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苗人鳳,是金庸武俠小說《雪山飛狐》中的主要角色,與主人公胡斐的父親胡一刀的恩怨情仇貫徹小說始終。苗人鳳,是一種大俠的典型,屬於道貌岸然、不苟言笑的那一類,武功高強,號稱「打遍天下無敵手」。

1 苗人鳳 -簡介

 

苗人鳳苗人鳳

苗人鳳,是金庸武俠小說中一種大俠的典型,屬於道貌岸然、不苟言笑的那一類,武功高強,號稱「打遍天下無敵手」。這個外號原出自於清代名士紀曉嵐的妙作,全文為「天上地下,唯我一人獨稱尊;古往今來,打遍天下無敵手」。所以苗人鳳又號金面佛。

2 苗人鳳 -人物形象

苗人鳳苗人鳳
《雪山飛狐》主要寫胡斐與苗人鳳和胡一刀夫婦的江湖恩仇。金庸自己說:「《雪山飛狐》真正的主角其實是胡一刀。胡斐的性格在《雪山飛狐》中十分單薄。」書中的主要人物苗人風、胡一刀夫婦的性格特點、故事等,都是間接寫出。而直寫明寫的胡斐,不過是為了襯出內在隱伏的故事而設置。胡一刀有唐人傳奇中那種古拙豪傑的風範,讓人想起風塵三俠中的虯髯客。苗人鳳極高極瘦,被寶樹形容成一根竹篙,他的尊容和胡一刀倒是傳奇的一對,也是那種世間所無的奇骨異像。苗人鳳麵皮蠟黃,臉露病容,手掌大如蒲扇,根根見骨,讓人想起水滸中的好漢病關索楊雄。

苗人鳳和胡一刀滄州一戰,令風雲變色,驚天地泣鬼神。兩人之間,明明是仇敵不共戴天,卻處處見相惜相敬的傾慕之情。苗人鳳坐下就與胡一刀舉碗共飲,毫不作小人防範之態,他相信胡一刀「是鐵錚錚的漢子」,「行事光明磊落」,不會暗算他,他才是胡一刀真正的知音。田相公范幫主在一旁作陪襯,真是見小,無地自容。苗人鳳中了暗算,危急時刻,胡斐飛將軍一般從天而降,天神一般奮勇卻敵,救了苗人鳳的性命。苗人鳳看到了與胡斐同被而卧的苗若蘭,誤會了胡斐行為不軌,大怒之下,反過來找胡斐算賬。苗人鳳誤會胡斐之後為何火氣特別大,是因為他的那一段不堪回首的傷心事,對苗若蘭的事特別敏感。他最怕的是自己心愛的女兒遭遇和他自己一樣的悲慘事。失去了妻子,女兒便是他的一切,便是他的生命,他愛女兒,已經是愛得遠甚於常人之濃烈和深沉,甚至已愛得自私。這是單親父女解不開的深重情結,這種情結最易產生誤會和悲劇。從心理學上細緻分析,不要說胡斐和苗若蘭同被而卧的尷尬場面,就是兩人正常的愛戀,也不是苗人鳳立時就能接受的。這需要時間,需要更深的理解和體諒。苗人鳳心中難解的情結再次發作,雖然是胡斐救了他,但他還是不原諒胡斐,亡妻失節之事,給他的刺激太深了,大俠的心胸,已經偏移,已經有了可怕而可悲的盲點。一切都來不及解釋,苗人鳳便逼著胡斐以性命相搏。當年在滄州之戰犯下的錯誤,苗人鳳完全沒有接受教訓好好反省,還是這般粗糙和性急,及至胡斐最後的那一刀是否劈下之時,苗人鳳都還不知道胡斐便是故人胡一刀夫婦的兒子,而胡斐也拿不定主意:「這人曾害死自己父母,致自己一生孤苦,可是他豪氣干雲,是個大大的英雄豪傑,又是自己意中人的生父……」胡斐是否劈下的這一最為出名的一刀,真是一個天大的難題,這一刀到底劈下還是不劈,金大俠死活不肯寫了,要留一個千古懸念,讓讀者永遠都不能放下心來,金大俠真是太殘忍了。

《飛狐外傳》中,苗人鳳回憶往事,觸景傷情,心中萬般凄苦無人可訴。極端的衝突觸目驚心地撞擊著讀者的視聽。貪慾難填,謀財害命,忘恩負義,背信棄義,一系列人世中醜惡的現象都集中在這裡展示。人性有時是如此的不可靠,如此瘋狂地將罪惡的慾望無限地擴張,變得危險和不可理喻,打破了生命中的平衡和安靜,衝出了我們日常生活一般經驗所能把握的尺度。胡斐上劉鶴真之當,去對付鍾氏三雄;接下來又發現劉鶴有問題,害得苗人鳳雙眼中毒;最後,劉鶴真也是上了別人的當,反過來懷疑胡斐,大家都被蒙在了鼓裡。胡斐畢竟還年輕,上當受了挫折在所難免,總算他的反應快,能夠及時補救,關鍵時助了苗人鳳一臂之力。苗人鳳英雄,卻與金大俠小說中其他的英雄人物不同。苗人鳳更像是一隻孤獨受傷的病虎,他的處境不佳,日子也過得不順,這次還中了奸計被弄瞎了眼睛。但只要他一出面,一出來,一出聲,真應了「虎病雄風在」這句話,那種駭人的威勢卻一點也不減弱。英雄的悲劇在於他們的境界和視點太高,他們所看到的所想到的是絕頂之處的本質,他們不能適應日常瑣屑和平庸的生活,而平常的世界也會以種種不同的方式來拒絕他們。苗人鳳之弱女問苗人鳳:「老狼真的沒吃了小白羊嗎?」這是極好的反照和對比,以此兒女柔情,以此慈父仁心,來刻畫苗人鳳的大英雄本色,真可謂力透紙背,入木三分。這樣的英雄,因其有常人的苦惱,有常人的弱點,尤顯出其可貴、可敬、可親、可信。

3 苗人鳳 -婚姻愛情

苗人鳳苗人鳳
南蘭與苗人鳳的結合,一開始也許就是命運的錯誤。南蘭的父親因為有一把寶刀,引來了一場無妄的殺身之禍。苗人鳳打抱不平,挺身相救南蘭,以一敵五,在驚心動魄的惡戰中險勝,但自己也身中敵人的毒針而情形堪危。南蘭為苗人鳳吸毒,因感謝而對苗人鳳以身相許,兩人就此結為夫婦,而且有了一個美麗的女兒。故事到此,本應該是一個完美的結局,但悲劇卻在一開始已經釀成。南蘭對苗人鳳有的是感恩,而不是愛情,兩人之間並沒有感情上的基礎。相反,兩人的差別太大了,大到了婚後已無法補救和彌合的地步。苗人鳳是英雄,是豪傑,是粗人,而南蘭卻是穿金戴銀的官家千金小姐,一個粗糙,一個細膩;一個不懂女人的心,一個對愛卻有著過高的幻想和要求。南蘭下嫁苗人鳳,是出於感激,也有許多英雄崇拜的成分,她其實還不如只見過苗人鳳三天的胡夫人那麼了解他和真正欣賞他的英雄肝膽。這是因為這「風塵三俠」是同路人,他不用開口多說話,胡夫人已在他處事的方式中,清楚了解他的為人。她看他與自己的丈夫過招,他兩人互相識英雄重英雄,但南蘭不懂武功,她只能企圖從他的說話去了解他,但偏偏苗人鳳是個沉默寡言的人。

苗人鳳也不是了解南蘭,他只是真心愛她。她像是天上掉下來的一塊寶石,他覺得幸運,他全心珍惜,但是他不懂得她的需要,就算懂得,他也不會知道怎樣去滿足她。 這個沉默而武藝高強的人愛得那麼深,在他對女兒的慈愛中才能充分表現出來。他被人陷害,先被一批敵人用毒粉傷了眼睛,繼而另一批敵人上門尋仇,他忍著眼睛劇痛,小心應付來敵,還怕嚇慌了剛睡著的小女兒,一面拒敵,一面柔聲跟女兒說話,安慰著她,這個情 景,不由得使人想起胡夫人來。她拍著初生的孩子睡,見窗外來了敵人,便一手抱著孩子, 一手執了武器迎敵,三兩下解決了敵人,孩子丈夫都沒被驚醒。

苗人鳳為南蘭所棄,這恐怕不是他對南蘭用情不專,而是由他性格上的弱點所決定的。苗大俠是個沉默寡言、性格內向的男子漢,他既沒有英俊的外貌,更缺少一種女人喜歡的倜儻風流的個性。在感情世界中,苗人鳳屬於粗線條的,他對南蘭不知道如何體貼,正如他對付敵手,只知在武藝上一試高低,而少了一點機智與謀略。苗人鳳也許可以公平地打贏胡一刀,但在小人偷襲中卻幾次受挫。比如他誤中蔣調侯的「絕門毒針」,又比如他中了劉鶴奸計,被信中的毒藥差點害成瞎子。由此可見,苗人鳳縱然武功卓絕,卻並無防人的應變之術,因此他成為悲劇中的主角,也就勢所難免

4 苗人鳳 -人物評價

 

苗人鳳苗人鳳

苗人鳳最有英雄胸襟之處,是他能信任人。他賞識胡斐,雖然不知他來歷,卻毫不猶豫叫他幫自己擋住敵人,甚至把寶貝女兒交給他抱。程靈素替他的眼睛動手術,叫他把全身穴道放鬆,胡斐見程靈素拿了刀針走到苗人鳳身前,忽然對她起疑,程靈素回頭見他神色有異,會意而笑,說道:「苗大俠放心,你卻不放心嗎?」這就說明了胡斐雖然正直俠義,但苗人鳳的膽色胸襟,根本不是常人能及。他與程靈素倒是頗為互相了解,可惜只此一見,便再會無期了。

苗人鳳最讓人欽佩的是兩點:一是他襟懷坦蕩,行事光明磊落,所作所為都具備一個大丈夫的氣度。比如他明明見愛妻南蘭為田歸農所奪,他可以殺死田歸農,卻不動手,他不想用武功讓南蘭傷心。又叫他與胡斐一見如故,把自己的女兒托給對方,說明他有過人的膽識。第二,苗人鳳是個好父親,他失妻之後,把全部感情傾注在女兒身上,儘管身受重傷,危在旦夕,還怕驚醒愛女。這份深沉的父愛之情,令人感之嘆之。

胡斐帶著程靈素趕回要為苗人鳳治被毒瞎的眼睛,正遇上田歸農帶了一幫人想趁苗人鳳眼瞎之時結果了他的危急關頭。正所謂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苗人鳳愈是在處境不利之時,愈能激發身體中的潛能,愈使其形象高大出色,熠熠生輝。英雄最無奈的是平凡的日子無所依託,空有一腔熱血無法進行激情的焚燒。英雄對於艱難和困厄的渴求正如雄獅渴血一般強烈,充滿野性的張力。苗人鳳此時與平日的沉默寡言有了完全不同的表現,他似乎找到了適宜的舞台,可以盡情盡性地一展身手,變木訥為妙語連珠,飛揚意氣,指點乾坤。

英雄和英雄之間,往往那種激越的氣概可以相互傳染和激射。胡斐正是這樣,他也因此而意氣風發,武功隨之覺悟而提高了境界。苗人鳳身臨其境指點了其家傳秘學胡家刀法,胡斐有如從他父親胡一刀那兒親自學到要訣,他的成長在此時有了重大意義的突飛猛進。正因為有此不平凡的經歷,他才真正在境界上被提升,最終得以能與苗人鳳這樣蓋世大俠並肩而論了。
真相揭露后,胡斐仍然對苗人鳳下不了手,這是情理中事。這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好人,也沒有絕對的壞人,沒有人可以充當全能的審判者,為善為惡,只在一念之間,有時確是難以分辨。苗人鳳愈是坦然,愈是內疚,愈是束手等斃,引頸就刀,愈是顯出其心底無私天地寬,胡斐也就愈是進退兩難,大叫一聲,轉身便走,這是胡斐對命運和造化弄人的無奈。
十大英雄上榜人物中,苗人鳳排名第十。

上一篇[搜索島]    下一篇 [《求婚腦震蕩》]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