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荀粲(209?~238?),字奉倩,三國魏玄學家,東漢名臣荀彧的幼子。幼年聰穎過人,與兄長論荀彧與荀攸優劣,幾個兄長不能說服。成年後以善談玄理名噪一時。娶曹洪之女為妻,生活美滿。不料,不久妻子重病不治而亡。荀粲悲痛過度,旋即亦亡,年僅二十九歲。

荀粲

1 荀粲 -歷史狀況

荀粲(209?~238?),字奉倩,三國魏玄學家,東漢名臣荀彧的幼子。幼年聰穎過人,與兄長論荀彧與荀攸優劣,幾個兄長不能說服。成年後以善談玄理名噪一時。娶曹洪之女為妻,生活美滿。不料,不久妻子重病不治而亡。荀粲悲痛過度,旋即亦亡,年僅二十九歲。
荀粲與他的兄弟們愛在一起討論儒家思想,但荀粲獨自對大道有特異的領悟。荀粲常常認為,子貢稱述的聖人對人性和天道的論述是無法耳聞或言傳的,因為大道乃聖人的一種心得,一種境界。據此,他指出,雖然後人珍貴《詩》、《書》、《禮》、《易》等經典,並不能識得聖人所得的大道理,因為這些經典只是聖人為達到大道而丟棄下來的廢物,並不是大道本身。
有人反駁說,「《易傳》上亦說,聖人設立卦象來窮盡易的深義;並用言辭來表達易的內容,怎麼能說不可聞,不可見呢?」
荀粲回答說:「最精微的大道理,是難以用外物或圖象來顯示的。現在,你用圖象來表達易的深意,是不能夠表達象外的含義的。你用言辭來表達易的內容,也是不能傳遞出言辭之外的內容的。由此可見,細微的理,不僅是言外的東西,而且是意外的東西。即使言能盡意,能夠把意內的東西完全表達出來,可是那些意外的東西,言語還不能表達的。這就是說,這些細微的道理,不僅是不可言說,而且還是不可思議的。」

2 荀粲 -《荀粲傳》

何劭為粲傳曰:粲字奉倩,粲諸兄並以儒術論議,而粲獨好言道,常以為子貢稱夫子之言性與天道,不可得聞,然則六籍雖存,固聖人之糠秕。粲兄俁難曰:「易亦云聖人立象以盡意,繫辭焉以盡言,則微言胡為不可得而聞見哉?」粲答曰:「蓋理之微者,非物象之所舉也。今稱立象以盡意,此非通於意外者也。繫辭焉以盡言,此非言乎系表者也;斯則象外之意,系表之言,固蘊而不出矣。」及當時能言者不能屈也。又論父彧不如從兄攸。彧立德高整,軌儀以訓物,而攸不治外形,慎密自居而已。粲以此言善攸,諸兄怒而不能回也。太和初,到京邑與傅嘏談。嘏善名理而粲尚玄遠,宗致雖同,倉卒時或有格而不相得意。裴徽通彼我之懷,為二家騎驛,頃之,粲與嘏善。夏侯玄亦親。常謂嘏、玄曰:「子等在世塗間,功名必勝我,但識劣我耳!」嘏難曰:「能盛功名者,識也。天下孰有本不足而末有餘者邪?」粲曰:「功名者,志局之所獎也。然則志局自一物耳,固非識之所獨濟也。我以能使子等為貴,然未必齊子等所為也。」粲常以婦人者,才智不足論,自宜以色為主。驃騎將軍曹洪女有美色,粲於是娉焉,容服帷帳甚麗,專房歡宴。歷年後,婦病亡,未殯,傅嘏往喭粲;粲不哭而神傷。嘏問曰:「婦人才色並茂為難。子之娶也,遺才而好色。此自易遇,今何哀之甚?」粲曰:「佳人難再得!顧逝者不能有傾國之色,然未可謂之易遇。」痛悼不能已,歲餘亦亡,時年二十九。粲簡貴,不能與常人交接,所交皆一時俊傑。至葬夕,赴者裁十餘人,皆同時知名士也,哭之,感動路人。

上一篇[城市生活指數]    下一篇 [文化擴散]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