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花田錯》是中國經典京劇劇本之一,是一齣劇情節趣味、人物幽默,藉由誤會巧合、性別錯置,發展出一段令觀眾從頭笑到尾的輕鬆喜劇。

1 花田錯 -概述

「花田錯」是京劇一出內容離奇曲折,而又貼近生活入情合理的好戲!內容說:劉月英囑丫環春來到渡仙橋畔書畫攤上找意中人卞濟。可陰錯陽差春來找來了不務正業的小霸王周通。

2 花田錯 -劇情介紹

   雁門關下有個桃花村,村裡有個員外叫劉德明。他和夫人只有一女,名喚玉燕。玉燕從小讀書習墨,才華出眾,可算得上是不櫛之進士。年過二八,父母給她找婆家,卻都被她婉言拒絕了。這樣,玉燕選婿,就成了劉員外夫婦的一樁心事。

不待清明,桃花村裡到處是桃花,放眼望去,有如錦霧粉雲,四處流芳,每到這個時候,桃花村就要舉辦花田盛會。

這天,員外對夫人說:「你我對玉兒一向嬌寵,如今還沒有乘龍快婿,倒不如讓她自己挑選,免得日後落埋怨。」夫人說:「既是這樣,何不趁此花田會,讓她出去觀花,說不定真能看上個中意的人。」員外說:「好是好,可誰能保她去呢?」

正說著,玉燕的貼身丫環春蘭上前說:「老爺夫人何必發愁,要是二老信得過我,我能保小姐來去平安。」

春蘭雖說是個丫環,但聰明伶俐,膽識過人,平日很得老爺夫人的喜歡。劉員外想了想說:「你可得好生侍候,保小姐順利去,平安回。」

春蘭說:「我保小姐觀玩花田會也不是頭一次,以往平平常常,如今我們長大了,反倒讓二位老人家擔心。」

夫人說:「蘭丫頭,你別貧嘴了。要是小姐有一星半點差錯,看我不打折你的腿。」春蘭說:「你就放心吧。」

一主一仆,兩個女孩兒,像兩隻蝴蝶飛進了桃花叢。

會上有賣瓜子蘋果的,有賣胭脂水粉的,有賣花樣綵線的,也有鐵匠木匠出售農具傢具的,而更多是賣小吃的,什麼拉麵擀麵刀削麵,餡餅鍋盔大燒餅。每張桌上放個大缽,缽上用紅紙寫著個大大的「醋」字。

春蘭緊拉玉燕的手,一為觀花,二為看人,在花叢間遊玩,在人叢中穿行。兩人來到渡仙橋邊,見個後生在這兒支張桌子,桌上鋪著文房四寶。玉燕的腳步好像被什麼釘住了。她對春蘭說,你去問問那後生。

春蘭沒在意,抬頭細看,果然見那少年長得一表人才,方巾儒冠,面目清秀。春蘭上前問:「先生,你是幹什麼的?」

那後生說:「我是賣字畫的。」

春蘭說:「有現成的嗎?拿出來瞧瞧。」

後生說:「沒有現成的,如果要,我當面下毫。」

春蘭回頭告訴了玉燕。玉燕說,我這裡有把素扇、,拿去讓他畫幾筆。

春蘭拿了那把扇子,對那後生說:「我們小姐讓你在這上面畫幾筆。」

那後生問:「是要字還是要畫?以什麼為題?」

春蘭說:「我們小姐沒說;是寫字是畫畫,全由你。」

後生拿眼瞟了會兒不遠處的玉燕,又看一眼桃花,便信筆寫了——首詩:

揮毫潑墨爽精神

花田之下遇美人

一片芳魂終入夢

清香滿園不知春

春蘭不識字,就把扇子拿給玉燕。玉燕一看那首詩,粉臉頓時飛出兩片紅霞。她對春蘭說:「讓他在後面落款。」

春蘭轉身搶白那後生:「你這位先生好不懂禮,給人題詩哪有不落款的?」

後生說:「找只是胡謅幾句,怎敢題款?」

春蘭說;「姓啥叫啥總是要寫清楚的,要不,不知道是誰寫的!」

於是那後生提起筆來,在落款處寫上:「湖廣襄陽舉人卞璣。」

玉燕見了題款,又瞅那後生幾眼說:「詩寫得好,字也不錯。春蘭,你快去給人家錢吧。」

春蘭說:「呀,出來得慌張,忘了帶錢。」

卞璣在那邊聽得清楚,忙說:「不要錢,就當奉送小姐。」他悄聲問春蘭:「你叫什麼,你家小姐叫什麼?」

春蘭說:「我叫春蘭,小姐叫玉燕,她父親是有名的劉員外。」卞璣開玩笑說:「春蘭玉燕芳香玲瓏。」

春蘭悄聲問:「你娶媳婦沒有?」卞璣說;「一介寒儒,哪有銀錢娶妻。我本想上京趕考,因事耽擱在這兒,到如今連盤纏都沒有了。」

春蘭說:「別的都好辦,你看我家小姐如何,要不要我給牽根紅線?」

卞璣說:「這等美事,我怎麼能不願意。只是一沒功名,二因家貧,怕是不敢高攀。」

那邊玉燕見天色已晚,忙催春蘭回家。春蘭回頭對卞璣說:「你千萬別走開!」

玉燕和春蘭回家,見了爹娘。員外和夫人見寶貝女兒平安回來,很是高興。這時春蘭在夫人耳邊說,她們在渡仙橋見了個少年書生,給小姐題了詩,兩人都滿意。劉員外聽春蘭細說一遍,當下點頭說:「不怕家貧,不怕沒有功名,只怕沒有志氣。只要人好,兩人滿意,勝似那些王孫公子。」

夫人說:「既然老爺同意,何不派人去請!」

員外當即把老家人劉永叫來說:「你明天早上去渡仙橋邊,請個賣字畫的卞先生,就說我有事和他商量。」

卞璣從襄陽到東京,何以來到雁門關下?原來他先到延安府訪問了一個朋友,這位朋友就是經略府提轄魯達。訪問回來路過雁門關,在個小店裡準備功課。不想時間長了,所帶銀兩花光。店老闆見他勤奮好學,日後必有出息,.便趁花田會,讓他在渡仙橋邊擺攤賣畫,籌點盤纏。

他送走了玉燕、春蘭,又迎來了兩個漢子。一個白凈臉,一個黑花臉。白臉漢子說:「先生,請把畫取出來讓我們把玩。」卞璣說,沒現成字畫,如要,他現給揮毫。

黑臉漢子說:「那就給我們來一張吧!」

卞璣說:「不知以何為題?」白臉漢子說:「就以桃花為題。」

卞璣展紙提筆,畫了一枝盛開的桃花,枝頭立只小鳥,鳥下有幾瓣花飛揚如紅雨。白臉漢子邊看邊讚揚:「好,好!」

黑臉漢子見他落款處寫著襄陽舉人卞璣,忙說:「原來是位貴人,失敬了。」

白臉漢子問他怎麼不上京趕考,他就把前後原因說了一遍。黑臉漢子說:「這個好辦,送你些盤纏就是了。」卞璣說:「承蒙二位哥哥見愛,這張畫就當小弟奉送了。」黑臉漢子伸出大拇指說:「夠意思,你的銀兩我包了。」

待兩個漢子走後,卞璣問店老闆是否認識他們。店老闆告訴他,那白臉漢子的父親曾在朝廷做官,因得罪了兩個太監,落得滿門抄斬。小夥子殺了奸賊,躲過搜捕,就跑到這桃花山當了大王。他叫李忠,江湖上稱他為打虎將。卞璣又問那黑臉漢子。店老闆說他叫小霸王周通,是李忠的結拜兄弟,家裡有錢得很。老闆囑咐他,不要和這些人交往為好。

第二天早上,卞璣剛支上畫桌,店老闆對他說,昨晚有個大戶人家來說,想請他去畫圍屏,這下能進一大筆錢,足夠上京的盤纏。卞璣雖然高興,可他有心事,不想去。因為昨天春蘭叮囑他不要離開此地,也許他會碰到好事。人生一世,功名和錢財,都不如美滿姻緣重要。可是,店老闆不容分說,連拉帶拽,說好不容易有個大主顧,不可錯過發財機會。

真是陰差陽錯;卞璣剛走,小霸王周通就來了。他是給卞璣送銀兩來的。不見卞璣,周通心裡說,反正沒事,我就給他看攤吧。

可就在這時,員外家的劉永來了。他見渡仙橋邊果然有個畫攤,可細瞧,賣字畫的人怎麼長得這般醜陋,怎麼能與小姐匹配?可再想,這是人家的事,叫我來請我就請吧。於是劉永說:「先生,我是劉員外家的人,員外讓我來請先生。」

周通不曾見過劉永,便問:「我與劉員外素未識面,不知請我去幹啥?」

劉永說:「我們老爺的意思,他想招你為婿。」

真是喜從天降。周通驚喜萬分,忙說:「那就快領我去見老員外口巴。」

劉員外和夫人一見周通這張黑花臉,兩個人不覺嚇了一跳。夫人忙叫春蘭過來,問;「你說的那個卞璣,到底是白臉還是黑臉?」

春蘭說:「是個小白臉。」夫人說:「你快到堂上去瞧瞧。」

春蘭衝堂上冷眼一瞅,差點暈了過去,連聲說.;「錯了,錯了!」

夫人將此話告訴老爺。員外冷靜片刻,向周通道歉說:「壯士對不起,我家奴才做事昏庸,本來是請賣字畫的卞璣先生,結果他認錯了人。」

周通一聽來了氣,說:「明明是你找我來相親,怎麼又反悔了?」

劉員外自知理虧,忙讓人拿出二百兩銀子和二匹杭緞,對周通說:「請壯士將這些小禮收下,回家去另娶一房就是了。」

周通不幹,說:「我家有的是銀子,我小霸王周通是來認親的,不是來受財的。」

一聽說是小霸王周通,劉員外心裡就犯怵。他一個勁兒地賠不是,說小女已經有了人家,壯士還是另娶一房為好。

周通說什麼也不幹,認為自古良緣天成,將錯就錯才是美滿姻緣。於是他走時甩下一句話:「三日內我來娶親,你若不認,就一把火把你的莊子給燒了!」

劉員外十分生氣,罵劉永,罵春蘭。

玉燕聽說認錯廠人,哭著說:「爹,實在沒辦法,讓我一頭碰死算了。」

劉員外勸道:「女兒不要這樣,我家是有身份的人家。我去官府告周通強逼婚姻。」劉員外說著,帶了些銀子,向夫人交待了幾句,走了。

樓上閨房。春蘭見玉燕哭哭啼啼,便說:「哭沒有用處,眼下要緊的是拿個主意。」玉燕說:「我是忙中無計,能有什麼主意。」春蘭說:「倒不如讓我到渡仙橋去瞧瞧卞先生,讓他想個辦法。」沒奈何,玉燕只好點頭應允。

春蘭來到渡仙橋,見了卞璣問:「卞先生,你剛才到哪兒去了?」卞璣說:「我就在這兒賣畫。」春蘭說:「剛才我家來人請你,你不在,結果請了個姓周的黑花臉。」卞璣後悔不迭地說:「壞啦,那幅圍屏坑了我。大姐,你快給拿個主意吧。」

春蘭說:「你害了我家小姐,現在反要我拿主意。」她想了想說:「我倒有個餿主意,不知你有沒有膽量?」

卞璣說:「拜託了,大姐快說吧。」

春蘭說:「你就大膽地去和我家小姐相會,生米做成熟飯,讓他黑花臉摸空窩。」

卞璣聽說,又激動又猶豫,說:「那行嗎?」「怎麼不行!」春蘭告訴他如何男扮女裝,就說是給小姐來送桃花,她在門口接應,把他領進綉樓。卞璣無可奈何,只得聽從春蘭的安排。

第二天早晨,春蘭果然拿來一身女人衣服及頭飾,讓他找個沒人地方換上。不多一會兒,卞璣打扮停當,倒像個有模有樣的大腳。

朱仝說:「這樣更好,只是煩你走一趟,到衙門辯個清白。」

周通拗不過,到裡屋對妹妹說:「你可要把新嫂嫂照顧好,我去去就來。」

待哥哥走後,玉樓安置新嫂嫂歇息。這時,就見新人哭了起來。玉樓勸道:「嫂嫂別哭,別瞧我哥長得丑,可他心好,他決不會虧待你的。」

突然,新人跪到她面前說:「小姐救我。」

玉樓細看,覺得這人不像個女人模樣,便將佩劍拔出,架在那人肩上說:「怎麼回事?快說實話。」

於是那人說他是襄陽舉人,花田會上和劉玉燕有婚約,說其兄強娶劉女,自己男扮女裝,誤被周通搶回。

一席話說得周玉樓目瞪口呆,她像在聽神話故事。她想這事全怪劉家人辦事昏庸,我哥行事魯莽。假如哥哥回來,豈能饒他性命。她說:「相公,我不殺你,你就走吧。」

卞璣說:「今年是大比之年,我有意上京赴考,只是缺少盤費。」

玉樓說:「好人做到底,我就送你一些盤纏。」她給了一包銀子,催他快走。卞璣感激不已。玉樓說:「你這麼男不男女不女的,怎麼走得出去。」她拿了周通的幾件衣服,讓他換上,才把他送出門。

卞璣走後,她發現地板上有一方手帕。帕上題有詩文,細看,是劉玉燕送給卞璣的定情之物。她急忙追出去,就見一夥公差抬著一乘轎子過來。見了周玉樓,那些人也是不由分說,把她塞進轎子里就走。玉樓十分害怕,不覺得那手帕遺落在地上。

原來劉員外到官府告周通強搶他的女兒。官府派差人雷橫去周家把劉家小姐奪回來。雷橫從未見過劉玉燕,匆忙之中,誤把周玉樓當成了劉玉燕。劉員外在地上拾得那方手帕,見正是女兒的貼身物,便謝過雷橫,讓人接過轎子,把女兒抬進莊院去了。

卞璣的好友魯達因打抱不平,一通拳腳打死鎮關西,倉惶中在五台山當了和尚。他多次下山吃酒,後來竟醉打山門。師父不便收留他,就介紹他到東京相國寺去。魯智深走到雁門關下,眼看天色已晚,就來到桃花村投宿。

把門的家人劉永見是個和尚,連忙拒絕說:「我家有事,你到別處去吧。」

魯智深說:「我只是投宿,並不礙你家的事。」

劉員外聽到外面有動靜,又瞅見是個行腳和尚,忙說:「原來是位師父,請進吧。」他又對和尚解釋說:「不是不願留師父,實在是因為我家大禍臨頭,恐怕連累了師父。」

魯智深見老員外緊鎖愁眉,便說,「員外,我不遇到就算了,既然遇到了,你說與我聽聽,就是天塌下來,我也要與你撐起半邊來!」

劉員外就把周通搶親的事說了一遍。原來,黃泥崗事發,周通受牽連。待他從衙門出來時,已經過去了半年。周通見家裡既沒有娘子,也不見妹妹,就到桃花庄來尋找。他帶了一份厚禮,對劉員外說,無論如何,今晚拜堂成親,不然絕不會了卻此事。

安良除惡霸,就是活菩薩。魯智深一身正氣,生性耿直,哪容得下這等事!他說:「員外放心,這事由我來了結。」

到了晚上,周通帶著一干人來了。他穿戴整齊,身披紅花,親自到樓上去接新娘子。樓上沒有燈,他黑著摸進去。剛摸到床邊,就吃了一頓拳腳。他連滾帶爬地往外跑,一邊跑一邊嚷:「怎麼回事,新娘子怎麼這般厲害!」待跑出屋,回頭一瞅,見打他的是個身高體壯的胖和尚,不覺跑得更歡了。

周通沒命地往庄外跑,跑著跑著,不留神撞在一個人身上。那人一把拉著他說:「賢弟怎麼啦?」他見盟兄李忠從天而降,忙說:「兄長救我!」

兩人未及多說,後面的魯智深追趕過來,高聲吼叫:「周通哪裡走!。

周通躲到李忠身後。李忠抬眼一瞅,心頭一陣喜悅,說:「這不是魯大哥嗎?」

魯智深同時認出是李忠,說:「沒想到在這裡遇到賢弟。」

李忠和魯智深各自說了自己的遭遇。李忠把周通叫過來說:「還不快些拜見魯大哥。」

魯智深說:「周通老弟,不是我說你,江湖中人,綠林好漢,怎能做出這等事來。」

周通說:「請哥哥寬恕,下次再不敢了。」

三位好漢回到桃花村,見了劉員外。員外趕緊擺酒與三位壯士接風。主賓輪流把盞,家人劉永慌忙稟報,庄外有一官員,自稱是卞璣,說來迎娶小姐。

有了前面的教訓,劉員外不敢貿然相認。他叫人把春蘭找來說:「聽說卞璣來迎娶小姐,你親自去看看,千萬別認錯了人。是,放他進來;不是,打發他走。」

春蘭和劉永來到村外,不等近前,那官員就叫她:「春蘭姐,一向可好?」果然是卞璣!春蘭說:「卞相公,如今大發了,威風了。」卞璣告訴她說,離開桃花村后,到東京正趕上科考,殿試上被點為新科狀元。

春蘭興高采烈地領著卞璣到堂上拜見岳父母,又和眾好漢相見。在眾人的陪同下,又到樓上見了小姐玉燕,同時也見到了周玉樓,卞璣向周小姐下拜說:「多虧恩人搭救,沒想到在這裡相見。」

原來周玉樓被劉員外當女兒抬進庄后,發現搞錯了。欲放她回去,但考慮周通在吃官司,家中無人照料,便讓她和玉燕作伴。周玉樓從小沒了父母,就拜劉員外夫婦為父母。玉燕和玉樓姐妹相稱,一個讀書,一個習武,很是融洽。

現在卞璣來迎娶玉燕,玉樓怎麼辦?春蘭見李忠為人仁義,便問魯智深:「不知李壯士有沒有家小?」魯智深說:「不曾娶親。」春蘭說:「我看李壯士和周小姐正好一對。」魯智深說:「李賢弟那邊我可以做主。」春蘭去問了周玉樓,玉樓紅著臉點了頭。春蘭又去問周通,周通說:「既是魯大:哥做主,我沒意見。」劉員外十分通達,說:「兩對新人同時成婚,—應費用包在老夫身上。」

秋天的田野一片豐收景象,秋夜的桃花村一派喜氣洋洋。鑼鼓笙簫,粗打細吹。鞭炮花燭,彩帶飄揚。兩對新人接受人們的祝賀,莊裡庄外好不熱鬧。真可謂:花田盛會,一錯再錯;千占姻緣,好事多磨。

3 花田錯 -含義


1. 《花田錯》是京劇,故事緣於《水滸傳》。

2. 花田=種花的農田,花田錯=發生在種花小鎮,花田祭上的錯誤故事。

【花田錯】,是一齣劇情節趣味、人物幽默,藉由誤會巧合、性別錯置,發展出一段令觀眾從頭笑到尾的輕鬆喜劇。

花田盛會,熱鬧滾滾;古靈精怪的丫頭春蘭,陪著劉家小姐月英上街,打算依照本地習俗,讓小姐在街上挑選乘龍快婿。月英小姐看中了在路旁賣字畫的白面書生卞機,主僕二人決議返家向母親稟明一切,眼看著一切將要如此幸福美滿,誰料到糊塗管家上街請婿,陰錯陽差竟然錯請到了小霸王周通……)

花田錯當時空成為擁有你,唯一條件,我…又醉 琥珀色的月,結了霜的淚,我會記得這段歲月… …王力宏

花田錯 一首京劇中的唱詞讓長期受西洋教育的王力宏對中國詩詞之美深深的折服,華麗生動的中國文字、浪漫唯美的愛情故事、曲折婉轉的唱腔,優雅的身段舉手頭足儘是故事; 「花田錯」一出京劇的戲碼喜劇中夾帶著浪漫的愛情,力宏引用了這個美麗的名字改編成一首凄美的情歌 「花田錯」。來為這張專輯揭開序幕。

美式的王力宏首次在專輯歌詞中出現中國古典的詞句,如詩詞般的優美文句在力宏口中唱出別有一翻風味,意想不到的驚喜呈現出王力宏獨一無二先進的古典風格 在「花田錯」這首歌中王力宏找到京劇與西洋流行樂不謀而合之處,來自西洋樂風R&B的自由轉音其Free的唱法正與京劇里特別將唱詞中單個字拉長轉音的戲劇性相似,「花田錯」的精采之處正是王力宏巧妙的融合了R&B與京劇唱腔,讓聆聽者心中有古典耳中有新意是,當流行樂與「東方歌劇」的京劇相遇,在鑼鼓聲敲打中延續首創的「chinked-out」無國界樂風,力宏將傳統古典與現代流行的衝突,兼容並蓄的粉墨登場,當音樂的形式隨時代不斷改變,那一種人類原始情感的愛恨情仇、生死情義、纏綿緋惻,在旋律的牽引下,所有生活中不易表露的熱情、惆悵或愛戀,全在舞台上的身段穿梭、擴大、回蕩,淋漓盡致的把故事和情緒進行在音樂中,直到天荒地老… …

 

4 花田錯 -相關鏈接

京劇    藝術

 

上一篇[混酸]    下一篇 [草鹿八千留]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