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艾斯·拉賽佛德

標籤: 暫無標籤

艾斯·拉賽佛德,出自《推理之絆》的人物之一,14歲就出道的世界知名天才少年鋼琴家。他是一個對世界已經絕望,但為了同伴絕不向命運低頭,祈禱出現奇迹的悲劇式人物。個性深沉冷漠,對同伴卻細心溫柔,寧願獨面臨危險也不願麻煩同伴;處事果斷,嚴謹;有著無人能及的領導者風範和氣勢。

1 艾斯·拉賽佛德 -基本資料

艾斯·拉賽佛德艾斯·拉塞佛德

艾斯·拉塞佛德 

CV:石田彰   

英文譯名:Eyes Rutherford (根據動畫的相關圖片)   

日文譯名:アイズ・ラザフォード(根據動畫第三集「詛咒之子」中的鏡頭)  

年齡:17歲     

慣用手:左手。(但是動畫中似乎是右手)      

生日花(版本1):真實 沒藥樹之花(myrrh)   

生日花(版本2):風信子(Common hyacinth) 注目(Attention)   

在西方星象學上的含義:11月9日 易受誘惑者   

最常買的東西:甜瓜(給竹內里緒),小魚乾(給路過的野貓和卡諾恩?)   

最喜歡的人:卡諾恩·席爾貝魯特(應該算是最好的朋友,淺月香介說過,沒有什麼人能介入他們之間的感情,動畫版ED里的畫面不是「曖昧」這個詞都能一筆帶過的了)   

父親:水城刃(已故)   

母親:(未知)   

叔叔:水城火澄   

哥哥:卡諾恩·席爾貝魯特、淺月香介(據雛乃說是處女座)、十井郁夫(已故)等等   

姐姐:野原瑞枝(已故)、竹內理緒(spiral alive上說是10月26日)、高町亮子(spiral alive上說是11月)、白長谷小夜子等等

目前結局:用音樂拯救世界(鳴海圓的說法)   

有1/4的英國血統,經常到處巡迴演出。另外一個身份是「BLADE CHILDREN」的領導者。   

2 艾斯·拉賽佛德 -解讀艾斯的12個關鍵詞

艾斯·拉賽佛德艾斯·拉塞佛德

(1)眼睛(EYE)   

最初愛上艾斯的是他的眼睛,那樣美麗的水藍色卻那樣冷漠。   

艾斯的直譯是EYES,所以誰都會注意他的雙眸。   藍色的眼睛,給人冷冰冰的感覺。他的眼睛里似乎什麼都進不去,什麼都出不來,但我卻能在裡面看到艾斯冰封的一顆心,我一直固執的認為,艾斯有著世界上漂亮的眼睛。   

(2)鋼琴(PIANO)   

艾斯最初登場時,就是被記者採訪。然而,他卻說鋼琴只是母親因害怕他殺東西而給他的束縛。但,艾斯一次一次彈奏《孤獨之神的祝福》時,我感覺得到艾斯是喜歡鋼琴的,也許客觀上是束縛,但艾斯也許真的很喜歡鋼琴。   

(3)天才(GRENIUS)   

不僅僅是鋼琴天才,智商上也是天才,艾斯與亮子交手的那次就可以顯示他頭腦的靈活,面對亮子超棒的體能,一球定下了輸贏,不得不承認艾斯的人氣一大半源自於此。   

(4)笑容(SMILE)   

一開始艾斯總是在笑著,卻帶著一 絲抹不去的悲哀。那樣的不真實,那笑容里大概還隱藏了許多不為人知的脆弱吧。或許,每個詛咒之子在這點上都是一樣的,用笑掩飾一切。   

然而,在後面的漫畫里,被卡諾恩捅了一 刀之後,艾斯的笑容消失了,彷彿是對過去的哀悼。   

(5)詛咒(CURSE)   

詛咒之子,每一個都缺少一根肋骨。而這種詛咒,在艾斯身上是體現得最明顯的。當艾斯在鏡子前捂著肋骨時,臉上露出無奈的笑容,似乎在嘲笑命運,又如在為所有的詛咒之子哀悼。   

(6)帥(HANDSOME)   

艾斯的帥是毋庸置疑的。第一次見到他時,就看到這個帥得、美得像妖精一樣的少年迷住了,沉淪,一顆心從此收不回來。艾斯的帥還似乎有層薄霧阻隔,因為他的冷漠,更吸引人。就連作者在第一次投票后也感慨到:人帥就是受歡迎。   

(7)溫柔(SWEET)   

艾斯也是溫柔的。病房裡對理緒的那一句:就算是詛咒之子能活下來就最好不過了。淡淡的語氣去透露著對她的關心。口袋裡「以備不時之需「的小魚乾,艾斯的溫柔如水一般,淡淡的,柔柔的;又如品茶一樣,要用心感受才知道。   

(8)卡諾恩(KANONE)   

「……我有個哥哥。雖然我從未當面叫他「哥哥」也未曾以兄弟之禮相待,但在某些方面,我卻視他如兄長般依賴……」卡諾恩是艾斯唯一承認的「哥哥」,雖然詛咒之子都是兄弟姐妹。他們兩個對對方來說都是最特別的存在,也是唯一的親人,少了任何一個都是不完整的,每次這樣想到他們,眼睛就會被淚水模糊。   

(9)眼淚(TEARS)   

為了同伴,為了自由,為了向命運抗爭而捨棄了眼淚的孩子。年幼的艾斯在母親的葬禮上沒有流一滴眼淚,這樣的他讓我心碎。破爛的教學樓前,湛藍的天空下,與卡諾恩用電話交談的他流下了眼淚,僅管只有一滴。艾斯是從未流淚的,連母親的死都無法讓他流淚,為了卡諾恩,卻可以。水藍色的眸子里寫滿堅定:「卡諾恩……我並不是為了可憐的詛咒之子即將滅亡而捨棄了眼淚的……」   

(10)善良(KIND)   

「艾斯,你太善良了……」卡諾恩近乎嘆息的稱讚。   是的,艾斯太善良了,他是否恨過?當卡諾恩把刀子刺進他的胸口時,他沒有恨,當他面對殺了卡諾恩的火澄時,他也沒有恨。艾斯,你真的是太善良了,這樣的你會不會很累?   

(11)未來(FUTURE)   

詛咒之子是否擁有未來?殘存的祝福能延續到何時?我不知道,作者在最後留給了我們想像的空間。我只能淡淡一笑,艾斯,不管你的未來如何,我都會一直為你祈禱。   

(12)愛(LOVE)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愛艾斯,又或者我是知道的。   

我只是單純的愛艾斯,很愛很愛。   

僅此而以。   

希望他會幸福吧。

3 艾斯·拉賽佛德 -經典對白

每個括弧對應的是從這個括弧到下一個括弧間「對白」的出處,方便有興趣的人對照原畫。 

第29句原畫沒有標上序號的「對白」是根據我個人的喜好補充的,希望大家也喜歡。   

(第二卷 第七話 炸彈事件)   

01. 不論誰都好,把鳴海清隆的弟弟帶到我面前來;   

02. 好想聽聽被鋼琴界譽為神話的鳴海家庭到底有多大本事……你這雙手已經被鋼琴附身了,現在它仍然充滿著渴望;   

03. 你其實非常有天分,只不過你知道,到現在為止,自己所做的不過是在模訪你哥哥而已,缺少自己的獨創風格,你永遠是個挫敗者;

(第二卷 第八話 神秘的肋骨)   

04. 因為我想殺東西。我記得那是在我三歲時的事吧,我將地上排成一排的螞蟻,一隻只抓起來捏死,花了好長時間。接著是蝴蝶,蟬,蝗蟲,抓到的全被我捏死了,五歲時我用鋼絲勒死了哈士奇犬。結果我母親發現事態嚴重,為了阻止兒子進行殺戮,便開始每天讓我練鋼琴。  

05. 殺戮就是我的命運,明白嗎?是命中注定的,因為孩子們都受到了詛咒;   

06. 詛咒的烙印已經開始發作了;  

07. 被詛咒的孩子們,身上的烙印痛疼不已,你認為被詛咒者,他們的時間還很長嗎;  

(第二卷 第九話 相信就是幸福(前篇))   

08. 鳴海小弟,想辦法讓我相信你……你可能拯救詛咒之子,千萬別在這個時候被殺了;   

(第二卷 第十話 相信就是幸福(後篇))   

什麼「上帝的祝福」……那從一開始就不屬於我們這些詛咒之子!   

(第三卷 第十一話 少年的力量)   

09. 你不該設計一個讓對方有獲勝機會的遊戲;   

10. 我們的命運是由別人造成的,所以根本不可能做什麼改變;   

11. 我們也有自己的生存理念啊!   

12. 鳴海小弟,成長吧;你若是鳴海清隆的弟弟,就應該努力的往上爬,現在的你,連鳴海清隆的腳邊都沾不上;  

(第三卷 第十二話 理緒的挑戰)   

13. 時間已經不多了……你若是敢阻止我,我只好殺了你;   

(第三卷 第十四話 懷疑者的選擇)   

14. 理緒不是為了逃脫才和死神開玩笑,剛好相反,她是為了正面擊倒鳴海小弟才會冒險,這一切的布局都是為了獲勝,真正的勝負之戰從現在開始;   

(第四卷 第十五話 信從者的選擇)   

清隆曾經說過……從谷底再重新爬起的那份堅強遠比永不服輸的那股傲勁來的難得。   

(這句找不到…應該是出現在動畫 第十三集 overture~序曲~)   

15. 不要把宣戰掛在嘴上,我們的奮戰不需要說得那樣冠免堂皇;   

(第四卷 第十六話 沮喪的日子)  

16. 一開始我們就沒有什麼希望,我們詛咒之子,在誕生之際就沒有未來可言;   

17. 你要好好保重,我們是被詛咒的夥伴,比起犧牲性命,能繼續活下來是最好不過的了;   

(第五卷 第二十一話 暴風雨前的寧靜)   

現在不是告訴你的時候,將來清隆一定會說明白。   

「獵人」那邊已經起了變化,再過不久,最棘手的傢伙將抵達這裡。   

(第五卷 第二十二話 欲哭無淚)   

18. 哭泣並不能改變任何事情;   

19. 只要有你陪著我,就不會失去自我,即使兩個人走在黑暗中,也應該毫不猶豫的繼續前進;   我連悲悼的資格都沒有。   

20. 我和你為敵,卻流不出一滴眼淚;   

21. 我並不是為了可憐的詛咒之子即將滅亡,而捨棄眼淚的;   

(第五卷 第二十三話 暗夜再度降臨)   

22. 手染鮮血是我們詛咒之子的命運,不管你跑得多快,都看不到未來;   

(第五卷 第二十四話 活動標靶)   

23. 卡諾恩,你教了我不少東西;   

24. 亮子,第一球將會擊中你……這是我的預言……第一球將會擊中你;   

(第五卷 第二十五話 心理戰遊戲)   

24. 亮子,第一球將會擊中你……這是我的預言……第一球將會擊中你;

(因為太經典所以出現了兩次)   

是你太小看我了,亮子。正中目標,「將軍」!   

別這麼說,你有這個價值啊!   

(第六卷 第二十六話 遙遠的黎明)   

清隆,你到底有什麼打算?卡諾恩都已經背棄我了,你還要我去相信他?   

清隆……這就是信從的……結果--   

(第七卷 第三十六話 墜入黑暗的深淵)   

25. 我有個哥哥,雖然未曾當面叫過他哥哥,也未曾以兄弟之禮相待,但在某些方面,我卻對他如兄長般依賴;   

26. 不愧是清隆選的女人,非常上道;   

一點都不突然。事情早在一開始就已經在醞釀了。   

27. 我一直活在懊悔之中,生命對我來說已不重要;   

(第八卷 第三十八話 黑暗之中的掃描)   28. 在到達終點之前,會有無數群山羊必須犧牲,對於沒有利害關係的人來說,他這麼做是正確的,但對於犧牲者來說就不是如此了,這就是所謂神所伸張的正義;   

(第八卷 第三十九話 難解的兄弟情緣)   

沒被你殺死的男人。(打電話給卡諾恩時的自我介紹~)   

29. 我也在接受絕望的現實世界,即使如此,我還是會繼續祈禱,不管內心多麼疑惑,我依然會獨自祈求神給我們祝福,直到最後一刻。期待雙贏,哥哥;   

面對我們的命運,除此之外,還能做什麼呢?   

(第八卷 第四十話 賭命的選擇)   

30. 我和卡諾恩若是現在碰面,一定會互相殘殺,若是我死了,卡諾恩就會成為失去理智的殺人魔,若是他死了,就是我失去理智;   

(第九卷 第四十二話 神眼中的小灰塵)   

一切真的都按照他的劇情進行?難道清隆沒有任何失算?即使是一項也好…若能出現讓神都意想不到的「意外」

 (第十一卷 第五十五話 棋盤上的敵人)   

…就算那個希望是假的,只要我們能夠生存下去就好了。   

(第十一卷 第五十六話 一切都不可信)   

一切都未成定局。一切,尚未…   

(第十二卷 第六十一話 走在艷陽下)   

因為你未能下定決心。下次要刺,就刺深一點!   

(原來31.我認為是卡諾恩對艾斯的評價……所以放到「來自『同伴』的評價」里了)   

(第十三卷 第六十五話 向著零時)   

但是…我們現在所知道的命運真的是完美無暇嗎?   

(第十三卷 第六十六話 失落的世界)   

32. 我不曾記得,自己有那種光是責備別人,就可以失而復得的物品; 

([另一種譯法:]--我,沒有擁有過…單靠說幾句話就能取回的東西。)   

(這一句找不到的……但漫畫第十五卷里鳴海步似乎說過類似的話,暫時保留。)  

 33. 連生存下來的努力也不做,只是把責任委託給之後的人就輕鬆死去,真是卑鄙;   

(第十四卷 第六十九話 兩個人的天空)   

34. 我給你一個忠告……既然說自己是個女孩子的話,就不要若無其事的把這樣的技術顯示出來;   

(第十四卷 第七十一話 驪歌(前篇))   

35. 他們將不能成為任何人而迎接死亡,無論是神還是惡魔都會從棋盤上消失,棋盤上全部的棋子都起到了自己的作用,互相殘殺直至全部死光,世界的異類會從此消失,完美的系統,最美麗的結局,而神將殉道於自己的命運。   

(第十五卷 第七十三話 巴比倫的彼方)   

不過,有時候,支持著自己的,可能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   

(第十五卷 第七十四話 唯一確信的事情)   

異想天開可能變成現實……也說不定。 

4 艾斯·拉賽佛德 -人物分析

他的第一次出現,是一個那樣耀眼的存在。17歲的天才少年鋼琴家--艾斯·拉塞佛德。 擁有1/4英國血統的日英混血兒,那一頭銀白色的半長髮夾雜者絲縷的淡紫色。冰藍澄澈如同貓一般的雙眸,深邃似看不見盡頭。   

那麼精緻美麗的五官,那麼白皙俊美的臉龐,那麼頎長削瘦身形,高貴優雅如同王子一般。   然後我便淪陷於他的美麗之中,沉溺於他的驕傲之中,不可自拔。   

他是一個冷漠的人,見到艾斯時都會這麼評價的吧。他是一個殘忍的人,在知道他小時候為何開始彈鋼琴時,都會這麼認為吧;他確實是一個殺戮者,一個雙手染滿鮮血的人,在他表明自己是「Blade Children」的身份時,我們都明白的吧。   

然而,我們都知道,即使是「Blade Children」,他也依舊是在乎身邊的同伴。身為「Blade Children」的領袖,也是他們之中最小的成員,但艾斯是那麼努力的想要守護自己同伴。   

真的不是不在乎,只是把一切都藏在心裡,什麼都只是自己解決,總是想者一個人就可以戰鬥。   其實都知道,同伴們的關心和信任。突然想起高町亮子說過的,艾斯就像天鵝,明明雙腳在水底那麼拚命的划者,表面上卻依舊那麼高貴優雅。艾斯就是這樣,他可以為了讓亮子成為自己的同伴而提出比賽,甚至可以讓自己寶貴的手指傷痕纍纍。   

這是艾斯,「Blade Children」的領袖的艾斯,然後我們又看見了,小時候那個那個有卡諾恩在身邊的艾斯,如同一個真正的孩子。   

記得在那個下雨天,他和卡諾恩走去自己母親的墓前,就是那時候,我明白到,他們之間的羈絆有多深。   

他是已經捨棄眼淚的人,記得卡諾恩對艾斯說過,沒有什麼比悲傷的時候哭不出來更加悲哀的事情了。那一天,卡諾恩說,艾斯,你需要哭泣。而艾斯的回答是,你會一直在我的身邊,為我哭泣的吧,那就夠了,那就夠了。   

只要有卡諾恩在身邊,就可以很好的生存者,他們都是需要彼此的存在,卻沒有想到有一天會走上迥然不同的道路。   

艾斯是相信希望的,所以他相信鳴海小弟是可以拯救他們的人。然是卡諾恩覺得「Blade Children」的存在是一個錯誤,應該全部消失。   

於是卡諾恩成為了「HUNTER」,在與艾斯的通話中彼此已經表明了立場。   

然後,在機場上,卡諾恩微笑者把匕首插入毫無防備的艾斯的胸口,緩緩倒下的身體,淡然走過的背影,定格。   

那時候我想,艾斯如果就這樣長眠會不會更加幸福一些呢,那樣便不會更加的悲傷,更加的痛苦了吧。只是最後,艾斯依舊是生存下去了,他清醒過來的消息也動搖了卡諾恩所堅定的東西,也許一切就是宿命吧,註定要發生的,這一切。   

在月臣學園的戰場上,艾斯也跟隨鳴海圓來到學園。步在學園裡彈奏者「孤獨之神的祝福」,這就是為了讓艾斯成為他們的戰鬥力。   

這一次的艾斯和卡諾恩是真正站在敵對的立場上了,最後的麻醉槍彈打進卡諾恩的身體,然後他便沉沉睡去。   

這僅僅是一場戰鬥的落幕,宿命往往是那麼殘忍,當你開始覺得幸福的時候,便生生奪走你擁有的所有。   

曾經,艾斯也許是想者,卡諾恩一直這麼沉睡者會更加好,如同當初的卡諾恩也希望艾斯就這麼沉睡下去一般。   「Blade Children」的宿命也就安排了屬於他們的最後的歸屬,生存或者,永遠的沉睡。   明明還可以看到卡諾恩微笑者和艾斯說話,明明可以看到他們那麼親密的樣子,即使不說,都知道那是很幸福很幸福的事情。一度以為已經失去的人,現在還在自己的身邊,艾斯一定是很幸福的,即使這樣的幸福那麼虛幻,似乎輕易便會消失。   

還來不及珍惜這一切,艾斯看到的就已經是卡諾恩的屍體,還帶著溫熱的屍體,還有那永遠凝固的溫暖的微笑。   一滴淚水悄然滑落,淡淡的,似乎沒有在艾斯的臉上留下任何痕迹。他說過,自己是一個已經捨棄眼淚的人,他已經忘記,該如何哭泣。只是當巨大的悲傷襲來之時,他又重新記起,   

失去最重要的存在的悲哀,還有那以為不會再有的淚水。   

從今往後,就只剩下一個人孤軍作戰了吧,因為卡諾恩是不可替代的存在不是么?   

以後的以後,他在改變,也許是我們都沒有發現的,改變。   新的戰鬥馬上就開始,所有的一切真相都被昭示出來。和步聯合在同一的戰線,那麼努力戰鬥,只是為了可以拯救「Blade Children」,這是他一直堅信的。   只要相信未來還存在,那便不會輕易放棄了。   

一直在身邊的,還有鋼琴不是么?只是不再需要彈奏「孤獨之神的祝福」了吧,因為「Blade Children」已經得到拯救了。   

艾斯,幸福還是到來了,你察覺到了嗎?悲傷依舊沒有掩蓋掉幸福吧,它只是遲到了,可以分享幸福的人,已經離開。   

那麼,你還會覺得悲傷么?當你已經不再需要背負「Blade Children」的宿命之時,當你已經不再需要過者殺戮的生活之時,當你已經可以幸福的時候。   

步與清隆的最後對決,然後,命運的螺旋戰勝了清隆。   

一切已經結束了,一年以後,艾斯到醫院看望了火澄,然後在機場遇見了竹內理緒,揮手再見的那瞬間,便要繼續你的旅程。世界巡迴演奏會還在繼續,那雙修長有力的手指彈奏出的樂曲   不再是為了抑制殺戮的慾望,而是為了拯救那麼需要被救贖的人們。   

那時候的他,一頭過肩的長發削成了及肩的長短,戴上了全框眼鏡。也許已經改變了呢,艾斯,變得溫柔了吧。   

曾經的那些悲傷,能夠忘記么?缺少一根肋骨的胸膛在隱隱作痛,這個屬於「Blade Children」的印記終究無法磨滅。   

不過已經沒有關係了,還有那些同伴們,也不會忘記吧,曾經走過的日子,會一直銘記吧,即使會那麼痛。   

記得清隆說過,紫鳶尾的話語是「信仰者的幸福」。一季花開,你是否會在某一天,站在紫色鳶尾開得漫山遍野的地方,回憶那一張張熟悉的臉。冰藍色的雙眸在風中漾起一屢漣漪,只是轉瞬即逝,你也只會安靜的站者嗎?,從來沒有改變呢。   

那,以後都請好好微笑吧,宿命已經擺脫了,不是嗎?在步創造的命運螺旋的頂端,就是你所希望的未來 !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