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花京院典明,出自漫畫《JOJO的奇妙冒險》。容貌英俊、性格寬大溫和,頭腦理智冷靜,如水一般平靜的普通少年。

 

1 花京院典明 -人物介紹

漫畫《JoJo奇妙冒險》第三部人物

花京院典明點擊查看大圖


替 身 綠之法皇 (HIEROPHANT GREEN)  
身 高 178CM(十七歲時)
體 重 65kg
星 座 獅子座
血 型 A
喜歡的歌手 史汀
喜歡的職業棒球隊 巨人隊
喜歡的顏色 鮮綠色
喜歡的演員 田村正和
家 族 父母健在,但埃及之行,是以離家出走而離開日本,所以在家族間引起一大騷動。
性 格 乍看之下,常讓人誤認為很女性化,其實不然。他極度討厭向人低頭,聽從別人,他認為值得尊敬的人才值得交為朋友 。此外他的個性寬大溫柔,肯為對方著想,率直坦然,但另一方面,他徹底厭惡城府極深內心陰險的人。
死 亡 死於迪奧手中...一擊致死...死在某年某月某日的凌晨5點15分,某個水塔上...  

替 身 能 力

「綠之法皇」是一個綠色的帶狀的替身。屬於直接攻擊型,射程中長距離的替身。招數有「綠寶石噴射」、「法皇結界」等。


在第三部中,綠之法皇往往在關鍵時刻通過突襲取得勝利,比如對灰塔、戀人、死神13的戰鬥,綠之法皇都起到了極其重要的作用。在綠之法皇的戰鬥中,對達比跟迪奧這兩場,雖然很不幸的,在這兩場戰役中花京院都是敗北,(對達比那一場甚至沒用到替身。)不過都是極為精彩的戰鬥

2 花京院典明 -人物評論

JoJo連載至今,第六部都是已突破100回的大關了,沉醉於徐倫為每個人帶來的精彩時,喧嘩之外——總會懷念綠色的平靜。


永遠都沒辦法忘記的,是心中永遠的花京院。
想要紀念紀念自己拙劣的記憶。

花京院典明花京院典明

老早知道花京院,是CLAMP筆下惡趣味的同人,帶著這種絕對戲謔的目光。開始看第三部,看完之後——很討厭同人!!

剛出場的時候,仇視的目光,敵視的眼神,很恐怖的一個人,包括——軟趴趴的噁心替身(笑)。

一起去埃及吧。勉強的笑容,不能釋懷的恥辱,結果發現——其實是個普普通通的少年罷了,應該是吧。

陰暗的飛機上,靜靜的翡翠色攻擊,漂亮的沒話說,會微笑的看著這個冷靜的人——期待又更多的表現吧!

藍色的海上,靜靜的看著書,「學生就應該由學生樣」,笑的樣子很溫和,嗚——對朋友很友善!

沙漠之中,夢裡的死神,用刀割著自己並不強壯的胳膊,早上醒來,溫柔的對著每個人微笑——冷靜又細心的所在。

沒有辦法的承認,自己真的象是喜歡上他了,死不承認!(笑)

承太郎被痛毆了,少有少有!!不忘記上花京院一筆:「你以為可以輕易逃脫嗎?花京院的法皇早就料到你會逃走……「帥呀!不是承太郎!

「花京院,你已很不簡單了,你是第一個讓我留了那麼多汗的人!「變態的達比弟弟這樣稱讚道,花京院——冷靜睿智的沒話說!

最後,終回:無數塵囂都已逝去,只剩英雄留下的凝固時間在顫抖……生命最後想到的,是遠在東方的父母。

友人說過:人在生命最後想到的人是父母的,代表他還是個孩子。本來就是呀,他本來就是個普普通通的少年罷了!

人的一生中,能遇到多少個真心相知的朋友呢,小學時同學的畢業紀念冊上有幾十個人的簽名吧,自己卻沒有,爸爸有媽媽,媽媽有爸爸,自己卻沒有,歌星影星的歌迷們有幾萬人吧,自己卻沒有。"

「自己的一生中,是不可能遇到真正的朋友了,看不見綠色法皇的人,是不可能和自己真正心意相通的?」

只個普普通通的期待朋友的少年,只是個冷靜普普通通的少年,只是個聰明的普普通通的少年,只是各位了難得的朋友失去了生命的普普通通的少年!一切一切的普通就成為了他一切。

普通都成為了永恆的紀念!

紀念——綠色的,水一般平靜的普通少年。

花京院典明,容貌英俊、性格寬大溫和,頭腦理智冷靜,花京院真的是一位最佳朋友與戰友人選。但是在這之前他是孤僻與自閉的,因為「沒有人看得到綠色法皇」,而DIO出現在面前時,他完全被巨大的恐懼感壓倒被植入「肉芽」的而操縱。好在與承太郎他們相遇后,花京院的生命注入了兩服新的活力,一是「心靈相通的朋友」二是「不畏一切的勇氣」。在50天漫長短暫的旅程中,他成為了值得信賴的男子漢,就算最終死在DIO手下,他也用最後的生命告知同伴世界的能力、面上帶著一絲無悔的微笑靜靜逝去……至今難忘這17歲就匆匆離去的少年……

「學生就要有學生的樣子」,卻留著那麼長的前發還戴著耳飾?!
第三部中唯一通篇使用敬語說話的人!
意外地答上波魯納雷夫的手語」喂,死到臨頭你們還有心思玩!」
看到他就想起兩種水果——櫻桃和香瓜,為什麼?翻書找找吧。

花京院典明 --- 心意相通的朋友

自己總說"學生要有學生的樣子,"但事實上他和空條承太郎一樣,怎麼看都不像個學生,在一開始登場時,被植入肉芽的他看上去甚至有些恐怖,但隨著劇情的推移,冷靜而睿智的性格在他身上逐漸得到體現,擁有華麗的替身的他的綠寶石水花看上去每次都很燦爛,和倒吊男一役,掏出一枚金幣后所說的台詞"我名叫花京院典明,為了慰藉吾友阿布德爾和吾友波魯納雷夫之妹--非要你死不可!"實在可以和承太郎的那句"你失敗的原因是激怒了我!"媲美。

在最後的決戰前,花京院回憶往事時的那段話是他內心的最好寫照。

"人的一生中,能遇到多少個真心相知的朋友呢,小學時同學的畢業紀念冊上有幾十個人的簽名吧,自己卻沒有,爸爸有媽媽,媽媽有爸爸,自己卻沒有,歌星影星的歌迷們有幾萬人吧,自己卻沒有。"

"自己的一生中,是不可能遇到真正的朋友了,看不見綠色法皇的人,是不可能和自己真正心意相通的。"


正是基於這種想法,所以在遇到承太郎他們之後,花京院毫不猶豫的選擇了戰鬥,士為知己者死,為了真正的朋友,付出一切也是無怨無悔。


而當法皇的結界被世界所破時,花京院走到了生命的盡頭。


"現在是5時15分,日本有時差,應該是半夜吧,爸爸媽媽在作什麼呢?要你們擔心了,對不起……"


對同伴安危的關注這個時候勝過了思念之情,在最後時刻揭開了世界的秘密,用最後的綠寶石水花,破壞了時鐘。


"這是我,最後的傳言……,喬斯達……先生,請接受吧。"


花京院典明……死亡,臉上帶著一絲無悔的笑容,年近17歲就結束的生命,在最後時刻,是那樣的凄美。

花京院是第三部中極有性格的一個人,他的頭髮造型頗酷,不愛說話,似乎是個很孤僻的人。在戰鬥中,他充滿自信和不服輸的精神。花京院對嬰兒替身"死神13"一戰中,顯示了他極強的信念所起的重要的作用,如果沒有他,JoJo一行人恐怕都完蛋了。對迪奧的那場戰鬥,展現出花京院極強的企圖心與魄力,也多虧了花京院的犧牲,喬瑟夫.喬斯達才能知道迪奧世界的能力並告訴承太郎。可惜「世界」的強大是綠色法皇始料未及的,他的死,在突然中給人以強烈震撼的同時也開始了第三部最精彩對決---花京院的"解惑",啟發了承太郎更高的能力認知,讓「白金之星」首次進入「世界」的時間殿堂,在暫停的時間中和迪奧一決勝負。


在花京院要對迪奧設下「法皇結界」之前,曾經有一段描寫花京院的話, 是他的小學老師對他母親說,花京院不大愛理人,與其說他個性不好, 倒不如說是他不想溶入人群中...另外又提到因為其他人看不到他的替身...連他的替身都看不到,又怎能做他的知心朋友呢?其實從這裡我們就可以看出花京院在碰到承太郎之前的個性了,應該是帶點陰沉孤僻。 但是在和承太郎等人成為朋友之後,情況似乎變得不一樣,在對女教皇的時候,他和波魯那雷夫的手勢玩笑,表明他變得開朗了許多,不是嗎?其實每個人都有陰沉的那一面,面對人世間的冷漠,我們每個人也許都曾體驗過花京院的那份孤獨...


花京院死之前,最先想到的是他的父母,他看著對面塔上的時鐘想,「爸爸媽媽應該都睡了吧..."孤獨的戰士在死前最放心不下的還是他的親人,可見他內心深處飽含的那份深深的溫情,讓人不禁為他而感動...


花京院很象第五部中的艾班喬,性格內向,略帶憂鬱的孤僻,最後都死於每一部的Boss之手,而在死前都為同伴打倒Boss做出了最重要的貢獻---儘管付出的是生命的代價!但是他們的犧牲,正是在傳達這樣一個信念------


「命運是沉睡的奴隸...
也許我們都將踏上一條苦難的征程...
這條路上也許滿布荊棘... ...
然而我們的苦難,也許正是為了向某個不知名的人傳遞希望...
只要有了希望...
命運就可以主宰!」

3 花京院典明 -花京院之死

(↓在花京院要對迪奧設下法皇結界之前↓)


每當花京院看見自己的綠之法皇的時候,都會鉤起回憶...

小學教師:"花京院太太,你家的典明同學完全沒有打算和其他人交朋友,是啊,他不是收大家所討厭,而是完全不肯跟別人相處呢.身為班主任,我十分擔心."

花京院典明花京院典明


母親:"這個...真是...我這個做母親的也感到羞愧,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花京院從小時候便在想,住在市鎮里,便會認識很過人.但是,普通人一生之中到底會遇到多少個能夠真正心靈相通的人呢?

「小學時班裡的XX同學的電話簿里記滿了朋友的名字和電話號碼,有50人吧?100人吧?媽媽有,爸爸也有,但自己卻沒有.電視里的人或者搖滾歌星會有幾芒人吧?但自己卻沒有.」

「自己一生之中一定不會遇到一個真正的朋友了...因為沒有一個朋友能夠看見這綠之法皇...看不見的人,不可能跟我真正心靈相通的.」

花京院看著法皇在想,直到遇到喬斯達先生,承太郎,波魯那雷夫,阿布德爾,之前也是那樣想.

(↓花京院遭到迪奧致命一擊,被打到水塔上之後↓)


"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被打敗了嗎...?"

"不...不能動彈..."

"不行...似乎是致命傷,連聲音也發不出."

"連一根指頭也不能移動..."

"現在...開羅是5時15分...日本有時差,大概是夜裡12時左右了吧..."

"爸爸和媽媽在做什麼呢?已經睡了吧...?要你們擔心了...真對不起."


花京院最後所想的...並不是身在日本的雙親,他雖然深深挂念雙親,但最後浮現出來的一個奇妙的疑問,把他腦海里對雙親的思念吹走了.


「我的法皇結界對碰觸到的東西了如指掌...但是...剛才...

結界被迪奧在同一時間一次全部切斷了!?為什麼!?

為什麼不是逐條逐條,而是少許時差也沒有,一萬分之一秒的時差也沒有,半徑20M的結界在同一時間被切斷? 為什麼...?

少許時間差也沒有...

時間差...

時間...

時間...

時間!

我明白...了...

迪奧的世界...能力是暫停時間!!...」

(↓花京院用儘力氣發出最後一次綠寶石噴射,破壞了對面鐘塔上的大鐘↓)


「最...最後的綠寶石噴射...

這是...傳言...

我已...用儘力氣了...

喬斯達...先生,請接受吧...請通知大家...」

上一篇[瘋狂鑽石]    下一篇 [白金之星]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