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腎上腺皮質激素

標籤: 暫無標籤

哺乳動物的腎上腺產生的激素。腎上腺附於腎臟上端,由髓質和皮質組成,髓質產生和貯藏腎上腺素,皮質則合成大量甾體激素。約有30 種腎上腺皮質激素已被分離和鑒定,其中約10 種有生物活性。缺乏這些激素可引起無力、糖和蛋白質代謝失常以及電解質平衡失調等,最後導致死亡。腎上腺皮質合成和分泌的一類甾體化合物,主要功能是調節動物體內的水鹽代謝和糖代謝。在各種脊椎動物中普遍存在。從腎上腺皮質中可提取出數十種甾醇類結晶。

1皮質激素簡介

adreno cortico hormones
皮質激素進入血液循環后,一般與血中特異的蛋白質——皮質激素運載蛋白形成可逆的非共價鍵複合物,使激素免受破壞,並可調節血中遊離甾體的濃度,從而調控作用於靶細胞的激素的有效濃度。根據目前通行的假說,進入細胞的皮質激素也如其他甾體激素一樣,與細胞內特異受體相結合,經激活后結合細胞核,影響染色質的轉錄作用,誘導新的蛋白質合成,表現為細胞功能的變化。皮質激素按其生理功能可分為糖皮質激素及鹽皮質激素兩類。
腎上腺皮質激素示意圖

  腎上腺皮質激素示意圖

腎上腺糖皮質激素是一種腎上腺皮質激素,腎上腺皮質激素(adrenocorticalhormones)是腎上腺皮質所分泌的激素的總稱,屬甾體類化合物。可分為三類:①鹽皮質激素(mineralocorticoids),由球狀帶分泌,有醛固酮(aldosterone)和去氧皮質酮(desoxycortone, desoxycorticosterone)等。②糖皮質激素(glucocorticoids),由束狀帶合成和分泌,有氫化可的松(hydrocortisone)和可的松(cortisone)等,其分泌和生成受促皮質素(ACTH)調節。③性激素,由網狀帶所分泌,通常所指腎上腺皮質激素,不包括後者。臨床常用的皮質激素是指糖皮質激素。
①糖皮質激素。以皮質醇的活性最強,具有調節糖、蛋白質和脂肪代謝的功能,可影響葡萄糖的合成和利用、脂肪的動員及蛋白質合成。糖皮質激素與調控糖代謝的另一重要激素——胰島素的效應正好相反。兩種激素的相對立的作用保證了糖代謝的衡定態,糖皮質激素的合成和分泌受垂體分泌的促腎上腺皮質激素(ACTH)所刺激而加速,血液中糖皮質激素水平的升高又反過來抑制促腎上腺皮質激素的產生,形成反饋關係。
②鹽皮質激素。維持體內正常水鹽代謝不可缺少的激素,其中以醛固酮的生理效應最強。極微量醛固酮便可產生明顯的生理效應。

2皮質激素臨床作用

①腎上腺皮質功能不全。
②自身免疫性疾病。
③變態反應性疾病。
④抑制器官移植時的排異。
⑤感染性疾病。
⑥休克。
⑦腫瘤。
⑧肝臟疾病。
⑨眼科和皮膚疾病。
⑩重症肌無力,及某些內分泌病的輔助診斷。
總之,皮質激素主要用於危重病人的搶救及其他藥物治療無效的某些慢性病,如類風濕性關節炎、頻發性哮喘等。雖然它具有肯定的解熱鎮痛療效,但皮質激素又有過多的嚴重不良反應。

3皮質激素的用法

①大劑量衝擊療法,用於搶救危重病人。
②短程療法(約1個月左右),如結核性腦膜炎、剝脫性皮炎等。
③中程療法(2~3個月),如急性風濕熱。
④長程療法,如類風濕性關節炎等,用藥時間很長,停葯前,必須逐漸減量,以免出現病情反跳。

4皮質激素的不良反應

①類皮質功能亢進;
②類固醇性糖尿病;
③肌萎縮和骨質疏鬆;
④ 誘發和加重感染;
⑤誘發和加重潰瘍;
⑥誘發精神癥狀;
⑦併發眼病;
⑧致畸胎;
⑨不恰當地停葯還可能出現皮質功能不足、激素停葯綜合證和癥狀反跳等弊病。

5皮質激素的禁忌症

皮質激素的禁忌症包括:嚴重精神病;活動性潰瘍病;皮質亢進症;抗菌葯不能控制的感染;骨質疏鬆;中、重度糖尿病;嚴重高血壓;妊娠早期和產褥期。
腎上腺皮質激素是最早用以治療慢性肝炎的免疫調節藥物,數十年來用過促腎上腺皮質激素(ACTH)、氫化考的松、潑尼松和地塞米松等。

6皮質激素輔助治療

(1)暴發性乙型肝炎:潑尼鬆口服或地塞米松靜脈滴注可能使癥狀和黃疸減輕,甚至可使急性肝衰竭緩解。
(2)慢性肝炎:潑尼松單一或與其它免疫抑製劑合用,國外直至70年代還是慢性肝炎的常規療法,一些隨機對照的臨床試驗證實可延長生存期、降低病死率。但在HBsAg檢測方法建立后,發現以前報告有效的治療組,包含的大都是HBsA8(—)病例,很可能是自身免疫性肝炎。

7與干擾素的聯合治療

潑尼松治療期間由於免疫抑制,血清轉氨酶常降低,如突然停葯則常在1-2個月內肝炎加重,而激發對病毒的免疫清除。這一期間的HBV DNA和DNAp的血清水平降低,甚至轉陰;隨後有血清抗HBe轉換和臨床緩解。因而認為大劑量短療程潑尼松治療可能會對慢性乙型肝炎有效;但有引起病變嚴重惡化,甚至暴發性肝衰竭者。短程皮質激素與長程療法同樣不宜用於一般慢性乙型肝炎治療。短程反跳療法只適合與抗病毒藥物的聯合應用。
(1)治療方案:潑尼松40mg、30mg和20mg/d各2周,間隔2周后IFNα治療。小兒lmg/(kg·d)1個月,也停2周,等待免疫反跳開始IFNα療程。
(2)治療效果:臨床反跳(血清轉氨酶增高)率40%-70%。中國的慢性HBV感染常有一定程度的免疫耐受性,故聯合治療的效應率比單用α干擾素的顯著較高。曾經單一IFNα治療低效應和無效應的病人,改用聯合治療相當一部分病人可獲得治療效應。
(3)治療機理:潑尼松/IFNα聯合治療深刻影響細胞亞群分佈和病毒複製。在健康人的外周血的T細胞中,CD4+細胞約40%,CD8+細胞稍超過20%,CD4/CD8比率近2;慢性乙型肝炎病人CD8+T細胞顯著增高,使CD4/CD8比率顯著降低。用潑尼松治療期間因CD8+細胞顯著減少,使CD4/CD8比率顯著增高,伴隨血清HBV DNA水平增高;用IFNα治療期間因CD4『細胞數增加,使CD4/CD8比率再次增高,伴隨血清HBV DNA水平降低。因而,激素停葯后CD8+細胞抑制后反跳,IFNα又促使CD4+細胞增殖,聯合治療可能是通過增強細胞免疫而獲得療效的。
(4)不良反應:可發生黃疽和癥狀加重。肝失代償的發生率在反跳的病人中,部分非肝硬化病人較多發生臨床反跳,但肝硬化病人—旦發生臨床反跳,失代償的相對高危性是非硬化病人的16倍。
上一篇[水猿理論]    下一篇 [波斯人]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