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范縝字子真。范縝年輕時死了父親,家中貧困,侍奉母親孝順恭謹。他不滿二十歲時,跟隨沛國學者劉王獻學習,劉王獻特別看重他,親自為他行加冠禮。

范縝在劉王獻門下好多年,始終穿著草鞋布衣,出門步行。劉王獻 門下大多是乘車騎馬的王公貴族子弟,范縝生活在他們中間,一點也不感到羞愧。范縝成年後,博通經學,尤其精通三禮(《周禮》、《儀禮》、《禮記》)。他生性質樸坦率,喜歡發表標新立異的宏論,友人都認為不合適。他只有跟表弟蕭琛最合得來,蕭琛的口才是有名的,可也每每欽佩范縝言簡意賅。


  范縝曾經侍奉蕭子良,蕭子良十分相信佛教,可是范縝極力表示反對佛教。子良問范縝說:「您不相信因果報應,那麼世上怎麼會有富貴貧賤之分呢?」范縝回答說:「人生在世如同一棵樹上的花同時開放,隨風飄落,有的輕拂簾幌落到了茵席上面,有的受籬牆阻隔落到糞坑裡面。落到茵席上的,你像是殿下;掉入糞坑的,就好比是下官。富貴貧賤雖然也是途徑不同,因果報應究竟在哪裡呢?」蕭子良不能使范縝屈服,但對他的言論深感驚奇。


  范縝回來後進一步論證自己的見解,寫作了《神滅論》。范縝的《神滅論》傳到社會上,朝廷內外議論紛紛。蕭子良召集僧人詰難范縝,卻不能使他屈服。太原人王琰就寫文章譏諷范縝說:「可悲呀范縝,竟不知道他祖先的神靈在什麼地方。」企圖阻止范縝再作答辯。范縝又回答說:「可憐呀王先生!知道他的祖先神靈存在的地方,卻不肯捨棄生命去追隨他們。」范縝的驚人言論都像這一類。


  蕭子良派王融對范縝說:「神滅論當然不是正理,而你頑固地堅持這種理論,恐怕有害教化。憑你的出眾才華,還怕做不到中書郎,可是你故意跟大家唱反調,應當馬上丟掉它。」范縝聽了大笑道:「假使我范縝肯出賣真理換取官職的話,早就做到尚書令、僕射了,哪裡只是個中書郎啊!


  范縝膽大真實,實事求是;


  在南北朝佛教濫行時敢于堅持自己的見解,推翻腐朽的因果循環,妖魔鬼怪等胡說實在令人敬佩,加上出身寒微,可見此人真是人窮志不短,才華自不必說當為才智過人,百千年一遇的人傑!!

上一篇[流贍]    下一篇 [杜之偉]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