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芙蓉池作》是漢末魏初曹丕的一首五言詩。

1 芙蓉池作 -作品信息

【名稱】《芙蓉池作》   

【年代】漢末魏初   

【作者】曹丕   

【體裁】五言詩

2 芙蓉池作 -作品原文

 
  芙蓉池作   

乘輦夜行游,逍遙步西園。   

雙渠相溉灌,嘉木繞通川。   

卑枝拂羽蓋,修條摩蒼天。   

驚風扶輪轂,飛鳥翔我前。   

丹霞夾明月,華星出雲間。   

上天垂光采,五色一何鮮。   

壽命非松喬,誰能得神仙。   

遨遊快心意,保己終百年。

3 芙蓉池作 -作品鑒賞

 
魏文帝曹丕的青年時代的大部分時間在曹氏集團的統治中心鄴城(今河北臨漳西南)留守,在他的周圍聚集了一批著名文士,形成了以他為核心的鄴下文人集團。閑常之日,他們宴飲遊樂,鬥雞走狗,彈棋擊劍,弋射田獵,過著奢華的貴族生活。此詩和曹丕的《於譙作》、《於玄武陂作》,以及曹植、劉楨、王粲等人的《公宴》、《鬥雞》詩等,即是他們南皮之游的真實留影,也是後人研究鄴下文人集團生活狀況的重要資料。   

苜二句點明行游及游池的時間和地點,一「夜」字,突出了詩人的濃厚遊興,也是後文寫景的基點。「逍遙步西園」,又表現了詩人當時輕鬆愉快的心情,也正因為作此逍遙之游,所以下文所描繪的景物才是那樣賞心悅目,令人陶醉。「西園」,是芙蓉池的所在,詩人們經常聚會之處,曹植《公宴》詩:「公子敬愛客,終夜不知疲,清夜遊西園,飛蓋相追隨。」即寫他們在這裡夜以繼日的歡游情景。   

中間十句承接上文,寫行游所見,扣緊「夜行」與「逍遙」,著力描繪芙蓉池優美動人的夜景。「雙渠相溉灌,嘉木繞通川」,總寫這裡的形勢和環境的優雅。接著以「卑枝」二句具體寫嘉木:茂密蔥蘢的樹木環渠而生,相互掩映襯托,下者枝葉橫生,遮途塞路,上者遮天蔽日,直達雲表。其後又以「驚風扶輪轂,飛鳥翔我前」來繼續寫行游所見和其時愉悅的感覺,一切有生命和無生命的物體似乎都在為詩人的到來而爭獻殷勤,驚風吹拂,似乎在為詩人扶輦,飛鳥翔躍,又似乎在為詩人引路。優閑自得的心情,躍然紙上。因為是夜遊,所以這裡沒有具體細緻地描繪芙蓉池的優美景物,而是通過粗線條的勾勒,運用動靜結合的手法,表現了一種優美的意境,顯示了芙蓉池無限勃發的生機。后四句則轉而寫夜空之美,萬紫千紅的晚霞之中,鑲嵌著一輪皎潔的明月,滿天晶瑩的繁星在雲層間時隱時現,閃爍發光,組成了一幅色彩絢麗的畫面。在這優雅如畫般的景色之中,詩人簡直已置於仙境而忘卻了自身的存在,不自覺地發出了「上天垂光彩,五色一何鮮」的感慨。此數句運用鮮明的色彩,把芙蓉池的夜景描繪的光怪陸離,五采繽紛,顯示了他創作上華麗壯大的一大特色。何焯《義門讀書記》以為這裡寫景「有雲霞之色」,也說明了這一點,這和他在《典論·論文》中所強調的「詩賦欲麗」,則正相一致。劉楨《公宴》詩:「輦車飛素蓋,從者盈路傍。月出照園中,珍木郁蒼蒼。清川過石渠,流波為魚防。」所寫景物與此詩相近,但在辭採的運用上要較此遜色得多。   

末四句,筆鋒一轉,寫行游的感受。「松」,赤松子,傳說中炎帝神農時雨師,后與炎帝少女同成仙。「喬」,王子喬,即周靈王太子晉,傳說他好吹笙作鳳凰鳴,后道士浮丘公接以上嵩山成仙。曹丕向來不相信神仙方士之事,他的《折楊柳行》中就有「王喬假虛辭,赤松垂空言」的句子,在《典論·論方術》中更通過具體事實,指出神仙方士之不可信。所以在他這裡聯想起現實世界中並沒有人能真正的成為神仙的事實,表示了要在這如畫的景色之中,適性遊樂,使身心愉悅,以求長壽。「遨遊快心意,保己終百年」,是一種平實而又樂觀的態度。這一聯想又進一步反襯了使詩人沉醉以至流連忘返的芙蓉池景色的優美和遊園的無窮樂趣。   

在建安時期的游宴詩中,這一首可以說是寫得最為出色的。它的一系列特點,如寫景成份的增多,對仗句的使用,辭藻的華麗,景象的壯觀,都反映了當時詩風的某些重要變化。因而在詩史上,它有特別值得注意之處。

4 芙蓉池作 -作者簡介

 
  魏文帝曹丕(187-226)三國時期政治家、文學家,魏朝的開國皇帝。字子桓。公元220-226年在位,廟號高祖(《資治通鑒》作世祖),謚為文皇帝(魏文帝),葬於首陽陵。沛國譙(今安徽省亳州市)人。魏武帝曹操與武宣卞皇后的長子。由於文學方面的成就而與其父曹操、其弟曹植並稱為「三曹」。少有逸才。多技藝,善騎射、好擊劍。公元217年(建安二十二年),被立為王世子。公元220年(延康元年),繼位為魏王、丞相、冀州牧。當年十月,逼迫漢獻帝禪位,登基為大魏皇帝。愛好文學,並有相當高的成就。其《燕歌行》是中國現存較早的文人七言詩;他的五言和樂府清綺動人;所著《典論·論文》,在中國文學批評史上佔有重要地位。

上一篇[雜詩二首]    下一篇 [身法]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