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宗教 佛教

華嚴宗,又稱賢首宗、法界宗、圓明具德宗。為中國十三宗之一,日本八宗之一。本宗依《大方廣佛華嚴經》立法界緣起、事事無礙的妙旨,以隋代杜順和尚(公元五五七至六四○年,即法順)為初祖。本宗依《華嚴經》立名,故稱華嚴宗。

1簡介

華嚴宗,又稱賢首宗,漢傳佛教的流派之一,此宗以《華嚴經》為所依,故稱為華嚴宗。以唐之帝心杜順和尚為始祖,雲華智嚴法師為二祖,賢首法藏法師為三祖,清涼澄觀法師為四祖,圭峰宗密禪師為五祖。宋朝加入馬鳴、龍樹而為七祖。實際創始人是法藏,但傳統上以龍樹菩薩為初祖。因法藏受封賢首國師,故此宗或稱為賢首宗。
華嚴寺

  華嚴寺

大唐道璇律師於日本天平八年,齎《華嚴宗章疏》入日本,新羅之審祥往大唐,從賢首學華嚴,后至日本,住於大安寺。日本始有華嚴宗。十宗略說華嚴為經中之王,秘於龍宮,龍樹菩薩乘神通力誦出略本,流傳人間。
有唐杜順和尚者,文殊師利化身也。依經立觀,是為初祖。繼其道者,雲華智嚴賢首法藏以至清涼澄觀,而綱目備舉,於是四法界十玄門六相五教,經緯於疏鈔之海,而華嚴奧義如日麗中天,有目共睹矣。后之學者,欲入此不思議法界,於諸祖撰述,宜盡心焉。
在判教上尊《華嚴經》為最高經典,並從《華嚴經》的思想,發展出法界緣起、十玄、四法界、六相圓融的學說,發揮事事無礙的理論。此派從盛唐立宗,至武宗滅佛后,逐漸衰微。

2教義

教義
1、十玄門
真如法界隨緣轉動而成差別之諸法,諸法各各緣起圓融無礙,稱為十玄緣起無礙。
(一)同時具足相應門:總說時空相即相人。
(二)一多相容不同門:萬有異體相人之關係,一中有多,多中有一。
(三)諸法相即自在門:萬有同體相即之關係,空有相即,諸法融通。
(四)因陽羅網境界門:萬有相即相人不只一重,一珠中有無數珠影,互相映現無有窮盡。
(五)微細相容安立門:極細微中,亦容攝一切萬法。
(六)秘密隱顯俱成門:表裡俱成無礙,無有前後。
(七)諸藏純雜具德門:諸法相互攝藏,一法中具一切法為雜,諸法融成一法為純。
(八)人對世隔法異成門:過現未三世,三世各三為九,攝在一念中成十世。前後差別無礙異成。
(九)唯心迴轉善成門:或善或惡,皆由心之轉變。
(十)託事顯法生解門:以上所說甚深難解,故託事物令生解。以淺近事法,顯深妙之理。
事物相即相人無礙自在,而差別之相歷然分明,實具重重無盡緣起一體之關係。故觀一微塵:可舉法界而全收之。此事事無礙玄妙不可思議的道理,稱十玄門。
2、六相
(一)總相:一法含多法而成。即一含多德。
(二)別相:法有色心田u。多德非一。
(三)同相:事物雖有多義,而同成一總,不相違。
(四)異相:多義相望而各異,雖差別會成一體,然又不失其各部分之特質。
(五)成相:部分相依而成全體,由差也融成—體。
(六)壞相:差別而各住自法不可移動。
3、法界觀
為顯示法界緣起,以十玄、六相表示事事無礙,相融相即。
法界有事理之別,事:法是諸法,界是分界。諸法各有自體而分界不同故名法界。總該萬有回法界。如天台家之十法界不同。理:指真如之理性謂法界,即實相、實際、法性等答法界之異名,其體一故。界有因義,依之而生諸聖道,或性義,諸法所依之性(同一空性)。
五教分別各一個緣起:
小乘,業感緣起,即惑、業借三道展轉。
大乘始教,賴耶緣起,藏識執持種子,遇緣現行,由
現行法再熏習成種子,以種子起現行,現行熏種子三法
展轉同時因果。
終教,真如緣起,如來藏俱染凈二道,染道為生滅
門,隨染緣現六道;凈道,隨凈緣現四聖。以真如之體,
生滅之相,因緣之用,說明緣起。
頓教,性空緣起,諸法雖性空而不礙緣起之假有。或說頓教知妄即真不立緣起。
圓教,法界緣起,即是本宗的思想。即法界之事理,有為無為,色心、依正盡為一大緣起,更無單立以一法成一切法,而以一切法成一法,萬有緣於萬有而起,稱法界緣起。
法界只是一心,此—心總該萬有,名一真法界(絕對真實的真如)。就其融攝萬有而言,便成四種法界。
(一)事法界:—一差別事法各各分齊。
(二)理法界:無窮盡的事法都同一體性。
(三)事理無礙法界:體性與差別的事法不相妨礙。
(四)事事無礙法界:諸法各自差別,各住自性而事事相望,各別緣成,一線通盡多緣,力用交涉,無礙自在,重重無盡,—一事法不壞本相而互相涉入無礙。
以事法界為體,建立三觀:
(一)以理法界立真空觀:觀諸法無性,當體即空。
(二)以事理無礙法界立事理無礙觀:觀理遺於事,事法無不是真理。
(三)以事事無礙法界立周遍含容觀:真理遍在事相上,事相與真理無礙。

3起源

佛滅后七百年,龍樹菩薩從龍宮傳來《華嚴經》。東晉時,印僧佛陀跋陀羅在揚州道場寺譯《華嚴
華嚴宗

  華嚴宗

經》,以及其他諸師的講傳疏解。唐杜順和尚(傳系文殊菩薩轉世)悟入華嚴法界,始倡華嚴宗。著有《法界觀》,《五教止觀》,發揚華嚴法門。初傳智儼,作《華嚴經搜玄記》十卷,發明十重玄門,以六相融會之。次傳至賢首大師,作《探玄記》、《游心法界記》、《一乘教義分齊章》等,總判釋尊一代教化為五時八教,集華嚴宗之大成。武后時,實叉難陀重譯《華嚴經》四萬五千偈,世人稱為新經。時清涼大師澄觀作《華嚴經大疏鈔》,博大精微,總括小大行相,無倚無偏,大振華嚴宗風。清涼法嗣宗密,原為禪宗學者,改宗華嚴,著有《原人論》,禪教並重。其《圓覺經疏鈔》,與清涼思想一以貫之。本宗所依經典:
一、《大方廣佛華嚴經》 六十卷 晉佛陀跋陀羅譯 又稱舊譯華嚴
二、《大方廣佛華嚴經》 八十卷 唐實叉難陀譯 又稱新譯華嚴
三、《大方廣佛華嚴經》 四十卷 唐般若譯 又稱后譯華嚴。
在三譯華嚴中,賢首以前均依六十《華嚴》而弘教化,宗密則依八十《華嚴》而弘教化。此外,世親造《十地經論》十二卷,為《華嚴經、十地品》的釋論,為本宗所依論典。
賢首大師依《華嚴經如來出現品》制三時五教說,在前面已談過,不再重複,現就華嚴教義主要內容略述如下:
(一)四法界:杜順和尚依《華嚴經》立四法界,相即相容,重重無盡。一、事法界:界是分義,一一事法,有界限故。二、理法界:界是性義,無盡事法,同一性故。三、理事無礙法界:界有性分二義。蓋理因事顯,事依理成,理事交融,相得益彰。四、事事無礙法界:一一事相,大如須彌,小如毫末,得理法界之熔融,皆隨理性而普遍,彼此不相妨礙。
(二)三觀:杜順和尚又於四法界立法界三觀。一、真空絕相觀,觀理法界。萬有事相,一一皆空無自性。萬有既空,而空亦不存。必須泯絕念慮,無所住著。二、理事無礙觀,觀事理無礙法界,真空之理,具不變隨緣二義。以不變故,一理湛寂;以隨緣故,萬象森羅。不變而隨緣,理不礙事;隨緣而不變,事不礙理。即理即事,非理非事,如水與波。三、事事無礙觀,觀事事無礙法界,一一事物,雖有大小精粗之分,而各各皆據全理而成。故一一事物,莫不具真理之全體。且事事隨真理而普遍,真理亦普遍於一一事物中而無所分別。彼此互遍,互不妨礙,成為一大緣起。杜順和尚說:『此理超情離見,非世喻能說』。
(三)十玄門:智儼大師據杜順和尚的法界觀,創十玄門,法藏、清涼諸大師詳加發揮,成賢首一家之言。一、同時具足相應門:如一室千燈,為九門之首。二、廣狹自在無礙門:事如理遍故廣,不壞事相故狹,為事事無礙之始。三、一多相容不同門:由於廣狹無礙,故一法遍多法,一多之體並存,但力用交徹故。四、諸法相即自在門:由此容彼,彼便即此;由此遍彼,此便即彼故。五、秘密隱顯俱成門:由彼此互攝,故互有隱顯。六、微細相容安立門:由此攝彼,一切齊攝,無有先後,亦無相妨故。七、因陀羅網境界門:因陀羅者,帝釋天之珠網,珠珠互相輝映。此喻法法互攝,重重無盡。八、託事顯法生解門:
華嚴宗簡說

  華嚴宗簡說

即知因陀羅網喻,便解一即一切之理。九、十世隔法異成門:十世,以過去、現在、未來之三世,三三互具成九世,九世不出我人當前之一念,故曰十世。三世似有先後,故曰隔法,而事物實先後相成,故曰異成。十、主伴圓明具德門:由一一事法,皆互遍互融,故隨舉一法,即便為主,余則為伴。主伴依持,而無障礙,故曰圓明具德。《華嚴經》云:『華嚴世界所有塵,一一塵中見法界』。此之十門,隨取一門。即具十門。十十互具則百,百百互具成千,千千互具成萬。無盡重重,重重無盡,法界緣起,法爾如是。
(四)六相:六相見於《華嚴經、十地品》,智儼大師取之以補益十玄,使十玄由繁而簡。謂一真法界之體,而有六種名義之相。然法界同體,本無異相,由法入義,遂有六名,名雖有六,不離一體,交徹融通,一多無礙。一、總相:一即是多為總。謂一真法界之體,能具多種差別,如人身,能具眼等諸根為一體,故云總相。二、別相:多即非一為別,謂理體雖一而有種種差別,為人身雖一,而眼等諸根,各各不同,故云別相。三、同相:義不相違名同。謂義雖有種種差別,而同一法界緣起。如眼等諸根,雖各有不同,而其一身不相違背,故稱同相。四、異相:多義相望為異。謂種種差別之義同一體,而各適其宜,不相混濫。如眼等諸根,其用不雜亂,故云異相。五、成相:一多緣起和合為成。謂種種緣起之義,共成法界總相之體。如眼等諸根共成一身之由,故云成相。六、壞相:諸法各住本位為壞。謂諸法各各自住本位,則總相不成。如一屋,楹、柱、瓦、磚等,各自獨立,即一屋不成,故稱壞相。六相中,總、同、成三相,是無差別門;別、異、壞三相。是差別門,萬物皆有此差別,無差別二義六相,事事之中,有十玄之妙理,六相之圓融,是謂事事無礙。

4法界緣起

依佛教思想的發展,緣起說可有四種,分別是「業感緣起」、「賴耶緣起」、「真如緣起」及「法界緣起」。
「業感緣起」是小乘教所主張的,小乘教認為眾生由惑而作業,由業而生苦果,由苦果再起惑做業,輪迴不斷,所以眾生身心世界皆由業力所起。
「賴耶緣起」是大乘始教所主張的,他們認為每一有情都有「阿賴耶識」,即一種深細難知的心識,它含藏能生起萬法的無量種子,一切皆由這些種子遇緣而顯現出來。
「真如緣起」是大乘終教所主張的,他們認為「真如」隨緣而生萬法,所以森羅萬像即是真如。
「法界緣起」是華嚴教所主張的。他們認為法界乃一大緣起,宇宙萬法融通,互為緣起,重重無盡,所以亦稱為「無盡緣起」。
法界是含攝理事的圓滿佛界整體,緣起則是從這一整體自然現起的妙用,因此法界緣起的一切法皆非他家所說的生滅無常法,而是由一真法界之真實體性起現的不生不滅的妙法。此法界就是一真法界,亦即真心,所謂「統唯一真法界,謂總該萬有,即是一心」。即是一切萬法本有的超絕言相的如如實相,從理講它是法性,從行講它是「佛自窮證」的如來性。而由於法界中緣起的一切萬法本於佛所證真心體性而起,故法界緣起實際上等同於如來性起,即是所謂「依體起用,名為性起」。

5發展歷程

中國於東晉義熙十四年(418),由佛馱跋陀羅譯出本經六十卷,即所謂舊華嚴經,未久,有法業講之,並撰華嚴旨歸二卷,是中國講華嚴經之第一人。北魏永平年間(508~511),菩提流支、勒那摩提於洛陽譯世親之十地經論,僧統慧光祖述之,並開立地論宗,著有華嚴經疏十卷、華嚴經略疏四卷,立漸、頓、圓三教判,而以華嚴為圓教。地論宗雖為華嚴之別派,然仍以十地經論為正依,未用及華嚴經。唐代聖歷二年(699),實叉難陀再譯本經為八十卷,此即新華嚴經;貞元年間,般若三藏譯出普賢行願品四十卷,世稱四十華嚴。依用華嚴經,始為賢首大師法藏,法藏師事智儼,智儼師事杜順。杜順作五教止觀、華嚴法界觀門等,大為闡揚華嚴教學,受唐太宗之歸敬。智儼先後習學四分律、毗曇、成實、涅槃,以讀華嚴經有所省悟,乃作華嚴經搜玄記、華嚴孔目章、華嚴五十要問答等,發揮十玄六相之奧旨,奠定華嚴宗成立之基礎。法藏夙受則天武后崇敬,嘗就華嚴經提出疑義;及至永隆元年(680),日照三藏來華,乃以其所進獻之梵本,補原譯經之脫落處;又嘗參與實叉難陀之新華嚴經譯場。著有華嚴經探玄記、華嚴五教章等,並判釋如來一代所說之教典為三時、五教,以華嚴之法界緣起、事事無礙為別教一乘。先後講華嚴經三十餘遍,以前二師教學為基礎,集一宗之大成,觀門教相至此圓備。澄觀註解新譯大經,卷帙數百,世稱華嚴疏主。其下之宗密,曾習禪學,開所謂華嚴禪,此為教禪一致之始。
華嚴宗

  華嚴宗

本宗歷祖相承,以毗盧遮那為開法教主,別立十祖,即:普賢、文殊、馬鳴、龍樹、世親、杜順、智儼、法藏、澄觀、宗密;或杜順以下至宗密五師,稱五祖;此五祖加馬鳴、龍樹,則成七祖。宗密示寂后未久,唐武宗『會昌法難』起,經論銷毀殆盡,諸宗一時皆衰。至宋代,子璇重興本宗,門人凈源作疏倡導;又有道亭、觀復、師會、希迪各作五教章之註解,世稱宋代四大家。元代有普瑞、圓覺、本蒿、盤谷、文才、達益巴。明代有德清、古庭、李卓吾、道通、如妃、祖住。清代有周克複、續法等,相繼或作章疏,或敷演華嚴經。民初復有月霞(1861~1918)創辦華嚴大學,智光、常惺、定西、慈舟、了塵等均曾就讀該院,而以常惺為著。

6五教十宗

華嚴宗以五教十宗判釋如來一代教法。五教系依所詮法義之淺深,將如來一代所說教相分為:(一)小乘教,(二)大乘始教,(三)終教,(四)頓教,(五)圓教。十宗則系依佛所說之義理區別為:(一)我法俱有宗,(二)法有我無宗,(三)法無去來宗,(四)現通假實宗,(五)俗妄真實宗,(六)諸法但名宗,(七)一切皆空宗,(八)真德不空宗,(九)相想俱絕宗,(十)圓明具德宗。前六宗即小乘教,七至十依序即大乘始教、終教、頓教、圓教,第十即華嚴之教旨。華嚴宗旨雖甚深玄妙,所說多端,其骨幹則不出法界緣起。法界緣起者,宇宙萬象相即相入,此一物為他萬物緣,他萬物為此一物緣,自他相待相資,圓融無礙。為明此事事無礙法界之無盡緣起,本宗立有四法界、十玄門、六相圓融等法門:(一)四法界:事法界、理法界、理事無礙法界、事事無礙法界。蓋法界即總括宇宙萬有之一心,此一心即法界,故稱一心法界;而此一心法界攝上述四法界。(二)十玄門,即以十門開演法界緣起之相狀,說明萬物同體,相即相入,圓融無礙之原理。十玄門有新古之別,智儼、法藏所立,各稱古十玄、新十玄。又藉教義、理事、解行、因果等十項要目(華嚴十義)來闡發諸法皆各具足此十玄門無礙涉入,成一大緣起之圓融玄妙關係。(三)六相圓融,六相者,總相、別相、同相、異相、成相、壞相,一切諸法無不具足此六相,圓融相即無礙。華嚴,就經典而言,系印度佛教中期之大乘作品;就學派而言,則為中國佛教之宗派,頗能契合國人追求圓融之心態。
華嚴經

  華嚴經

朝鮮之華嚴宗系由與法藏同門之新羅僧義湘,稟承智儼之法而傳入海東,為海東華嚴宗之初祖,與元曉亦共同盛弘本宗。其中,元曉著有華嚴經疏,義湘著有華嚴一乘法界圖等。至高麗時代之王子義天,攜其國之華嚴章疏來宋,投於凈源門下研究宗義,歸國則大弘本宗,故在朝鮮本宗之研學講說較他宗為盛且久。
日本於養老六年(722)十一月,即已開始書寫新華嚴經,而於天平八年(736)七月,唐代之道璇攜入華嚴之章疏,始傳本宗。新羅僧審祥則為日本講華嚴經之第一人,亦為日本華嚴宗之初祖。其後,傳法於日僧良辨,以良辨之奏請,聖武天皇(724~749在位)敕建東大寺,成為華嚴之根本道場。后經實忠、等定、正進等傳法至光智,光智系中興華嚴宗之高僧,建尊勝院為專修華嚴之道場,其下分為東大寺系、高山寺系。此二系派出凝然、高辨二師,為鎌倉時代之二大巨匠,同為復興華嚴之大德。東大寺於明治五年(1872)九月,曾一度為凈土宗所管轄,至十九年六月方獨立。[華嚴法界觀門、華嚴經傳記、華嚴經探玄記卷一、卷十九、華嚴經疏卷一、卷二、卷三、佛祖統紀卷二十九、法界宗五祖略記、八宗綱要卷下]。

7相關談論

無礙界說
事事無礙論,由華嚴宗人提出,是最能代表華嚴宗理論特徵的學說。從華嚴宗學者的有關論述來看,事事無礙的意義是:
第一,佛的殊勝境界。華嚴宗以事事無礙為法界緣起的境界。所謂法界緣起是指諸法相即相入的緣起,也即整個宇宙的諸法都浸沒於相即相入的緣起關係之中,這也稱為「大緣起陀羅尼法」。「大」,盛大,表示無所不包。「陀羅尼」,意為總持,表示能持不失的智慧力,「大緣起陀羅尼法」,被認為是華嚴宗人奉持法界緣起觀時宇宙的整體面貌,其特徵是事事無礙。華嚴宗人還說,毗盧遮那佛在「海印三昧」中應眾生的願望而示現的境界,就是法界緣起,也就是事事無礙的法界。「三昧」,即定。海印三昧也稱「海印定」,被稱之為佛在說《華嚴經》時所入的三昧。華嚴宗人說,當佛入海印三昧時,過去、現在、未來一切法都同時在一心中印現,猶如深淵大海,湛然映現一切景象一般,一切法都相即相入,相攝相容,圓融無礙。如此在海印定時客體化出現象世界、宇宙整體,是毗盧遮那佛的境界。
第二,宇宙的最高層次。華嚴宗人把宇宙全體歸結為四類,稱四重法界:事法界、理法界、理事無礙法界和事事無礙法界,強調眾生在修持過程中要依次了解這四法界。事事無礙法界被置於最後,意味著是修持的最高境界,顯然這是從價值意義上說的,然而,四法界說也包含了從不同角度對宇宙所作的分判,論及現象、本體、現象與本體的關係以及現象與現象的關係,給予層次性的安排,從這一層意義上說,事事無礙法界是宇宙的最高層次。
華嚴寺

  華嚴寺

第三,觀法的最後目標。華嚴宗人提倡法界三觀或四重法界觀,作為證入法界的觀法。法界三觀的第三觀「周遍含容觀」,也就是四重法界觀的最後一重事事無礙法界觀。這一觀法的對象,即現象界的一切存在,是一一都互相周遍地含容著,彼此都互不妨礙各自的存在,這是四法界的歸依,也是觀法修持的最高目標。
第四,真如本覺。法藏說:「言海印者,真如本覺也。妄盡心澄,萬象齊觀。猶如大海,因風起浪,若風止息,海水澄清,無象不現。」(註:《修華嚴奧旨妄盡還源觀》,《大正藏》第45卷,第637頁中。)這是說,海印三昧所示現的事事無礙境界,就是真如本覺。真如是指這種境界的真理,本覺是能動主體性。真如與本覺、理與心的合一,就是佛的境界,就是事事無礙境界。
從上述事事無礙的界說來看,含有境界論、認識論、宇宙論、修持論的內容,這是華嚴宗人的重要理論創造。值得注意的是華嚴宗事事無礙論的特殊之處,即事事無礙法界是佛在海印三昧中所示現的種種無礙事象,是佛的圓明性德的呈現,稱「性起」緣起(法界緣起)。法藏認為,這種佛境的緣起是出自「法性」(一心法界),是佛心本來具足一切功德,能不假修成而隨緣示現。這是最圓滿的緣起。法界緣起是佛的性德的起現,與其他緣起不同,它不論及生死流轉的現象,它的每一法都具價值意義,法界中的一切存在都具有無比的價值,同時,這種存在都是緣起性空的,都是沒有自性的,也就是說,是以性空之理作為通於一切的根據,從而避免了萬物因有自性而勢必互相妨礙的理論困難。
華嚴宗的事事無礙論,是一種緣起實相論。佛在海印三昧中印現的境界被認為是宇宙的真實本相、真實本質,是對無限差別的宇宙全部現象的最圓滿、最究竟的映現。事事無礙法界是佛在海印定中,自心客體化出的現象世界,在華嚴宗看來,這是佛對現象界、對種種現象之間的關係的最真實、最正確的體悟與把握。這反映了華嚴宗人對宇宙現象界的基本看法,表現出了華嚴宗人從主觀方面調和、消除一切差異、對立、矛盾,以擺脫、超越各種煩惱、困惑、痛苦的願望。由此我們也可以從哲學的角度說,這是從佛教修持出發闡述的宇宙現象論,是一種現象圓融論。
哲學邏輯
事事無礙論是一種獨特的宇宙現象論,表達了華嚴宗人對宇宙整體的基本看法,尤其是對事物與事物之間相互聯繫的基本看法。華嚴宗人所闡發的有關宇宙學說的現實、整體、圓融三個觀念,有關事物與事物相即相入的兩種相互聯繫形式,都表現出深邃的哲學思維與豐富的邏輯論證,具有重要的理論價值。
整體觀念。華嚴宗人偏重於從空間方面論緣起,認為性起緣起的宇宙圖景是,一切萬物「同時具足相應」,宇宙是一個萬物互為因果、互為緣起、圓滿具足、重重無盡的大系統。在這一互為緣起的大系統中,不論廣狹、大小、一多、隱顯、主伴,都相即相入,和合無礙,融為一體。宇宙是多樣性的統一,是不可分割的整體。
華嚴宗

  華嚴宗

圓融觀念。華嚴宗講成就「大緣起陀羅尼法」,成就事事無礙法界,相應地,圓融也成為此宗宇宙觀的基本觀念。就「大緣起陀羅尼法」,事事無礙法界來說,諸法都有緣成的作用,諸法相即相入,任何一法都不異、不離於其他諸法,彼此圓融,自在無礙。這是從緣起的角度肯定矛盾的融合論。
華嚴宗認為,在覺悟者看來,宇宙是一個統一的整體,事物與事物之間、一事物與其他一切事物之間都是圓融無礙的。這種事事無礙的具體表現形態是相即和相入,就是說,相即與相入是構成現象間普遍聯繫的兩種形式,是法界緣起中諸法關係的邏輯形態。華嚴宗分別從體或力(用)兩個不同方面來論述相即或相入,相即是相應於體,就緣起法自身的或空或有(幻有)說,相入則是相應於用,是就緣起法在表現上或為有力或為無力說。
相即,「即」,是不異、不離的意思,「相即」就是彼此不相異,密切不可分離,是表示「同一」的關係。也就是說,不異、不離是構成同一的可能的根據。從緣起法自身的或空或有說,「即」是一方的否定構成為他方的肯定的必要條件,「相即」就是以否定肯定兩者構成為同一的必要條件。法藏說:
初中,由自若有時,他必無故,故他即自。何以故?由他無性,以自作故。二由自若空時,他必是有,故自即他。何以故?由自無性,用他作故。以二有二空各不俱故,無「彼不相即」。有無無有,無二故,是故常相即。
這是透過空、有兩個概念來說明相即,認為相即雙方必是一方為空,另一方為有,只有一方是空一方是有,才能圓融無礙,同時都是空或同時都是有的情況是不能相即的。就自他兩面的緣起來說,自有他無(空)是「他即自」,自無他有是「自即他」。也就是說,在自他的緣起法中,處於虛位、否定位、潛在位的一方,依順於實位、肯定位、現在位的一方,也就是前者容讓後者,以後者的存在為自己的存在,這種依順就是「即」,由這種相即的關係而成就了事事無礙法界。
法藏在描述法界緣起時說:「初義者,圓融自在,一即一切,一切即一,不可說其相狀耳。」(註:《華嚴一乘教義分齊章》卷4,《大正藏》第45卷第503頁上。)「一即一切,一切即一」是華嚴宗人表述相即觀念的基本命題,此「一」是指一事物,「一切」是指其他一切事物。華嚴宗人有時也用「多」、「十」表示「一切」。這一命題的意思是,一事物與其他一切事物之間,不異不離,圓融無礙。每一事物都是緣,「大緣起陀羅尼法」就是由眾多的緣和合而成。其間每一緣都與其他緣相即,其他緣也與任何一緣相即,一與一切,一切與一,相即相入,圓融無礙。這裡需要注意的是,就「大緣起陀羅尼法」來說,事物之間的關係,不是邏輯上的排斥關係,而是共同互為緣起的關係,由此而能相即無礙。在「大緣起陀羅尼法」中,一即一切,一切即一的相即關係,是真如實相的呈現,是眾多緣的空性的顯現,而不是由具體時空所規範的決定關係,是無特定相狀可言的。
華嚴宗認為,任何事物都是成就「大緣起陀羅尼法」的緣,而緣起法中的任何一個別法也都是自在相即,圓融無礙的。法藏《華嚴一乘教義分齊章》卷四中的房舍比喻,就總相別相相即關係,提出「椽即是舍」的重要論斷:
問:「何者是總相?」答:「舍是。」問:「此但椽等諸緣,何者是舍耶?」答:「椽即是舍。何以故?為椽全自獨能作舍故。若離於椽,舍即不成。若得椽時,即得舍矣。」問「若椽全自獨作舍者,未有瓦等,亦應作舍?」答:「未有瓦等時不是椽,故不作,非謂是椽而不能作。今言能作者,但論椽能作,不說非椽作,何以故?椽是因緣,由未成舍時無因緣故,非是緣也。若是緣者,其畢全成;若不全成,不名為椽。」問:「若椽等諸緣,各出少力共作,不全作者,有何過失?」答:「有斷常過,若不全成但少力者,諸緣各少力,此但多個少力,不成一全舍故,是斷。緣並少力皆無全成,執有全舍者,無因有故,是其常也。若不全成者,去卻一椽時,舍應猶在,舍既不全成,故知非少力並全成也。」問:「無一椽時豈非舍耶?」答:「但是破舍,無好舍也,故知好舍全屬一椽,既屬一椽,故知椽即是舍也。」問:「舍既即是椽者,余板、瓦等應即是椽耶?」答:「總並是椽,何以故?去卻椽即無舍故。所以然者,若無椽即舍壞,舍壞故不名板、瓦等,是故板、瓦等即是椽也。若不即椽者,舍即不成,椽、瓦等並皆不成。今既並成,故知相即耳。一椽既爾,余椽例然。是故一切緣起法,不成即已,成則相即,融無礙,自在圓極」。(註:《華嚴一乘教義分齊章》卷4,《大正藏》第45卷第507頁下,508頁上。)
這是以房舍喻緣起的世界,以椽、瓦等喻成就緣起世界的緣。按照六相圓融的義理,房舍是總相,椽、瓦等諸緣是別相。法藏在論述中強調「椽即是舍」,別相即是總相,別相與總相相即不異。這裡的論證邏輯是,就緣起的義理而言,一切緣起法都是因緣和合而成。如以緣起而成就的房舍為例,椽是因緣,是建成房舍的必不可少的條件。沒有椽,就不能建成房舍。法藏認為,椽是房舍建成時才稱為椽,房舍未建成時,或未完全建成時,並不稱為椽。就椽與建成的房舍來說,兩者是不可分離的,正是從這意義上說,「椽即是舍」。文中還說「椽全自獨能作舍」,強調椽自身即能成就房舍。這是說,椽作為緣必「全力」作舍,而不是「少力」作舍。全力是表示「全成」,整全,少力則表示「不全成」部分。由此也可說,沒有椽就沒有房舍;沒有椽,此時的板、瓦等也都不名為板、瓦。有了椽成就房舍,此時板、瓦等也與椽不離不異,相即無礙,從這層意義上說,板、瓦等即是椽。由此也進一步說明「椽即是舍」。不言而明,華嚴宗的總相、別相等六相是一種非自性說,其所喻指的是事物,如房舍、椽、瓦等都不是有自性的東西,由此而有彼此相即,融合無間的實相境界。
相入,「入」,指事物之間的作用、影響。相入就是相攝、相容,也就是現實的東西把非現實的東西作為可能性而含容著。法藏就相入的涵義說:
二明力用中,自有全力故,所以能攝他。他全無力故,所以能入自。他有力,自無力,反上可知。不據自體,故非相即;力用交徹,故成相入。又由二有力,二無力,各不俱故,無「彼不相入」。有力無力,無力有力,無二故,是故常相入(註:《華嚴一乘教義分齊章》卷4,《大正藏》第45卷第503頁中。)。
這是從緣起的力量、作用角度說,在緣起世界中,構成緣起結果的眾因緣的力量,作用不同,有的是有、有力,有的則是空、無力。有力的發揮主導作用,無力的則隨順主導因素。無力者隨順有力者,以有力者的力為自身的力,這就是「入」。緣起事物的諸因緣同時都有力或都無力的情況是不存在的,總是一方有力一方無力,從而互相作用,互相容入,自在無礙。
華嚴宗四祖

  華嚴宗四祖

「一中多」和「多中一」是華嚴宗相入觀念的重要命題。「一」為有力能容「多」,「多」為無力能隨順「一」,被攝入於「一」中,由此,「一」中容「多」,是「一中多」。又,「多」為有力,「一」為無力,則「多」容「一」,「一」入「多」,「多」中攝「一」,是「多中一」。一多關係的「一」,可指本體,也可指現象,此指現象,「多」是指現象。若「一」為本體,即本體與現象相即相入,圓融無礙。若「一」指現象,即現象與現象相容相入,圓融無礙。
如上所述,華嚴宗人的「六相圓融」、「十玄無礙」所涉及的概念,都是非決定的概念,如「相即」的「即」並非數學的等同義,同樣,相入的「入」,也是無決定的時空相的,「力用」也非物理學意義的力用。總之,一切概念在本質上都是空無自性的,非決定的,概念的意義只能在相互的依待中確定、成立。華嚴宗正是依據概念的空義,來闡明遍於整個法界的緣起現象的事事無礙關係。
簡介
該宗觀法以法界觀為主。此觀有三重,華嚴宗主以此三重觀法證入佛境:
理事無礙觀
依理事無礙法界而立,觀察諸事法與真如理,互相交融;
理事無礙觀又有理遍於事、事遍於理、依理成事、事能顯理、以理奪事、事能隱理、真理即事、事法即理、真理非事、事法非理十重。
簡介
書 名:
華嚴宗
華嚴宗
作 者:英武
出版社:巴蜀書社
出版時間: 2009年12月
ISBN: 9787807525127
開本: 16開
定價: 26.00 元
圖書目錄
總序
第一章 《華嚴經》與華嚴宗
第二章 華嚴宗的判教
第三章 華嚴宗的教義
第四章 華嚴宗的修道論
第五章 《華嚴經》與華嚴宗的弘傳
第六章 華嚴宗祖師小傳
……
上一篇[保險公估人]    下一篇 [印度神話]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