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艾青

艾青(1910年03月27日—1996年05月05日)是一位偉大的 中國現代詩人。

1艾青詩選

指中國現代詩人艾青所發表的詩詞的選集,如 《艾青選集》等。

2作者簡介

艾青(1910年03月27日—1996年05月05日)是一位偉大的 中國現代詩人。原名蔣正涵,筆名莪伽、克阿等。浙江金華人。1932年在上海加入中國左翼美術家聯盟。1933年第一次用艾青的筆名發表長詩《》,感情誠摯,詩風清新,轟動詩壇。以後陸續出版詩集《大堰河》(1939)、《火把》(1941)、《向太陽》(1947)等,筆觸雄渾,感情強烈,傾訴了對祖國和人民的情感。解放后的詩集有《歡呼集》、《春天》等。1948年以後發表了《在浪尖上》、《光的讚歌》等詩作。出版了《艾青選集》等。另有論文集《詩論》、《論詩》、《新詩論》等著作。1985年,獲法國藝術最高勳章。其詩作《我愛這土地》《大堰河--我的保姆》被選入人教版中學語文教材。

3詩歌風格

詩歌風格上看:解放前,艾青以深沉、激越、奔放的筆觸詛咒黑暗,謳歌光明;建國后,又一如既往地歌頌人民,禮讚光明,思考人生。他的「歸來」之歌,內容更為廣泛,思想更為渾厚,情感更為深沉,手法更為多樣,藝術更為圓熟。建國后出版的詩集有《歡呼集》、《寶石的紅星》、《海岬上》、《春天》、《歸來的歌》、《彩色的詩》、《域外集》、《雪蓮》、《艾青詩選》等。艾青以其充滿藝術個性的歌唱卓然成家,實踐著他「樸素、單純、集中、明快」的詩歌美學主張。

4詩歌精選

智利的海岬上
——給巴勃羅·聶魯達
讓航海女神
守護你的家
她面臨大海
仰望蒼天
撫手胸前
祈求航行平安
你愛海,我也愛海
我們永遠航行在海上
一天,一隻船沉了
你撿回了救命圈
好像撿回了希望
風浪把你送到海邊
你好像海防戰士
駐守著這些礁石
你拋下了錨
解下了纜索
回憶你所走過的路
每天瞭望海洋
巴勃羅的家
在一個海岬上
窗戶的外面
是浩淼的太平洋
一所出奇的房子
全部用岩石砌成
像小小的碉堡
要把武士囚禁
我們走進了
航海者之家
地上鋪滿了海螺
也許昨晚有海潮
已經殘缺了的
木雕的女神
站在客廳的門邊
像女僕似的虔誠
閣樓是甲板
欄杆用麻繩穿連
在扶梯的邊上
有一個大轉盤
這些是你的財產:
古代帆船的模型
褐色的大鐵錨
中國的大羅盤
(最早的指南針)
大的地球儀
各式各樣的煙斗
和各式各樣的鋼刀
義大利農民送的手杖
放在進門的地方
它陪伴一個天才
走過了整個世界
米黃色的象牙上
刻著年輕的情人
穿著鄉村的服裝
帶著羞澀的表情
像所有的愛情故事
既古老而又新鮮
手槍已經銹了
戰船也不再轉動
請斟滿葡萄酒
為和平而乾杯!
房子在地球上
而地球在房子里
壁上掛了一頂白頂的
黑漆遮陽的海員帽子
好像這房子的主人
今天早上才回到家裡
我問巴勃羅:
「是水手呢?
還是將軍?」
他說:「是將軍,
你也一樣;
不過,我的船
已失蹤了,
沉落了……」
你是一個船長?
還是一個海員?
你是一個艦隊長?
還是一個水兵?
你是勝利歸來的人?
還是戰敗了逃亡的人?
你是平安的停憩?
還是危險的擱淺?
你是迷失了方向?
還是遇見了暗礁?
都不是,都不是,
這房子的主人
是被槍殺了的洛爾伽的朋友
是受難的西班牙的見證人
是一個退休了的外交官
不是將軍。
日日夜夜望著海
聽海濤像在浩嘆
也像是嘲弄
也像是挑釁
巴勃羅·聶魯達
面對著萬頃波濤
用礦山裡帶來的語言
向整箇舊世界宣戰
在客廳門口上面
掛了救命圈
現在船是在岸邊
你說:「要是船沉了
我就戴上了它
跳進了海洋。」
方形的街燈
在第二個門口
這樣,每個夜晚
你生活在街上
壁爐里火焰上升
今夜,海上喧嘩
圍著燒旺了的壁爐
從地球的各個角落來的
十幾個航行的夥伴
喝著酒,談著航海的故事
我們來自許多國家
包括許多民族
有著不同的語言
但我們是最好的兄弟
有人站起來
用放大鏡
在地圖上尋找
沒有到過的地方
我們的世界
好像很大
其實很小
在這個世界上
應該生活得好
明天,要是天晴
我想拿銅管的望遠鏡
向西方瞭望
太平洋的那邊
是我的家鄉
我愛這個海岬
也愛我的家鄉
這兒夜已經很深
初春的夜晚多麼迷人
在紅心木的桌子上
有船長用的銅哨子
拂曉之前,要是哨子響了
我們大家將很快地爬上船纜
張起船帆,向海洋起程
向另一個世紀的港口航行……
1954年7月24日晚初稿
1956年12月11日整理
大堰河——我的保姆
大堰河,是我的保姆。
她的名字就是生她的村莊的名字,
她是童養媳,
大堰河,是我的保姆。
我是地主的兒子;
也是吃了大堰河的奶而長大了的
大堰河的兒子。
大堰河以養育我而養育她的家,
而我,是吃了你的奶而被養育了的,
大堰河啊,我的保姆。
大堰河,今天我看到雪使我想起了你:
你的被雪壓著的草蓋的墳墓,
你的關閉了的故居檐頭的枯死的瓦菲,
你的被典押了的一丈平方的園地,
你的門前的長了青苔的石椅,
大堰河,今天我看到雪使我想起了你。
你用你厚大的手掌把我抱在懷裡,撫摸我;
在你搭好了灶火之後,
在你拍去了圍裙上的炭灰之後,
在你嘗到飯已煮熟了之後,
在你把烏黑的醬碗放到烏黑的桌子上之後,
你補好了兒子們的為山腰的荊棘扯破的衣服之後,
在你把小兒被柴刀砍傷了的手包好之後,
在你把夫兒們的襯衣上的虱子一顆顆的掐死之後,
在你拿起了今天的第一顆雞蛋之後,
你用你厚大的手掌把我抱在懷裡,撫摸我。
我是地主的兒子,
在我吃光了你大堰河的奶之後,
我被生我的父母領回到自己的家裡。
啊,大堰河,你為什麼要哭?
我做了生我的父母家裡的新客了!
我摸著紅漆雕花的傢具,
我摸著父母的睡床上金色的花紋,
我獃獃地看著檐頭的我不認得的「天倫敘樂」的匾,
我摸著新換上的衣服的絲的和貝殼的鈕扣,
我看著母親懷裡的不熟識的妹妹,
我坐著油漆過的安了火缽的炕凳,
我吃著碾了三番的白米的飯,
但,我是這般忸怩不安!因為我
我做了生我的父母家裡的新客了。
大堰河,為了生活,
在她流盡了她的乳液之後,
她就開始用抱過我的兩臂勞動了;
她含著笑,洗著我們的衣服,
她含著笑,提著菜籃到村邊的結冰的池塘去,
她含著笑,切著冰屑悉索的蘿蔔,
她含著笑,用手掏著豬吃的麥糟,
她含著笑,扇著燉肉的爐子的火,
她含著笑,背了團箕到廣場上去
曬好那些大豆和小麥,
大堰河,為了生活,
在她流盡了她的乳液之後,
她就用抱過我的兩臂,勞動了。
大堰河,深愛著她的乳兒;
在年節里,為了他,忙著切那冬米的糖,
為了他,常悄悄地走到村邊的她的家裡去,
為了他,走到她的身邊叫一聲「媽」,
大堰河,把他畫的大紅大綠的關雲長
貼在灶邊的牆上,
大堰河,會對她的鄰居誇口讚美她的乳兒;
大堰河曾做了一個不能對人說的夢:
在夢裡,她吃著她的乳兒的婚酒,
坐在輝煌的結綵的堂上,
而她的嬌美的媳婦親切的叫她「婆婆」
…………
大堰河,深愛她的乳兒!
大堰河,在她的夢沒有做醒的時候已死了。
她死時,乳兒不在她的旁側,
她死時,平時打罵她的丈夫也為她流淚,
五個兒子,個個哭得很悲,
她死時,輕輕地呼著她的乳兒的名字,
大堰河,已死了,
她死時,乳兒不在她的旁側。
大堰河,含淚的去了!
同著四十幾年的人世生活的凌侮,
同著數不盡的奴隸的凄苦,
同著四塊錢的棺材和幾束稻草,
同著幾尺長方的埋棺材的土地,
同著一手把的紙錢的灰,
大堰河,她含淚的去了。
這是大堰河所不知道的:
她的醉酒的丈夫已死去,
大兒做了土匪,
第二個死在炮火的煙里,
第三,第四,第五
而我,我是在寫著給予這不公道的世界的咒語。
當我經了長長的飄泊回到故土時,
在山腰裡,田野上,
兄弟們碰見時,是比六七年前更要親密!
這,這是為你,靜靜的睡著的大堰河
所不知道的啊!
大堰河,今天你的乳兒是在獄里,
寫著一首呈給你的讚美詩,
呈給你黃土下紫色的靈魂,
呈給你擁抱過我的直伸著的手,
呈給你吻過我的唇,
呈給你泥黑的溫柔的臉顏,
呈給你養育了我的乳房,
呈給你的兒子們,我的兄弟們,
呈給大地上一切的,
我的大堰河般的保姆和她們的兒子,
呈給愛我如愛她自己的兒子般的大堰河。
大堰河,我是吃了你的奶而長大了的
你的兒子
我敬你
愛你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