·亨廷頓(S. Hungtington )、羅伯特·達爾(Robert A. Dahl)、李普塞特(S.M. Lipset)以及戴爾蒙德(L. Diamond)等學者比肩。

2個人履歷

1926年12月24日,胡安·林茲(Juan Jose Linz)出生於德國的波恩,他的父親是德國人,母親是西班牙人。1932年,時年6歲的林茲前往西班牙,並隨後在西班牙就讀中學和大學。1949年,林茲畢業於西班牙的馬德里大學①,並獲得經濟學、政治學和法學學位,同時由於成績優異,林茲還獲得了政治學的畢業獎學金。
1950年林茲獲獎學金資助赴美國讀書。1959年林茲以題為《西德政黨的社會基礎》的論文在哥倫比亞大學獲得了社會學博士學位。在攻讀博士學位期間,林茲曾在1958年返回西班牙完成了一項對西班牙商人的社會學研究。1961年,林茲從西班牙返回紐約,開始在哥倫比亞大學擔任講師。
1979年,林茲進入耶魯大學任教,出任耶魯大學著名的斯特林(Stirling)講座的政治學及社會學教授,直至榮譽退休。在任教於耶魯大學的同時,林茲還曾短期任教於伯克利大學、斯坦福大學、海德堡大學等多所世界一流大學。
在活躍於多所世界知名高校講壇的同時,林茲還是位積極的學術交流的參與者和倡導者。他擔任過歐洲大學研究所、斯坦福大學行為科學高級研究中心、普林斯頓大學行為科學高級研究所以及德國社會學家和柏林科學院等世界一流研究機構的研究員。
廣泛的學術交流和逐步擴大的學術影響也讓林茲在國際學術界贏得了應有聲譽。林茲擔任過世界公共輿論研究會主席,國際社會學協會(ISA)和國際政治學協會(IPSA)的政治社會學委員會主席,並曾出任《民主》(Journal of Democracy)等多家世界重量界學術期刊的編委。而更能佐證林茲學術地位和學術影響的是他也在1995年當選為美國藝術與科學院院士。
作為一位大師級的學界人物,林茲獲得過多所世界著名大學的榮譽博士,其中包括西班牙的格拉納達大學(1976)和馬德里自治大學(1992)、美國的喬治城大學(1992)、德國的馬爾堡大學(1996),以及挪威的奧斯陸大學(2000)。

3代表作

林茲的著述頗豐,其中主要包括:《民主政體的崩潰》(四卷本,合著及合編,1978)、《羅伯特·米歇爾斯、政治社會學和民主的未來》(合編,1990)、《總統制民主的失靈》(合編,1994)、《發展中國家的民主》(四卷本,合編,1994)、《民主的轉型和鞏固難題:南歐、南美和后共產主義的歐洲》(合著,1996)、《蘇丹式政權》(合編,1996)、《極權主義和權威主義政體》(專著,2000)、《政黨:舊概念與新挑戰》(主編,2002)等。

4思想簡介

作為一位世界一流的學者,林茲的研究領域相當廣泛,其中包括德國的社會結構和政黨、西班牙的商界人士和權力運作、伊比利亞半島社會群體的結構和演化動力、對青少年的社會學研究和法西斯主義的社會學研究,以及西班牙及拉美為重點的現代化發展。
民主的崩潰
林茲著手研究民主政體的崩潰始於他對西班牙民主發展的關注,這種發展不僅影響了在西班牙度過童年的林茲而且影響到了作為一個西班牙公民的他。林茲曾閱讀過卡爾·迪特里希·布拉謝(Karl Dietrich Bracher)的傳世之作《魏瑪共和國的崩潰》,這啟發他去探究更為廣泛的理論問題。在1960年代中期,林茲在哥倫比亞大學和丹尼爾·貝爾(Daniel Bell)共同探討了這一問題。也正是在這一時期,同樣在哥倫比亞大學,林茲遇到了艾弗德·史迪潘(Alfred Stepan),當時史迪潘正在著手寫一篇關於巴西的民主政體崩潰的論文。因此,當林茲邀請史迪潘共同研究民主政體的崩潰這一他們都感興趣的話題時,史迪潘欣然應允。
童年的經歷、前輩的啟發、學人的幫助,以及同仁的合作,加上對歐洲和拉丁美洲民主國家政治經歷的系統考察共同成就了林茲在學界產生重大影響的四卷本大部頭著作:《民主政體的崩潰》(四卷本,合著及合編,1978)。該叢書的第一卷由林茲親自撰寫,藉助「危機—崩潰—再平衡」這一基本模式,林茲對民主崩潰進行了一般性討論,並為其餘三卷創建了分析的框架;第二卷和第三卷由林茲和史迪潘共同編寫,分別探討了歐洲和拉丁美洲的幾個主要國家民主崩潰的歷程和起因;第四卷則主要介紹智利一國的民主崩潰過程。正如林茲在第一卷中所言,該叢書的關注的核心問題是民主是如何崩潰的,以及民主為何崩潰?
民主的運作機制
1990年,林茲發表在《民主》雜誌冬季刊上的一篇題為《總統制的危機》的論文引起了學界廣泛關注。1994年,林茲和威林瑞拉(Arturo Valenzuela)合編的《總統制民主的失靈》又經由約翰·霍布金斯大學出版社推出,林茲在長達近90頁的《導言》中再次全面論證了他對總統制弊端的認識。同年,《民主》雜誌的秋季刊辟出專欄,刊發學者對總統制和議會制的不同看法,由此引發了一場長達數年之久的大討論:總統制和議會制孰優孰劣?
在林茲看來,與議會制相比,總統制之所以在民主政體的鞏固和運作方面處於劣勢地位,是因為其自身的兩大根本特徵:總統制合法性的二元化以及總統制的剛性。在總統制下,作為行政首長的總統和作為立法機關的議會(一院制或者兩院制)相互獨立,二者共同分享政治合法性,當總統和議會的多數發生分歧時,這種合法性的二元化往往會導致相持不下的政治僵局。而總統制的剛性是由作為行政機關的總統和作為立法機關的議會的固定任期導致的。同議會制下的總理隨時都有可能被議會的多數黨所更換相比,總統制下的總統一經當選,除非在極少數的情況下,其都能夠完成其固定的任期。這種固定任期制不僅僅影響總統的政治風格的發揮,而且會導致在任總統和繼任者之間的緊張關係。
總統制的合法性二元化和制度剛性導致了總統制自身的很多問題。比如贏者通吃,總統制下的競選往往是一種「零和遊戲」,一方的獲勝就意味著他方的全敗。在民主政體尚未鞏固的國家,這種導致贏者通吃的「零和遊戲」往往成為引發政治衝突的潛在根源。而在議會制中,雖然也可能產生一個多數黨,但是更多的情況則是議席在多個黨派之間的分攤,因此權力的分享和結盟是相當普遍的。再如內閣的軟弱,總統制下的總統可以隨意的任免或解散內閣,而議會制中的內閣則具有更強的政治獨立性和更廣泛的政治影響力。
林茲對總統制和議會制的關注源於他對現有論述民主運作和民主鞏固的文獻的不滿。現有文獻主要集中於探討對民主政體在促進經濟增長、解決社會問題等方面所發揮的作用上,這樣的分析隱含著這樣的一個前提:民主政體一經構建,就會以幾乎同樣的方式和途徑而影響不同的社會,這種影響的程度只是依於具體的經濟條件和社會條件而有所不同。但是在林茲看來,這樣的前提是站不住腳的,無論是在民主的鞏固還是民主的有效運作方面,民主政體自身的設計和民主政體的運作環境至少同等重要。對總統制和議會制的探討就是為了表明民主政體設計和構建的重要。
林茲的分析是以經過篩選的國家為樣本來做為實證基礎的,這些國家尤其集中於拉丁美洲地區。因此有學者在反駁林茲的結論時明確指出,林茲所作比較研究的實證基礎過於狹隘,同時研究民主政體的鞏固及其運作而僅僅關注政體的形式(總統制還是議會制)是不夠的,還需要關注政黨制度、政治領袖的權力大小以及各方政治力量對比與平衡等。

5評價

儘管存在實證上的不足,但林茲在學理上對總統制以及議會制的分析也引發一場持續至今的學界大討論。墨西哥、烏克蘭等新興民主國家一波三折的民主化進程也在一定程度上印證了林茲對於總統制弊端的分析,在這種意義上,林茲開創性的研究可謂功不可沒。
值得一提的是,國內的兩位學者對於這場關於總統制和議會制的爭鳴也有介紹,在提煉林茲及其反對者雙方觀點的同時,兩位學者也指出了單純從制度設計的角度來審視總統制與議會制各自利弊所存在的不足,並進而分別從路徑依賴和政治文化的角度論證了民主的制度構建及其有效運作所需的其它條件④。
1996年,瑞典的約翰·斯哥特獎(Johan Skytte Prize)⑤被授予了當時仍在耶魯大學任教的林茲教授。作為政治學界唯一的國際性獎項,首屆約翰·斯哥特獎在1995年被授予了斯特林講座的政治學榮譽退休教授羅伯特·達爾(Robert A. Dahl)。林茲因此成為繼大名鼎鼎的達爾之後,第二位獲此殊榮的知名學者⑥。林茲獲此殊榮是因為他「對民主政體在遭受權威主義的威脅時所表現出來的脆弱性進行的全方位的研究,他的研究具有方法論上的多元性以及歷史學和社會學的開闊視野。」⑦截至目前,國內對這位政治學界大師級人物的介紹還基本上是一片空白,對其思想和理論的提及只是散見於少許學者的論述當中。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