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脅坂安治(1554-1626) 脅坂安治,父親是淺井家臣脅坂安明,母親是田付景治之妹,幼名甚內。父親安明在戰死後,年幼的安治繼任為家督並投身至明智光秀的麾下,後於永祿十二年羽柴秀吉協助光秀進攻丹波時,改投入秀吉陣中並與波多野家的猛將赤井直正單挑,將其討取,此後安治就在秀吉身邊擔任小姓,祿高3石。

脅坂安治脅坂安治(1554-1626)

  脅坂安治,父親是淺井家臣脅坂安明,母親是田付景治之妹,幼名甚內。父親安明在戰死後,年幼的安治繼任為家督並投身至明智光秀的麾下,後於永祿十二年羽柴秀吉協助光秀進攻丹波時,改投入秀吉陣中並與波多野家的猛將赤井直正單挑,將其討取,此後安治就在秀吉身邊擔任小姓,祿高3石。

  天正十年,在本能寺之變中織田信長身故。翌年,為了決定信長所遺下的霸權,秀吉和織田家元老柴田勝家於近江賤岳發生激戰,安治和同在秀吉身邊擔當侍童的加藤清正、福島正則、加藤嘉明、片桐且元等一起出戰,在混戰之中討取了柴田麾下驍將佐久間勝政的首級,戰後脅坂安治得到秀吉的感狀並且在山城得到三千石的領地,因其武功與加藤清正、福島正則共同得到"賤岳七本槍"之勇名的讚賞。

  天正十二年,惟恐被秀吉反客為主的信長次子織田信雄與父親的盟友德川家康聯合對秀吉展開挑戰,爆發著名的小牧、長久手合戰,安治並未隨秀吉親上尾戰戰線與三萬織田德川聯軍對峙,而是被派任於秀吉之弟秀長的麾下出兵伊勢,侵略當地織田信雄的領土,該陣中安治在伊賀上野城的籠城戰打敗了信雄軍的將領瀧川雄利,成攻工占伊賀上野城,翌天正十三年,安治積功獲得攝津一萬石的領地,官拜從五位下中務少輔。

  天正十四年,秀吉與家康正式議和,家康迎娶了秀吉之妹旭姬並且讓次男於義丸前往大坂城成為秀吉的養子,算是在實際上雙方交換人質之意。與家康議和后,秀吉接受北九州島大名大友宗麟之請出兵直驅九州島攻打島津,安治加封淡路洲本城三萬石的領地隨軍出戰,但是這第一次對島津的征討卻因為秀吉所派遣的軍監仙石秀久之無謀而大敗,四國之雄長宗我部元親的嫡男信親、十河存保相繼戰死。秀吉經此次戰役後於盛怒之下於來年親率二十五萬大軍侵入九州島,島津義久在無力回天後棄戰稱降。

  天正十八年,秀吉對五代稱霸關東的相模北條家發動攻勢,征戰連強如武田信玄、上杉謙信亦久工不落的堅城小田原,脅坂安治作為水軍出戰主要任務在與九鬼水師包圍封鎖小田原的水上,期間安治曾率水軍打下伊豆下田城徹底阻斷小田原的外援,同年七月五日,小田原開城,此戰不但讓秀吉一舉統合關東而且諸多東北大名的參陣和臣服,可以說秀吉已經完成了統一全日本的霸業。

  但是當安治再次身任水軍將領出戰時,卻遇到了意料之外的強敵。文祿元年,以武力一統全日本的秀吉,為了轉移內部的矛盾,同時滿足他建立更偉大功業的心理,秀吉出兵侵略朝鮮。十五萬日軍自釜山登陸后,長驅直入,先後攻下漢城、平壤等朝鮮的重要城池,直逼明朝邊界。但相較於陸戰的一路順風,在海上的日軍更顯得滿途荊棘,由脅坂安治與九鬼嘉隆、加藤嘉明率領的水師,在玉浦、永登浦、赤珍浦等地遭到朝鮮水軍名將李舜臣的襲擊,後勤補給幾乎斷絕,為了及時對陸上的日軍進行補助,三人以巨濟島作為目標三路分進,但也因此變的獨立作戰,結果均被李舜臣以詐敗戰術引至閑山島,讓李舜臣以閑山島水深的地理完全發揮出龜甲船攻守之利,以鶴翼陣正面和側面將日本水軍擊潰,從此制海權完全為朝鮮水軍所掌握。

  慶長三年八月,卧病在床久矣的豐臣秀吉過世后后,由以德川家康和前田利家為首的五大老輔佐秀賴執政,德川家康想巧奪豐臣政權的野心漸露,翌年唯一可以制衡家康的前田利家亦繼好友秀吉而去,素與文吏派之首石田三成不合的加藤清正、福島正則、黑田長政、細川忠興、加藤嘉明、池田輝政及淺野幸長七將於利家逝世當晚襲擊石田三成在大阪的宅第,剛從利家屋邸訪問歸來的三成后在佐竹義宣的保衛下投奔伏見家康處以隱居為條件避過一劫。

  石田三成被逼隱居后,德川家康毫無顧忌去實行其取代豐臣家奪取天下的計劃。石田三成不甘心權力被德川家康所奪,起兵討伐德川家康,西軍發出彈劾德川家康的檄文後,派兄長石田正澄在愛知川設下關卡,阻止西國諸將參加家康對上杉發動的會津征伐,安治次子安元遂因此而加入西軍。出於對石田三成的不滿,加藤清正、福島正則等武鬥派將領在德川家康的誤導下認為擊敗石田三成才是穩固秀吉遺兒秀賴政權的行為,因而選擇加入東軍與三成對抗,所以同列為"賤岳七本槍",素與清正等人相善的脅坂安治雖然因為次子安元投身西軍而亦加入西軍的數組且參與伏見城的攻城戰,但一直與東軍諸將有暗中往來,並約定為東軍的內應。

  關原位於美濃國的西面,為一馬蹄形的盆地,脅坂安治部隊在西軍右翼大谷吉繼的指揮下在藤川台東南方的松尾山山麓布陣,率領一千人與赤座直保、小川佑忠、朽木元綱的部隊針對福島正則、藤堂高虎等軍的側面防範並且監視松尾山上松尾新城中小早川秀秋一萬五千人的部隊。

  交戰當日,就在東西兩軍僵持不下之時,小早川秀秋部隊倒戈由松尾山出兵突襲大谷吉繼部隊的側翼,大谷吉繼早就為此防範以脅坂安治與赤座直保、小川佑忠、朽木元綱四隊防備,開戰後還追加了由長子大谷吉勝和外甥木下賴繼的部隊以做壓制。但他未料到脅坂安治乃是東軍的內應,秀秋一倒戈相向,脅坂安治便依約一起叛變並同時串連與他一起負責防備秀秋軍的赤座直保、小川佑忠、朽木元綱三隊互相呼應反叛,使大谷吉繼軍身陷重圍,脅坂安治與藤堂高虎、京極高知、寺澤廣高、小早川秀秋、朽木元綱、小川佑忠及赤座直保共八支部隊夾擊大谷吉繼軍使其崩潰。

  戰後論功行賞,脅坂安治得到伊予大洲城五萬三千五百石的封地。後於元和元年隱居,把家督之位讓給安元,元和三年脅坂家移封信濃伊奈、上總長柄五萬五千石時隱居於京都的西桐院,於寬永三年在當地逝世,享壽七十三歲,法名臨松院殿前中書少輔平林安治大居士。


上一篇[黑田如水]    下一篇 [傳遞現象]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