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若安 米羅(Joan Miro,1893-1983) ,二十世紀超現實主義繪畫的偉大天才之一。若安 米羅藝術的卓越之處:(1)、有幻想的幽默;(2)、空想世界非常生動。

若安米羅

若安米羅
若安米羅
超現實主義繪畫的偉大天才之一      若安 米羅(Joan Miro,1893-1983)  
二十世紀繪畫大師。
米羅藝術的卓越之處,並不在於他的肖像畫或繪畫結構,而是他的作品有幻想的幽默——這是其中一個要素。另一個卓越之處就是,米羅的空想世界非常生動。他的有機物和野獸,甚至他那無生命的物體,都有一種熱情的活力,使我們覺得比我們日常所見更為真實。
米羅是非常多產的,畫風始終如一而又多樣變化。以至想要一般性地追述一下都十分困難。早期作品受塞尚、梵高和畢加索及野獸派畫家的影響,作品或帶有極為精雅的色彩和線條的運動,或具有立體主義的作風。在1920年代中期,他在他的新天地中,探索了非常困難的一些方面,從《哈里昆的狂歡》的複雜性,到《犬吠月》和《人投鳥一石子》這類作品非常有魅力的單純性。1928年他訪問了荷蘭,受到荷蘭少有的幾個大師的影響。他製作了一系列的繪畫,題名為荷蘭的室內,那是從真實到幻想變形的實例。
《 哈里昆的狂歡》是第一幅超現實主義的圖畫:在一個奇特的空間逆轉感。室內舉行著狂熱的集會,只有人類是悲哀的,那人帶有頗為風雅的鬍子,叼著長桿的煙斗,憂傷地凝視著觀者。 圍繞著他的是各種各樣的野獸、小動物、有機物,全都十分快活。沒有什麼特別的象徵意義,畫家充分地描繪了一種輝煌的夢幻形象。
《加泰隆風景》中的幻想,雖然神秘但很生動。在畫中,黃色和橙黃的兩塊平面,相交於一條曲線。獵人和獵物都畫成幾何的線條和形狀。一些不可思議的物體散置在大地上,有些可以辨認,有些好象暗示海上的生物或顯微鏡下的生物。
1920年代末至1930年代初,米羅開始探討拼貼和裝配,並創作了一些怪人物。這些探索一直又繼續搞了十年。這個時期給人印象最深刻的作品,就是1933年的大型組畫,到此時為止,這也是最抽象的作品。有一些是以拼貼的要素為基礎的,把從報紙上撕下來的真實細部,貼到紙板上。母題有工具、傢具、碟子和玻璃器皿,暗示他的抽象有機形狀,有時是指面部或人體。這些繪畫的意圖是以抽象為主體,並用中性的標題表現出來。
《繪畫》是最完整的非人物畫,而且在運用暗色調方面,也是令人印象最深的作品。如柔和的綠色藍色以及退暈的褐色調子。在很有氣氛的色彩背景上,漂浮著以黑色為主體的抽象有機的形狀。有一塊勾白色的色塊,另一塊是鮮亮的紅色,其它一些只是勾了黑輪廓。與米羅1920年代的繪畫相比,這件作品恬靜而神秘。
《荷蘭室內之二》.米羅從斯蒂恩的繪畫《貓的舞蹈課》著手,把它改畫成《荷蘭室內之二》,這是一些無定形的形狀,漂浮在含糊的空間里,是一幅生動的夢間幻影。斯蒂恩原畫當中的多數人物和物體,都有保留在畫里,如何解釋這些人物和物體,看來是令人迷惑的。從窗洞里窺視的人物,已經變成了一團鬼氣。米羅畫的一組人、物,都包羅在一個略呈橢圓狀的色塊之內,端部有一個箭頭和一個小怪物,看上去是受到斯蒂恩畫中緊湊的人物構圖的啟發。
在這一段平靜和抽象間隔之後,米羅繼續搞他的帶有野性的繪畫,《託兒所的裝飾畫》是一幅最大的作品。雖然看上去很強烈,如在鮮藍的背景上畫了黑色和紅色的怪物,但這些獸類卻並不怎麼嚇人。即使在藝術家心目中最兇殘的獸類身上,人們也感到藝術家那慈祥樣的心懷。
更令人激動的作品是《靜物和舊鞋》,顯示了這位非政治的藝術家,為反對西班牙內戰的法西斯分子而做出的深切的反應。《靜物和舊鞋》的形象是明確的,有舊鞋、酒瓶、插進叉子的蘋果,還有一端變成一個頭蓋骨的一條切開的麵包。所有這一切都有安排在一個捉摸不定的空間里,色彩、黑色和兇險的形狀令人厭惡。這件作品並不是特別的象徵,而是反映了米羅對發生在他所熱愛的西班牙事變的痛感和厭惡之情。他是以物體、色彩和形狀來聲討腐朽、災難和死亡的。在這個時期,米羅畫了一幅線描自畫像。瞪大的眼睛和緊縮的嘴唇,反映了他的恐怖觀念。嚴酷的繪圖和催人入眠的正面化形象,標誌著他繼承了自己的早期風格。
隨著二次世界大戰的爆發,米羅就定居在帕爾馬·德·馬略卡。在與戰爭隔絕的年月里,他需要沉思和重新評價一切,這促使他閱讀了一些神秘文學作品,並且聆聽莫扎特和巴赫的音樂。到了1942年,他製作了一些標題為星座的小幅水粉畫,這些作品是他的最錯綜最抒情的構圖,又恢復了他1920年代作品的優美和華麗。但是,藝術家這時所涉及的是飛翔和變形的構思,是他所瞑想的鳥兒遷徙、蝴蝶群季節性的更替以及星座和銀河的流動等變體畫。這些星座畫,於1945年在紐約的皮埃·馬蒂斯美術館展出,並促成了美國抽象表現主義畫家的出現。從1930年開始,米羅已在紐約定期展出作品,除了畢加索和馬蒂斯之外,他比當代歐洲的任何大師都更為知名。作為超現實主義的有機抽象這一支派的領導人物,對年輕一輩美國畫家,有著不可估量的影響。這些人,當時正在擺脫社會現實主義和地方主義,尋找新的出路。
年表:
在1920年代中期,他在他的新天地中,探索了非常困難的一些方面,從《哈里昆的狂歡》的複雜性,到《犬吠月》和《人投鳥一石子》這類作品非常有魅力的單純性。
1928年他訪問了荷蘭,受到荷蘭少有的幾個大師的影響。他製作了一系列的繪畫,題名為荷蘭的室內,那是從真實到幻想變形的實例。
1920年代末至1930年代初,米羅開始探討拼貼和裝配,並創作了一些怪人物。這些探索一直又繼續搞了十年。
到了1942年,他製作了一些標題為星座的小幅水粉畫,這些作品是他的最錯綜最抒情的構圖,又恢復了他1920年代作品的優美和華麗。
上一篇[縱弛]    下一篇 [猾豎]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