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河智苑古代朝鮮李瑞鎮金民峻

茶母是一以天然茶成分為主要配方的化妝品牌,由於其健康、天然而受消費者的青睞。而其靈感來自於韓國同名電影《茶母》,電影中茶母是當時對捕盜廳女子公差的稱呼。電影講述茶母彩玉與皇甫允間一段曲折凄美的感人故事……

1護膚品

茶是上天予我們人類最珍貴的禮物,是世間無與倫比的香根妙草;茶行天下,滋潤著所有熱愛生命,尋求美麗、珍惜健康的人;與茶相擁,就是與美麗健康相隨。:「至若茶之為物,擅甌閩之秀氣,鐘山川之靈稟,祛襟滌滯,致清導和,則非庸人孺子可得知矣。中澹閑潔,韻高致靜……」在茶中融入哲理、倫理、道德,通過茶來修身養性、品味人生,達到精神上的享受。
茶母系列產品萃取最上乘的茶祖之茶,提取出最珍貴的護肌養膚之精華,融合中國傳統古方凝聚成——茶母品牌系列產品。茶母是大自然尊貴的禮饋,茶母將成為您生活的品味。

2電視劇

導演:李在奎
茶母海報

  茶母海報

3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張彩玉/張在喜河智苑捕盜廳茶母
皇甫允李瑞鎮捕盜廳從事官
張城伯金民俊山寨首領

4獲獎情況

2003年《茶母》MBC演技大賞最佳人氣獎 (河智苑)
2003年《茶母》MBC演技大賞最佳情侶獎 (李瑞鎮 河智苑)
茶母
2003年《茶母》MBC演技大賞最優秀女演員獎 (河智苑)
2004年《茶母》第9屆亞洲電視節「最優秀電視連續劇」

5劇情簡介

故事發生在十六世紀的朝鮮,所謂茶母是當時對捕盜廳女

茶母劇照

茶母劇照
子公差的稱呼(類似女子刑警,
茶母
但身份低微),主要負責與女性相關的閨房案件,彩玉就是左捕廳的這樣一位茶母。
彩玉本是貴族之女,原名在喜。七歲時家中變故,父親張日順背負叛逆之名自盡身亡。彩玉與哥哥在逃亡中失散后,被送入皇甫允家為奴,成為允的婢女。允天資聰穎但叛逆不羈,被送往一名僧處學習武藝,彩玉也作為婢女隨行。
轉眼十五年過去了,彩玉已出落成楚楚動人的少女。在共同的生活中,她與允雖互生愛慕之情,但封建社會門第的差異成為他們不可逾越的鴻溝。學成之後,師父將皇甫允推薦給趙世旭將軍成為捕盜廳的從事官,而彩玉也成為他身邊的一名茶母。
聰明的彩玉成為皇甫允身邊的得力助手,屢破奇案。兩人感情日深,但卻不敢越雷池一步。同時,皇甫允上司趙將軍的女兒蘭希小姐也暗暗鍾情於正直的允。
在追查私鑄錢的案件中,彩玉遇到了叛逆勢力的首領—劍術高超的張城伯。對彩玉深有好感的張城伯屢次出手相救,但公務在身的彩玉卻在暗中調查張私鑄錢的罪證。然而令彩玉意想不到的是,張城伯竟就是她失散多年的哥哥在武。
與此同時,皇甫允因朝廷的明爭暗鬥,而受到眾多的排擠、陷害。感情的糾纏、權勢的爭鬥,演繹出一段曲折凄美的感人故事……

6人物簡介

李瑞鎮
飾皇甫允:雖父親是顯赫貴族,但他只是妾所生的庶子,母親和僕人一樣做著粗重的家務,這令他自幼憤懣不平。叛逆的他被送往一名僧處學習武藝,作為其心愛的關門弟子,學成后更成為名震朝鮮的一流高手。皇甫允因出身庶子,沒有資格參加科舉,被師父舉薦給趙世旭將軍成為漢

茶母劇照2

茶母劇照2
李瑞鎮飾皇甫允

  李瑞鎮飾皇甫允

左捕廳的從事官。皇甫允處事冷靜周全,為人正直,體恤下屬。面對他深愛的彩玉和深愛著他的蘭希小姐,令他心情矛盾。
金民峻飾張城伯:彩玉的哥哥,本名在武。在與妹妹失散后,父親的侍衛將他送往山寨,被一著名劍客收為弟子。其後張城伯成為朝廷叛逆的首領,手持父親留下的白劍,夢想帶領弟兄開創一個國泰民安的新世界,但卻被奸人所利用。張城伯視手下如手足,帶領弟兄劫富濟貧,深受百姓愛戴。遇到彩玉后,被她的善良吸引難以自拔,卻想不到她就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妹妹在喜。

7分集劇情

分集查詢收起查詢
  • 1集
  • 2集
  • 3集
  • 4集
  • 5集
  • 6集
  • 7集
  • 8集
  • 9集
  • 10集
  • 11集
  • 12集
  • 13集
  • 14集
  • 第1集
       故事發生在十六世紀的朝鮮,所謂茶母是當時對捕盜廳女子公差的稱呼(類似女警,但身份低微),主要負責與女性相關的閨房案件,彩玉就是左捕廳的這樣一位茶母。
      捕盜廳接到報案,彩玉與李部將趕往處理一女子被殺的案件。細心的彩玉從現場留下的蛛絲馬跡找到線索,智擒了兇手。李部將與彩玉回到捕盜廳,向主管從事官皇甫允彙報經過。皇甫允在稱讚的同時告誡彩玉以後處理案件應更加謹慎行事。
      左捕廳與右捕廳舉行馬球比賽,右捕廳大比分領先,而左捕廳的李部將又受了傷,白部將讓彩玉頂替李部將上場。身手不凡的彩玉上場后很快扭轉了比分,右捕廳的趙從事官發現她是女兒身上前責問,並命彩玉下跪賠禮。問心無愧的彩玉執意不肯,趙從事官的手下拔刀相向,左右捕廳因此大打出手。
      衝突中右捕廳的兩名武官被打骨折,趙從事官聲稱如果左捕廳無人出來負責,他將向上面告發此事。當時並未在場的皇甫允決定一人承擔。彩玉不願皇甫允因此影響前途,獨自來找趙從事官認罪,趙從事官提出砍斷彩玉一臂方能將此事一筆勾銷。彩玉含淚答應,舉起右臂。正當趙從事官欲揮刀時,皇甫允趕到。允為救彩玉不惜以武力向脅。彩玉最終只受輕傷。
      朝鮮境內私鑄錢泛濫,百姓怨聲載道。上司命左捕廳負責追查此事。皇甫允命手下到各地調查,臨行前特別囑咐彩玉小心行事。彩玉在渡口遇一貴族欺壓百姓,欲打抱不平,卻被另一頭戴斗笠的男子出手相助。彩玉稱謝離去。
      在集市上,彩玉聽見一茶館老闆娘抱怨收到私鑄錢,上前查問,卻被人偷走了隨身的包袱。
  • 第2集
       彩玉追趕扒手,戴斗笠的男子再次相助,卻還是讓扒手逃走了。男子告訴彩玉扒手與老闆娘是一夥,並提醒她去找當地的贓物交易商尋找。彩玉十分感激。
      從當地一贓物交易商口中得知那扒手的住處,彩玉匆忙趕去尋找。彩玉與扒手等一夥強人打鬥,對方不敵彩玉以人質向脅,正當危急時,戴斗笠的男子再次出現救了彩玉。與此同時,不放心彩玉的皇甫允趕到。不明真相的皇甫允與那男子打到一處,彩玉奮力制止。對方認出皇甫允所用劍法使允深感吃驚。
      一番打鬥后的彩玉來到河邊洗澡,靜夜中不禁想起兒時的身世。彩玉七歲時家中變故,父親自盡身亡,自己與哥哥在武逃跑時失散。正在此時,扒手夫妻來偷彩玉放在河邊的衣服,彩玉制服了二人,並讓他們發誓不再偷竊。
      彩玉回到捕廳,皇甫允命她與自己比試劍法。令彩玉又回憶起往事。彩玉原名在喜,本是貴族之後。父親被當作叛逆自盡后,彩玉淪為婢女來到皇甫允家。不久,皇甫允闖禍離家拜師學藝,彩玉也一同跟隨。彩玉與允跟隨名師學得劍法后,老師將皇甫允推薦給張世旭將軍做了捕盜廳的從事官,而彩玉也成為捕盜廳的茶母。
      比試后,皇甫允告誡彩玉今後切不可我行我素,不想見她還未與失散的親人團聚就丟了性命。彩玉心中感動。
  • 第3集
       幫助捕盜廳追查私鑄錢的人員被人殺害,皇甫允命令召回所有幫助調查此事的人員,由捕盜廳直接調查此事。
      彩玉與白部將化裝成賣參的兄妹住在客棧。一年輕人背著年邁的母親來買人蔘,但他卻只有十兩銀子,白部將不肯把人蔘賣給他。這時一盲人假裝鑒別將人蔘搶走,彩玉追去發現人蔘卻在那年輕人手中。年輕人稱人蔘是別人塞到他手中的,母親命他歸還。彩玉卻告訴年輕人只收五兩銀子就把人蔘賣給他,母子聽了十分感激。不遠處,那個盲人看到一切對彩玉點頭稱讚,原來他是那個戴斗笠的神秘男子假扮的,同時他也發現了彩玉茶母的身份。
      彩玉回到客棧,兩個男子買走一顆人蔘,聲稱如果回去鑒別是真貨還會回來購買。彩玉發現他們付的都是私鑄錢,白部將想回去稟報,但因有人監視,兩人只好繼續守在客棧。夜晚,從前被彩玉逮過的扒手夫妻又來客棧行竊,彩玉剛將其制服,買人蔘一夥衝進將他們全部虜走。
      彩玉等人被強盜虜上山寨,彩玉慌稱他們還有十棵上好人蔘可以交易,自己願做人質,讓白部將去取。對方答應了她的交易。深夜,彩玉用暗藏的小刀割斷繩子悄悄在山寨搜查,卻被人發現打暈。彩玉被兩名強盜吊起,其中一人慾對彩玉非禮,身手不凡的彩玉化險為夷。正在此時,皇甫允趕到,看到衣衫凌亂的彩玉心疼不已,當眾責罵彩玉不該擅自行事。彩玉交出通符(政府頒發給公差的身份證件),表示不願再做茶母,以免拖累大人。
      皇甫允等人從山寨搜出大量的私鑄錢,他命手下逮捕了強盜的同夥—那家客棧的主人盧長坤,但無論怎樣拷打,他也不肯開口。而此時對方正在策劃救出盧長坤,原來對方頭領就是那個戴斗笠的神秘男子—朝廷叛逆的首領張城伯。
      皇甫允來找彩玉,向他談起自己的身世並希望她回到捕盜廳繼續茶母的工作,怕自己會拖累皇甫允的彩玉拒絕了他的請求。
  • 第4集
       彩玉辭去茶母的工作住到客棧,李部將想出一計終於使彩玉答應回捕盜廳繼續做茶母的工作。
      彩玉提出讓逮到的扒手扮做囚犯接近盧長坤,皇甫允採納了她的主意。一番安排后,扒手終於得到盧長坤一夥的信任。
      彩玉無意中聽到趙將軍的女兒蘭希小姐決心要嫁給皇甫允,想到自己與允一同長大的經歷,他們彼此相愛,但身份的差異如同不可逾越的鴻溝,不禁泣不成聲。張城伯為救盧長坤,深夜到捕盜廳查看地形,看到獨自哭泣的彩玉,竟然感到心痛,腦海中難以揮去她的影子。
      計劃中需要一人到私鑄錢一夥去做卧底,因有生命危險無人願意前往。彩玉表示自己願做卧底,但皇甫允擔心她的安危不肯同意。在彩玉的苦苦哀求下,允只好答應了她的請求。兩人真情流露,緊緊相擁。
      張城伯執意要救出盧長坤,他的合伙人崔督房派張身邊的丫頭秀明毒死盧以殺人滅口,同時也免得張城伯出意外,失去這個合伙人。原來秀明從小被崔收養,後來被崔安插在張城伯身邊。
      巧合中卧底的扒手發現盧長坤的飯中有毒,盧決定與扒手一同越獄。而與此同時,張城伯也正趕來救盧……
  • 第5集
       張城伯與扮作扒手大哥的彩玉合力救出盧長坤,張城伯遇到追兵,危急時彩玉出手相救才化險為夷。逃脫后彩玉與張一同來到崔督房處,崔督房命彩玉揭去面紗,張城伯發現竟是彩玉深感吃驚。崔欲以火槍試探彩玉,被張城伯出手阻攔。
      盧長坤越獄一事驚動了皇上,雖然皇甫允的上司向皇上說明此事乃是有意安排,但因眾大臣的不滿,允還是因此被免職。上司安慰皇甫允耐心等待事後官復原職,但更讓允擔心的卻是彩玉的安危。同時,上司提出讓允考慮與自己女兒蘭希的婚事,也讓皇甫允心中矛盾重重。
      張城伯與盧長坤欲回山寨,彩玉和扒手提出希望一同前往。因張已發現彩玉茶母的身份,拒絕了他們的請求。張與盧在渡口遇到官兵的盤查,彩玉和扒手再次救了他們。在盧的懇求下,張城伯終於答應帶他們上山寨。
      彩玉和扒手在山寨受到張手下的熱情款待。一名手下提出與彩玉比試飛鏢,張城伯自願做彩玉的活靶子,已有醉意的彩玉不慎刺傷了張的耳朵,張卻不動聲色,令彩玉深感歉意。張意味深長地對彩玉說無論她是何目的來到山寨,都希望她能留在這裡,大家相互扶持。身世坎坷的彩玉感到心中暖意。
  • 第6集
       彩玉深夜將山寨的地形圖交給李部將,李部將立即用飛鴿將地形圖傳給了補盜廳。皇甫允被免職后,右捕廳的趙從事官被調任左捕廳的從事官,允的手下都很不服氣。白部將收到飛鴿傳書後,偷偷將地形圖帶給皇甫允。白部將建議立刻派兵征剿,但皇甫允認為應謹慎行事。
      鄭將軍派人請皇甫允觀看部下操練,允指出了士兵訓練的不足之處,並在士兵的挑戰中輕鬆取勝。鄭將軍對皇甫允十分欣賞,請他為自己訓練特勤隊以防國家出現危機。不願陷入權勢之爭的允婉言謝絕,但希望為國家儘力的心愿又讓他感到矛盾。
      張城伯帶彩玉和扒手到疫區的村莊為村民診治,使彩玉認識到他善良的一面。村中的一位老伯酷似當年護送彩玉與哥哥逃走的武士,他將張的父親留下的寶劍和墨寶獻給張城伯。彩玉認出那些似乎是父親之物,猜想張也許就是自己失散的哥哥在武。深夜,彩玉問張城伯父親十分健在,張回答當然健在,令彩玉感到疑惑是否自己判斷有誤。
      張城伯率眾下山剷除惡霸,讓彩玉一同前往。彩玉囑咐扒手趁機到張的房間搜查鑄幣的工具。張城伯一行殺掉惡霸返回途中遭遇官兵,彩玉被火槍打傷落馬,張奮不顧身催馬營救······
  • 第7集
       張城伯奮力將彩玉救出,他將彩玉拉上自己的戰馬跑回山寨。張親自為彩玉取出了子彈,彩玉十分感激。張也深深為彩玉的氣概折服。
      彩玉在山上養傷,倍感無聊,張城伯約她看山寨的人捕魚散心。彩玉聽到眾人談起皇甫允被免職的事,心中十分擔心,決定偷偷返回漢城。此時,秀明來到山寨,見到彩玉在此十分驚訝,指責張城伯明知她是茶母還將她留在身邊。張卻反駁說自己自有分寸。
      皇甫允得知彩玉受傷的消息坐卧不安,策馬趕往山寨。與此同時,惦念允的彩玉也帶傷下山。途中彩玉巧遇張城伯派人去送密信。彩玉截住信使正欲取信,卻被趕到的秀明阻攔,兩人打到一處。有傷在身的彩玉不敵明秀,正在千鈞一髮之際,皇甫允趕來將明秀刺傷,救下彩玉。
      彩玉與皇甫允見密信中提到朝中重臣鄭將軍與山寨勾結,從事私鑄錢。允想起鄭將軍曾請自己幫忙訓練軍隊,更覺可疑。兩人立刻返回漢城稟報補盜廳的趙將軍。趙將軍命彩玉與皇甫允先暗中搜查,果然在鄭將軍家中發現了私鑄錢所用的鑄錢板。次日,趙將軍派人將鄭逮捕並將此事稟報皇上。
      鄭將軍被捕后,始終不肯承認自己參與私鑄錢一事,更不承認自己勾結山寨的盜賊,甚至懷疑好友趙將軍因為爭權奪勢陷害自己。一向十分器重鄭將軍的皇上下令立刻逮捕山寨的盜賊對質。
      就在趙將軍率領討伐山寨的軍隊準備出發時,傳來好友鄭將軍已在獄咬舌自盡的消息。
  • 第8集
       鄭將軍在獄中以死明志並向皇上留下血書,皇上更加確信鄭將軍是清白的,將負責此案的趙將軍和皇甫允押入大牢。
      趙將軍的兒子—右捕廳的趙從事官為了替父親將功折罪,請求帶兵討伐山寨。趙從事官臨行前到獄中探望父親,趙將軍見他心浮氣躁,料知難以取勝,勸他不要前往。但趙從事官卻心意已決。
      趙從事官派彩玉作嚮導趕往山寨。可當彩玉步入山寨時發現這裡已經空無一人,只有張城伯等候在此。張向彩玉表明愛意,希望她能陪伴在自己身邊。彩玉含淚拔劍相向。劍術高超的張城伯打飛彩玉的長劍,並告訴彩玉希望兩人再次相逢不會是劍拔弩張。
      趙從事官率大軍趕來,發現盜賊離去不久,他不顧部下的勸阻,命令立刻追趕。張城伯等人早已在山上布下重重陷阱,趙率領的軍隊全軍覆沒,趙從事官也被張城伯殺死。只有李部將、白部將、彩玉和被救出的扒手生還。
      討伐山寨的行動失敗,為趙將軍和皇甫允昭雪也沒了指望,眾人整日無精打采。趙將軍在獄卒的看押下來參加兒子和陣亡將士的葬禮,場面讓人心酸。父親入獄、兄長陣亡更令蘭希小姐悲傷不已。
      彩玉企圖向朝中重臣申訴案情,但身份低微的她卻遭到其隨從痛打。走投無路的彩玉又想出面聖申冤的主意,她的想法令眾人大吃一驚。
  • 第9集
       深夜,彩玉潛入皇宮,剛遠遠看見皇上就侍衛砍成重傷。奄奄一息的彩玉告訴皇上參與私鑄錢的並非一般山寨盜賊,而是一群精銳部隊,靠私鑄錢提供財力擴充裝備,幕後更可能有朝中的黑手。是他們設下圈套陷害負責都城守備的鄭將軍,又使逮捕鄭將軍的皇甫允和趙將軍鋃鐺入獄。
      皇上反覆深思彩玉的話,並向身邊親信興福問計。興福指出這很可能是朝中叛逆所用一石二鳥之計,使鄭將軍與趙將軍兩敗俱傷。皇上深思熟慮之後赦免了趙將軍與皇甫允,並傳下密旨責令二人負責調查此事。
      皇甫允聽說彩玉為救自己潛入皇宮面聖被砍成重傷,心痛不已。為救彩玉,皇甫允不惜以武力脅持御醫,但面對奄奄一息的彩玉,御醫也是無能為力。皇甫允決定帶著彩玉去找師父求助。
      趙將軍命李部將化裝成客商調查張城伯的行蹤。李部將發現私鑄錢的窩點就在山寨不遠的疫區村落。趙將軍命他立即帶兵將村民逮捕。崔督房得知官軍的行動后立刻通知了幕後大爺,大爺命手下的日本武士將村民斬盡殺絕。
      張城伯聽到消息趕到村落但為時已晚,他抱著當年恩人的屍體失聲痛哭。明秀髮現兇手人使用的是倭刀,此事並非官軍所為。張城伯懷疑是同夥殺人滅口,他找到崔督房,執意要見幕後大爺。
      張終於見到幕後大爺,他就是朝中重臣兵判鄭大人。鄭大人矢口否認自己下令殺死村民,其手下的日本武士更是不惜以死明志,令張城伯無言以對。
      皇甫允帶著彩玉跋山涉水終於找到師父。師父說要救彩玉只有這最後的方法,他讓允猛擊彩玉的天靈蓋,如果彩玉還是不能蘇醒,就會在這一擊中死去……
  • 第10集
       在皇甫允心情複雜的一擊當中,彩玉終於蘇醒。允在彩玉身邊悉心照料,但病中的彩玉卻在默念著張城伯的名字,令允心中痛苦。允見彩玉已日漸康復,獨自返回了補盜廳。
      趙將軍調查發現走漏消息的是補盜廳的裴捕校,見事敗露的裴捕校脅持趙將軍作人質,被趕回的皇甫允制服,裴捕校自盡身亡。通過調查,趙將軍和皇甫允發現張捕校也是對方派來的卧底,二人決定將計就計。
      傷愈后的彩玉決定回到補盜廳,師父勸她遠離俗世,並告訴她從此已不能生育。但彩玉決心已定,臨別師父囑咐她到附近寺廟拜祭父母。在父母的靈位前,滿心委屈的彩玉放聲痛苦。此時,張城伯也正趕來寺廟,但二人最終只因一步之差失之交臂。
      蘭希小姐不顧門第的懸殊,執意嫁給皇甫允,趙將軍無奈只得應允。正當蘭希小姐向皇甫允表明心意,傷愈的彩玉歸來。不想三人痛苦的皇甫允決定與蘭希小姐成婚,彩玉也被調往其他部門。
      決心繼續追查張城伯的彩玉不辭而別,她找到曾一同在山寨做卧底的扒手同行。兩人偽造補盜廳的公文要求當地官府派兵協助,沒想到地方官員正是趙將軍當年部下,他發現筆跡的破綻,向趙將軍求證。趙將軍與皇甫允料定此人定是彩玉。
  • 第11集
       彩玉命借來的士兵扮作強盜並自稱是張城伯妹妹的手下,想以此引出張城伯。張聽到消息果然前來,彩玉與張城伯再次揮劍相向。就在此劍拔弩張的時刻,皇甫允率軍趕到。允與張城伯拔劍決戰,混戰中張中槍受傷,在手下掩護下策馬逃走,彩玉隨後緊追不捨。
      追趕途中,彩玉不慎跌落洞穴,張城伯出手相救卻一同墜落。面對重傷的張城伯,彩玉難以揮下手中的長劍。看到張的傷口血流如注,彩玉先為他包紮好了傷口。
      彩玉一直未歸,皇甫允擔心不已,命令手下士兵徹夜搜查。李部將勸允體恤士兵身體,指責他作為統帥不該摻雜個人情感。心中裝滿彩玉的皇甫允卻命李部將回補盜廳候命。
      彩玉在深谷中反覆查看卻仍難以找到出口,張城伯取出隨身攜帶的信號彈交給彩玉。彩玉發射后卻滿心矛盾,如果士兵找到這裡,自己雖然得救,但張勢必會丟掉性命。
      張城伯一夥的幕後大爺鄭大人得知張身陷險地,派手下士兵假裝搜查救出張城伯。皇甫允看到信號彈正要前往營救,鄭大人的手下楊判官趕到。對方命皇甫允等人撤走,但允為救彩玉表示甘心聽從對方調遣,協助楊判官進行搜查。
  • 第12集
     
    茶母

      白部將對楊判官的身份十分懷疑,因為從他所在的軍營不可能這麼快趕到此地。白部將讓李部將回去暗中調查。皇甫允也早已看出楊判官的破綻,他命手下隨時待命,一旦找到彩玉與張城伯,立即將楊判官等人逮捕。
      張城伯的傷口已漸漸開始化膿,彩玉為他處理傷口。張向彩玉表示其率眾造反是為了開創新世界,讓百姓過上富足的日子。但自從遇到彩玉,他渴望能從此與她過著平凡的日子。彩玉聞言心中矛盾。
      趙將軍向皇上稟報他懷疑叛逆幕後的主腦是兵判鄭大人,但狡猾鄭大人對此早有預料,他搶先一步向皇上遞交了辭呈並極力舉薦趙將軍,令皇上對趙將軍的稟報心生疑惑。而與此同時,鄭大人很希望能拉攏在官兵中極負威望的趙將軍。趙將軍將計就計,佯裝自殺向對方卧底張捕校傾訴對皇上的不滿,併當面焚燒了皇上賜給其家族的免死令。
      彩玉在洞穴中被毒蠍咬傷昏迷,張不顧一切為她吸傷口。彩玉終於蘇醒,但張卻中毒人事不醒。張昏迷前向彩玉指點洞口,彩玉才明白原來張早就知道出洞的方法,只是為了有機會與自己相處才有意隱瞞。
      彩玉拖著昏迷不醒的張城伯鑽出洞穴,卻恰好處在皇甫允與楊判官的戰場中間。眼看張被允手下士兵俘虜,彩玉故意讓楊判官劫持自己交換張城伯。白部將見狀命士兵將張釋放。皇甫允看出彩玉有意袒護張城伯,心情的痛苦難以名狀。
      深夜,皇甫允向彩玉表示希望能娶她為妻,到一個遠離張城伯的遙遠地方共同生活。但彩玉卻含淚拒絕了他。
  • 第13集
     
    茶母

      張城伯在悉心照料下終於蘇醒。因為自己的一時衝動葬送了幾十名弟兄的性命,使他內心萬分愧疚。同時在他的心中也無法放下彩玉,因此張城伯決定獨自下山,遠離這權勢的爭鬥。崔督房一夥為留住在百姓中頗有威信的張城伯,假扮官兵殘殺村民,以此激起他對朝廷的憤怒。這一計果然奏效,決心報仇的張城伯留了下來。
      崔督房命日本武士加藤刺殺皇甫允、彩玉及扒手等人,但最終只抓住扒手的妻子。崔督房將她蒙面吊起,告訴張城伯此人就是彩玉,讓他當眾刺死這個與山寨為敵的茶母,以慰死去的弟兄。張看出此人並非彩玉,揮刀殺死了她。這一切被不遠處的彩玉看到,誤會他對自己恩斷義絕。傷心的彩玉決定親手逮捕張城伯。
      趙將軍設計令張捕校帶自己去見幕後黑手鄭大人,卻因意外露出破綻,被對方砍成重傷。皇甫允從留下的蛛絲馬跡推斷叛逆幕後主使就是鄭大人,他向皇上稟報此事,但老謀深算的鄭大人最終還是取得了皇上的信任。
      張城伯一夥計劃在太子選妃之日發動叛亂,並暗中在京城四處埋設炸藥。面對對方周詳的計劃,皇甫允一籌莫展。此時彩玉歸來,懇求皇甫允將自己繼續留在補盜廳,表示決心親手殺死叛逆張城伯。
  • 第14集
     
    茶母

      皇甫允希望面見皇上,但皇宮內外都已是鄭大人的親信。面對對方毫無破綻的部署,皇甫允決定帶領手下進攻皇宮,打亂對方的計劃。
      崔督房命明秀事成之後引倭兵入城,原來鄭大人與倭寇勾結,答應叛變事成后割讓濟州島給對方。明秀將此事告訴了張城伯,被欺騙的張城伯憤怒不已,命令京城內的弟兄立即撤出。
      深夜,皇甫允率眾進攻皇宮。鄭大人見計劃已被打亂,下令馬上行動。鄭大人的手下衝進內宮脅持皇上,以為勝券在握的鄭大人坐上了龍椅。正在此時,皇甫允與彩玉等人趕到,制服了叛亂,殺死了鄭大人。
      倭寇的首領加藤見行動失敗,崔督房的承諾已無法兌現,欲將其殺死。崔督房用張城伯的軍資—一箱金沙換回了自己的性命。彩玉追到張城伯的駐地,卻被加藤手下俘虜。對皇甫允恨之入骨的崔督房讓他用自己的性命來換彩玉。皇甫允冒死去救彩玉,臨行時師父告訴他張城伯就是彩玉失散多年的親生哥哥在武。
      皇甫允趕到海邊,願以自己的性命交換彩玉。正在此時,張城伯策馬而來,他要為弟兄們奪回金沙。皇甫允為救彩玉,飛刀殺死了崔督房。眼見崔督房手上的金沙流入海水,憤怒的張城伯揮劍刺中皇甫允,奄奄一息的允告訴張城伯彩玉就是他失散的妹妹在喜。張城伯聞言怔怔地離去。親眼看到皇甫允被刺死,彩玉傷心欲絕。
      張城伯解散了手下弟兄,希望他們都能過上安定的日子,而他要了無牽挂地結束這段恩怨。竹林中,一對兄妹再次揮劍相向。此時官兵趕到,張城伯倒在了亂箭之下,而緊緊抱住他的彩玉也一同倒在血泊當中。一對歷經坎坷的兄妹終於團聚,即使是在另一個世界……
1-10集11-14集查看全部劇情

8影視原聲

茶母海報

  茶母海報

1 숙명 (宿命)(Rock) (3:08) - 김상민(솔로)
2 매화밭 (梅花田) (2:34) - 이근영
3 비가 (悲歌) (3:55) - 김범수(발라드)
4 연 (緣)(Pipe Solo) (1:46) - Manos Vafeidadis
5 단심가 (丹心歌) (3:56) - 페이지 (Page)
6 다모 (茶母)(Oboe Solo) (3:51) - 이근영
7 숙명 II (宿命)(Ballad) (4:04) - 김상민(솔로)
8 아다지오 (Instrumental) (3:29) - 이근영
9 마지막 안식처 (3:28) - 조관우
10 숙명 (宿命)(Instrumental)(Rock) (3:09) - 정기송
11 비가 (悲歌)(Instrumental) (3:55) - 더 스트링스 (The Strings),표건수
12 단심가 (丹心歌)(Instrumental)(Ballad) (3:59) - 표건수
13 숙명 II (宿命)(Instrumental)(Ballad) (4:03) - 더 스트링스 (The Strings)
14 마지막 안식처 (宿命)(Instrumental) (3:26) - 양정승
翻譯
01. 宿命(Fate) - 金尚敏- (ROCK)
02. 梅花田 (A Grove Of Japanese Apricot Blossom)
03. 悲歌 - Kim Bum Soo
04. 緣 (Pipe Solo) - Manos Vafeiadis
05. 丹心歌 - Page
06. 茶母 (Oboe Solo)
07. 宿命 II (Destiny)(抒情版) - 金尚敏
08. Adagio (Instrumental)
09. 最後的安息地(The Last Haven) - 趙光宇
10. 宿命 (Fate)(On Guitar)(Rock/Inst.) - Jung Ki Song
11. 悲歌 With The Strings)(Inst.) - Pyo Gun Soo
12. 丹心歌 (吉它版)(Ballad/Inst.) - Pyo Gun Soo
13. 宿命 II (Destiny)(Ballad/Inst.) - The Strings
14. 最後的安息地(The Last Haven) (Inst.)
上一篇[武吉丁宜]    下一篇 [無條件投降]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