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脈系 -為什麼我的白帶是紅色的?

帶下粉紅者,赤帶也:

女人婦科帶下有五種,如:白帶、黃帶、青帶、黑帶、赤帶等,最為常見的是白帶(帶下白色者),其次是黃帶(帶下鈉色者),青帶(帶下青色如綠豆汁),黑帶(帶下黑色者),赤帶(帶下紅者,似血非血),以此別之。有些醫生稱之於黴菌性陰道炎等。還有一些醫生說是內分泌失調,但是,內分泌失調抱括很多,如:月經不調(有八種),西醫說的白帶也抱括女人帶下的五種癥狀。這樣的說法是錯誤的,也不可能把病治好。其實上述的婦科五種帶下用中藥幾天就治癒,也不可能超過十天,可現在的醫生就單說白帶,在治療都束手無策,要治療幾個月,甚至幾年也無法治好,而且,有些女人治療幾十年也無法治好,這樣的治療方法太讓人失望,真是不可思憶。

婦人帶下六極之病,脈浮則為腸鳴腹滿,緊則為腹中痛,數則為陰中養,痛則生瘡,則陰戶制痛,帶下脈浮。婦人下折而不甚粘者,曰:「白淫」,與男人白濁同也,系出於相火,如龍雷之授而不澄清,屬於足少陰太陽,治當清補為主。其下赤白粘者,謂之帶下,屬於心胞手厥陰少陽,既若男了自遺之精,甚至如砂石之淋,原乎心胞系於脊,絡於帶脈,下抵湧泉,上至泥丸。古曰:崩中日久,為白帶下也,多時骨髓枯也。

白帶:帶下之病皆屬於濕,謂之帶者,以帶脈而名也,帶脈者,甩以約束胞胎之緊,其脈通於任督,任督病則脈無力,難以提緊,必致胞胎不固,故帶弱者,胎易墮焉,至於氣不化經,造成帶病則凡脾氣之虛,肝氣之鬱結,濕熱之侵,皆能致之。故有終年累月下流白物,如涕如唾,甚則氣有臭味,所謂白帶也,帶下之病,白帶為多,此蓋由於肝鬱乘脾,脾精不守,既不能化榮血以為經水,則濕土之氣,既下陷而病也。治法宜大補肝氣,而稍佐以舒肝之品,使風木不閉塞於地中,則地氣自升騰於天上,氣健濕除,自帶無患矣。方用完帶湯:

白朮山藥党參白芍車前子蒼朮甘草陳皮等。

水煎服,二劑輕,四劑止,六劑則白帶全愈,此葯脾胃肝三經同治之法,寫補於散,寄消於升,開提肝木之氣,則肝血不燥,何至下無脾土,補益脾土之元,則脾氣不濕,何難分消水氣,至於實脾而並補胃者,由衰以及表也,且非胃氣之強,則脾氣不旺,是補胃正所以補脾也。

婦科一門最為難治,其不難於方,而難於辨症也。五帶症辨之極明,立方極善,倘用之不效者,既如白帶症,倘服藥不效,其人必經水過期,少腹急迫,宜服寬頻湯。


黃帶:婦人帶下色黃者,宛如黃茶濃汁,其氣味腥臭,所謂黃帶也,此為任脈中濕熱,任脈本不能容水濕,安得入化為黃帶乎,則以帶脈橫生,通於任脈,任脈直上走於唇齒,唇齒間原有不斷之泉,下至任脈以化精,惟任脈有熱氣之授,則華池之精液,不化精而反化濕,濕者土之氣而水成之,熱者火之氣而木生之,水色本黑,火色本紅,今濕與熱合,欲化紅而不能,欲化黑而不得,煎熬成汁,變而為黃,此乃不從水火之化,而從濕化,所以有此黃色也。治法宜補任脈之虛,而清腎火之炎,若沾以黃屬脾色,單去治脾,何能痊乎,方用易黃湯。

山藥,芡實,白果,黃柏,車前子等。

水煎服,四劑痊癒。此不特治黃帶也,凡病帶者均可治,而以治帶之黃者,功更奇特。蓋山藥,芡實專補任脈搏之虛,又能利水,加白果引入任脈,更為便捷,而又必用黃柏車前子,以清腎中之火,以解任脈搏之熱也。凡帶症多系脾濕,初病無熱但補脾土,兼理沖任之氣其病自愈,若濕久生熱必得清腎火而濕始有去路。


青帶:婦人有帶下色青,甚至綠如豆汁,稠粘不斷,其氣腥臭者,所謂青帶也,此乃肝經濕熱。肝屬木,木色青,帶下如綠豆汁,明是肝木之病,或曰肝木最喜水潤,而濕則肝木所惡,濕為土之氣故也,以所惡者,合之所喜,性必有違者矣,肝之性違,則肝之氣逆,氣欲上升,濕欲下降,兩相牽制停住於中焦之間,而走入帶脈,其色青綠者,肝家之氣化也。逆輕者熱少,輕而色青,逆重者熱更重而色綠。未必治青易而治綠難也,解肝之火,利膀胱之水,則青綠之帶病均除也。方用逍遙散加減。

茯苓、白芍、甘草、柴胡、陳皮、茵陳、梔子等。

水煎服,二劑而色痰,四劑而青綠之帶絕。逍遙散乃解肝鬱之葯也何治青帶,若斯其神與蓋濕熱之,留於肝經,因肝氣之鬱結,郁則必逆,惟逍遙散能解其郁逆,而使之逍遙。而又益之以茵陳之利濕,梔子之清熱,鬱結既能解,肝氣得清,濕熱自去也,此方之所以奇而效捷,而倘謹以利濕清熱治帶,而置肝氣於不問,帶安得而止哉。脾土喜躁而惡濕,土病濕則木必乘之,木又為濕土之氣所侮,故肝亦病也。


黑帶:婦人帶下黑者甚則黑豆汁,其氣亦腥臭,所謂黑帶也,此屬火熱之極,或疑火色本紅,何以成黑,謂為下寒之極,或有之,殊不知火極似水,乃假象也,其症必腹中痛,小便時如刀刺,陰門必發腫,面色必發紅,日久必黃瘦,心下必煩躁,口中必熱渴,飲以涼水,少覺寬快,此胃火太旺,與命門膀胱三焦之火合而煎熬,所以熬乾而變為炭色,斷是火熱之極之變,而非少有寒氣也。此等症不至於發狂者,全賴腎水與肺金無病,養其生生不息之氣,潤心濟胃以救之,所以但成黑帶之癥狀,獨是火結於下,而不炎於上也。治法惟以淺火為主,則熱退而濕自除也。方用利火湯。

大黃、白朮、茯苓、車前子、王不留行、黃連、梔子、知母、石膏、劉寄奴等。

水煎服,一劑小便痛止而通利,二劑黑帶變為白,三劑白帶亦少減,再三劑痊癒也。或謂此方過於迅利,殊不知火盛之時,用不得依違之法,譬如救火之焚,而少為遷緩,則火勢延燃,不盡不止。今用黃連,石膏、梔子、知母一派寒涼之品,入於大黃之中,則迅速掃除,而又得王不留行與劉寄奴之利濕甚急,則濕與熱俱無停住之機。佐白朮以輔助土茯苓以滲濕,車前子以利水,則火退水進,更成既濟之卦矣。病癒后當節飲食,戒辛熱之物,調養脾土。


赤帶:婦人有帶下而色紅者,似血非血,淋瀝不斷,所謂赤帶也。赤帶亦濕病,濕是土之氣,宜見黃白之色,今不見黃折而見赤者,火熱故也。火色赤,故帶下亦赤耳,惟是帶脈繫於腰臍之間,近乎至陰之地,不宜有火。而今見火症,豈其路通於命門,而命門之火出而燒之耶?不知帶脈通於腎,而腎氣通於肝。婦人憂思傷脾,又加郁怒傷肝,於是肝經之鬱火內熾,下克脾土,脾土不能運化,致濕熱之氣蘊於帶脈之間,而肝不藏血,亦滲於帶脈之內,皆由脾氣受傷,運化無力,濕熱之氣,隨氣下陷,同血俱下,所以似血非血之形象,現於其色也。其實血與濕不能兩分,世人以赤帶屬之心火誤矣。治法須清肝火而扶脾氣,則幾劑可愈。方用:清肝止淋湯。

白芍、當歸、生地、阿膠、香附、粉丹皮、黃柏、牛膝、紅棗、小黑豆等。

水煎服,一劑少止,二劑又止,四劑痊癒,十劑不再發。此方但主補肝之血,全不利脾之濕者,以赤帶之為病,火重而濕輕也。夫火之所以旺者,由於血之衰,補血既足以制火。且水與血合而成赤帶之症,竟不能辨其是濕埋濕,則濕亦盡化而為血矣。所以治血則濕亦除,又何必利濕之多事哉。此方之妙,妙在純於治血,少加清火之味,故奏功獨奇。倘若一利其濕,反引火下行,轉難劇效矣。或有人問曰:醫生前言助其脾土之氣今但補其肝木之血何也。不知用芍藥以平肝,則肝氣得舒,肝氣舒服自不克土,脾不受克,則脾土自旺,是平肝正所以扶脾耳,又何必加人蔘、白朮之品,以致累事哉。不用參、術、苓極妙。此症若誤認為血漏,鞏其久則成崩,用參、術、苓等葯治之多不見效,赤帶反甚。若年逾四九癸水將止(月經),或頻繁見血,此血崩症也,宜分別治之。五帶症古方極多,然有應有不應者,總屬未得病源,故用不效也。

上一篇[瓦拉斯]    下一篇 [靜脈系]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