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腎膨結線蟲Dioctophyma renale(Goeze,1782)Stiles,1901是一種大型寄生線蟲,俗稱巨腎蟲 (The giant kidney worm)。本蟲在世界各地分佈廣泛,寄生於犬、水貂、狼、褐家鼠等20多種動物的腎臟及腹腔內,偶可感染人體,引起腎膨結線蟲病(dioctophymiasis renale)。

1形態與生活史

形態:  
成蟲(圖15-27)圓柱形,活時呈血紅色,體表具橫紋,蟲體兩側各有一行乳突,口孔位於頂端,其周圍有兩圈乳突。雄蟲長14-45cm,寬0.4-0.6cm,尾端有鐘形無肋的交合傘,交合刺1根;雌蟲長20-100cm,寬0.5-1.2cm,陰門開口於體前食道之後的腹面中線上,肛門位於尾端。寄生在人體的蟲體發育較差,其大小,雄蟲為9.8-10.3×0.12-0.18cm, 雌蟲為16-22×0.21-0.28cm。
蟲卵呈橢圓形,棕黃色。內含一個細胞的,大小為30.2-80.6µm×41.6-46.8µm(平均為75.8µm×44.3µm);內含兩個細胞的,為30.2-83.2µm×40.3-46.8µm (平均為76.4µm×42.2µm)。但後者較前者稍長且窄,卵殼厚,表面有許多小的凹陷。不同宿主的蟲體及蟲卵的大小略有差別。犬的蟲體和蟲卵比人和其它動物的大。
生活史:
腎膨結線蟲的發育史需要一個中間宿主,目前所知只有正蚓科(Lumbriculidae)的多變正蚓(Lumbriculus vargiatus)才是它的中間宿主。而其感染卵在Cambarinocola屬蚯蚓體內只能孵化出第一期蚴,發育不到第二期蚴便死去,但在多變正蚓體內孵化為第一期蚴后,進而發育至第二、第三期蚴,第三期蚴是感染性蚴。終末宿主採食了含第三期蚴的蚯蚓便遭感染,發育為成蟲。至於湖蛙、淡水魚類並不是本蟲發育所必需的第二中間宿主,而是它的轉續宿主。
因此,食肉動物感染腎膨結線蟲主要是由於吞食含第三期蚴轉續宿主魚類所致,草食動物是因採食含有第三期蚴的中間宿主蚯蚓引起的,而人和豬的感染可能是上述兩種感染方式兼而有之。
終末宿主吞食含有第三期蚴的中間宿主或轉續宿主而受感染,在其體內第三期蚴先鑽入胃黏膜,在此,至少停留5天,然後移行至肝臟,在肝實質內進一步發育,約需50天再移行至腹腔,后直接鑽入犬腎臟,約需138天發育為成蟲。
人由於生食或半生食含該蟲第三期幼蟲的蛙或魚類或吞食了生水中的、水生植物上的寡毛類環節動物而獲感染。幼蟲進入人體消化道后,穿過腸壁隨血流移行至腎盂發育為成蟲,併產卵。蟲體亦可在膀胱、卵巢、子宮、肝臟、腹腔等部位寄生。

2致病

腎膨結線蟲通常寄生於終宿主腎臟中,導致腎臟顯著增大,約70%的感染者在腎盂背部有骨質板形成,骨質板邊緣有透明軟骨樣物,大多數腎小球和腎盂粘膜乳頭變性。腎盂腔中有大量的紅細胞、白細胞或有膿液。病變後期,感染腎萎縮,未感染腎因代償而肥大。由於蟲卵表面的粘稠物易凝成塊,加上蟲體死亡后殘存的表皮,可形成結石的核心。
患者臨床表現主要有腰痛、腎絞痛、反覆血尿、尿頻,可併發腎盂腎炎、腎結石、腎功能障礙等。亦可見尿中排出活的或死的、甚至殘缺不全的蟲體。當蟲自尿道逸出時可引起尿路阻塞、亦有急性尿中毒癥狀。
除腎臟外,本蟲也可寄生於腹腔,偶可寄生於肝臟、卵巢、子宮、乳腺和膀胱。

3診斷與防治

【診斷】  從尿液中發現蟲體或查見蟲卵是確診本病的依據。但若蟲體寄生於泌尿系統以外的部位,或只有雄蟲感染的病例則無法查出蟲卵。尿道造影、B超或CT檢查可能有助於診斷。
【流行與防治】  人體腎膨結線蟲病病例發現不多,至今國外報道17例,中國共報道11例,患者尿中均有蟲體排出,少者為一條,多者達11條,排出的蟲體活、死和殘缺不全者均有。勿食生的或未煮熟的魚、蛙、生水和生菜可預防本病。阿苯達唑和噻嘧啶可治療本病,但需反覆多個療程用藥。蟲
體寄生在腎盂者,行腎盂切開取蟲為最可靠的治療辦法。
上一篇[原體腔]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