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自然科學,可分有機自然科學和無機自然科學兩類。是研究無機自然界和包括人的生物屬性在內的有機自然界的各門科學的總稱。認識的對象是整個自然界,即自然界物質的各種類型、狀態、屬性及運動形式。認識的任務在於揭示自然界發生的現象以及自然現象發生過程的實質,進而把握這些現象和過程的規律性,以便解讀它們,並預見新的現象和過程,為在社會實踐中合理而有目的地利用自然界的規律開闢各種可能的途徑。自然科學的根本目的在於尋找自然現象的來因。

1 自然科學 -簡介

自然科學是研究無機自然界和包括人的生物屬性在內的有機自然界的各門科學的總稱。認識的對象是整個自然界,即自然界物質的各種類型、狀態、屬性及運動形式。認識的任務在於揭示自然界發生的現象和過程的實質,進而把握這些現象和過程的規律性,以便控制它們,並預見新的現象和過程,為在社會實踐中合理而有目的地利用自然界的規律開闢各種可能的途徑。

自然科學可分有機自然科學和無機自然科學兩類。一切生物科學,其中包括人的生理學和人類學以及高級神經活動生理學和心理學的一部分屬於第一類;宏觀和微觀力學、物理學、化學、地質學和天文學屬於第二類。隨著愈來愈多的各種物質運動形式的相互聯繫、相互轉化方式的發現,各門自然科學之間的滲透越來越甚,而且兩大類自然科學的界限逐漸被突破,產生了越來越多的邊緣學科。由於人類改造自然的實踐活動不斷發展,自然界(包括人工自然)的新的極其廣泛的聯繫和規律不斷被揭示,從而不但出現了像控制論、資訊理論、系統論這樣的橫斷學科,而且還從基礎自然學科中發展出了一系列應用學科。現代自然科學是一個具有十分複雜的科學分類結構的完整的知識體系。

自然科學的發展與數學是緊密相關的。數學廣泛應用於一切自然科學領域,而自然科學的需要,又促進了數學的發展。

自然科學是工業技術和農業技術的理論基礎,同時也是醫學的理論基礎。現代自然科學與技術的緊密聯繫、互相滲透,使自然科學越來越變為直接的社會生產力。

現代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緊密結合和互相滲透的結果,產生出了一系列新的學科,從而開闢了新的知識領域。自然科學與哲學從來都是緊密相連的,自然科學的經驗材料以及關於這些材料的理論概括是哲學唯物主義和辯證唯物主義自然觀的科學基礎,而自然科學的理論思維方法又需哲學世界觀的指導。現代自然科學已經發展為一種龐大的社會建制,自然科學研究事業的發展也已成為政府規劃和決策的重要方面。

2 自然科學 -各領域

數學,力學(屬於物理學),物理學,化學,天文學,地球科學以及生命科學等。

數學包括:算術、代數與初等函數、邏輯學、平面幾何、立體幾何、平面解析幾何、空間解析幾何、微積分、高維空間函數、線性代數、概率論、數理統計、複變函數、積分變換、實變函數與泛函分析,拓撲學,數論。

力學包括:理論力學、實驗力學、固體力學、彈性力學、塑性力學、流體力學、振動力學、聲學等;

物理學包括:理論物理學、實驗物理學、計算物理學、數學物理學、粒子物理學、核物理學、原子分子物理學、固體物理學、結晶學、表面物理學、熱學、光學、 電磁學等;

化學包括;理論化學、計算化學、實驗化學、元素化學、無機化學、有機化學、高分子化學、分析化學、合成化學等;

天文學包括:觀測天文學、理論天文學、光學天文學、射電天文學、X射線天文學、紅外天文學、紫外天文學、γ射線天文學、粒子天文學、結構天文學、宇宙天文 學、天體演化論等;

地球科學包括:外層空間科學、大氣科學、海洋科學、地質學、自然地理學等;

生命科學包括:分子生物學、細胞生物學、個體生物學、形態學、生理學、生物化學、生物物理學、前生物學、微生物學、植物學、動物學、人類學、遺傳學、胚 胎學、進化論、時間生物學、古生物學、生態學、生物地理學、病理學、藥理學、免疫學等。

3 自然科學 -馬克思主義對自然科學的論述


  在馬克思主義歷史上,有關自然科學的問題往往給人們提供一種唯心主義和空想主義的誘人的選擇。好幾十年以來,從恩格斯的《反杜林論》中摘錄出來並以小冊子形式發表的那本《空想社會主義和科學社會主義》。一直是最流行的馬克思主義的讀物。馬克思和恩格斯兩個人都深刻地體會到科學是表現出19世紀的思維特點的一種進步,而他們的學說的一些最有影響的解釋者——伯恩施坦、考茨基和普列漢諾夫,則借重於自然科學的模式和類比來闡發馬克思主義的科學性,特別是借重了從達爾文的進化論中引申出來的東西。馬克思和恩格斯曾對達爾文主義發表了或深或淺的見解,而他們的理論的解釋者則把這些見解作為把人類和社會的概念跟科學的方法和設想進行聯繫的理論依據。馬克思曾提到達爾文主義是他們歷史觀的自然史基礎(參看《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0卷,第131頁),而恩格斯在馬克思墓前的講話中,也把馬克思對人類歷史的基本規律的發現跟達爾文對有機界的發展規律的發現相提並論。但是,他們對於從達爾文主義引申出來的關於有生命的自然界的形象——馬爾薩斯的鬥爭規律和霍布斯的一切人反對一切人的規律,都同樣地感到震驚(參看《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0卷,第251—252頁)。恩格斯甚至在他的對自然科學最為關注的著作中,也要對猿和人之間的勞動概念加以區分(參看《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3卷,第508—517頁)。
  馬克思,特別是恩格斯,都密切地關注著數學、生物學、物理學和化學中的科學發展。在把辯證法跟自然規律進行結合方面,恩格斯的進展要比馬克思大得多(參看自然辯證法條目)。馬克思則更多地把科學作為一種生產力和一種對勞動力進行管理的手段來關心。他指出:「自然科學通過工業日益在實踐上進入人的生活,改造人的生活,並為人的解放做好準備,儘管它的直接效果是加深人的非人化」。他接著又說:「自然科學將失去它的抽象物質的或者不如說是唯心主義的方向,並且將成為人的科學的基礎,正象它現在已經——儘管以異化的形式——成了真正人的生活的基礎一樣;至於說生活有它的一種基礎,科學有它的另一種基礎——這根本就是謊言。」(《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第128頁)。馬克思在《大綱》中強調指出工業和科學之間的密切聯繫,並且預見到這種聯繫將會繼續發展。(參看「資本」一章)。而在《資本論》第1卷,他在冷冰冰地敘述技術發明是如何用來控制工人的段落中引用了尤爾的話:「這一發明證實了我們已經闡述的理論:資本迫使科學為自己服務,從而不斷地迫使反叛的工人就範」(《資本論》第1卷,第478頁,人民出版社1975年版)。
  馬克思主義中的許多思想派系,都強調認為馬克思主義是科學,但是只要我們打開「科學」這個詞來看一看,就可以看到它往往是被用來作為樹立其正統性的一種手段,而且它所指的也往往不是自然科學(參看科學和技術革命條目)。當談到自然科學的時候,通常所指的也就是為滿足生產需要而進行的科學研究的資料。最能夠說明問題的是鮑里斯·黑森的「論牛頓『定律』的社會和經濟根源」一文(見「參考書目」 ②),它把科學革命中最著名的文獻跟17世紀的經濟問題聯繫在一起。其他一些立意相同的論文則強調認為科學理論是實踐通過另一種手段的繼續。布哈林認為,那種認為科學具有自給自足的性質的想法是一種錯誤的意識,它把職業科學家的主觀熱情跟科學的客觀社會作用混淆在一起。科學的社會職能保留在生產過程中(見「參考書目」 ②,第19—21頁)。
  葛蘭西則認為一切科學假設都是上層建築,而一切知識都有歷史上的聯繫(參看《獄中札記》,第446、468頁)。他說:「因此,事物本身不是我們的主觀,而是怎樣地從社會上和歷史上為生產而進行組織,所以自然科學從本質上應當相應地被看作是一個歷史範疇,一種人的關係……能不能在一定意義上和某種程度上這樣說:自然所提供的機會不是預先存在的那些力量的發現和發明,也就是不是事物的預先存在的各種性質,而是跟社會的利益、生產力的發展以及這種發展的進一步需要密切地相聯繫的『創造』?」(《獄中札記》,第465—466頁)。
  自然科學的作用和作為生產力的科學的發展,導致科學和技術之間的差別的縮小,從而使資本主義得以圍繞著諸如微電子學、生物工程學等學科進行調整;同時,由於對進度、監督和管理採取日新月異的手段,使人們更加註意到有必要把政治學運用到科學、技術和醫學中去。總的說來,秉承辯證唯物主義傳統(參看辯證唯物主義條目)的馬克思主義者,把科學實踐看成是具有中性價值和居於階級鬥爭之上的東西(參看貝納爾條目),而「批判的理論家」(參看法蘭克福學派條目)則把自然科學的範疇、假說及其正統作用視為革命轉化問題的核心。然而馬克思和恩格斯則在《德意志意識形態》中說道:「我們僅僅知道一門唯一的科學,即歷史科學」(《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第21頁)。
  (RMY)
  參考書目
  ① 安德魯·阿拉托:《第二國際的再考察》,1973—1974年英文版。
  ② 尼古拉·布哈林等:《科學在十字路口上》(1931),1971年英文版。
  ③ 安東尼奧·葛蘭西:《獄中札記選編》(1929—1935),1971年英文版。
  ④ 羅塞爾·雅科比:《對自動化馬克思主義的批判——哲學的政治學。從盧卡奇到法蘭克福學派》,1971年英文版。
  ⑤ 喬治·利希海姆:《馬克思主義——歷史和批判的研究》,1961年英文版。
  ⑥ 基本科學雜誌社集體創作:《科學、技術、醫學和社會主義運動》,載《基本科學雜誌》1981年第2期,英文版。
  當代理論家、評論家、詩人張修林在哲學著作《現實、存在和價值》中對自然科學的論述:
  自然科學作為人類征服自然的科學技術存在,由於它同時具有這樣兩個屬性:第一,具有同社會科學、人類藝術一樣的推動社會進步的功效;第二,在社會現實中的「等級結構」、「統治」、「階級」、「利益分配」、「人權」等等現實中不具備利益集團之間的衝突性,它的獨特的特徵決定著它始終保持「中立」,沒有同社會思想、社會意識和社會利益的交鋒,與任何社會體制、任何社會形態可以固定不變地保持一種默契――至少毫不相干的關係,所以,它往往被專制和獨裁的統治者所利用――統治者為了保持學術、思想的所謂「大一統」,為了實現愚民,把民眾奴化,杜絕先進的社會科學和藝術開啟民智,有意把自然科學的作用誇大、神聖化,用以排斥具有革命性意義的社會科學和藝術。在專制和獨裁的社會裡,往往只有自然科學,和專制獨裁者 「一家之言」的社會科學和藝術。
  其實,對於社會的發展而言,自然科學技術存在並非很多人理解的那樣特別重要。與社會科學和藝術相比,自然科學技術存在的作用顯然要次一些。判斷一個社會好懷的尺度,就是民主和經濟(促進經濟是科學的重要功能),但首先是民主。一個社會,如果沒有或比較缺乏革命性的社會科學和藝術,那麼,這個社會只能是難以敲動的「鐵板一塊」,整個社會必然沒有活力,更談不上有什麼民主和自由的進展。在這樣的社會中,連自然科學自身的發展也必然受到體制限制――不是不準發展,而是沒有發展的良好的外在條件――就是發展了,也難以得到運用。所以,社會的發展,絕對不是用自然科學的發展來帶動社會科學和藝術的發展,恰恰相反,只有先鋒的、具有活力的社會科學和藝術的發展,才能從根本上促進包括自然科學在內的社會各個領域的進步。
  自然科學同人文學科、藝術一樣,具有使語言的隱蔽性開啟的功能,即具有把事物或現象實在明朗化、可利用化、規律化、形象化,使其由實在轉變為存在的功能。科學的深奧、難以理解和藝術的隔膜、歧意就是因為這種開啟性在受眾中造成了語言傳統意義的生疏化而引起。
  自然科學技術的作用,並非一定就是良性的、符合人性本真的。談論存在,談論存在的作用和意義,必須從人類,從人類的絕大多數的角度來談。這是一個最基本、最根本的前提。離開了這一前提,任何存在不會有什麼積極的意義。我們看到,自然科學有時違背人類的意志,擠壓、破壞人類的生存空間,儘管它不能象反動、頹廢的社會科學和藝術一樣奴化大眾的心靈,使大眾淪為某種制度、某個群體的奴隸,但是,它可以使大眾成為機器的奴隸。人類需要的自然科學存在,絕不是這樣的東西。
  自然科學家中,很少有人有著人文學者、藝術家那樣的關注人類生存,關注人類情感、心靈和精神的東西。這是自然科學天然的局限。不過,自然科學家至少應當有著一定的對人類、對未來負責的的精神,應當具備一定的人類前途的憂患意識。這也是自然科學家應當承擔的天然責任。遺憾的是,不少自然科學家只是淪為政治、統治的科研工具。他們不僅不會為社會弱勢群體說話,不研究或不稍多一點地研究有利於整個人類發展、改善地位低下而不堪重負的勞動者勞動強度的自然性原理和方法,而且,還利用他們的智力弄出一些塗炭生靈、消滅人的意志甚至生命的、幫助權力鎮壓人民的武器、工具、裝備,比如核導彈、催淚瓦斯及其它所謂軍事產品。眾所周知,希特勒時代,很多科技人員就成為了他和他的統治集團迫害世界人民的工具。其實,放眼古今中外,這樣的科學家,這樣的政治統治的科技工具,有過消停的時候嗎?人們往往認為社會科學家、文學藝術家容易與政權勾結在一起,卻對自然科學家抱著錯誤的認識,輕易地就將崇敬加到他們的身上。真正說來,有良知的、有目的的對整個人類發展抱有偉大理想的自然科學家,不過鳳毛麟角,肯定比社會科學家、藝術家少得多。更多的自然科學家,不是站在人類對立面成為反動科學家,就是不關心社會的書獃子科學家、明哲保身缺乏情感的沒有靈性和性情的機器科學家。
  自然科技與文化的作用無非是對事物語言形態的詮釋。科技與文化的迷誤使其對事物語言形態造成了本質性的偽語言破壞,使事物語言形態成為了偽語言臆度系統中的「它物形態」。所謂自然科技和文化構成的文明,在一定程度上,已經被異化成為「它物形態」的文化科技存在。人在以自然科技為支撐的社會化大生產的「機器話語」中淪為物慾的「單面人」,人由自由的語言本真現實偏移為對物的無限需求欲,人的精神退化,以致喪失。人成為一種與自身對抗的物化機器。
 

4 自然科學 - 參考資料

http://zhangxiulin.blog.163.com/blog/static/387733200762711255786/

上一篇[程度]    下一篇 [目的地不明]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