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花牌在湖北荊州,公安,沙市,江陵,松滋,枝江,宜昌,宜都等地流行。

花牌這花牌與麻將一樣,是中國傳統文化的產物,源遠流長。

花牌呈長條片狀,約一小拃長,半寸寬,用硬紙刷清漆製成。

1 花牌 -簡介

每副牌110張,20世紀80年代戲稱打花牌為「學習110條」。由上、大、人,可、知、禮,孔、乙、己,化、三、千,七、十、土,八、九、子,二、四、五、六等組成。這22個字每字五張牌,其中,乙、三、五、七、九等五個字為「經」,各有兩張花字三張素字。花經與素經區別較大。上、大、人,可、知、禮,三、五、七等九個字為紅字,其餘十三字為黑字。

花牌中字的大意為「上古大人,孔丘一人而已;他叫化弟子三千,其中有七十二位賢人;八九個得意門生,可知周公之禮。」這其中的」乙「通」一」、「己」通「已」。

打牌時,四人圍坐,任一方洗牌,分成五疊,各方分一疊,桌心一疊。洗牌者隨意翻開桌心牌,若是紅字上、大、人、可、知、禮或化、千、孔、己、土等一類牌,則以「上孔化七」為序定庄;若是數字牌,則以「點子多」定庄。莊家確定后,由莊家洗牌,對家「腰牌」【取攔腰一斷之意】。「腰牌」方稱「醒家」,取其打得昏頭昏腦了歇一歇、醒一醒之意。

三方打家順序取牌,取至第25張后,莊家再取一張,稱「灌頭」,意即封頂吧。同時宣布「請統」,即請打家們,若有同字牌摸齊四張且擬作為一輪牌的,則需「統」,即把桌心牌的底張取上來歸己。「統」有先後,巴家先「統」,二家次「統」,莊家最後「統」。

接著,莊家出牌,打家們若需吸納別方打出的牌,如同字牌有兩張即「對子」,便可「對起」;有三張即「坎兒」,便可「開招」;有四張,即「成統」,便可「開販」。打出的牌若無人要,則歸下家取牌,再打出一張牌,如此循環往複。

「胡牌」的標準較嚴。手中的25張牌,加上最後摸上來的一張牌,或者別家打來的一張牌,應組成八輪半牌,對出在桌上的、招、坎、統和三字連句的,各算一輪。半輪的是「口」,只兩張字,缺一字才圓,未封口,故稱。僅牌圓了還不行,還需至少有十七胡。牌圓了又有十七胡了,即稱「胡了」,把牌一輪輪攤下,眾人審過,便可打下一牌了。若審出破綻,如胡不夠,如句子不圓,就是「炸胡」,「胡牌」方要受到懲罰。

「胡」的計法:一輪紅句子一胡,對子一胡,坎兩胡,招四胡,統四胡,販八胡;黑字,則各各減半。由此可見,中國傳統觀念,紅比黑好。若是「經」,又不同。事先若定為「三條經」,那麼,三、五、七屬經,其素字每字一胡,花字每字兩胡。這是作「普通經」時的演算法。若被定為「主經」,則要翻番。「叫經」、「板經」、「悶經」,各各對胡的演算法又有區別。叫經、板經時,僅某個經字為主經,其餘為副經。主經的素字算兩胡,花字算四胡;組成一輪的坎,素坎算十胡,單花坎算十二胡,雙花坎算十四胡,單花統或開招算二十四胡,雙花統或開招算二十八胡,統上頂或開販算五十六胡。副經的演算法,就是各各減半。悶經時,主經的演算法同上,但依自己手中牌而自定經,也就是哪條經多,就定哪個。

事先若定為「五條經」,那麼乙、三、五、七、九均仿上算胡。

桌心牌摸完后,若仍無人胡牌,便是「黃」了,可重開。但重開在同一莊上,最多限三盤,「黃三盤,乖乖地下庄」,並且,莊家還應給醒家「開醒錢」,以補償醒家的無效勞動。

打花牌,既可素打,也可賭博。素打者,記胡,胡多為上;也可打「恰胡」,即最先滿一百胡或兩百胡者為贏。

用來賭博,那花樣就多了。不過,在玄洲最普遍的打法,是「逢五進爬坡」。十七胡為基礎,每增五胡為一檔。而在羊洲村,最盛行的打法,是「一塊錢爬坡」。當然,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那時,即便允許打,也只能是「滾筒子」【香煙,一支煙爬坡】,或「一角錢爬坡」。如今的「一塊錢爬坡」,分「包銃」和「半邊銃」。如果「放了銃」,是「包銃」的,給胡家兩塊錢,即包另一打家應出的錢;是「半邊銃」的,只給胡家一塊錢。「爬上了坡」的,每升一檔加一塊或兩塊錢。

一般,花牌流行於湖北荊州,公安,沙市,江陵,松滋,宜昌,宜都等地。

2 花牌 -柳氏花牌


花牌又稱柳氏花牌,清嘉慶年間始於公安黃金口,為柳氏獨創。柳氏花牌集啟智、娛樂為一體,熔書法、繪畫、識字於一爐,一百一十張紙牌雖小,但張張蘊藏玄機:古樸蒼勁的書法令人賞心悅目,精美絕倫的繪畫使人嘆為觀止,一筆一畫都體現出中國傳統文化的博大與精深。在花牌簡潔的字句里,藝人柳畫匠向人們傳輸了「孔乙己、化三千」的內涵精髓,繼而將古人的教育觀念溶在花牌中,寓教於樂。字型古拙、怪異是花牌的另一特色。這種看起來似隸非隸、似篆非篆的文字,介於行書與草書之間。毛筆書寫,結構嚴謹,輕重緩急,揮之有度。這種在古今書法字典里也找不到的特殊字,後人把它稱之為「柳體」。它具有濃郁的地方特色,無論到了天涯海角,只要瞧見它,就知道它出自何地、始作者是誰,從而成為黃金口形象標誌。說來也巧,這種看起來很難讀懂的字卻很容易普及,即使目不識丁的普通勞動者,在很短的時間內也會很快掌握應用。奇的是在一疊牌中,只要冒出一點字頭,就能準確地辨出是張什麼牌,實乃拙中見巧,巧中露靈犀
上一篇[對對胡]    下一篇 [點和]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