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位於阜平縣。1948年5月18日凌晨,毛主席的住地城南庄遭敵機轟炸。 於是,為了毛主席的安全,在極端絕密的情況下,毛主席秘 密轉移到這個只有幾十戶人家的隱在大山裡的巴掌大的美麗 小山村。

1 花山村 -簡介

阜平縣有一條優美秀氣的河,叫胭脂河。胭脂河邊的山溝里有一個美麗的小山村,叫花山。花山村前村后的山坡溝壑滿是花草樹木,春天,滿山的桃花紫荊花喧鬧枝頭;秋天,有醉人的野菊、迷人的紅葉。村東一條小河,緩緩穿村而過。潺潺的水聲夾著百鳥的齊鳴使這個山村更加富有詩情畫意。

花山村花山村

 


1948年5月18日凌晨,毛主席的住地城南庄遭敵機轟炸。 於是,為了毛主席的安全,在極端絕密的情況下,毛主席秘 密轉移到這個只有幾十戶人家的隱在大山裡的巴掌大的美麗 小山村。 當時張冀新剛滿十八歲,在花山小學做小學教師。他就 是花山村人。主席來之前,村裡開了會,說民運工作組首長 要來這裡住幾天,要保密,任何人不準走漏風聲。首長要住在張冀新家後排的張德山家,於是後排的幾家人都將房子騰了出來,挪到前排,幾家人擠在一起住。 5月18日傍晚,花山村響起了汽車的轟鳴聲。順著河槽開來幾輛汽車。車停穩后,下來一些穿軍裝的解放軍戰士,隨後從第三輛車上下來了一個身材魁偉的大個子。花山村的人 第一次見到汽車,都站在遠遠的地方看稀罕兒。張冀新就站在家門口,看見大個子的第一眼,他覺得很面熟,只是想不起來是誰。 首長住的房子旁邊有一盤石碾。平時,張冀新他們四五 家人吃面都在這裡碾米。為了不影響首長辦公,他們就到離 家很遠的另一個碾子上去碾米。 首長來的第三天晚上,張冀新帶著疑問,翻來覆去睡不著,這個面熟的人是誰呢?當時,邊區家家戶戶都已經張掛毛主席畫像,張冀新在腦海里幾經對照,斷定首長就是毛主席!他激動地徹夜未眠,他想把這個消息告訴別人,但這是極端保密的事情,不能講! 毛主席每天都要出來散步。有一天,張冀新的妻子端著 玉米去村上推碾,主席碰見了,攔住了她:「這不是有碾子嗎?為什麼還到別處去推?」張冀新的妻子回答說,怕影響 首長辦公。毛主席說:「就在這兒推,以後不要再到那麼遠 的地方去推碾。」主席以為是警衛安排的,就叮囑他們, 「告訴鄉親們,咱們住了人家的房子,不能連碾也不能推, 以前怎麼樣現在還怎麼樣,不要影響群眾生活。」 閑了幾天的碾子又開始轉上了。一天,張冀新與母親在 碾上推碾,他妻子在碾旁羅面。這時候,主席從院里出來了, 下了台階,徑直朝石碾走來。 「你是小學教員嗎?」濃濃的湘音。 張冀新聽見是沖他說話,忙抬起頭來應聲。 「是。」「你教了多少娃娃?」「34個。」「你教什麼 課本?」 「我教的是晉察冀邊區政府編的課本。」和主席說話, 張冀新心海里一直翻滾著激動的浪花,他多想說出一句「您 就是毛主席吧?」然而,幾次想說出口,幾次又將這個念頭 壓了下去。 主席聽說教的是邊區課本,連說,「很好,很好!」說 罷,他停頓了一下,沉吟良久,對張冀新說,「一定要培養 好祖國的下一代!」 主席走了。但主席的這句話,卻讓張冀新激動萬分。一 個普通的山村小學教師受到主席的千鈞囑託,既有壓力,又 有動力。主席這句話,是對他說的,也是對千百個教育工作 者說的。主席建國之前領導全國解放戰爭,日理萬機,仍然 牽挂著祖國的教育事業,特別是祖國的下一代!其心可鑒! 主席在村裡住了9天,便從花山到了西柏坡,而後,在西柏坡迎來了新中國的解放。主席在花山的故事編入了中學課 本,還編成了歌兒,被人們傳唱。花山村隸屬於魚塘彝族鄉花山村委會行政村,屬山區。位於魚塘鄉鎮南邊,距離魚塘鄉政府所在地28公里,到鄉道路為土路,交通不方便,距縣120公里,

2 花山村 -地理環境

全村國土面積36.63平方公里,海拔1130米,年平均氣溫25℃,年降水量1190毫米,適宜種植稻穀、玉米等農作物。

3 花山村 -行政區劃

東鄰龍潭三家村,南鄰龍潭良子村,西鄰把邊江,北鄰丙禮村。轄區曼天、大花山等12個村民小組。

4 花山村 -經濟建設

現有農戶295戶,1520人,其中農業人口1517人,勞動力790個,其中從事第一產業人數780人。   

有耕地4598畝,其中人均耕地3畝;有林地37567畝。2006年全村經濟總收入126.38萬元,農民人均純 收入575元。該村屬於絕對貧困村,農民收入主要以糧食作物為主。

5 花山村 -相關信息


毛主席在花山(課文) 1948年的春夏之交,毛主席轉移到了花山村。在臨時借用的農家房舍里,他夜以繼日地為解放全中國的事業操勞著。一天早晨,毛主席正看地圖,忽然抬起頭,問警衛員:「昨天這個時候,門口花椒樹下的碾(niǎn)子有碾米聲,現在又到了碾米的時候,怎麼沒有動靜了呢?」

警衛員說:「報告主席,為了不影響您工作,我和村長商量了,要他請鄉親們到別處碾去了。」毛主席皺了皺眉,把拿起來的香煙又放下了。「這怎麼行?」他嚴肅地說,「這會影響群眾吃飯的,不能因為我們在這裡工作,就影響群眾的生活。昨天傍晚,我們一起散步,你也看見了,這個村只有兩台石碾,讓鄉親們集中到一個碾子上碾米,就會耽誤一半人的正常吃飯。」

警衛員解釋道:「這碾子一轉,對您工作干擾太大。」

毛主席遞給他一支煙,自己也點燃了一支,說:「這怎麼會呢?多年的戰爭生活,使我習慣了在各種環境中工作。這樣吧,我交給你一個任務,儘快把鄉親們請到這裡碾米。」

「是」警衛員拔腿就走。

「注意,抽著煙和群眾說話是不禮貌的。說話態度要誠懇。」主席說。

警衛員回頭一笑:「知道了,請主席放心。」他走出小院,碰上村長正和一個端簸(bò)箕(jī)的大娘說話。警衛員迎上去,問:「村長,這位大娘是要去花椒樹下推碾子吧?」

大娘用手攏了攏搭在耳下的頭髮:「不,俺(ǎn)去西頭。」說著轉身就要走。警衛員忙對村長說:「村長,是首長讓我請鄉親們來花椒樹下碾米。」村長沉思了一下,說:「這碾子一響,就得轉到天黑,怕誤首長的事呢。」警衛員再三解釋,村長才答應了,對那位大娘說:「那你就去花椒樹下碾吧。」

警衛員幫大娘端著盛滿玉米的簸箕回到了花椒樹下的碾台。一會兒,陸續又來了幾個碾米的老鄉,碾台吱吱扭地轉了起來。警衛員剛回到院里,毛主席就叫他。他走進去,毛主席把筆放下,說:「任務完成的不錯。還有一件事等著你辦說。」說著,毛主席從桌上拿起一筒茶說:「你把這筒(tǒng)茶葉交給炊(chuī)事員,讓他每天這個時候沏(qī)一桶茶水,你負責給碾米的群眾送去。」

警衛員知道,這筒茶葉是在南方工作的同志送的,轉了幾道手才送到毛主席這裡,他一直沒捨得喝。他站在那裡,表示為難。主席說:「你想過沒有?我們如果沒有老百姓的支持,能有今天這個局面嗎?我們吃的穿的,哪一樣能離開群眾的支持?全國的老百姓就是我們勝利的可靠保證。反過來講,我們進行的鬥爭,也正是為了全國的老百姓。這些道理你不是不明白。依我看,你是把我擺在特殊位置上。」警衛員只好接過茶葉筒,端端正正地向毛主席席敬了個禮。毛主席笑著說:「快去吧,炊事員還等著你呢。」

茶沏好了,警衛員拎著清香的茶水來到碾台旁,用粗瓷碗一一晾在石板上,跟碾米的人說:「鄉親們,來喝茶吧。」開始,鄉親們還不好意思,經他一動員也就不拘束了,你一碗我一碗地喝了起來。茶水對這山旮(gā)旯(lá)的群眾來說,確實新鮮。一位上了年紀的大叔端著一碗水,湊到警衛員跟前,說:「我說同志,這水一不甜二不辣的,喝它頂什麼用?」警衛員樂呵呵地說:「您老慢慢地喝吧,一會兒就喝出味道來了。」

這時候,毛主席來了,喝茶水的鄉親們紛紛跟毛主席打招呼。毛主席笑著向大家點頭,說:「要說喝茶的好處,確實不少嘛,喝了它渾身有精神,還能讓人多吃飯……」毛主席給鄉親們說起喝茶的好處,正在推碾子的大娘和小姑娘越推越慢,轉到了毛主席身邊,便停了下來。毛主席舀了兩碗茶水送到她們母女手裡, 說:「你們倆歇會兒吧!」然後對警衛員說:「來,咱倆試試,半年多不推這玩意兒了。」毛主席推碾子還挺在行,一邊推,一邊用笤(tiáo)帚往碾盤裡掃碾出來的的玉米碎粒。一位老人細細端詳著毛主席,說:「這位首長,好像在哪兒見過。在哪兒呢?」
上一篇[河旁村]    下一篇 [崩如語]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