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田氏  渡江戰役  劉鄧大軍

荊樹堂,位於山東省,位於章縫鎮東西大街中段,約建於明隆慶至萬曆所間。

1祠堂建制

原為田氏家祠,,原佔地5畝許,為典型的北方外跨式四合院建築.歲月蹉跎,後院等附屬建築已傾,主體四合院尚保存相當完整.臨街闊妨間仍為原來風貌,均青磚砌壁,布瓦覆頂.其中大門三間,闊10.35米,進深7.15米,七架列式樑柱結構硬山建築,高台作基,青石築成,屋頂採用大式瓦作,雕脊跑獸,飛檐起翹.廊枋上陽琢文字,左"木本",右"水源",中刻"派衍青齊".門上方高懸:"荊樹堂"匾額,金光燦燦,赫然醒目.院內正堂三間面闊11.13米,進深6.5米,亦七架列式硬山建築,青砌撕縫.雕樑畫棟立吻增輝,更顯莊重.兩側設有配房,皆五間,配房與正堂之間又各設月亮門可通跨院和後院.院中拜廈由四列16根木柱承擎,重梁起架,青瓦覆頂,前接卷棚,直至正堂.左右延及兩廡,覆蓋整個天井,夏日不曝,冬雪不侵.整個建築群結構嚴謹,布局巧妙,細微處顯現考究,古樸中透著靈秀,雅靜深致,肅穆莊重。

2歷史傳承

荊樹堂原稱荊樹山房,系田氏七世祖田嶠,田峨兄弟二人的書齋.田嶠,字雲岳,號宗甫,歲進士出身,長於文章;其弟田峨,字斗岳,號瞻甫,萬曆代子科舉人,工詩善書.二人皆為曹州名士,與當時的董其昌,米萬鍾,邢侗等文化名人往來唱和,交誼基密.著有合集<<荊樹山房文集>>傳世,影響深遠,享有"江南一董(其昌),江北二田(嶠,峨)"的美譽.其子,孫亦多有成就者."印累累,綬若若,文琥闈掇巍者,連續不絕";"家益饒,壤沃屋潤,廓邑中稱巨室者首推田氏".成為顯赫一時的名門大戶.有了豐裕的經濟基礎和良好的人文條件.田氏"首創家祠,制祭器,聚眾而時享".遂辟書齋,加以增修擴建,更名荊樹堂,荊樹山房。

3祠堂得名

荊樹堂蓋源於"田氏分財,忽瘁庭前之荊樹"的歷史幫事.古有田真,田慶,田廣兄弟三人同居,婦欲分異,共議將堂前粗大繁茂的紫荊樹亦破而為三.一日清晨,忽見荊樹葉垂憔悴,眾皆驚詫.田真謂弟說:"木本同株,若分析則憔悴,況人?兄弟而可離,是人不如樹也".兄弟三人,深為感動,紫荊樹旁,抱頭痛哭,決定不再分家.從此居家和睦,荊樹復榮.田氏家祠取名"荊樹堂",意在使子孫後世不忘先宜史實,向心合辦,禮讓躬關,"荊樹堂上兄弟,綠服庭中子悅親"。

4周邊古迹

荊樹堂後院原有書館,東北側為王姥娘廟.王姥為本支田氏之祖田子成父子的救助恩人.田氏原籍青州.明初,青州指揮使田子成,因諫言被謗,掛印遁逃,戶挑細長子投奔先前定居於巨野縣田家莊的長兄.及晚,子成隔簾聽到嫂問兄長:"二弟此來,是暫辟還是長住?"子成察嫂意,遂告知:"片刻便走."是夜,寒凡呼嘯,大雪紛飛,邑之大戶王承輔之妻,兒夢兩隻猛虎卧於雙碑泊(今田橋鎮田橋村東北)橋下,猛然驚醒,恰值子夜時分,心中疑惑,即喚傭人同去探視.只見橋下,一副挑擔,父子相擁,遂引領歸家,王氏見子成父子氣度非凡,又憐其落難之時,便好心收留於家,待子成如兄弟,視其子福順若己生.王氏膝下唯有一女,福順及長,便招贅為婿.田氏後世子孫不忘外祖母王氏恩澤,故於祖祠內別置一區建王姥娘廟.嶠,峨兄弟詩文丹書,勒石鑲壁,其為壯觀。

5祠堂現狀

歷四百餘年風雨,荊樹堂可謂存之不易.上世紀五十年代至"文革"中,王姥娘及書館相繼被毀,古籍藏書付之一炬,諸多刻石亦遭毀壞或散佚.近年來,田氏後裔積極找尋散佚的遺物,田橋,田峨丹書刻石4幀及部分手跡,現已收入荊樹堂保存.2002年,族人及集資對現存建築進行了修繕,使這一歷史古迹再增光輝。
革命年代曾是"龍縫戰役"的古戰場,至今牆壁上還留下當年的彈孔.正是由於這次戰役,劉鄧大軍才能順利挺進大別山,發動渡江戰役.贏得革命的勝利.
上一篇[協定]    下一篇 [逐行掃描]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