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孟浩然詩多寫自己的日常生活,常常「遇景入詠,不鉤奇抉異」(皮日休),故詩味的淡泊往往叫人可意會而不可言傳。這首《舟中曉望》,就記靈著他約在開元十五年自越州水程往游天台山的旅況。實地登覽在大多數人看來要有奇趣得多,而他更樂於表現名山在可望而不可即時的旅途況味。此詩似乎信筆寫來,卻首尾銜接,承轉分明,篇法圓緊;它形象質樸,卻又真彩內映;它沒有警句鍊字,卻有興味貫串全篇。從聲律角度看,此詩是五言律詩(平仄全合),然而通體散行,中兩聯不作駢偶。這當然與近體詩剛剛完成,去古未遠,聲律尚寬有關;同時未嘗不出於內容的要求。這樣,它既有音樂美,又洒脫自然。「自是六朝短古,加以聲律,便覺神韻超然。」 正因為詩人是這樣陶然神往,眼前出現的一片霞光便引起他一個動人的猜想:「坐看霞色曉,疑是赤城標。」

 

1 舟中曉望 -舟中曉望

【年代】:唐
【作者】:孟浩然 ——《舟中曉望》
【內容】


  掛席東南望, 青山水國遙。
  舳艫爭利涉, 來往接風潮。
  問我今何適? 天台訪石橋。
  坐看霞色曉, 疑是赤城標。



2 舟中曉望 -【賞析】:


    孟浩然詩多寫自己的日常生活,常常「遇景入詠,不鉤奇抉異」(皮日休),故詩味的淡泊往往叫人可意會而不可言傳。這首《舟中曉望》,就記靈著他約在開元十五年自越州水程往游天台山的旅況。實地登覽在大多數人看來要有奇趣得多,而他更樂於表現名山在可望而不可即時的旅途況味。

  船在拂曉時揚帆出發,一天的旅途生活又開始了。「掛席東南望」,開篇就揭出「望」字,是何等情切。詩人大約又一次領略了「時時引領望天末,何處青山是越中」的心情。「望」字是一篇的精神所在。此刻詩人似乎望見了什麼,又似乎什麼也沒望見,因為水程尚遠,況且天剛破曉。這一切意味都包含在「青山──水國──遙」這五個平常的字構成的詩句中。

  既然如此,只好暫時忍耐些,抓緊趕路吧。第二聯寫水程,承前聯「水國遙」來。「利涉」一詞出《易·需卦》「利涉大川」──意思是卦象顯吉,宜於遠航。那就高興地趁好日子兼程前進吧。舳艫,一種方長船。「爭利涉」以一個「爭」字表現出心情迫切、興緻勃勃,而「來往接風潮」則以一個「接」字表現出一個常與波濤為伍的旅人的安定與愉悅感,跟上句相連,便有乘風破浪之勢。

  讀者到此自然而然想要知道他「何往」了,第三聯於是轉出一問一答來。這其實是詩人自問自答:「問我今何適?天台訪石橋。」這裡遙應篇首「東南望」,點出天台山,於是首聯何所望,次聯何所往,都得到解答。天台山是東南名山,石橋尤為勝跡。據《太平寰宇記》引《啟蒙注》:「天台山去天不遠,路經油溪水,深險清冷。前有石橋,路徑不盈尺,長數十丈,下臨絕澗,惟忘身然後能濟。濟者梯岩壁,援葛蘿之莖,度得平路,見天台山蔚然綺秀,列雙嶺於青霄。上有瓊樓、玉闕、天堂、碧林、醴泉,仙物畢具也。」這一聯初讀似口頭常語,無多少詩味。然而只要聯想到這些關於名山勝跡的奇妙傳說,你就會體味到「天台訪石橋」一句話中微帶興奮與誇耀的口吻,感到作者的陶醉和神往。而詩的意味就在那無字處,在詩人出語時那神情風采之中。

  正因為詩人是這樣陶然神往,眼前出現的一片霞光便引起他一個動人的猜想:「坐看霞色曉,疑是赤城標。」朝霞映紅的天際,是那樣璀燦美麗,那大約就是赤城山的尖頂所在吧!「赤城」山在天台縣北,屬於天台山的一部分,山中石色皆赤,狀如雲霞。因此在詩人的想象中,映紅天際的不是朝霞,而當是山石發出的異彩。這想象雖絢麗,然而語言省凈,表現樸質,沒有用一個精美的字面,體現了孟詩「當巧不巧」的特點。尾聯雖承「天台」而來,卻又緊緊關合篇首。「坐看」照應「望」字,但表情有細微的差異。一般說,「望」比較著意,而且不一定能「見」,有張望尋求的意味。而「看」則比較隨意,與「見」字常常相聯,「坐看霞色曉」,是一種怡然欣賞的態度。可這裡看的並不是「赤城」,只是詩人那麼猜想罷了。如果說首句由「望」引起的懸念到此已了結,那麼「疑」字顯然又引起新的懸念,使篇中無餘字而篇外有餘韻,寫出了旅途中對名山嚮往的心情,十分傳神。

  此詩似乎信筆寫來,卻首尾銜接,承轉分明,篇法圓緊;它形象質樸,卻又真彩內映;它沒有警句鍊字,卻有興味貫串全篇。從聲律角度看,此詩是五言律詩(平仄全合),然而通體散行,中兩聯不作駢偶。這當然與近體詩剛剛完成,去古未遠,聲律尚寬有關;同時未嘗不出於內容的要求。這樣,它既有音樂美,又洒脫自然。「自是六朝短古,加以聲律,便覺神韻超然。」(胡應麟《詩藪》)

上一篇[高加索]    下一篇 [托葉]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