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2006年3月11 日上映的加拿大影片,由阿托姆 伊高安導演兼編劇, David Hemblen / Mia Kirshner / Calvin Green主演。

色情酒店色情酒店

導演: 阿托姆 伊高安 (Atom Egoyan)

編劇: 阿托姆 伊高安 (Atom Egoyan)

主演: David Hemblen / Mia Kirshner / Calvin Green

語言: 英語

製片國家/地區: 加拿大

上映日期: 2006-03-11

又名: 性感俱樂部 / 脫衣舞場 / 色情酒吧

1 色情酒店 -劇情簡介

托馬斯是一個有同性戀傾向的寵物店老闆,他從國外偷帶違禁動物並逃稅。他的這些活動被稅務稽核員弗朗西斯發現,而弗朗西斯是一位沉浸在惡夢般的回憶中無法自拔的中年人。他的妻子與他的弟弟有染,車禍中,妻死弟傷,而他唯一的女兒又慘遭殺害。他經常光顧色情酒店,因為那裡有一位叫克里斯蒂娜的舞女,年貌與他死去的女兒相當。他深情注視的目光使得節目主持人埃里克心中不悅,他先誘導弗朗西斯違犯酒店規定,觸摸了克里斯蒂娜的身體,然後將他痛揍一頓趕出酒店。弗朗西斯以不告發托馬斯逃稅為條件,讓他去酒店引埃里克出來,他則攜帶槍等在酒店門外……

2 色情酒店 -影評

1994年,無疑是一個佳片雲集的年代。只要我們稍作回顧,腦海中便會浮出一連串令人激動的名字:阿甘、辛德勒、侏羅紀、霸王別姬、低俗小說、鋼琴課、活著……太多的經典讓那一年的國際影評家們歡欣雀躍,眼花繚亂。因而我們或許很難想象,他們的目光也曾在一個學生裝扮、氣質清純的脫衣舞女身上做過長久的停留。這個舞女就是伊戈揚執導的《色情酒店》中的女主角克里斯蒂娜。 就藝術的精緻與主題的成熟而言,《色情酒店》應是伊戈揚最具代表性的一部作品,它在當年的47屆嘎納影展上獲得了國際影評人獎,是加拿大電影在該電影節上首次參選正式競賽獲得的首個大獎。然而,也許是生不逢時,就知名度而言,它遠不如其他的獲獎作品,甚至於人們對它的理解還存在著某種程度的誤讀。比如,對於影片名字Exotica的翻譯。除了「色情酒店」外,電影的中文名字還有「脫衣舞場」「性感俱樂部」「舞女克里斯蒂娜」等多個譯法。但無論是哪一種,似乎都在有意無意地強調脫衣舞這一行為的色情成分,以至於在國內某些嚴肅的網站上,為了迴避那些「過於敏感」的辭彙不得不將其顯示為「××酒店」。

事實上,影片雖然以這家名為「Exotica」的脫衣舞俱樂部作為故事背景,也確實存在著一定的色情描寫和裸露鏡頭,但那絕非影片所要刻意表現的重點。伊戈揚真正想表現的乃是處在痛苦與迷茫中的人物的心理狀態,是那些在暗示、錯覺、誤會中瀰漫著的失落、惆悵與苦悶,以及那些對於溝通的強烈渴望和對於已逝美好的想象性慰籍。因此,脫衣舞場不過一個用來承載和表現主題的場所,在那裡主人公門將感官刺激的表演和接納當成是一種逃避現實的本能儀式,通過虛假的表象掩蓋痛楚的實質並試圖以此實現對被遺棄生活的暫時性解脫。而Exotica這個包含有「異族」「外來」等含義的名字,在強調酒吧本身所表現的異國風情之外,更含有一層「在別處」「另一個地方」的內涵,與片中人物的心境相符合。 一個稅收審計員弗朗西斯的女兒在野外被謀殺,警方卻把他當作嫌疑犯進行調查。因為他們懷疑女孩並非他所親生,而是他的妻子和弟弟私通的結果,並斷定他知道隱情后報復殺人。後來,真兇被逮捕,其妻、弟卻在車禍中一死一殘。精神受到劇烈打擊的弗朗西斯陷入極度悲慟中,試圖「Exotica」尋求忘卻與安慰。一個年輕漂亮、學生裝扮的舞女漸漸成了他宣洩喪女之痛的替代對象,兩人建立起一種非常微妙的情感。但不久,弗朗西斯的幻覺便遭到了DJ埃里克的破壞,弗朗西斯決定利用權利讓涉嫌走私的托馬斯前去探明真相。《色情酒店》真正講述的故事其實並不複雜,但伊戈揚卻以他慣用的手法將情節拆分成不同的層次,在交叉與跳躍的敘事中突顯人物間微妙的聯繫及他們身上的共同屬性。他自己稱這種敘事結構為「脫衣舞」式的結構。

《色情酒店》不同於通常所說的多線敘事,「脫衣舞」式的敘事結構實際上是將原本處於一條線索中的不同事件按照層次切斷偽裝成方向不同的線索,圍繞著某個核心事件交替展開。這些看似各不相連的線索內在地包含著某種共同的訴說,它們會隨著主線的發展逐漸表現出自己所處的層次,並在合適的時刻結合到一起,共同支撐某個最終顯露的主題。在《色情酒店》中,這個處於「身體」位置的是主人公弗朗西斯背負著孤獨和絕望所進行的一系列情感儀式和日常活動;而處於「衣服」位置的則是在夜總會、歌劇院、寵物商店三個不同視點下的分散敘述——他們以在其中工作的或光顧那裡的人們的情感、經歷為自己的「面料」和「衣飾」,作為整個「脫衣表演」的有機組成表現出一種神秘而又沉重的個性。儘管若隱若現,但影片始終在這三層「衣服」的披裹中進行,直到最後十分鐘才相繼褪去,向我們展示了事情的真貌:一個有著辛酸幽暗過去的男人在看似骯髒、混亂的舞場中痴痴地尋找靈魂的慰籍。正如伊戈揚所說,「當人們試圖將痛苦轉換成自己製造的神話和傳說時,那些儀式與活動可能顯得有悖常情或荒誕不經。但我相信,沒有什麼比發現基於自身經驗的異國情調更令人吸引……」。在這裡,異國情調並不僅僅是指背景中的那些舞曲與植物,同時也是指那些不幸的人們迷失在黑暗中的孤獨與苦悶——他們依靠製造情感的替代品生活,他們「生活在別處」。 脫衣舞式的敘事結構無疑是伊戈揚的鐘愛,它不但能夠為影片營造出一種充滿誘騙和迷離的氣氛,同時也有助於在複雜的人際交往中更好地審視讓人們糾結在一起的存在基礎和慾望本質。在《色情酒店》中,伊戈揚為我們展現的不僅僅是一個人的孤獨,而是一個群體的孤獨。因家庭變故而經受巨大精神打擊的弗朗西斯;大學畢業后同在夜總會工作的克里斯蒂娜和艾里克;在理想與現實間徘徊的舞場女老闆茲奧;帶有同性戀傾向的寵物店主人托馬斯;倖存但傷殘的弟弟哈洛德……所有這些人都在某種程度上存在著情感的空洞與缺失,都在現實和幻覺的世界中尋求著一種能夠令自己感覺輕鬆的生活方式。他們因為慾望和失望聯繫在一起,又因為種種原因無法實現正常的溝通,只能在誤解與錯覺中咀嚼屬於自己的無奈與悲哀。 《色情酒店》儘管影片重在揭示人物間錯綜複雜的關係而沒有對每一個人的生活經歷進行交代,但這些關係本身已經通過那些黑暗抑鬱的場景,前後不同的造型以及孤寂疏離的對白向我們傳達了相似的暗示。就像將夜總會與托馬斯住處空間轉換連接起來的那首歌一樣,其實「人人都知道」對方的問題,只是由於各自不為人知的理由都在配合著偽裝,偽裝成同情、偽裝成耐心、偽裝成嫉妒、偽裝成責任……當影片最後,埃里克面對拿著手槍的弗朗西斯喊出那一句「我知道你的過去」時,所有因偽裝而引起的誤會和不解統統的變得明了起來。哈羅德說,每個人都有自己處理問題的方法,所以他沒有捅破「看孩子」的謊言,然而他做過對不起哥哥的事,他心中有愧。克里斯蒂娜說,我們的感情很微妙,我們相互需要相互提供,因為她也曾經照看過弗朗西斯的女兒,她理解他的愛,而那種愛顯然正是自己所匱乏的——是那座冷清的寓所無法給予的。埃里克說,我曾經是她的情人,所以我嫉妒我破壞,但只有他明白他與克里斯蒂娜的疏遠是因為自己的世俗與軟弱,他或許還愛著克里斯蒂娜,但他卻出於現實的考慮和茲奧在一起,並按照某種協議讓她懷上了自己的孩子。他知道弗朗西斯是為了寄託對愛女的思念才來的夜總會,因為是他找到的屍體。而茲奧當然也能理解這個不幸的男人,她也有過美好的幻想。但為了謀生,她需要維持舞場幻覺般的秩序,需要埃里克為他經營生意,因而只要優雅地拒絕弗朗西斯。原來,大家都知道幻像很危險,卻都需要幻像來解決或逃避理想與現實的衝突。 《色情酒店》也許並不完美,但仍然不失為一部風格獨特的電影。伊戈揚利用「脫衣舞」這一他人極少涉獵的題材,將許多細小的瑣事巧妙的結構成一次揭示內心痛苦和展現集體孤獨的過程,在表達出一種模糊誘惑的同時,堅持了自己對於人際關係的主題探索。

故事是從一個搞走私的寵物商回國開始展開,頭二十幾分鐘時間裡,主要人物一一登場,而導演運用的所謂「平行空間快速剪切」等等手法讓人是一團霧水,人物挨次出場,之間的關係卻支離破碎,我也很慶幸自己堅持看完了這部影片,也才在最後發現了影片的精髓所在。有人將伊戈揚讚譽為「希區柯克的接班人」還是有一定道理的,故事抽絲剝繭般展開,直到最後,你才明白了整個人際關係的來龍去脈,好像是看著導演如何將一地的玻璃碎片拼成一個花瓶。這一類的懸疑手法確實被導演運用的出神入化。 故事講述了一個有同性戀傾向的寵物店老闆托馬斯,他從國外偷帶違禁動物並逃稅。他的這些活動被稅務稽核員弗朗西斯發現,而弗朗西斯是一位沉浸在惡夢般的回憶中無法自拔的中年人。他的妻子與他的弟弟有染,車禍中,妻死弟傷,而他唯一的女兒又慘遭殺害。他經常光顧脫衣舞俱樂部,因為那裡有一位叫克里斯蒂娜的舞女。他深情注視的目光使得DJ埃里克心中不悅,他先誘導弗朗西斯違犯酒店規定,觸摸了克里斯蒂娜的身體,然後將他痛揍一頓趕出酒店。弗朗西斯以不告發托馬斯逃稅為條件,讓他去酒店引埃里克出來,他則攜帶槍等在酒店門外...影片一直在猜疑與困惑中進行,直到最後,導演才忽然向我們展示了事情的真相,一遍又一遍的人物對白含蓄地闡述了一段辛酸、幽暗的過去。主人公弗朗西斯在一次又一次的打擊后,終於在這個看似骯髒、混亂的脫衣舞場所得到了靈魂的慰藉與凈化。最後DJ埃里克的一句話「我知道你的過去"打開了他長久以來的心結,不由得抱起埃里克失聲痛哭。我也忍不住被影片中的真情所深深打動……在這樣的一部影片中,伊戈揚將人際疏離、創傷回憶、禁忌與情慾重冶於一爐,孕出深沉而富人情的氣味,最終也因此獲得94年坎城影展國際影評人獎。

上一篇[砆石]    下一篇 [漣水軍]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