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自由民主主義

標籤:體制文化自由民主主義

自由民主主義是民主主義在21世紀的主導形式。它採取了代議民主制,由人民選出的民意代錶行使決策權力,其權力則受到法治的監督和限制,通常還會採納保障個人及少數派權利和自由的憲法,同時也限制了多數派及其選出的領導人的權力。

1概述

自由民主主義所保障的權利和自由是相當多樣化的,但通常都會包含以下的成分:要求合法程序的權利、隱私權、私人財產權、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權利、言論自由、集會自由、和宗教自由。在自由民主主義中這些權利(也被稱為「自由權利」)可能是直接經由憲法賦予,或是透過一般法規和判例法賦予。
自由民主主義通常也有著寬容和多元的特色;多元的社會和政治觀點—即使是極端或偏激的觀點亦然,在遵守民主規範的情況下都會被允許存在。自由民主主義定期舉行選舉,不同政治觀點的團體都有機會藉此角逐政治權力。
「自由民主主義」中「自由」一詞遵從政治自由主義的意識形態。自由民主主義最初是在啟蒙時代由擁護自由的哲學家們所創立的現代自由民主主義框架,強調透過憲法保障個人免受政府權力的侵犯。自由民主主義可能採取的形式包括了共和立憲制或君主立憲制。

2架構

在今天,自由民主主義通常都有普選權制度,授與所有成年的公民選舉的權利,而不受種族、性別、或財產規模的限制。不過,特別是在歷史上,一些被認為是自由民主主義的國家通常都曾對此作出某些限制,選舉權也可能必須經由某些登記手續才會賦予。嚴格來說,經由選舉作出的決策是由那些參與了投票的人所達成的,而非所有的公民。
在自由民主主義里,選舉應該是自由和公平的。政治的程序也是競爭性的。自由民主主義也有著政治上的多元性,各種立場的政黨和團體並存。
自由民主主義的憲法則用以保衛國家的民主本質,限制政府權力通常被視為是憲法的用途。美國的政治傳統上強調三權分立、獨立的司法機構、以及政府各部門之間的權力制衡和監督。許多歐洲的民主國家則比較傾向於強調」法治國」(Rechtsstaat)的概念,亦即國家必須遵守法治的原則。政府權力只有在依照書面的、公開的法規以及既定的程序行使時才是正當的。許多民主國家也使用聯邦制(也被稱為垂直的權力分立)將政府權力切割為縣市、省州、和國家等不同的層面,以避免中央集權和濫用的危險。
權利和自由
最常用以衡量自由民主主義國家的標準是特定的權利和自由。它們原先被認為是自由民主主義的必要成分,但由於它們的定義已經被廣泛的採納,現在許多人們都誤以為它們是」民主」的必要成分。由於沒有國家肯承認自己」不自由」、而且其宣傳機器也通常將敵國描繪為」專政」,因此這些定義往往是有爭議性的。
生存和免受侵犯的權利 免於奴役的自由 行動的自由 在法治之下人人平等和合法程序的權利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和接觸非正規情報來源的自由 組織和集會自由 教育自由 宗教自由 一個獨立的司法制度 擁有財產的權利、以及加以買賣之的權利 在實際上,民主制度的確對某些特定的自由有所限制。對於著作權通常有著各種限制,而對於毀謗、中傷的言論也有法律限制。可能會有法律禁止反民主的言論、或者是試圖侵蝕人權的言論、以及試圖提倡或正當化恐怖主義的言論。美國在冷戰期間也對共產主義者和組織施加類似的限制。現在這些限制也用于禁止那些被認為是宣傳恐怖主義或是挑起團體仇恨的行為。例子包括了近幾年來的各種反恐法案、關閉真主黨的衛星廣播、以及禁止仇恨言論的法令。批評者認為這些限制可能會逐漸走火入魔,因為這當中缺乏公平的和司法的程序。
而替這些限制辯護的說法則認為這是為了保障民主的永續或是自由本身的必要措施。舉例而言,允許那些提倡種族滅絕的人擁有自由言論會造成人們的生存和安全權力侵蝕。意見的分歧通常來自於民主究竟可以施行至何種程度、是否要包含那些反民主的人士在內。如果極少數的人們因為這些理由而被限制自由,一個國家仍可能被視為是自由民主主義。一些人認為這與獨裁政治迫害反對者並無兩樣,而只是數量上的差異罷了,因為只有極少數的人被影響到、而且限制並沒有如此嚴重。一些人則主張民主制度是不同的,至少在理論上,反民主人士也擁有在合法程序下進行反民主活動的權利。在原則上,民主制度是允許反民主人士的,而且也允許他們透過合法程序改變國家的領導人以及政治和經濟體制;但運用暴力手段來破壞民主則是被禁止的。
比例和多數代表制
多數制是依據地區的多數決分配議席。獲得最多票的政黨或候選人便能獲得代表那一選區的議席。但民主的選舉制度還有其它許多形式,例如比例代表制便是以一個政黨所取得的全國性選票數量的比率分配議席。
兩種制度的最大爭議之一,是在於應該將選區劃分各自計票分配議席、還是將全國的選票統一計算分配才能有效的代表人民的民意。
一些國家如德國和紐西蘭則混合了這兩種形式的選舉制度,將立法機構的選舉劃分為兩個類別。第一個類別的議席是依據地區性的多數決投票決定的,而其餘的議席則依據各政黨在全國獲得的總票數公平的劃分(儘可能的作到)。這種制度又被稱為混合比例代表制。
種族和宗教衝突
由於歷史上的原因,許多國家在國內的種族和文化上並非完全相同的,可能存在著強烈的種族、語言、宗教、和文化分裂。事實上,不同群體之間可能會互相抱持敵意、甚至公然對抗。而一個民主制度,由於在定義上允許群眾參與決策,因此在理論上也允許群體利用民主政治程序來對付其它」敵對」的群體。在民主化過程中這些現象可能特別常見,尤其是在之前的非民主政府意圖壓制某些群體的情況下。這在既有的民主制度里也可能見到,例如民粹主義的反移民運動。不過,人類史上絕大多數的壓迫都發生在沒有選舉制度的國家,例如南非的種族隔離制度和納粹德國。
伴隨著蘇聯的垮台和其它前蘇聯國家的部分民主化而來的,是在南斯拉夫、高加索地區、摩爾多瓦等地的頻繁戰爭和內戰。不過,統計上的研究則顯示由於共產主義的垮台以及民主國家的增加,整體的戰爭數量、內部戰爭、種族戰爭、革命戰爭、難民和強迫遷徙者的數量都戲劇性的減低了。
短視現象
現代的自由民主主義如同其定義的,會定期舉行選舉以改變政府。這使得許多人批評它們會造成政府的短視現象。在四至五年內政府便必須面臨新的選舉,而執政者和政黨便必須思考要如何贏得選舉。這會慫恿候選人提出能在短期內得利選民的政策(或者其它政治家),而不是那些眼光遠大能帶來長期利益、但較不受人民歡迎或重視的政策。不過,這些批評事先假設了替一個社會立下長期的預測是可能的,這被卡爾·波普爾批評為歷史決定論。
除了一般對於政府實體的批評之外,在民主制度內的短視現象也有可能是集體的短視思考造成的。舉例而言,一個以減少環境污染為目標的政策也有可能造成失業率的提升。無論如何,這些風險並不僅限於民主制度,在其它的政治制度里也有可能發生。
財閥政治
馬克思主義者、社會主義者主張自由民主主義是資本主義制度的一部分,亦即以階級為根基、沒有徹底民主或參與度的制度。他們主張自由民主主義是資產階級的民主,只允許在金融上有權勢的人們進行統治。他們認為民主在根本上是不平等的,並且會允許資本家在經濟上的剝削。
在民主制度的代議政制中,參與選戰的高昂花費可能代表了民主制度偏袒有錢人,產生只偏袒少數有錢人的財閥政治產生。在雅典民主里,一些公共官員職位是隨機的分配給公民們,以避免財閥政治的影響。這些批評者認為現代民主只不過是統治階層用以欺騙群眾安於現狀的謊言、或者是使他們忽略某些政治議題的手段。他們認為民主制度會造成候選人與有錢的支持者勾結,提供對其有利的政策方案,保持其對某些領域的共謀和壟斷能永久存在。
不過,美國的經濟學家Steven Levitt指出,選戰中的大量資金並不能保證選舉結果的勝利。他比較了一次又一次的選舉中的候選人、尤其是在美國的國會選舉,以及他們的競選經費和結果。他對此總結道:
」一個獲勝的候選人可以減少一半的選舉經費而只失去百分之一的選票。同時,一個自認為是因經費問題而失敗的候選人在替其擴展一半的經費后,也只會增加百分之一的支持票數。」
對於媒體的佔有可能導致公眾對選舉過程的誤判,因為媒體本身便是選舉過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一些批評者認為對於現狀或特定議題的批評往往被媒體集團壓制,以保衛其自身的利益。而民主的擁護者則認為由於憲法保護了言論自由,無論利益取向或非利益取向的團體都可以對某些議題進行辯論或宣傳。他們主張民主社會裡的媒體只不過是代表了公眾的喜好,而且並不受到政府審查制度的影響。
政治穩定
替民主辯護的主張之一是,在民主制度里人們可以在不改變政府法律根基的情況下改變政府的首腦,也因此民主能夠減低政治的不確定性和不穩定性,並且給了那些不滿意現行政策的公民透過定期選舉掌權或改變政策的機會,使他們能安於當前的現狀。因此對於那些政治權力往往經由暴力轉移的國家而言,民主更能增進政治的穩定性。
一些人認為由某些群體掌權過久的長期政治穩定也是不適當的。不過,這通常是在非民主制度里比較可能發生。
更正確的決策情報
一個民主制度可能可以對政治決策提供更好的情報。不受歡迎的情報在獨裁製度里更有可能被忽略,而這些情報很可能便象徵著某些問題的早期徵兆。民主制度也提供了替換無能領導者和政策的管道。也因此,問題和危機在獨裁製度里可能較為常見、拖延的時間也可能更為漫長。
恐怖主義
研究指出恐怖主義在政治自由中等的國家最為常見,而恐怖主義最少的國家則是大多數的民主國家。  原因在於政治自由低等的國家其政府傾向掌控國內的一切,對難以確認目的的恐怖組織及行動,抱有不安全感,深恐這些恐怖組織最終會推翻本身的領導權而取而代之,所以會壓制恐怖行動,但恐怖組織如不在本國內活動則仍有政治自由低等國家領袖會支持,如利比亞強人格達費在二十世紀八十年代的作為。民主國家則因為有適當管道解決人民的各種安全、經濟需求,而且國內主流價值觀也難以接受極端的想法或行為,故恐怖主義活動在此類國家較少。
飢荒和難民
知名的經濟學家阿馬蒂亞·庫馬爾·森指出,民主國家從來沒有受過大規模的飢荒。這包括了那些並沒有很繁榮的民主國家如印度在內,印度最後一場嚴重的飢荒發生在19年,另外在19世紀後期也有多次大規模的飢荒,這些都發生在民主化之前的英國統治時期。獨立后的印度的政府也隨著時間而越來越民主。
難民現象幾乎都只有在非民主國家發生過,如果研究過去0年裡的難民流動,絕大部分的案例都是在獨裁國家發生。
民主和平論
各式各樣運用不同定義、不同資料、不同數據分析的研究都顯示出了支持民主和平論的證據。最初的發現是在歷史上從來沒有自由民主主義國家互相交戰的戰爭過,最近的調查則顯示在歷史上所有民主國家之間的各種軍事衝突(亦即非涉及戰爭的部分)所造成的傷亡加起來還不到1000人,而且民主國家也很少發生內戰。
自由和權利
公民的自由和權利在自由民主主義里通常被視為是有益的。

幸福

依據調查,現代民主國家也有著較高的人民幸福。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