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新概念作文很古典的80末

茹梓文:網名默-漸漸、水木肅瀟,雙魚座女孩,80末寫手。現就讀於南京郵電大學光電信息工程專業。曾獲「靈通杯」第八屆全國新概念作文大賽入圍獎、第七、八、九屆「中國少年作家杯」全國徵文大賽一等獎、第五屆全球華人少年美文大賽「優秀美文獎」、第八屆全國少年之星創新作文大賽一等獎等多個獎項。並被江蘇省寫作學會、江蘇省青少年寫作研究會推介為「校園文學新星」,《三角洲》青春閱讀評為「未來之星」。 有作品二十餘萬字見諸各種報刊、選本和網路。

茹梓文

1作品列表及入選

茹梓文
青春校園短篇小說系列《三個世界的搖擺》、《眉嫵》、《哥舒塵宣》、《高三浮世繪》
青春懷舊短篇小說系列《子夜四時歌》、《南歸城》、《紅紙燈》、《藍田玉暖》
青春校園散文系列《瓶中沙 · 忽然長大》、《初遇,未遇》、《秋,轉身向北》、《走過繁華,蒼涼似錦》
長篇青春玄異小說《相思訣》
長篇青春校園小說《流光傷》、《湖底天光》
《三個世界的搖擺》入選少年作家作品選《三個世界的搖擺》(灕江出版社2006年8月版)
《藍田玉暖》入選中國少年作家作品選《一串玲瓏的過往》(作家出版社2007年4月版)
《子夜四時歌》入選萌芽叢書《魔聽:幻想卷》(人民文學出版社2007年7月版)
《哥舒塵宣》入選中國少年作家獲獎作品選《被風吹過的季節》(灕江出版社2007年9月版)
《16:00-17:30一晝夜》入選少女青春影像書《漫女生》(江蘇美術出版社2008年7月版)

2梓文妙語(高中)

茹梓文
>>>十六歲的我喜歡上了寧靜,喜歡郭敬明的文字,喜歡貝多芬的鋼琴,感覺著小四那陳舊如酒的文字,總像嗅到那種曬了太陽的感覺。
>>>不知什麼時候喜歡上了潘瑋柏,他特有的hip-pop精神教會我去勇敢、堅持、正直、執著與無畏,因為他這世界好像一下子變成了藍色,讓我那一季的夏藍得明快活潑,藍得徹天透地,使我睡覺時的嘴角也會上揚。
>>>原本堅韌的葉,很想很想讓血液沸騰,於是楓葉便紅,紅時的楓葉方知自己的脆弱,不能改變什麼,卻又偏想改變。
有時候心氣太高,葉即亡。葉如此,人亦如此。
>>>水樣人生,不過一陣懷舊古味。試問有誰又能若水一般默默流往他鄉,讓人想到過去,抑或嘴角上揚,抑或淚流滿面。
>>>十七歲的驛站,我不想進去,只願意不停地走。極度麻木,麻木到忘了轉彎的動作,而節省著前進的時間。
>>>以前的我,是作為一個鬱悶的人去傾訴一些佯裝快樂的東西,而現在則是以一種開朗的心境去描繪那張叫做憂鬱的畫版。
>>>平靜的水中,有魚兒安靜地滑翔(對,面對這種安靜,魚兒讓我想起了天上的鷹,安靜而孤獨盤旋的背影)。水面還是安靜得默不出聲,更沒因安靜的魚兒留下任何漣漪。是的,魚兒安靜的什麼也未留下,水兒安靜的什麼也未帶走。
>>>聽多了jay的歌,每一首都背熟了。自己做什麼事,都能配上他的調子,自己有什麼情緒,都能配上他的歌詞。感覺著他的孤傲,委實讓我喜歡,喜歡了整整一輪的春夏秋冬。看著他的MV,永遠都是滿臉不在乎的輕揚。真奇怪,喜歡他以後,我也無法抑制地喜歡用「輕揚」這個詞了。
>>>偉大的人是缺少睡眠的,他們不斷創造和打破,僅因為他們希望帶給世人一點光。他們因此勇敢,等待神話再來,神話什麼時候可以來啊?我想要問問我的手指間。
>>>有些人是值得等的吧,有些人只可以拂袖而過。拂袖而過,雪投下匆匆的影子,把眼淚的模樣深深刻在記憶里的,卻仍只有我為之拂袖而過的你。

3作品節選

茹梓文
要我怎麼去忘了那些無憂無慮屬於我們的日子呢,只是要我現在看著那些麻木冰冷的臉去回憶溫潤的從前,我只會哭著想回到過去抑或笑著去忘了自己是誰,但和小慕分開的時候她還說,小寶你以後快樂的日子都一定要笑哦,因為看到你皺眉的樣子憂傷的樣子流淚的樣子,我也會心痛的。所以我乖乖的不能哭,所以我放棄回憶選擇忘記。
—— 青春校園小說<<三個世界的搖擺>>
予衡聽著澋澤夢囈般的名字,苦苦笑了一下,遷動了傷口咧了一下嘴。望著悲切切的紅紙燈,想起了方才院中的對話。他就這麼哄著,可是這樣的傻兒子,何時可以哄大呢?哄著哄著,小孩長到十七、八歲終歸還會看到真正的意味,心會不會一下子涼了呢?也許哄不大的,才是最好呢?
——青春懷舊型小說<<紅紙燈>>
杜公館的這個白天是山上晴朗天時特有的景,白的樓,絳紅的花園,深藍色的柵欄,門前的白柱是希臘神殿里復古的版式,瓦楞上卻是流光溢彩的琉璃頂,中式的西洋的,拼湊在那深藍色的冷風裡,很有些崇樓傑閣的意味——這種格調的別墅也只能在香港方可尋著。花園水池子邊熱鬧的是端雞尾酒的紳士,服貼的西裝和女士們各式各樣的旗袍也因為是在這麼一個府第吧,竟一點也不顯得生澀——間或穿過的美麗女子竟都是很有些品位的交際花,消魂噬骨地走過去,不穩重的少爺們立即是一副風生水起的姿態。
——青春懷舊型小說<<子夜四時歌>>

4創作談片

茹梓文
……
看張愛玲的文字,心中有赤誠地喜歡卻又被自己冰冷地撲滅。是的,我要的是理智和冷靜,是像蛇一樣靈巧地縈繞其間的遊刃有餘,並不是多餘的坦誠和無用的熱情。我應該隱藏自已,淹沒自己,像殺手一樣譖在文字的背後給它來一刀,多點血或許會多點好處。
也許,是我把痛苦無限放大?其實,我的文字十分感性,一如我敏感的心。敏感到莫名時,心便會感到陣陣痛楚。
……
每個高明的作者都不會是坦白的人,他們會把自己冷靜地安插在文字之中,但你會產生一種他們早已離開的錯覺,而事實上,他們一直躲在幽暗的旮旯撩拔你的神經末梢,這就是我們這個圈裡傳說中的高手。
——節自茹梓文自述文字《走過繁華,蒼涼似錦》

5作家點評

茹梓文
作者的文字始終洋溢著青春的氣息,給人以感染。三個性格各異的女孩富有傳奇色彩的相識相知的經歷,成為故事的主脈絡。生活中那些趣味盎然的細節使得幾個人物形象生動而鮮活起來。
作者的語言風格多樣,表達方式自如靈活,有幾行不加一個標點,讓人讀起來很難放慢語速的敘述語言,也有類似散文詩一樣妙曼的抒情文字。
——青年女作家王岩評青春校園小說《三個世界的搖擺》
一番漂亮的描風畫影,從容淡定的敘事能力,讓人想起白先勇的金大班。一個十來歲的現代孩子,要想像那個時代同樣慾望赤裸的男女,能夠在場面上斯文嫻雅到什麼程度,本就不易。
上海是個碰運氣的地方,呼風喚雨的人裡面,大部分未見得比作者強。
——新生代作家夜X評懷舊型小說《子夜四時歌》
作者試圖將外在觸發物因內心情感的滲透、充實或引領,有所藝術升華,從而有一個定向目標的開鑿。作者心靈的場體現在小說的整個過程里。一些人物之間的對話,既有寫實性,又有寫意的特點。一種詩化的意緒,一種內心化的表達,使文字有了幾縷亮色。
——作家李迎兵評青春校園小說《哥舒塵宣》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