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全 文

日落松風起,還家草露晞。
雲光侵履跡,山翠拂人衣。

2作者簡介

裴迪是盛唐田園山水詩派的主要詩人之一,早年與王維、崔興宗等隱居終南山,互相唱和。后王維得輞川別墅,裴迪成為座上常客,「輞水周於舍下,別漲竹洲花塢,與道友裴迪浮舟往來,彈琴賦詩,嘯詠終日」(《舊唐書·王維傳》)。賓主詠輞川二十景,各成絕句二十首,這就是著名的《輞川集》。《華子岡》就是其中的一篇。
王維曾這樣描述他們對華子岡的感受∶「夜登華子岡,輞水淪漣,與月上下,寒山遠火,明滅林外,深巷寒犬,吠聲如豹,村墟夜舂,復與疏鐘相間。此時獨坐,僮僕靜默。多思曩昔,攜手賦詩,步仄徑,臨清池也。」(選自《山中與裴秀才迪書》)裴迪此詩描寫的正是這秋晚的華子岡景色。

3 解 析

落日西下,松風漸起,詩人遊興未盡,漫步在回家的山間小道上。全詩以還家為線索,通過詩人對所見所聞的獨特感受,向讀者展示了一幅有聲有色、亦動亦靜的藝術畫面。首句一「落」一「起」兩個相對應的動詞,把夕陽西下、晚風初起的黃昏景色鮮明地勾畫出來,人們可以看到夕陽悄悄躲入山後,微風輕輕掠過松林。第二句緊扣上句,正當秋高氣爽之日,落日照射,松風吹拂,路邊小草上的露珠早已揮發殆盡了,所以說「草露晞」。后兩句寫雲光、山翠。雲光指傍晚的夕陽餘暉,山翠即山氣、山色,山色青縹,謂之翠微。這裡詩人也用了兩個動詞━━「侵」和「拂」,侵有侵染之意,形象地描寫出詩人在夕陽下悠然自得、漫步下崗的生動情景。「山翠拂人衣」一句,暗裡轉換了主賓關係,賦予薄暮明滅的山色以主動性,增強了景物的動感。拂有吹拂之意,雲光山色,追逐著詩人的腳步,吹拂著詩人的衣衫,從反面又襯托出詩人對華子崗景色的喜愛和流連。
寥寥二十字,寓詩人獨特的感受於尋常的山間景色之中,筆墨疏淡而意蘊超遠。前人論王、裴輞川唱和,說「神與境會,境從語顯,其命意造語,皆從沈思苦練后,卻如不經意出之,而意味、神采、風韻色色都絕」(王士禛《唐人萬首絕句選評》),誠然。
上一篇[蘇韻錦]    下一篇 [溫家貴]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