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概況

膽巴碑

  膽巴碑

《膽巴碑》又稱《帝師膽巴碑》,為中國元代書畫家趙孟頫的碑書墨跡。趙孟頫(1254~1322) 字子昂,號松雪道人,又號水精宮道人,湖州(今浙江吳興)人。官至翰林學士承旨,榮祿大夫。碑稿為紙本,楷書,縱33.6厘米,橫166厘米,內容為記述帝師膽巴生平事迹,是趙孟頫奉元仁宗命書寫的碑文, 《南陽法書表》《式古堂書畫匯考》《壬寅銷夏錄》、《三虞堂書畫目》等書均有著錄。此卷書於延三年(1316),書法點畫顧盼有致,用筆遒美峻拔,為晚年碑書之筆。
卷後有清姚元之、楊峴、李鴻裔、潘祖蔭、王頌蔚、王懿榮、盛昱、楊守敬題跋,並鈐有許乃普、葉恭綽等收藏印記。現藏故宮博物院。

2碑文

大元敕賜龍興寺大覺普慈廣照無上帝師之碑
集賢學士資德大夫臣趙孟頫奉敕撰並書篆
皇帝即位之元年,有詔:金剛上師膽巴,賜謚大覺普慈廣照無上帝師,敕臣孟頫為文並書,刻石大都寺。
膽巴碑(局部)

  膽巴碑(局部)

五年,真定路龍興寺僧迭凡八奏。師本住其寺,乞刻石寺中。復敕臣孟頫為文並書。臣孟頫預議,賜謚大覺以言乎師之體,普慈以言乎師之用,廣照以言慧光之所照臨,無上以言為帝者師。既奏,有旨:於義甚當。
謹按:師所生之地曰突甘斯旦麻,童子出家,事聖師綽理哲哇為弟子,受名膽巴。梵言膽巴,華言微妙。先受秘密戒法,繼游西天竺國,徧參高僧,受經律論。繇是深入法海,博採道要,顯密兩融,空實兼照,獨立三界,示眾標的。
至元七年,與帝師巴思八俱至中國。帝師者,乃聖師之昆弟子也。帝師告歸西蕃,以教門之事屬之於師,始於五台山建立道場,行秘密咒法,作諸佛事,祠祭摩訶伽剌。持戒甚嚴,晝夜不懈,屢彰神異,赫然流聞。自是德業隆盛,人天歸敬。武宗皇帝、皇伯晉王及今皇帝、皇太后皆從受戒法,下至諸王將相貴人,委重寶為施身,執弟子禮,不可勝紀。
龍興寺建於隋世,寺有金銅大悲菩薩像。五代時契丹入鎮州,縱火焚寺,像毀於火,周人取其銅以鑄錢。宋太祖伐河東,像已毀,為之嘆息。僧可傳言,寺有復興之讖。於是為降詔復造,其像高七十三尺,建大閣三重以覆之。旁翼之以兩樓,壯麗奇偉,世未有也。繇是龍興遂為河朔名寺。方營閣,有美木自五台山頰龍河流出,計其長短小大多寡之數,與閣材盡合,詔取以賜。僧惠演為之記。
師始來東土,寺講主僧宣微大師普整、雄辯大師永安等,即禮請師為首住持。
元貞元年正月,師忽謂眾僧曰:將有聖人興起山門。即為梵書奏徽仁裕聖皇太后,奉今皇帝為大功德主,主其寺。復謂眾僧曰:汝等繼今,可日講《妙法蓮華經》,孰復相代,無有已時。用召集神靈擁護聖躬,受無量福。香華果餌之費,皆度我私財。且預言聖德有受命之符。
至大元年,東宮既建,以舊邸田五十頃賜寺為常住業。師之所言,至此皆驗。
大德七年,師在上都彌陁院入般涅盤,現五色寶光,獲舍利無數。
皇元一統天下,西蕃上師至中國不絕,操行謹嚴具智慧神通,無如師者。臣孟頫為之頌曰:師從無始劫,學道不退轉。十方諸如來,一一所受記。來世必成佛,住娑婆世界。演說無量義,身為帝王師。度脫一切眾,黃金為宮殿。七寶妙莊嚴,種種諸珍異。供養無不備,建立大道場。邪魔及外道,破滅無蹤跡。法力所護持,國土保安靜。皇帝皇太后,壽命等天地。王宮諸眷屬,下至於含生。歸依法力故,皆證佛菩提。成就眾善果,獲無量福德。臣作如是言,傳布於十方。下及未來世,讚歎不可盡。
延祐三年□月立石。

3鑒賞

趙孟頫向來以書畫擅名,篆籀、分隸、真、行、草諸體,無不冠絕一時。他書學魏晉,深得「二王」筆法,兼法李北海,具李北海沉著莊重之氣。其書風典雅醇和、秀逸清麗,人稱「趙體」。趙孟頫一生為後世留下了大量的書跡,在眾多傳世作品中,晚年作品最能代表趙氏書風,其中楷、行為最,楷書中又以《膽巴碑》為最精彩,他63歲時所書《膽巴碑》被稱為「古勁絕倫,品屬第一」。
《膽巴碑》全名為《大元敕賜龍興寺大覺普慈廣照無上帝師之碑》,趙孟頫奉敕書於元延佑三年(1316年),縱33.6厘米×橫166厘米,紙本,有烏絲欄。該帖通篇一氣呵成,點畫精純,無一筆有懈怠之氣。通篇基本為楷法,偶間行書寫法,且上下血脈相連,自然流便,全是「二王」正脈。該帖因實用需要打有烏絲欄,但並不顯字字獨立,仍可看出血氣相連。其字形開張舒展,點畫精到沉著、神完氣足、蕭散率真。從整篇來看,基本還是承繼了「二王」正統的筆法,而在用筆上明顯又多了沉著痛快之意。其結體多取法李北海書莊重沉實之意態,醇和典雅,是一種純粹的自由狀態。   其開篇部分基本是純正的大楷,到篇末,則間雜少量行草,這一方面顯示了整個創作從規矩到自由的時間流程,同時也起到了調節楷書易流於板結平淡的弊端。清人楊峴在評此帖時說:「用筆猶饒風致而神力老健,如挽強者矯矯然,令人見之氣增一倍。」
《膽巴碑》書法字體秀美,法度謹嚴,神采煥發。細觀其用筆,可謂意在筆先,筆到法隨,起筆收鋒,轉折頓挫,皆具筋骨——形於其外,溫馴典雅;細究其內,鐵畫銀鉤。趙孟頫特別重視用筆,「一畫之間,變起伏於峰杪,一點之內,殊衄挫於毫芒」。其用筆雖無大起大落,但頗具變化,以平和之態予以微妙表現,可謂平中見奇。其結體取法李北海,楷書中帶有行書體態,字形扁方,撇捺開張,結構均勻,疏密合度,行筆提按幅度不大,平順流暢,豐潤婉通,於規整莊重中見瀟洒超逸,自非早年書法所能比,達到了「精奧神化」之境界,給人以賞心悅目的藝術享受。   此外,《膽巴碑》的用墨基本是均勻的濃淡相宜的墨法。也許是因為刻碑需要,且為正楷書體,所以不宜顯現濃淡枯潤、肥瘦老嫩之墨色變化。卷後有清姚元之、楊峴、李鴻裔、潘祖蔭、王頌蔚、王懿榮、盛昱、楊守敬題跋,並鈐有許乃普、葉恭綽等收藏印記。

4創作背景

1262年左右 蒙古世祖中統間,帝師巴思八薦膽巴於忽必烈。
1270年 南宋度宗咸淳六年、蒙古忽必烈至元七年。膽巴與帝師巴思八至中國,在五台山龍興寺建立道場。
1294年左右 元世祖至元末。忤時相僧格,請西歸。召還謫之潮州。
1295年 元成宗元貞元年。膽巴上書皇太后,奉仁宗皇帝為龍興寺功德主,其時仁宗皇帝尚未立為太子。
1303年 元成宗大德七年。膽巴在上都彌陀院涅盤。
1308年 元武宗至大元年。武宗弟仁宗被立為皇儲,賜龍興寺田產五十頃。
1312年 元仁宗皇慶元年。仁宗賜謚膽巴為大覺普慈廣照無上帝師。敕趙孟頫(時年63歲)為文並書,刻石大都某寺。
1316年 元仁宗元祐三年。應龍興寺僧之請,仁宗皇帝復敕趙孟頫為文並書,刻石真定路龍興寺。

5膽巴

膽巴是元代前期僧人,西番突甘斯旦麻人,世宗時被封為國師,仁宗皇慶間,追號大覺普慈廣照無上膽巴帝師。
元史卷二百二《釋老傳》記載:
「時又有國師丹巴者,一名袞扎克喇。實西番托果斯塔瑪人。幼從西天竺果達木實哩傳習梵秘,得其法要。中統間,帝師帕克斯巴薦之。時懷孟大旱,世祖命禱之,立雨。又呪食投龍湫,頃之,奇花異果上尊湧出波面,取以上進。世祖大悅。至元末,以不容於時相僧格,力請西歸。既復召還,謫之潮州。時樞密副使頁特密實鎮潮,而妻得竒疾。丹巴以所持數珠加其身即愈。又嘗為頁特密實言異夢。及己還朝,期後皆驗。元貞間,海都犯西番界,成宗命禱於瑪哈噶拉神,已而捷書果至。又為成宗禱疾遄愈,賜與甚厚。且詔分御前校尉十人為之導從。成宗北巡,命丹巴以象輿前導,過雲州語諸弟子曰:此地有靈怪,恐驚乘輿,當密持神呪以厭之。未幾,風雨大至,眾咸震懼,惟幄殿無虞。復賜碧鈿杯一。大徳七年夏卒。皇慶間,追號大覺普惠廣照無上丹巴帝師。」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