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自由變奏曲,不僅主題的結構常起根本的變化,主題的性格和體裁也變幻不定(如從抒情性變為諧謔性,從進行曲變為舞曲等),保持不變的,只是主題的個別音調和若干和聲輪廓,因此又稱「性格變奏曲」。


  R.舒曼的《交響練習曲》是性格變奏曲最早的範例。


  19世紀末葉的標題音樂常利用性格變奏曲移步換形的特點來揭示特定的標題內容。


  如R.施特勞斯的《堂吉訶德》(1897),主題帶有騎士性格,各個變奏描繪了堂吉訶德的10次奇遇,終曲則描寫了他的死亡。


  在V.丹第的《伊斯塔爾變奏曲》中,甚至運用了獨特的倒裝變奏的形式,從最複雜的變奏開始,隨後的一系列變奏描寫伊斯塔爾在經過七重門時所受到的考驗,最後才出現齊奏的主題。


  在浪漫派作曲家的作品中,往往同時運用裝飾變奏和自由變奏,如П.И.柴科夫斯基為大提琴和樂隊寫的《洛可可主題變奏曲》。


  變奏曲可以作為獨立的作品(聲樂曲或器樂曲),如:A.亞當的《莫扎特主題變奏曲》(花腔女高音獨唱曲)、巴赫的《戈爾德貝格變奏曲》;變奏曲也可作為奏鳴曲、協奏曲、交響曲、室內樂、組曲等套曲的一個樂章,並常用於慢樂章,如貝多芬《第二十三鋼琴奏鳴曲》(熱情)的第2樂章。某些變奏曲,按其藝術構思將一系列變奏劃分為幾個部分,因而使變奏曲具有組曲的性質,如С.В.拉赫瑪尼諾夫為鋼琴和樂隊而寫的《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見變奏曲式)。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