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出生在一個貧苦農民家庭。他自幼喪父,家境十分困難。稍長即與母親、弟弟靠幫短工為生。1947年以後,在遂寧、蓬溪聯界的河沙、高升、大石、吉星等鄉的農民「三抗」鬥爭,在中共遂逢工委的領導下,如火如荼地開展了起來。在農民鬥爭高潮的影響下,使他逐漸認清了自己應走的人生道路。此後,在地下黨組織的不斷教育培養下,終於在1948年底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他入黨后,對工作,表現得十分積極勇敢,兼之,他年青力壯,膂力過人,所以,在1949年3月就被黨組織選為首批武工隊員。入隊后,他化名申雲。不久,就連續兩次隨同武工隊長曾益,冒著國統區的白色恐怖,給蓬溪武工隊運送武器。運送中,他裝扮成挑夫,巧妙地將槍枝藏在棉花包子里,從射洪縣全家鄉的梁斗樞家一直運送到蓬溪縣大石鄉的李忠政家裡。後來又被選作擔任中共川北工委委員、遂南中心縣委書記王子度的警衛員。從此,便跟隨子度經常在遂、蓬、射三縣農村活動,並積极參与策反國民黨鄉保人員和打擊頑固分子的鬥爭。1949年7月下旬,他隨武工隊由河沙鄉轉到蓬溪的吉星鄉開展鬥爭,兩天後又同王子度、雷雲、梁斌一(蓬溪老二區工委書記)一道去蓬溪任隆鄉工作,當傍晚行至距任隆不遠的山上時,突然與蔣述法(叛徒特務)的聯防隊遭遇,他們與敵人在山上兜了一整夜圈子,才脫險轉移到吉星鄉的一個黨員家裡。由於雷雲在脫險中摔傷了腳,他也因喝了水凼里的髒水而腹瀉,於是王子度叫他和雷雲潛回他家中治療。兩天後雷雲即回到武工隊,他因腹瀉未愈而未與雷雲同回,不幸於當晚被地主黃培生髮覺,黃就立即向保安隊密告了。第二天一早,他在家裡被保安隊包圍而被捕,敵人當即在艾家院壩對他施以「搬地麻雀」、「灌辣椒水」、「趕筒」等酷刑,逼其交待武工隊及王子度的行蹤。此時,他雖已被敵酷刑弄得遍體鱗傷,也知道武工隊的行蹤,但他就是臨死不屈,隻字未吐。敵人對他無可奈何,只好將其架回遂寧關入監獄。由於他的臨死不屈,嚴守黨的秘密,終使武工隊未受任何損失而安全轉移。在獄中,敵人又多次對他進行刑訊逼供,威逼交待武工隊及王子度等領導人的下落。任憑敵人的嚴刑拷打,他仍堅貞不屈,臨死不懼,嚴守黨的秘密,絕不出賣同志。敵人一無所獲,幾天後就以「土匪」罪名將其殺害於遂寧城西鐵門坎山上。
上一篇[美坂栞]    下一篇 [革蘭氏陽性菌]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