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南朝劉義慶著《世說新語》,以其卓越的思想和藝術成就,對後世產生了深遠影響,續作、仿作者歷代不絕。降至明代,繼何良俊《語林》、李紹文《皇明世說新語》、焦竑《玉堂從語》等著述后,又問世了專記清言俊語的《舌華錄》,作者便是生活於晚明的江南曹臣。曹臣,字藎之,改字野臣,號文幾山 人。徽州歙縣(今屬安徽黃山市轄)人,出生於商人之家,時明萬曆十一年(1583)。關於曹臣的一生,可用幾句話作簡短概括:出身四民之末,廣涉經史子集,生計拮据窘迫,遭遇窮愁流離;才華需要施展,性情需要顯示,鬱悶需要發抒,感慨需要寄寓。曹臣在大概三十二歲左右,創作筆記小說《舌華錄》,寫成於萬曆四十三年四月之前,作者根據漢至明代99種子史文集和自己當時所見所聞,博採古今人士警言雋語,共約1037條,所涉自上古傳說時代至明末人物約1180位(版本不同,條數和人數會略有出入。此據黃山書社1999年版及其附錄「人名索引」),厘分9卷18門。書名「舌華」,蓋取佛經「舌本蓮花」之意;亦即潘之恆序語所謂:「舌根於心,言發為華」。
司徒霸與嚴光素舊,欲屈到霸所語言,遣使西曹侯子道奉書。光不起,於床上箕踞,抱膝發書,讀訖,問子道曰:「君房素痴,今為三公,小差不?」子道曰:「位已鼎足,不痴也。」光曰:「遣卿來何言?」子道傳霸言。光曰:「卿言不痴,是非痴耶?天子征我,三尚不見,況人臣乎?」
①司徒霸:東漢侯霸,字君房,曾任大司徒。
②嚴光:東漢人,曾與漢光帝劉秀同學。劉秀做皇帝后,請嚴光做官,嚴光不幹,歸隱於富春山。
今語體:大司徒侯霸和嚴光是老朋友,想請嚴光到侯霸家中聊天,就派兵部官員侯子道帶著書信去請。嚴光沒有起身,就在床上曲著雙腿,抱膝而坐,打開書信看完,問侯子道:「你家大人一向獃痴,現在做了三公,好點了嗎?」侯子道說:「職位已經到了三足鼎立的高位,一點也不呆呀。」嚴光說:「讓你來有什麼事嗎?」侯子道傳達了侯霸的意思。嚴光說:「您說他不呆,這件事不就做得很呆嗎?天子徵聘我多次,我都不去見,何況是臣子呢!」
九山散樵,浪跡俗間,徜徉自肆。遇山水佳處,盤礴箕踞。四顧無人,則划然長嘯,聲振林木。有客造榻與語,對曰:「余方游華胥接羲皇,未暇理君語。」客去留,蕭然不以為意。
①箕踞:一種輕慢、不拘禮節的坐的姿態。即隨意張開兩腿坐著,形似簸箕。
②華胥:指夢境,典出《列子·黃帝》。羲皇:伏羲氏,借指太古的人。
今語體:(明代隱士)九山散樵在世間到處漫遊,逍遙自在,遇到山水美妙的地方,就很隨意地叉開腿坐下。看四周沒人,便高聲長叫,聲音振動林中的樹木。曾有客人到他的床前和他說話,他對答說:「我正去夢境中和太古的人交談,沒有空回答你的話。」客人或者離開或者坐下,他都一樣閑散平淡,不放在心上。
孔拯侍郎為遺補時,嘗朝回,值雨而無雨備,乃於人家廡下避之。過食時,雨益甚,拯向其家叟求雨具,叟答曰:「某閑居不預人事,寒暑風雨未嘗冒也,置此又安施乎?」
今語體:侍郎孔拯做拾遺補闕的時候,一次上朝回來,碰上下雨而沒有帶雨具,於是在人家的屋檐下躲避。過了吃飯的時間,雨越下越大,孔拯便向這家的老漢借雨具,老漢回答說:「我閑居在這裡,不管外面的事,沒有冒過寒暑風雨,置辦雨具又有什麼用呢?」
宗測代居江陵,不應招辟。驃騎將軍豫章王嶷請為參軍,答曰:「何得謬傷海鳧,橫斤山木?」
①宗測:南朝齊人,字敬微,一字茂深。
②豫章王嶷(nì):南朝宋高帝次子蕭嶷,封豫章王。參軍:南朝時期最重要的幕僚為參軍。
今語體:宗測世代居住在江陵,不肯接受朝廷的徵聘而做官。驃騎將軍豫章王蕭嶷請他任參軍,他回答說:「怎麼能錯誤地傷害海中的野鴨,蠻橫地砍伐深山中的樹木呢?」
桑民懌會試既畢,自喜必中,乃於卷后畫一站船,因擊桌曰:「此回定坐官船矣。」竟以違式貼出。
①會試:明清兩代每隔三年在京城舉行的考試。
今語體:桑民懌會試完畢,自我高興地認為必定會考中,便在考卷後面畫了一隻船,然後敲著桌子說:「這回肯定要坐官船了。」最後卻以違反考試規矩而落榜。
...................
下一篇[碧粳粥]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