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芬恩·麥克庫爾

標籤: 暫無標籤

芬恩·麥克庫爾(Fionn mac Cumhaill),凱爾特神話(Celtic mythology)中的傳奇英雄,愛爾蘭蓋爾語故事《芬尼亞傳奇》(Fenian Cyle)中最重要的人物,同時他也是大名鼎鼎的費奧納騎士團(the Fianna),即」芬尼亞勇士(Fenian)「最傑出的領袖。芬恩與他部下費奧納勇士們的眾多冒險故事至今仍然是愛爾蘭民間傳說中極為重要及最受歡迎的部分,它們被愛爾蘭人所熟知並津津樂道。

1 芬恩·麥克庫爾 -人物介紹

  在愛爾蘭眾多的冒險故事和傳說中,芬恩·麥克庫爾被描繪成一個神奇的,充滿善意的巨人。他身材高大,英俊威武,

芬恩·麥克庫爾芬恩·麥克庫爾
充滿了正義感。傳說英國最奇特的四個自然景觀之一,北愛爾蘭著名的「巨人石道(Giants causeway)」就是這位英雄留下來的傑作。

  費奧納騎士團(the Fianna)是早期愛爾蘭最有名的至高國王康馬克·麥·亞特(Cormac mac Airt)的衛士,是活躍在愛爾蘭等地的一個強大英雄集團。他們大部分來自巴斯金部族(Clan Baiscne/ Clan Baskin)和摩納部族(Clan Morna),保衛著愛爾蘭和蘇格蘭,維護當地的公正和秩序。在芬恩·麥克庫爾領導費奧納之前,費奧納原本是一群難以管束、凌駕於法律之上的綠林好漢組成的自由團體,但是芬恩成為領導者后把「勇士的榮譽和正義」定義費奧納騎士團的行為準則。在他的領導下,費奧納從一群粗魯的戰士轉變成了代表正義和榮譽的精英,從而成為了人民的英雄。費奧納騎士團有眾多傳奇冒險故事和英雄傳說,在圓桌騎士的很多傳奇里都有著費奧納騎士團的影子。

  芬恩·麥克庫爾的愛劍是「槍之子」(Mac-a-Luin),出自冒險故事《巨人國之旅(How Fin went to the Kingdom of the Big Men)》。

2 芬恩·麥克庫爾 -神話傳說

英雄誕生

  公元前3世紀年左右,第三波移民入侵愛爾蘭島,他們可能是來自諾曼底西部的蓋爾人。渡海登島踏上如今倫斯特省的土地之後,他們將前兩波移民(Erainn與Fir Bolg)的後裔向西逼退入荒野。

  公元1世紀時,卡布里率領當地居民舉行對抗入侵的起義,但起義被一個蓋爾王子粉碎。這位王子將第一個都城設在羅斯康芒郡的梅芙之堡(就是跟庫丘林上演奪牛記的那位梅芙王后(Maeve),之後又在香農河東邊建立了第二個都城。 「身經百戰」的國王康正是這位王子的後裔,康納特之名源出於康。

  公元122年,康在米斯王國的Luaighni部族支持下弒了當時的愛爾蘭王Cathaoir mor。芬恩的父親庫韋爾(Cumhall)作為拜森的孫子率領著拜森一族,當年他正是倫斯特地方勇士團的團長。他決定復興莫氏(Cathaoir mor)的力量,於是和南芒斯特王歐文·莫納聯手,與「身經百戰」的康在Cnucha地方(如今在都柏林的Castleknock)決戰。

  康帶領王軍以及高爾率領的康納特地方勇士團迎戰,高爾在這一戰中殺了庫韋爾。倫斯特-芒斯特的莫納氏聯軍與康納特-米斯的康族盟軍最終停戰修好,約定以都柏林和戈爾韋之間的沙脊(Eiscir Riata)為界劃分勢力範圍,從此「南莫北康」成為愛爾蘭島公認的分治區域。

  費奧納的前任領袖庫麥爾愛上了一個名叫赫娜的女子並和她私奔。赫娜的父親塔德知道后非常惱火,對庫韋爾滿心恨意的塔德向國王康進言,設計讓莫納族(Morna)領袖高爾·莫納(Goll mac Morna)向庫韋爾挑戰,但高爾意圖剝奪庫韋爾的團長職位。庫韋爾率領族人迎戰,然而此時已經身懷六甲的赫娜作為一個達南神族對血腥的戰鬥感到不安與煩悶,她離開丈夫,決定再也不要見他。

  庫韋爾與高爾帶領各自的族人於Cnucha對壘,儘管拜森部族人數更多力量更強,但是成心謀害庫韋爾的德魯伊Tadg施用魔法讓拜森部族陷於混亂與恐慌。庫韋爾與高爾單挑的時候,Tadg的法術抽走了他的力量與勇氣,高爾的部屬李亞藉機殺死了庫韋爾。被惡意魔法干擾的戰場變成了對拜森部族單方面的屠殺,有少數倖存者逃入了森林中藏身,其中就有庫韋爾的兄弟Crimmal。

  得勝的高爾成為了費奧納的新團長,他下令對拜森一族斬草除根,不僅要消滅其戰團的殘餘,甚至連同其家人都要殺死。但庫麥爾的妻子赫娜卻偷偷生下了他的遺腹子,一個長著一頭金髮的漂亮男孩,這就是後來的大英雄芬恩·麥克庫爾。

  穆倫害怕莫納族人對嬰兒下毒手,因此給孩子取了個假名「丹納」(Demna),送到森林裡交給女祭司玻德茉爾(Bodhmal)和她妹妹麗雅絲·露其拉(Liath Luachra)撫養,自己往別的方向逃走以引開敵人。後來她進入愛爾蘭南部的芒斯特並與那裡的王結了婚。

  孩子得到這些機智、強壯的女人的撫育,又接受了德魯伊法師範格斯(Finegas)的教導,被培養成一名傑出的戰士,後來他擁有了高超的格鬥技巧,同時也懂得了治療術和魔法。但他並不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但是由於他的一頭金髮,人們稱他作「芬恩」(Fionn),意為「金髮的」。

  相傳,在內科坦的聖井裡有一條叫做費坦(Fintan)的智慧鮭魚(the salmon of knowledge),它因吃了聖井裡的聖果而有了超人的智慧。一次,范格斯捉住了這條智慧的鮭魚,把它交給芬恩烹調。據說誰吃了這條鮭魚的肉就將獲得在世界上的所有知識和超人的智慧。芬恩在燒魚時不小心燙到了手,本能地把手指放進嘴裡吸吮,因此舔到了一塊鮭魚的皮膚,范格斯看到了這個少年的未來於是慷慨的將這條魚送給了芬恩。這位年輕的戰士從而獲得了過人的智慧和預言的能力。這種能力使他日後逢凶化吉,並懂得了如何向自己的仇人高爾復仇,但也為自己的祖國帶來了和平和安寧,引導著費奧納騎士團的戰士們取得傑出的成就。

  後來,年輕的芬恩拯救了愛爾蘭至尊王康馬克·麥·亞特(Cormac mac Airt)的性命,因而成為費奧納騎士團的首領。北愛爾蘭的女巫厄南(Irnan)曾企圖謀害國王康馬克,但國王有費奧納勇士們的保護,女巫無從下手,於是女巫想先把費奧納的勇士除掉。她織了一張魔網,想把勇士們全都捕捉過來,但這個計劃很快就失敗了,接著她又變為巨怪向勇士們挑戰。費奧納的高爾主動上前與她對戰並把她殺死。事後,芬恩認同了這個曾殺害了自己生父的勇士並把自己的一個女兒許配給他。

  雖然高爾成了芬恩的忠誠追隨者,但在很多故事中他們之間依然存在著很多的爭鬥,這些不和諧的爭鬥直接導致了日後費奧納的分裂。

  關於至尊王康馬克·麥·亞特(Cormac mac Airt),他的女兒格蘭妮·尼·康馬克(Grainne ni Cormaic )引出了芬恩和其忠誠而強大的部下迪盧木多·奧迪那(Diamaid O Duibhne)之間那場著名的三角悲戀故事,這個故事發生在芬恩的年老的時候。

芬恩與薩博

  芬恩自己的浪漫故事也有很多,其中包括妻子薩博(Sadhbh)為他生下了他著名的兒子,勇士兼詩人莪相(Ossian)的故事。

  有一次,芬恩在塔拉(Tara) 城外狩獵時遇到了薩博。因為她拒絕了德魯伊法師,恐怖多里奇(Fear Doirich,意為「黑暗的人」)的求婚而被變成了一頭鹿。

  芬恩和勇士們發現了鹿,於是對其狂追不舍。他們一直追到了塔拉城下,但是芬恩的獵犬追上她后卻沒有撕咬她而是順從地卧在了這鹿的身旁。芬恩見狀便沒有殺死她,他命人帶著薩博來到了自己的領地,薩博剛剛來到芬恩的領地上就恢復了美麗少女的容顏,因為多里奇在她身上施展的法術在這裡失去了作用。於是她和芬恩結了婚,很快就懷了孕。

  此時,北方的維京海盜入侵併向費奧納發起了挑戰,都柏林和塔拉告急。芬恩和勇士們重新回歸沙場。但是多里奇又出現了,他偽裝成芬恩再一次把薩博拐走了,從此她就不見了蹤影。芬恩找她找了整整七年,但是圖勞無獲。

  一天,芬恩和格里尼德在山上打獵,他的獵犬發現了一個赤裸的長發男孩。格里德尼驅散狗群,上前問這個孩子的來歷,這個孩子把自己的身世告訴了芬恩,原來他就是芬恩苦苦尋找卻無果的薩博的兒子莪相。

  莪相在成年後進入了費奧納,不久他就因作戰勇猛和充滿智慧而成為了一名出色的戰士。莪相一直留在自己的父親身邊,直到他愛上了海神瑪納諾·麥克·列(Manannán mac Lir)的女兒。莪相被海神瑪納諾帶到海外的青春仙島(the Land of Youth ),他被仙境的美好和快樂深深吸引,娶了海神的女兒為妻,從此芬恩就再也沒見到過自己的兒子。在仙境,他與深海巨人展開了海底大戰博得了仙境對他的尊敬。 

  在無數次的冒險后,想念家鄉的莪相準備回愛爾蘭探親。 

  在回愛爾蘭前,他的神仙妻子曾警告他到那裡后一定不要下馬,不然就永遠無法再回到仙境。莪相回家發現人們變得比以前要矮小,彷彿侏儒,自己的部族早已成了神話里的影子。就在這時他看見三個矮人在搬動一塊石碑,這群矮小的人用盡全力也移不動石塊,莪相看不起他們,上前準備展示一下自己的力量,但是他隨即從馬鞍上滑落,跌倒在凡塵土地上,瞬間刻從一個英俊青年變成了雙目失明,頭髮灰白的枯槁老人。 

  在接下來的歲月里,這位可憐的英雄在舉目無親的愛爾蘭四處流浪,莪相經常彈著豎琴坐在大樹下向別人敘述著他那個時代的英雄故事。後來他遇到在愛爾蘭傳教的聖帕特里克,聖徒耐心地聆聽他那些綺麗的故事並將之記錄下來。 

  在他臨死前,聖帕特里克勸他歸依基督教並說他那些不信教的族人和他父親芬恩都在地獄里受苦,但是莪相拒絕了,他說,哪裡能有和他見過的神仙島媲美的地方,不能享受逐歡求愛的天堂又有什麼樂趣。 

  聖帕特里克的出現,使莪相的歷險與許多古代英雄冒險有所不同,雖然聖帕特里克很明顯是後代添加上去的,雖然聖徒在必要時一樣可以詛咒逆教的行為,但是這個傳說卻有著在其他歐洲基督教地區中找不到的寬容胸懷。

芬恩與巨人

  一次,芬恩和勇士們正在北愛爾蘭的海岸邊做著日常的工作,他的一個對手,蘇格蘭巨人貝南(Buggane)站在蘇格蘭海邊大聲嘲笑芬恩格鬥技術和費奧納勇士們的軟弱。

芬恩·麥克庫爾巨人之路
芬恩被激怒了,他抄起腳下的一片土地向蘇格蘭扔過去,以此向巨人發出挑戰。巨人回敬了一塊巨岩給芬恩,喊著說:如果有機會,他一定會令芬恩從此無法再戰;可惜他不會游泳,無法渡過狹窄的海峽,芬恩因此才能逃脫不幸的命運。芬恩怒火中燒,花了一個多星期的時間,從峭壁上扯下大塊的石頭推到海里,修了一條堅固的堤道通向蘇格蘭。

  完工後,他高喊:「現在沒有借口能阻止你了,過來奮力一戰吧!」蘇格蘭巨人害怕丟面子,別無選擇只好從堤道上走過來。由於整整一星期都在不眠不休地建築堤道,芬恩疲憊不堪,沒有準備好應戰。他考慮著怎麼才能爭取到一些時間,於是想到了一個絕妙的主意。

  他做了一個很大的兒童床,把自己偽裝成個嬰兒,躲在裡面靜靜等候。

  蘇格蘭巨人來到芬恩的房子外面喊道要求芬恩出來與他一戰,芬恩的妻子烏娜(Oona)請巨人坐下喝杯茶,她說芬恩出門去了,但是很快就會回來。她端來了茶和一塊蛋糕,她在蛋糕里放了一些石頭。巨人一口咬下去,崩掉了一顆牙。她告訴巨人芬恩非常喜歡吃這種蛋糕,巨人想芬恩能吃下這麼硬的蛋糕,一定是個怪物,自己未必能勝得過他,因此是產生了畏懼感。

  接著巨人把茶喝掉,吃完了蛋糕,中途又損失了兩顆牙。這時他看到了兒童床和床上的嬰兒,不禁嚇得睜圓了眼睛,驚嘆道:如果嬰兒都這麼巨大,他的父親會是什麼樣的怪物。

  一半出於好奇,一半由於喜愛,巨人伸手去撫摸嬰兒。芬恩突然咬掉了他的指尖,巨人嚇壞了,越想越怕,拔腿就跑,從堤岸上跑回了蘇格蘭,一邊跑一邊忙不迭地把堤岸拆毀,防止芬恩追上來。

  而剩餘的殘破堤岸就是現在的「巨人石道」。芬恩在巨人身後向他投擲石塊,其中一塊落在地上砸出一個大坑,後來積滿了水,成了愛爾蘭島最大的湖泊內伊湖(lough Neagh );還有一塊石頭落進愛爾蘭海里,成了現在的英國屬地馬恩島(Isle of Man)。

  另一種說法中,「巨人之路」是芬恩為了迎接他心愛的姑娘而專門修建的,芬恩愛上了住在內赫布里底群島的巨人姑娘,為了接她到愛爾蘭才建造了這麼一條堤道。

  傳說芬恩建造的石梯就是如今北愛爾蘭著名旅遊景點著名的景點「巨人之路(Giants causeway)」,它也是聯合國指定的的著名世界遺產之一。
魔豬的詛咒

  這是凱爾特神話中非常著名的傳奇私奔故事也是那場影響了後世眾多愛情傳說的著名三角悲戀的主角,芬恩忠誠的部下和好友,「光輝之貌」迪盧木多·奧迪那(Diarmait O'Duibhne)所受的詛咒。

  迪盧木多是棟恩(Donn,後來被稱為」死神「)的兒子,棟恩為費奧納勇士團中奧迪那的兒子。迪盧木多的母親是克洛紐特,與芬恩是近親。迪盧木多出生時,棟恩正因為與勇士團成員的爭吵而被放逐,於是愛和青春之神安格斯·麥·奧格(Aengus Mac Og)把這孩子帶回布魯納波恩撫養。 

  不久后,克洛紐特懷上了另一個孩子,他的父親是安格斯的管事長洛克·迪奧凱恩。於是洛克去問棟恩是否願意像安格斯撫養迪盧木多一樣收養這孩子,可棟恩說他不會讓一介平民的兒子進家門,因此安格斯把他也帶走了。某天,芬恩正在倫斯特省的阿爾美恩大山上,陪同的除了棟恩就只有幾個費奧納勇士團的詩人和學者,還有他們帶著的獵狗。這時布蘭·貝克提醒芬恩曾許諾不會在阿爾美恩停留十晚以上。 

  芬恩問隨從們哪裡可以過夜,棟恩答:「請讓我領你前往布魯納波恩,達格達之子安格斯的住所,我的兒子寄養在那裡。」 

  於是一行人來到布魯納波恩。小迪盧木多在那裡很得安格斯的寵愛。管事長的兒子當晚也在,那裡的人們對待他就像安格斯對待迪盧木多一樣好,這讓棟恩非常惱火。 

  過了一會,讓他泄忿的機會來了。芬恩的兩條獵犬為了搶奪一塊肉打了起來,在場的女人和平民紛紛跑開,其他人則站起身想把兩條狗拉開。 

  一團紛亂中,管事長的兒子從棟恩胯下跑過,棟恩兩膝奮力一收,立時就害死了他。棟恩把他的屍體扔到兩條狗的爪下。 

  管事長發現兒子死亡時發出了哀嚎,他對芬恩說:「今晚這場騷亂中沒有任何人比我蒙受的苦難更深,我就只有這麼一個兒子,可他被害死了。你要怎麼補償我,芬恩?」 

  「你看他身上是否有狗的牙印或爪印,」芬恩說,「如果有,我會補償你到滿意為止。」 

  於是他們檢查了男孩的屍體,上面完全沒有爪痕和齒痕。管事長對芬恩下了德魯伊的毒咒,要求他說出兇手。 芬恩要來一塊棋盤和一個裝了水的金盆,在水鏡中看到了真相。他打算自行裁決,但管事長對此不滿,逼他說兇手之名。當得知兇手是棟恩后,管事長說:「太容易報復了,因為他的兒子就在這裡,我也要那樣對待他的兒子。如果那孩子能安然逃脫,我就寬恕他。」 

  管事長的話和棟恩的行為都讓安格斯十分憤怒,要不是芬恩把他拉開,他簡直要把棟恩的頭都打掉了。之後,管事長拿著德魯伊的法杖回到現場,用法杖點了點兒子的身體,將他變成了一隻既沒有鬃毛也沒有耳朵和尾巴的野豬。「我允予你禁制:你將引領迪盧木多,奧迪那之孫,去往死亡之途;你自身的生命亦不能比他的更漫長。」管事長說。 

  接受禁制的詛咒野豬一躍而起,奔出了大開的門。它之後被稱為「斯利弗桂里昂的魔豬」,最後也正是它將迪盧木多引向死亡。

  迪盧木多長大以後在費奧納勇士團有了一席之地。他成了一名出色的英雄並完成了許多壯舉,與愛爾蘭和費奧納勇士團的敵人奮勇作戰,有一次還跟一頭野牛鬥了整整七天七夜。

怪人與惡仆

  有一天,費奧納眾人在愛爾蘭南部的芒斯特打獵,突然來了個怪人。這個大個子背槍帶劍全副武裝騎著一匹懨懨瘦馬,瘦馬時走時停,短短的一段路走了好半天。大個子來找芬恩,希望給他打工。芬恩問他叫什麼名字,他自稱Gilla Decair,意思是「壞僕人」、「惹事精」,因為世上沒有什麼比他更能給自己的主人或同伴找麻煩的。

  聽說騎兵拿的工錢是步兵的兩倍,大個子決定當騎兵。可是他的瘦馬一站到其他人的馬旁邊就像是發了瘋,對別的馬又踢又咬。科南叫他把馬牽走,他拒絕了,表示自己沒有馬夫,而他本人不幹馬夫的活。於是科南親自動手把瘦馬拽到費昂和大個子身邊。

  「你絕不該干馬夫的活,科南,」芬恩說,「費奧納團中任何一人都比這個大個子強大。你現在該上馬跑遍愛爾蘭的山川原野,讓這批壞馬的心在胸膛炸裂才對得起它給費奧納戰馬造成的損失。」

  科南依言躍上馬背,踢了它一記,可是這匹瘦馬一動也不動。芬恩認為它必然要馱上與大個子同等的重量才會動彈。於是又有十三個人上了馬背,瘦馬被他們壓得彎下了膝,之後又站了起來。

  「我覺著你在取笑我和我的馬,」大個子說,「我今天算見識了,我聽說的都是扯淡,你配不上你的名聲。我不幹了。」

  大個子步履蹣跚慢騰騰地離去。到他走到離芬恩隔了一座小丘那麼遠以後,他把斗篷一掀,跑了起來,跑得像燕子像牡鹿一樣快,像一股春季的烈風刮過山野。

  瘦馬見主人離去,跟著它跑開。芬恩和眾人瞧著馬背上的科南和其他十三個人,笑得前仰後合。

  科南發現自己沒法下馬,連忙大聲嚷嚷,叫其他人別讓他被那個不知底細的大個子帶走,否則芬恩和他們都要倒霉。「滅亡的雨水潑你一身,芬恩,賤種鱉孫取你的命,拿你的頭!除非你跟著我們走,追去荒島野地,除非你能把我們帶回愛爾蘭!」

  芬恩與眾人趕忙動身,追著惹事精翻過一座座荒山,趟過一條條河,一直追到海邊。一個叫里安根的勇士雙手揪住瘦馬的尾巴,想把它拖回來,可是大個子和瘦馬帶著背上的一行人和揪著馬尾的里安根一起跳進了大海。

  奧伊辛問芬恩要怎麼辦,因為他們沒有船。芬恩說達努神族給凱爾特人的子孫留下一樁恩惠,任何要暫時離開愛爾蘭的人都能找到一條能裝下所有隨從的船。卡爾特召喚了愛爾蘭全境的勇士,他們分成兩隊,一隊跟芬恩出海,另一隊由奧伊辛率領負責繼續保衛愛爾蘭的安全。

  因為被惹事精大個子帶走了十五個人,所以芬恩也帶上十五個人出海。他們航行了三天三夜都沒有看到任何陸地,最後瞭望手望見了一片又高又陡的灰色山崖。他們看到懸崖邊上有塊圓形巨石,表面滑溜得像鰻魚的背。巨石下有惹事精的腳印。

  這時,費格斯對迪盧木多·奧迪那說:「迪盧木多,這樣的障礙無法使你停息。因你在承諾之地成長,由神之主達格達之子愛神安格斯撫養,自李爾之子大海之神瑪納南學藝。如今你可有幾分他們的才幹勇氣,將芬恩一行帶上岩壁?」

  一聽這話,迪盧木多的臉紅了。他握緊瑪納南贈予的長槍,臉上又是一紅。迪盧木多提起槍縱身一躍落到巨石上,朝下望向芬恩等人,他倒是想把他們拉上來,可惜無處著手。他跳下巨石,走出不遠就看到眼前是一片莽林。這密林草木蔥蘢,鳥鳴蜂吟,清風陣陣,溪水潺潺。

  一棵枝繁葉茂的巨樹旁邊有塊石頭,上面擱著尖尖的獸角杯,樹下就是清澈的井水。在海上航行這些天後,迪盧木多渴得厲害,很想喝上一口。可是他俯身取水時聽到一記巨響,於是知道了水有魔法。

  「管它的,我要喝個飽。」

  不一會兒,迪盧木多看到一個男巫提著武器朝他走近,看來毫無善意。「豈有此理,竟敢到我的林子里來喝我的水。」兩人打了起來,一直打到天黑。

  巫師也不戀戰,一躍跳入井中離去,丟下迪盧木多生悶氣。

  迪盧木多四下張望,見到一群鹿正穿過灌木叢。於是他追過去獵倒一頭,生起火來,將鹿肉割成薄片串在榛樹枝上烤熟,吃了個飽。

  次日一早,迪盧木多醒來就發現那個巫師正站在井前。「杜納之孫,」他說,「看來你光是在我的林子里亂闖還不夠,還要殺我的鹿。」於是他倆又打了起來,拳頭對上拳頭,兵刃對上兵刃,不斷為彼此增加著傷口。這一戰,又是一天過去。當晚,迪盧木多殺了一頭更壯的鹿。接著第二天他再次與巫師對戰。不過這天晚上,當巫師又要跳入井中時,迪爾姆德的兩臂扣住他的脖頸想攔住他,卻跟著他一塊掉下井裡。落到井底時,巫師跑了。

  迪盧木多在後面緊追不捨,結果發現前面是一片美麗寬闊的開滿鮮花的平原。他看到一座美輪美奐的城池,城堡前方有大軍駐守。將士們看到迪盧木多正追擊著巫師,立即讓出一條路,等巫師進了城堡,他們閘上城門,全軍撲向迪爾姆德。

  迪盧木多全無懼意,毫不畏縮,他從他們當中衝過,殺出一條血路,像只鷹隼衝散雀鳥,像條猛犬穿過羊群,直把他們嚇得四散而逃。有的逃向樹林和荒野,有的逃入城中。他們閘上外廓的城門,又關緊了內城的大門。激戰後的迪盧木多十分疲憊,就地躺倒在荒原上。後來,有人壯起膽朝他湊近,想從後面踢他一腳,迪爾姆德翻身而起,兵刃橫在身前。

  「等等,杜納之孫,」那名勇士說,「我不想害你,只想說這裡不是睡覺的地方,而是敵手的後院。跟我來,我給你找個好去處。」

  迪盧木多跟著他走了很遠的路到另一個城中。這城裡有一百五十個英勇的戰士,一百五十名柔順的婦人,還有一位年輕女郎坐在長椅上。她兩頰緋紅,雙手纖美,披著絲緞外衣,穿著金線織就的衣裙,戴著王后飄垂的面紗。

  迪盧木多得到了熱烈的歡迎,他被領往城中的醫所,上好的藥草敷在他的傷處,讓他恢復了精力。

  之後開起了宴會,沒有誰坐在首席,但各人因其貴氣、血統或才藝而各有適宜的席位。盛宴中佳肴滿桌,美酒滿杯,眾人先是開懷暢飲,再歌舞歡慶,最後安然酣睡一直到次日艷陽高照。

  迪盧木多在城中逗留了三天三夜,極盡享受。最後他問起這是什麼地方,這裡的首領又在哪裡。將他帶到城中的勇士告訴他這裡是水底國,之前與他相鬥的巫師就是國王。勇士本人從前曾為芬恩僱用。他問起迪盧木多的來意,迪盧木多把惹事精的事一五一十說了。

  這時的芬恩一行人覺得迪盧木多已經離開得太久,他們用船上的繩索做成繩梯自行攀上岩壁,四處搜尋迪盧木多。

  他們很快找到迪盧木多留下的鹿肉——他吃肉時總是會留下一些。芬恩環顧四周,望見一個騎著黑馬的騎手正越過原野朝他接近。芬恩向騎手致意,騎手垂首親吻了費昂三次,請芬恩跟著他走。騎手將他們一行人領到駐紮著大軍的城堡,費昂在堡中享受了三夜又三天的盛宴。

  最後芬恩問起這裡是什麼國度,騎手回答此處是光之國的盡頭,他本人正是國王。他曾作為雇傭兵在費昂手下服役一年。

  芬恩與國王召集人馬時,一名女信使穿過人群朝他們靠近。她說整個海岸聚滿船隻,敵人傾國之力來此大肆劫掠。光之國的國王說來的是希臘的最高國王,他意圖佔領這片土地。國王看向芬恩,芬恩明白他在請求援助,於是他說:「只要我在此地,我將保衛貴國的安全。」芬恩與國王領軍迎戰,大殺四方。

  希臘的最高國王表示以前從未聽說過愛爾蘭的戰士,但從今往後他將與凱爾特族後人為敵直至末日。他召來東方與南方的援軍,但他們都不是芬恩和其部下的對手。希臘王最終敗退。

  芬恩與光之國國王再度集結隊伍。就在這時有一隊戰士朝他們接近,領頭的正是迪盧木多。

  最後芬恩讓惹事精送回十五名被帶走的費奧納成員。他把他們送回愛爾蘭時,整個費奧納勇士團都眼睜睜看著他又一次騎著瘦馬跑遠。他在眾目睽睽之下消失不見,化成一陣煙霧飄向大海。

山梨樹林之宮

  這算是在西歐的凱爾特語傳奇中最廣為人知的故事之一,也是凱爾特傳奇中很典型的故事類型:一個或一群英雄被困在魔法城堡或洞穴中,他們的同伴歷經艱辛將他們救出。

  事情要從多年前對愛爾蘭的一場入侵說起。洛赫蘭國王(Lochlainn)率軍攻打愛爾蘭,但是被費奧納勇士團擊潰,國王本人也死於戰鬥。

  殘兵敗走後,芬恩在戰場上撿到了倖存下來的洛赫蘭國王的一個兒子米達克(Midac)。這孩子當時還小,於是芬恩就把他帶回家撫養,並讓他加入了費奧納團。由於科南反對讓他留下,米達克後來離開費奧納所在的艾倫山到香農河北的山梨樹林安家,他邀請芬恩及費奧納成員到家中作客,實際上是想殺了他們,將其首級獻給洪流之島的三名國王。毫不知情的費奧納眾人就座之後發現他們被魔法所困,沒有一個人能從座位上站起,這才明白中了圈套。他們唱起哀歌,歌聲傳遍整個愛爾蘭,聽見的人都知道了費奧納正面臨絕境。其他費奧納勇士來救芬恩,與米達克的軍隊奮勇作戰,只可惜力有不及。

  最後迪盧木多·奧迪那趕到,殺掉米達克,砍了那三個國王的首級,把他們的血灑到地上,這才破除困禁芬恩一行人的魔法。

  故事原名為Bruighean Caerthainn,喬伊斯將之譯為「山梨樹林的妖精宮殿」,因為fairy一詞在此強調的是宮殿具有的魔法力量,大概譯為「魔法宮殿」更準確些。他的譯本源於愛爾蘭皇家科學院的三份手稿,分別寫於1733年、1766年與1841年。整個故事分為七章:1、洛赫蘭國王苛爾戛(Colga)入侵愛爾蘭被擊敗;2、苛爾戛的兒子米達克計劃復仇;3、芬恩困於魔宮;4、芬恩的養子因瑟(Innsa)保衛通往魔宮的淺灘;5、芬恩的兒子費克那(Ficna)保衛淺灘;6、迪盧木多殺三王破魔法;7、淺灘鏖戰。

  格雷戈里夫人的版本對米達克著墨不多,他背叛之前的部分只寫他制過謎題給芬恩猜。喬伊斯譯本中的米達克則深受芬恩的厚待,芬恩在費奧納團中予以他的地位與其王子的身份相襯(儘管他是敵國的王子)。

  科南認為米達克雖然理應得到與身份相襯的尊重與領地,但絕不可再繼續留在團中參與軍事會議,由此得知費奧納的軍事機密。其他人的意見與科南一致,於是芬恩讓米達克任意挑選兩塊封地安家。米達克一直沉默地聽著他們談論自己,最後選了香農河口南岸的一塊富庶之地,以及河對面的幾個島。這種布局使得從愛爾蘭島外來的船只能安全並不為人知地溯香農河而上停泊在他的領地之中。芬恩卻毫無懷疑地滿足了他的要求,並贈給他大批牲畜與各種財物。在他離開艾倫山的十四年間,費奧納對他的境況一無所知。

  十四年後,米達克穿著一身華麗的洛赫蘭風格盔甲出現在正忙於圍獵的芬恩及勇士們面前。他出了兩個謎題給芬恩猜,芬恩準確地說出了答案,卻沒有認出眼前這頗有貴族氣質的騎士是誰。倒是科南看出米達克的身份,揶揄了他一番,說他竟然不和從前的同僚有過任何聯絡。於是米達克邀請費奧納眾人去家中作客,為他們指出通往宅邸的路徑,接著託辭要為招待他們的宴會做準備,必須先行一步離開。

  因為圍獵尚未結束,芬恩將費奧納分作兩隊:他本人帶領一批人前往米達克的家,莪相則原地留守,等狩獵結束后再聚齊部眾趕往山梨樹林。跟隨費昂同行的人馬眾多,除了高爾、科南等幾個費奧納的骨幹騎士之外,還有康納特省分團的兩個領導者及從眾,甚至還有兩名倫斯特國王。

  前往宅邸的一路上不見人跡,芬恩起了戒心,然而科南一馬當前沖入宴會廳,盛讚其華美富麗。眾人湧入宴會廳中,發現除了他們之外空無一人。堂皇的宴會廳極盡奢華,眾人各自在卧榻或毛皮地毯上就座。米達克走進來,一言不發地掃視一周,接著默默離開,關上了宴會廳的大門。

  米達克一走,廳內的情形為之一變。廳中的火堆原本並無煙塵,還散著花香,忽然飄出惡臭的黑煙;他們進來時,宴會廳有七道高闊的大門迎向陽光,如今只有一道扣緊的低矮小門朝向北方;他們身下柔軟的卧榻和厚實的毛皮消失無蹤,一個個都坐在潮濕的泥地上,地面冷得像雪堆。科南嚷嚷自己被法術粘在地板上動彈不得,其他人也發現自己被困在了原地。眾人頓時又驚又惱,一陣慌亂。最後高爾開腔提醒芬恩運用得到的魔法智慧,費昂含住大拇指沉思一會,最後嘆了口氣。

  「老天在上,」高爾說,「你一定是把手指咬痛了才嘆氣!」

  「啊!並非如此。」芬恩答,「恐怕我快死了,恐怕這些親愛的同伴都快死了!」

  芬恩發覺米達克為籌備復仇已經準備了十四年,他將引來費奧納的死敵終結他們的性命。最先來的將是世界之主,希臘的國王,他手下有十六個好戰的王子;接著來的是希臘王的兒子,他會帶來眾多兇狠的武士和巫師;之後來的將是洪流之島的三個國王,他們像三條惡龍一般身形魁梧,生性嗜血。

  聽聞惡兆的英雄們有的悄然落淚,有的放聲痛哭。於是費昂再次開口:「朋友們,身為英雄,別跟女人一樣哭哭啼啼,哪怕是面對死亡的威脅,流淚無濟於事。讓我們跟以往一樣唱起戰歌,倒能在死前得到些慰藉。」

  因此他們不再哭泣,沉聲齊唱起悲傷的戰歌。

  花開兩頭各表一枝。留守在山上的莪相一直沒有等到芬恩派回的信使,眼看夜色將臨,他擔心他們遭遇不測。莪相向一同留守的同伴表明了自己的擔憂。芬恩的兒子費克那與養子因瑟主動請纓去尋找芬恩。他倆聽到哀傷的戰歌,知道了事情的原委,於是兩人守住通往島上宮殿的淺灘,希望能堅持到援軍到達。因瑟陣亡,費克那陷於苦戰。

  兩人一去不返,留守的眾人愈加擔心。迪盧木多決心前往山梨樹林一探究竟,法沙·格南(Fatha Conan)與他同行。他倆老遠就聽到了交兵之聲,不禁屏住呼吸仔細聆聽,接著,迪盧木多說:「這是英雄單打獨鬥的聲音,是費克那在與外人戰鬥,我認得出他的戰嚎。我聽到刀劍的劈砍與戰士的呻吟,我聽到魔宮之上有烏鴉的尖嘯,溪谷中有狂人的咆哮。快!法沙!快!費克那陷於苦戰,他在呼救!」

  他們像風一樣衝到河畔的山坡上。朦朧的月光照亮了遍布河灘的屍身,在遠處,兩名戰士正殊死相搏。傷痕纍纍的費克那幾乎已無法抵擋米達克的攻擊。

  法沙大喊:「去!迪盧木多!快去!救他!快救王子!」

  迪盧木多悄聲自語:「這真叫人兩難:我如果上前支援,敵人見我靠近就會更加兇狠地攻擊,我很可能救不了他;要是現在擲出槍矛卻有可能射錯人。」

  但法沙聽見了他的嘀咕,催促道:「不用怕,迪盧木多,你的投槍從來沒偏過!」

  迪盧木多奮力一擲,長槍精準地刺穿米達克的身軀,甚至還扎傷了他的一隻手。

  「不幸啊,」米達克嚷,「被這槍碰到的人真不幸啊,因為這是迪盧木多的槍!」

  他怒氣頓生,愈加狠厲地攻擊費克那。

  迪盧木多一邊大喊要他住手,一邊衝下山坡奔過河灘想救下年輕的費克那。

  米達克怒吼:「你讓我受了會死的重傷,芬恩就別指望他兒子還能活著!」說著,他舉劍狠命一劈將費克那擊殺,自己也跟著倒下。

  迪盧木多就在此刻趕到兩人跟前,卻只能眼睜睜看著費克那被殺。他盯住米達克,說:「如果死的是你,我原本不會動你的屍體一根手指;現在我得砍了你的頭賠給芬恩。」說完,他手起劍落一刀斬下米達克的首級。

  迪盧木多讓法沙看守河灘,自己趕往山梨樹林中的宮殿。靠近宮殿時,他怒氣未消,大吼一聲用槍撞門,可是大門紋絲不動。

  芬恩認出他的嗓音,不耐煩地喊道:「別進來,迪盧木多,這地方到處是該死的法術。先告訴我們,誰在外面苦戰了這麼久,我們只聽到刀劍交擊和咆哮,什麼都不知道。」

  「是你英勇的兒子費克那在單身抗敵。」迪盧木多。

  「戰果如何?」

  「他死了。他滅殺的眾多敵手害得他滿身傷,最後他被苛爾戛之子米達克砍倒。不過我已為他復仇。我來不及救他,可我殺了米達克,帶來了他的頭。」

  迪盧木多很久都沒能聽到回復。

  最後芬恩再次開口:「願勝利與祝福與你同在,迪盧木多,從前你常常救費奧納於危難。但我們從未陷入這樣的困境。我們被法術困在此地,只有將洪流之島三個兇惡國王的血潑灑在這裡的泥土,我們才能重獲自由。與此同時,必須要守住河灘,否則會有異鄉人前來取我們的性命。我們相信你,迪盧木多。你如果不能幫我們,我們定然滅亡。堅守河灘到日出,費奧納的援軍那時必將來到。」

  「我和法沙肯定能攔下敵兵。」迪盧木多答。他與夥伴們道別,準備回去守衛河灘。就在這時,科南嚷嚷肚子餓,求迪盧木多給他帶點吃的。

  「你還能說出這麼自私的話真是見鬼!」迪盧木多說,「一群外國佬正打算要你們的命,只有法沙和我當守衛,已經夠我們兩人忙活的了!眼下還要我冒更大的風險去找吃的來喂貪嘴的光頭科南!」

  「哎喲!婆娘們的迪盧木多!」科南答,「要是個金髮亮眼的漂亮妞提出這麼個小條件,你早就快手快腳地飛奔去幫她了,哪管有什麼危險和麻煩。這會兒你卻不肯答應我,是因為什麼倒不難知道。你巴不得我餓死在這地洞里!」

  「好吧好吧,」迪盧木多說,「別說了。我去給你找點吃的。冒點風險也比挨你這張臭嘴罵要好。」

  迪盧木多回到河灘對正在看守的法沙說:「我得去島上的宮殿給光頭科南找點吃的,你守著河灘等我回來。」

  法沙說河灘上米達克的敗軍就帶著糧食,勸他去取一些給科南就行。

  「不成,他肯定會笑我從死人手裡拿東西。被他揍一拳好得快,被他那毒舌刺傷可不容易恢復。」

  於是他離開河灘前往島上的宮殿。

  他聽到殿上狂宴的吵鬧,帶著醉意的人們高聲談笑。他躡手躡腳接近大門朝里瞥,瞧見希臘王辛撒與其子博霸坐在上首,各位首領與騎士圍坐在桌旁。眾多侍從為他們奉上食物酒水,每人手中都拿著一個裝飾華美的大獸角杯,盛滿了美酒。

  迪盧木多悄然溜進大門,躲在通道中的暗處。他提劍在手,默默地等待機會。不一會,有個侍從毫無戒備地自他身邊經過,迪盧木多隻出手一擊就砍下了他的頭,在屍首還未落地時就抄住酒杯,一滴酒也沒灑出。

  接著,他徑直走入筵席,從希臘王身邊的桌上取走一碟食物,堂而皇之地自大門離開。人們忙於喝酒取樂,誰也沒注意到他。

  迪盧木多回到河灘時發現法沙在岸邊睡著了。他很吃驚法沙竟能在這種危境之下還能入睡,不過明白那位年輕戰士累得精疲力盡,他沒有叫醒他,而是直接前往山梨樹林之家,將酒菜送給科南。

  他走到門邊大喊科南的名字,說:「我帶來一份好菜,要怎樣給你?」

  科南答:「從後面的小窗扔進來。」

  迪盧木多把餐盤扔進去,科南大手一抄接住,狼吞虎咽地吃個精光。接著,他又問:「這還有一杯好酒,要怎樣給你?」

  「你從屋后的石頭上跳上牆,走到我頭頂,用槍開個洞,把酒倒下來。」

  迪盧木多餵飽科南后,跳下屋頂回到河灘,看到法沙還在睡。他坐到他身邊,還是沒有叫醒他。

  這時,米達克已死的消息傳到了洪流之島,三位國王認為他竟然不聽他們的意見就擅自動手。只有他們仨才有權斬下芬恩等人的首級,因為將費奧納眾人困禁在原地的魔法泥土正是取自洪流之島。三王率眾前往山梨樹林,準備斬殺費奧納騎士團諸人。他們到達河灘,在微光中見到迪盧木多,於是大聲詢問他是什麼人。

  「迪盧木多·奧迪那!費奧納的勇士。芬恩派我駐守河灘,不管你們是什麼人,別想從這過!」他回答說。

  三王花言巧語地企圖騙他走開,但是迪盧木多拒絕道:「清晨之前,我會保護芬恩與他的勇士,我會死守此地!」

  迪盧木多頂天立地矗立在河岸,怒視著三王。

  國王們手下兵將們如同潮水一般一擁而上朝他涌去,迪盧木多卻像一塊屹立在人潮中的巨石,他的長劍所到之處敵手紛紛倒下,無一生還,然而他們仍舊踩著同夥的屍體向他撲去。激戰中,法沙被兵刃交接的鏗鏘聲驚醒。他瞧著眼前的戰況,很惱火迪盧木多居然沒有喚醒自己而是獨自一人對抗敵軍,於是他拔出劍就奔他而去。迪盧木多閃到一旁,斥責道:「去砍我們面前的敵人!外人的刀劍已經夠多了,不需要你幫他們!」

  法沙轉身殺敵,攻勢比迪爾姆德還兇狠,敵人接連被砍倒在他左右。

  三王緩緩接近迪盧木多,他無所畏懼地站在原地等他們過來。與三王的戰鬥激烈而漫長,但最終迪盧木多的英勇與狂怒更勝一籌,三名惡龍般凶暴的國王一個接一個倒在他跟前。河灘被血染紅。

  迪盧木多和法沙傷痕纍纍,氣喘吁吁,疲累不堪,但迪盧木多想起芬恩告訴過他應該如何破除魔法,於是他斬落三王的首級。法沙跟上他,兩人一路鮮血淋漓地奔向山梨樹林之家。

  芬恩認出了他們的聲音和腳步,大聲地問戰況如何。

  迪盧木多答:「費奧納之王,法沙與我業已斬殺洪流之島的三王,帶他們的首級來此,現在該如何處置?」

  「勝利與祝福與你同在,你與法沙這英勇一戰當得起費奧納的威名!現在先把血潑到門上。」

  迪盧木多把三王首級的血潑到門上,大門霍然洞開。他倆看到裡面被困的同伴們坐在冰冷的地上,臉色蒼白,虛弱不堪。迪爾姆德與法沙揪著三顆頭顱的頭髮,將血灑到每個人身下的泥土,使他們一個個從魔法的束縛中解脫。脫困的英雄們都高興地擁抱救了他們的兩人。

  然而危境尚未完全解除,芬恩對迪爾姆德和法沙說:「巫法的毒液奪走了我們的力量,我們還無法戰鬥。不過日出之後法術會完全失效,我們將重新變得強壯。因此你們得繼續守衛河灘,等到太陽升起時,我們會去支援。」

  於是兩人又回到河灘,法沙則為費昂等人帶回了食物酒水。

  與三王一戰中的生還者逃向希臘王的軍營,通報他們三王死於迪爾姆德與法沙劍下的消息,但他們還不知道費奧納眾人已被解除了魔法。

  王子博霸起身請戰,率眾趕往河灘。雖然迪盧木多與法沙並不懼怕強敵,看到黑壓壓的無數敵兵直接向他們撲來,聽到沉重的步伐與盔甲的撞擊聲接近,他們擔心自己要是被逼迫離開駐守的地點,會將芬恩與同伴們暴露在危險中。

  這回的敵軍連談判都略過不提,徑直奔向河灘朝他們衝來。看著他們靠近,迪盧木多對法沙說:「戰鬥時要小心,我的朋友。避開危險的攻擊,不要急於殺死對手,注意自己的安全。我們得保存力量拖延戰鬥,現在已是拂曉,很快就要天亮了。」

  兩位英雄一左一右鎮守在河灘,時而閃躲時而進擊,但從未退卻過一步。

  最後,太陽升起,照亮了坎里廣闊的平原。迪盧木多和法沙專註於酣戰之中,全然沒有注意到對手盔甲上映射的陽光。忽然,他們背後傳來響亮的戰吼,芬恩與高爾帶領費奧納的戰士們衝下山坡迎向敵軍。

  高爾殺死了博霸。逃走的兵士將消息報知希臘王,而費奧納派出的信使也趕到了奧伊辛身邊。奧伊辛率領留守的眾人前往河灘與費昂匯合,希臘王的軍隊正好從對面殺來。

  兩軍在河灘上激戰。奧斯卡經歷一番苦鬥,斬下了希臘王辛撒的首級。費奧納的勇士們追殺入侵者,敗軍紛紛拋下武器,上船倉皇逃走。

  山梨樹林之家的故事到此結束。

  這是個愛爾蘭人民抗擊入侵者的英雄故事。米達克的家鄉洛赫蘭在北歐,而後面出現的希臘王在其他費奧納故事裡也多次出場,有時被稱為「世界之王」,他妄圖把所有的陸地都收入自己的統治之下。在前一章惡仆的故事中,威脅到水底國安全的也是希臘王。當然,死在費奧納勇士刀劍下的希臘國王與王子也不止一兩個。

  作為凱爾特語傳奇中最廣為人知的故事,「山梨樹林之家」和「追捕迪盧木多與格蕾妮」一樣有著各種版本。這個版本里迪盧木多還有法沙作為並肩作戰的同伴,有些版本里他是獨自駐守河灘迎戰三王。

漫長的追捕

  已經步入了老年的芬恩希望能再娶一位妻子,於是他和至尊王康馬克的女兒格蘭妮·尼·康馬克(Grainne ni Cormaic)定下了婚約。可是年輕美麗的格蘭妮公主並不想嫁給這個能當他爺爺的男人。

  在芬恩與格蘭妮公主的訂婚宴上,格蘭妮請求費奧納騎士團的精銳,愛神安格斯的養子迪盧木多·奧迪那帶她私奔。可是迪盧木多並不願意背叛自己的主君和朋友,於是公主對他使用了聖咒geis強迫他帶她逃離了這裡。

  於是,作為凱爾特神話中傳承而流傳後世,深深影響了後世眾多愛情傳說的悲戀故事就這樣拉開了帷幕。

  在漫長的私奔途中,暴跳如雷的芬恩想盡了一切可能的辦法來追殺迪盧木多,他曾設計將迪盧木多引入絕望山洞,曾派出了海上三王者、九名嘉汶勇士,甚至是達努神族的女神玻德茉爾等眾多追兵來追殺迪盧木多和格蘭妮,但這些追兵都被迪盧木多擊敗。經過漫長的16年逃亡后,迪盧木多在養父愛和青春之神安格斯的調解下與芬恩和解。 

  但芬恩並未真正原諒迪盧木多。他知道迪盧木多被下過「死於(其同母異父的弟弟變成的)野豬」的Geis,於是刻意製造了迪盧木多與這隻受了「必將殺死他」的詛咒魔豬的相遇。

  迪盧木多和格蘭妮搬去離國王和芬恩都很遠的凱什科蘭(Ceis Chorrainn / Keshcorran,是位於康納特省斯萊戈郡的一座山,在Ballymote鎮東南四英裡外,高1183英尺。傳說里那周圍是整個愛爾蘭最肥沃的土地),愜意的生活了好幾年。他們生育了四個兒子和一個女兒。他們的土地在牛犢、金銀上的出產上都豐富有餘。迪盧木多在凱什科蘭領地上建起的城堡以妻子的名字命名,即格蘭妮堡(Rath Grainne)。但是,好幾年他們都沒有拜訪格蘭妮的父親和迪盧木多以前的同伴。

  於是格蘭妮說服了迪盧木多邀請他們來赴宴,客人中就包括費奧納的眾戰士以及芬恩本人。那天晚上迪盧木多多次被獵犬的叫聲吵醒。每一次迪盧木多都想要去尋找聲音的源頭。但是格蘭妮直覺性的感到芬恩有陰謀,說服了她丈夫繼續躺卧。但是到了早上格蘭妮無法阻止她的丈夫前去尋找作業打擾他的聲音。她沒能成功的勸說她的丈夫穿上他的鎧甲,也沒能說服他帶上他最好的兩樣武器:【破魔的紅薔薇】和【Moralltach(Great Fury)】。無視她的警告,他帶上了【Beagalltach(Little Fury)】和【必滅的黃薔薇】。

  迪盧木多在本布爾本山上與芬恩會面。芬恩告訴他找到了一頭髮狂的野豬並建議

他離開。迪盧木多回答說,他才不會害怕區區一隻野豬。芬恩警告他他被施了一個geis,那就是他絕不能狩獵任何野豬。但是年輕的戰士並不知道有這樣一個geis的存在。芬恩只好告訴他事實。這隻野豬正是被棟恩所殺死的迪盧木多同母異父的弟弟所變成的魔豬,能夠防禦所有的槍和劍。它已經殺死了許多的勇士和獵犬。根據整個故事來看,故事暗示了芬恩的獵犬有意將野豬帶到了迪盧木多會打破geis的地方,說明了芬恩從來沒有真正的原諒迪盧木多將格蘭妮帶離他的身邊。既然他不能夠殺死迪盧木多,那他就強迫迪盧木多駛向他自己的命運——他那不能逃脫的詛咒。

  迪盧木多拒絕離開山頭,決定直面他的命運。他請求芬恩的幫助——讓芬恩的獵犬協助他自己的獵犬。芬恩拒絕了他的請求,當他望見那頭野豬向迪盧木多衝過來時,他立即離開了迪盧木多。迪盧木多的獵犬看見怪物野豬巨大的體型(有版本記載為5米長,3米高),嚇得逃跑了。迪盧木多將【必滅的黃薔薇】向它擲去。雖然他瞄得很准,但是當槍碰到野豬的前額時就掉落在地,這把強大的槍沒有給這隻野豬造成任何傷害。迪盧木多意識到他應該聽從他妻子的警告。迪盧木多拔劍出鞘,試圖從野豬不間斷的攻擊中找到機會,當野豬向他衝來時他將自己的劍刺入它的脖子。但是劍卻折斷了。野豬撞向失去武裝的英雄,在他身體的兩側流下了極深的傷口,鮮血噴涌而出。徘徊在死亡的邊緣,迪盧木多將他的劍柄向野豬擊去。劍柄打碎了魔豬的頭骨,穿透了它的大腦,這樣迪盧木多就殺死了洛克的兒子——他同母異父的兄弟。

  一會,躲起來的芬恩和聽到消息就飛奔過來的費奧納勇士團成員們趕到了這裡。芬恩來到他倒下的情敵面前,心裡幸災樂禍於沒有女人再會為他的美貌而傾倒。迪盧木多請求芬恩治癒他,正如他之前治癒了許多費奧納的騎士那樣。莪相和奧斯卡苦苦哀求芬恩救救迪盧木多。迪盧木多清楚的知道只要他能從芬恩的掌中喝水,他的傷便能癒合。芬恩不情願的從離英雄只有九步路的小溪里,為他取了水。但當他手裡捧著水回到迪盧木多的身邊時,他想起他的對手是如何與格蘭妮私奔的。回憶點燃了他的妒意,所以他讓水從指縫中溜走了。迪盧木多痛苦的看著芬恩的舉動,他與他的同伴們再一次懇求芬恩。迪盧木多告訴費奧納騎士的首領,格蘭妮給他下了一個geis,除了與她私奔他沒有任何選擇。但是芬恩又一次被嫉妒所掌控,在迪盧木多可以喝到之前打翻了水。奧斯卡見狀,知道芬恩時故意要置他於死地,威脅他的親祖父如果他不救迪盧木多他就不會讓他活著離開這座山。年邁的費奧納首領畏懼於他孫子的怒火,第三次去取水,但是這次已經太遲了,迪盧木多已經沒有了氣息,帶著最後的遺憾和無盡的悲傷離去。奧斯卡抱著戰友的屍體狠狠瞪向芬恩,怒罵他的祖父,而芬恩的所作所為使費奧納勇士團失去了戰鬥的韁繩。

  迪盧木多所有的同伴中,只有芬恩沒有為他的死哀哭。他的死在讓費奧納成員們痛心難過之餘,也讓他們深深記住了芬恩對這位忠誠部下的遺棄,也記住了這個一向公正仁慈的團長陰暗的一面。

  當安格斯知道他最愛的養子已經死在他的管事長的geis下,他強忍悲傷親自來到山上。他將迪盧木多的遺體帶回玻伊尼島小心保存而不是讓費奧納的騎士們將他埋葬,這樣他有時能夠呼喚他養子的靈魂回到他的身體里,這樣他們便能互相對話。格蘭妮知道了她丈夫已經逝世的消息后,悲痛萬分。

  後來,迪盧木多的靈魂受到了神王達格達和神母達努的邀請來到了神界並開始了在那裡的戰爭,而格拉尼則被芬恩的花言巧語所動回到了芬恩的身邊。(這個悲戀故事的結局有多個版本,在另一個版本中,格拉尼離開了城堡,她為了報殺夫之仇將自己的孩子們訓練成了傑出的戰士,在擊敗芬恩的軍隊后,他們也加入了費奧納。)
勇士團末路

  芬恩與至尊王康馬克·麥·亞特(Cormac mac Airt)之間的也漸漸出現了嫌隙,他的女兒格蘭妮和芬恩和親未成,再加上費奧納的實力越來越強大,至尊王認為這股勢力已經對王位產生了巨大的威脅。

  費奧納名義上是愛爾蘭王國的守護者,但入團誓言效忠的對象卻是費奧納騎士團團長而非國王本人,它保衛國王,但其本身並非王軍。

  過去,芬恩曾率領費奧納騎士團前往唐納塔之子德克家中赴宴,但很快就有人將這裡團團包圍,不停地往屋裡扔火把欲將芬恩等人燒死在屋子裡,領頭的正是國王康馬克的兒子卡布利(被稱為利菲河的卡布利,可能因為利菲河一帶是他的封地。利菲河如今仍然流經都柏林的中心),但這場陰謀被芬恩的部下迪盧木多·奧迪那挫敗,暗殺者們也被迪盧木多殺死。

  這位太子在繼位后再次率軍與費奧納勇士團對戰,他的從眾包括塔拉的人,布萊吉亞平原的人,米斯省的人,還有卡曼地方的人。塔拉不用說,當時的首都;布萊吉亞大平原橫跨今天的米斯郡,一直延伸到都柏林;米斯省是現在的米斯郡與西米斯郡;卡曼在倫斯特省北部,基爾代爾郡南邊。

  兩方打得兩敗俱傷最終同歸於盡。整個費奧納幾乎全軍覆沒,奧斯卡等勇士團精銳全部陣亡,只莪相有和卡爾特幸免於難。

  費奧納騎士團的滅亡不僅僅是因為王軍的攻擊,還因為內部的分裂。費奧納在和平時期分為三個戰團,戰時則為七個,各分團長都是某部族的族長,也許叫酋長更準確些。儘管費奧納成員來自各個部族,但實際上只有兩大派別:芬恩率領的拜森或巴斯金部族(Clan Baiscne/ Clan Baskin)與高爾率領的摩納部族(Clan Morna)。兩派爭鬥奪權是意料之中,更別提高爾還是芬恩的殺父仇人了。拜森部族的勢力範圍是倫斯特省與愛爾蘭南部的芒斯特省,摩納部族的勢力範圍是北部的康納特省,國王的御座雖然在自北倫斯特分離而出的米斯,但他的祖籍也是康納特。後來費奧納與王軍對陣時,摩納部族選擇支持了王軍,背叛了費奧納。

芬恩之死

  關於芬恩的死有很多種傳說,被接受最廣的是「芬恩沒有死」。

  和亞瑟王傳說中的那位傳奇國王一樣,人們相信這位愛爾蘭的英雄沉睡在都柏林(Dublin )城下的洞窟里,其他倖存的費奧納騎士睡在他周圍。一旦愛爾蘭有難,他們就會醒來,為祖國而戰。

  另一種說法,當他的獵號Dord Fiann吹響三次,勇士們就會出現,像當年一樣英勇強壯。但是這種說法和亞瑟王與圓桌騎士的傳說混淆了。

  一個流傳於十世紀、十一世紀的故事中說,克魯辛王子摩根·麥克法齊奈(Mongán mac Fiachnai)是芬恩轉世。

上一篇[A光源]    下一篇 [隸書]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